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成书过程曲直解密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成书过程曲直解密

作者:刘可滇 收录时间:2016年5月24日(星期二) 上午09:06

《红楼梦》成书过程曲直解密
刘可滇2016-5-22

现代人读到的《红楼梦》牵联五部原始书稿:
第一是《石头记》原稿108回,作者石头,石兄,也即思头,思兄,洪昉思。
第二是《风月宝鉴》大约12回,作者棠村(即常村,昌村,洪昌,字殷仲,淫种,秦钟)
第三是程甲本的后40回,作者或改编者是徐灿(畸笏叟),冯娴(曹芹),钱廷枚(脂砚斋),林以宁等人。
第四部书是程甲本《红楼梦》120回,是石头记,风月宝鉴以及后40回的结合。作者和编辑者包括石头(洪昇字昉思),洪昌,徐灿,冯又令娴,钱廷枚,吴吴山(吴玉峰),陈子襄(东鲁孔梅溪),林以宁,高颚,程伟元,是完成程甲本的前后一群人。
第五是明义得观的所谓明本红楼梦(暂称《明红楼》),该书20回,内容与明义的20首七绝诗对应,作者是乾隆时期二敦宜泉认识的曹某雪芹,即柳麻子曹永昌的徒重孙曹麻子。
这五种书稿究竟是怎样盘根错节,其作者们又是因何被现代人相互混淆的,本文略述其详。
一,《石头记》作者是石兄思兄(洪昉思)
洪昇字昉思,在清初到清中叶人数众多的红楼梦作者人选中唯一具备主角二爷宝玉的全部思想内涵,才思意趣,生活阅历,坎坷经历,文学才能和文学爱好取向,出身于数百年的诗礼簪缨之家。以及当日女子蕉园诗社女诗人都是其家族至亲好友,亲眷表姐妹。
《石头记》与洪昇的《长生殿》在文字上的相关联证据更是不胜枚举。
此外,红楼梦120回全部主要人物名字连同诗谜画谶的全部破解一一对应蕉园诗社50几位女子及其亲属的名字。比如,茜纱,即红纺丝,对应洪昉思,更是铁证如山,才可叫作板上钉钉的证据。这些蕉园诗社人名和诗谜的破解都是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等着红家慢慢理解(日久见真理)。任由曹无学家们胡搅蛮缠也改变不了其原作者洪昇等人固有的对国学解字制谜原理天才巧妙,创造性的灵活运用。
客观考察各种脂批本的批语就会发现,石兄是作者的证据有七八处。而雪芹,芹溪(冯又令陈子襄等人)是披阅增删者的证据有两三处。雪芹(冯又令)是作者的证据一处也没有。石头记文本叙事绝大部分都是围绕宝玉发生,书里书外都强调是石头,石兄亲历。所以石头(思头,洪昉思)是《石头记》作者无可商榷。
洪昇洪昉思写作石头记的目的是为当日蕉园诗社女子闺阁昭传,同时也是记述蕉园诗社家族的败落,以及自身与几位表亲二爷的忏悔。
洪昉思所作石头记初稿之所以需要披阅增删,原因无非以下几点:
第一点,洪昇虽然是亲历者,但主要是对当日女子,当日家族而言,每个女子性情,特质都如掌上观纹,所以写起来得心应手。然而洪昇毕竟不能事事亲历,时时“在线”。比如批书的壬午至丁亥年即1703-1707年,之前30年即1673-1677年正是蕉园诗社最活跃时期,这时期洪昇应该在京师国子监学习,但当时的事情洪昇都如身临其境似的描写,所以令真正的亲历者蕉园诗社女子感叹,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竟然能写的如此逼真,形容一事,一事毕肖等等。因此内容与即景诗都必须由事主(诗主,蕉园女子)更正,补充。所以才有 “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缺中秋诗,俟雪芹(冯又令娴)” 等等类似的批语。
第二点,洪昇自1688年到1694基本完稿,然后拿给饱受世态炎凉,历尽陵谷变迁,沧海桑田的女诗人文学家徐灿(畸笏叟,空空道人)抄录,洪昇的坎坷经历只有文学老大姐徐灿最能理解,徐老与洪昉思的心是相通的。徐灿抄录后交由冯又令娴(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
由于原稿书中有太多家族与个人的事实描写,过于暴露,所以必须让知情者亲戚,以及老于世故的徐灿等人看看是否妥当进而删改,增补。比如,
《红楼梦》脂批所说的“狱神庙”就是隐“大理寺”刑部监牢。1689年《长生殿》,传唱甚盛,八月间,招伶人演《长生殿》,时值皇后佟氏于前一月病逝,犹未除服,给事中以大不敬之罪名上章弹劾。洪昇下刑部狱,当时正在京城的陈子襄,吴吴山等人设法营救(即所谓狱神庙看管芸哥小红大得力处)。出狱后被国子监除名。红楼梦探佚原文因为“狱神庙看管”一事太明了,很容易暴露洪昇和《长生殿》的事端,所以被冯又令,陈子襄,吴吴山等人假借丢失无稿删去。
再比如,第13回,畸笏叟批语“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用史,用的何史?毫无疑问,用的是唐明皇强占子媳杨玉环,而后杨妃吊死马嵬坡的史实典故,也即《长生殿》最重要的情节。
这就太容易让人联想的盛极一时的剧目《长生殿》及其作者洪昉思。所以被刚刚从流放地赦免放还的徐灿,“因命芹溪(冯娴)删去”。以徐灿的经历遭遇,自然最为洪昇担忧再出横祸文字狱,家难,等等。
第三点,洪昇一个四五十岁的大老爷们,写那么多当日女子的儿时情节,自然需要得到当日女子和当日男子的理解甚至协助,所以描写也不能太过分,所以写作过程时常就要给当日女子披阅增删,多提宝贵意见,从而寻求理解和支持,不然就会被认为是偷窥她人的阴私,贬损良家子女。所以才有,第21回,冯又令给丈夫钱廷枚的解嘲诗:
“自持金矛又持戈,自将戕戮自张罗,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情机转的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
是他(茜纱)红纺丝公子自作多情,跟我有多大关系,你脂砚斋(前庭梅)何必当真。
以及“阿平你字似牵强,余不画押,一笑”。
你洪兄编造的不像我真正的口吻,这样的书稿验收我不签字,嘻嘻。
等等当日女子的理解,解读,并且宽容于他的批语。
第四点,作者有意忏悔自己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首先当然是求得当日女子,当日男子,亲朋好友,知情者的理解,所以才有类似:
无材补天、幻形入世,甲侧: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这是作者自己的注解,给其她批书者的表白。
无材可去补苍天,甲侧:书之本旨。枉入红尘若许年。甲侧:惭愧之言,呜咽如闻。
等等批语。
第五点,写小说就是给人看的,尤其是给最知心者,最能理解者,以及自己以前的“战友”,及至儿时玩伴。
比如高尔基写自传体小说《童年》是“给我的儿子”。
曲波根据亲历素材为基础写的小说《林海雪原》是:“献给战友杨子荣,李洪义”等人。
洪昇写自己钟情一生的当日女子,拙作不献给“我最钟情的逝去的以及尚在的当日女子”,其痴情何以抒发?所以必然献给史湘云(冯又令),林黛玉(林亚清),薛宝钗(钱凤纶)等等当日女子,令之一笑,进而斧正。
凡此种种,该书实际上已经属于蕉园家族,诗社成员的共同的财富,所以当日女子以及男子披阅增删后必由家族成员广征书名,所以才有:
“至吴玉峰(吴吴山)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陈子襄)则题曰《风月宝鉴》”。 “雪芹(又令)题金陵十二钗,盖本宗金陵十二曲之意”
至此洪昇的工作基本完成。
二,《风月宝鉴》的作者是棠村(常村,昌村,洪昌)。
第一回缘起的陈述:“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这段眉批是东鲁子乡,孔没溪陈绝粮(陈子襄)的解释为什么题曰“风月宝鉴”;是为怀念棠村,所以仍因袭“风月宝鉴”旧名。那么究竟要怀念棠村什么?题序?屁大的事,值得怀念?!
序言本身就是对书的评语,入门的钥匙,棠村的“遗评”如果精辟,如果高人一筹,太有必要拿出来看看,也更警心!却半句也没看到!不仅如此,连同明义,永忠,墨香所见各种抄本也没提到有什么序言或者棠村序言!何况迄今发现的《石头记》,《红楼梦》各种版本也都没有任何序言!程伟元,高颚也没看到过有什么序言的版本。包括东鲁孔梅溪自己在内,脂砚斋,畸笏叟,明义,永忠,墨香,程小泉,高兰墅,都没有提到序言内容一个字!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棠村写序言这回事。
事实上“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是说雪芹以前持有“风月宝鉴”那么一本书,是其弟棠村写的,而不是为该书作序。“序”在这里就是写了开头一半的意思!在此切勿望文生义!见到“序”字就立即联想到序言,古汉语用字前后逻辑要三思!请参阅:
唐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
“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这里文中“序天伦之乐事”的序字是述说的意思!就连其题目《春夜宴桃李园序》中的序字也是记述的意思。
初唐王勃的盖世名篇《滕王阁序》的序字也是记述的意思,所以也称《滕王阁记》,所以在冯梦龙的《醒世恒言》小说集第四十卷《马当神风送滕王阁》始终称其为《滕王阁记》。
以上三处序字都是记述的意思。
对于有些无理搅三分的红家,曹无学家如果还不相信,还要胡搅蛮缠,就请尔等再看一例:
《红楼梦》同时代的清周春:《阅红楼梦随笔》“相传此书为纳兰太傅而作。余细观之,乃知非纳兰太傅,而序金陵张侯家事也,,,”这里“而序金陵张侯家事也”的序字同样还是写书叙述的意思!这更与“乃其弟棠村序也”异曲同工!红家至此明白乎?!
至于“其弟棠村序也”,谁弟?这里批书者明显省略了几个字,
其实是《石头记》原作者稗村之弟棠村!常村(常,棠古通),昌村,一稗,一棠(昌),一草,一木,兄弟两人起的名号相对,相反,相辅相成。
其风月宝鉴和石头记兄弟二人的稿子都在冯娴处,事实上由于风月宝鉴只有10余回,其成书早于石头记,所以由曹雪(冯娴)等人传看,不料常村(昌村娼村,洪昌殷仲,淫种秦钟)自作谶语,命丧黄泉,陈子襄所以抚今追昔,故仍因之。
洪昌殷仲(淫种秦钟)写淫书临死其实很忏悔,红楼梦第16回,秦钟道:
“并无别话。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
红楼梦文本并没有表述秦钟与宝玉有什么高过世人的共同见识,其实指的是洪昇写《长生殿》以及洪昌写《风月宝鉴》,即写风流小说传奇的共同文学爱好。洪昌(以及洪昇)已经认识到风流小说及其见识终归还是文章末流,玩物丧志的自误根源。
从而风月宝鉴在家族当日女子,当日男子传看后,先在冯娴处保存,后来徐灿又将抄录的石头记交由她披阅增删,篡目分回。
三,后40回的完成
续写完成后40回的人,必须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即比蕉园家族同辈都要长寿,又是知情者,亲历者,又要有脸面,即必为蕉园诗社的头面人物,有资格发落蕉园诸子甚至自己的结局。又必须有此文学才思,即有传奇文学的能力和爱好。后40回虽然思想与前80回略有差异,但文章构思有条不紊,吐露稳健,从容不迫,亦成竹在胸者,绝非初试毫锥者所为。
认真核对后四十回文本就会看到,很多情节和人物行为,姓名的隐含都是与前80回一样,以蕉园诗社的事实为基础得到接榫,证明后40回必是对蕉园诗社了如指掌,厚积薄发的亲身经历者,知情人,根据事实所改编补充。要点如下:
第1,巧姐(钱宜)嫁姓周的农家。为什么姓周,很简单,周从百家姓,周吴郑王,吴姓上推周姓。还是指吴,即吴人,吴仪一。写明钱宜嫁吴人,吴仪一,吴吴山的事实。书中周家孩子14岁中秀才,吴吴山也是14岁中秀才(髫年游太学)。
钱宜初嫁吴吴山时,只是初识毛诗字,不大通晓文义。吴吴山让她跟从李淑学诗 ,三年后钱宜成为诗人。《红楼梦》第92回,巧姐“跟着李妈认了几年字”!“李妈”就是李淑!怎说?跟从“李淑”(李妈)认了几年字!岂有跟着佣人老妈子认字,而且姓李,红楼梦前80文本从未提到凤姐有佣人李妈,不是指李淑是何人?!
钱宜的堂兄钱廷枚(脂砚斋)最知道堂妹巧姐钱宜的全部细节,林亚清(黛玉原型一)与钱廷枚妻冯又令至好,其为《和鸣集》作跋云:“嫂得疾卒,请同人为哀挽以吊,最先者又令冯夫人也。夫人第宅去余不数里,又添戚谊,月必数会,会必拈韵分题,吟咏至夕,所恨吾嫂仙游,不获躬逢,可为永叹”。
林亚清还与吴吴山家为至戚,与吴吴山妻钱宜(巧姐),洪昇之女洪之则往来甚密,切磋词曲。(参阅康维娜蕉园诗社考述)。
钱宜巧姐的身世故事当然为林以宁所如数家珍厚积薄发!闺阁昭传,点到为止。
第2,袭人嫁蒋玉菡。(系人)是女,毛媞,嫁续页(徐邺),余函。
第3,薛宝钗嫁假宝玉,洪昇妻黄蕙,黄钱两姓组成薛(黄钱,黄笺,薛涛),所以这里薛宝钗指黄蕙,不再是钱凤伦。
第4,黛玉的死,指顾重楣和张玉琴(张昊,小耗,24岁仙逝),以及张昂字玉霄,又字玉符(戴玉)。所以探佚原稿安排紫鹃(林以宁嫂子顾重楣)先死是合理的。
第5,前八十回黛玉不热衷鼓励宝玉举业,前后判若两人。黛玉本来是几个人组成。张玉霄的父亲举人张坛,康熙六年赴春试,卒于京师,她当然对科举很难过(张玉霄,也名玉符,戴在身上的玉符,“戴玉”)。而林以宁父亲,丈夫都是进士,不可能对科举深恶痛绝。(何况后40回就是徐灿,冯又令,钱廷枚,林以宁等人补写的,思想体系是以林以宁为主)。
第6,后四十回惜春隐黄智生,顾若璞亲孙女黄智生黄埈十五岁即笃信佛教,闻人出家则欣跃企慕,呻吟床第间,极力请求出家。
第7回,只见惜春正同小姑子智能顽笑,见周瑞家的进来,笑道:“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 同他作姑子去呢”。第118回,惜春宁死出家,遂得如愿。黄智生与惜春故事全同。
第7,百二十回结尾一段,空空道人,遇见草庵中睡着一人,因想她必是闲人。遇到闲人,逢闲人,冯娴,指向冯又令娴(曹雪芹)。
第8,还是结尾一段,那雪芹(又令娴)先生笑道:“说你空空,原来你肚里果然空空。”肚里空空就是竹子,即竹言(长箫),笏,徐灿。
第9,包勇来自甄家,甄(别)家是林(遴选)家,包勇名字转自林纶的“纶”,林以畏的“以畏”,纶是包巾,勇,无畏,取以畏的反义。
第10,何三,从焦大(胡大),倪二,排到何三,何,为何,本意胡,如:胡为乎来哉!
第11,《红楼梦》前后120回都用大量篇幅写惠香,四儿,五儿,其实都是指洪昇妻子黄蕙,黄茨兰。蕙,香草,惠香,即薰香。蕙若,香草名,指蕙兰和杜若。
所以就是所谓书未成而芹逝矣,冯又令死后,钱廷枚,陈子襄,林以宁继续完成了后40回。1702年书未成而芹(娴)逝矣,所以成书暨后40回的工作就落在钱廷枚,林以宁等人之手。林以宁本来就很有写小说传奇的才能(有《芙蓉侠》等等作品)。后来诗社都散了,林以宁直到1730年仍然健在,孑然一身而才思不减,大才女林亚清1702年至1730年,蕉园故旧都相继别去,剩下自己一个人,(林以宁后来也成了记忆备忘老人,畸笏老人。)几十年闲着干什么去。书中又将林姑娘描写的亭亭物表,皎皎霞外,冯又令又为书泪尽而逝,林以宁与嫂子顾重楣感情至深,又令冯夫人,婆婆顾之琼,大姑子钱凤纶,李淑昭,李淑慧等等所有蕉园诗社女子,生前无不十分契合。况且林以宁对贾母史太君(顾太君顾若璞)记忆犹新:“忆予从顾太君卧月轩时,六十年间,犹昨日事耳,,”林亚清岂能不由是而非常感伤,继承遗志,按照前80回的脉络将后40回补成,在所不辞,义不容辞!
自红楼梦问世以来,补书者思绪浪涌,纷纷踏来,归锄子,孑庵(龙顾山人)等等十几家越俎代庖,甚至现代中学生作文水平者,穿凿附会胡说八道的能手都尤其跃跃欲试,纷纷滥补后几十回。
作为原作者的表妹,书中的蕉园诗社的明星诗人文学才女,亲历者,风浪的中心人物主角,林亚清反倒漠然,绝无此理!难道蕉园诗社杰出女诗人兼传奇作家林以宁自己的亲历,比洪昇更多更真实的一手素材,反而没有创作的冲动?!岂有此理。她应该比洪昇更有创作的责任感和创作欲望。何况林以宁写作传奇《芙蓉侠》曾得到过大表兄洪昇,吴吴山的很多帮助。投桃报李,心有灵犀,林亚清必须为大表哥洪昉思(茜纱),表婶冯娴(曹芹),等等昔日蕉园至亲诗友完成后40回。就许表兄洪昇帮助表妹以宁,表妹亚清就不能帮助不幸意外去世的大表哥完成遗稿,而且洪大表哥一贯对自己一往情深,自己又与大表兄有同样的传奇文学的创作爱好。何况帮助昉思表兄,就是帮助相继别去的昔日蕉园诗社的契友和戚友,聊以慰藉。同时也是帮助自己抒发幽思,这样简单的情理是人就能领会,只有曹无学家才矢不理解。
四,第三本书是程甲本《红楼梦》,主要是《石头记》,《风月宝鉴》与后40回的结合,
该书120回。是石头记原稿,风月宝鉴,与后40回的结合。作者和编辑者包括石头(思头即洪昇字昉思),棠村(洪昌),畸笏叟(徐灿),曹雪芹(冯又令娴),脂砚斋(钱廷枚),吴吴山(吴玉峰),陈子襄(东鲁孔梅溪),林以宁,高颚,程伟元,是完成程甲本的前后一群人。
回顾第一回作者自云:背父兄教育,负师友规谈,罪以告天下:闺阁中人不使泯灭。今茅椽蓬牖,未妨我襟怀笔墨,使闺阁昭传。
空空道人:几个女子,小才微善,亦无班姑,蔡女之德能。
石头道:历来野史,讪谤君相,贬人妻女。风月笔墨,淫秽污臭。佳人才子书,千部一套,不近情理,涉于淫滥。不如亲睹亲闻几个女子,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
空空道人:大旨谈情,实录其事,非假拟妄称淫邀艳约。从头至尾抄录。
所以原作者(洪昇)反对任何涉于淫滥的文学,原稿当然丝毫不涉淫秽内容。因为当初畸笏叟(徐灿)让冯又令娴化名曹雪芹为石头记编写回目,正好冯又令持有当初棠村(洪昌)的《风月宝鉴》。冯又令认为棠村(洪昌)的风月残书有点意思,但是半部书10余回几段故事,无法出版单行本!弃之可惜,所以向徐灿,钱廷枚(脂砚斋),陈子襄等人提议,嵌入《石头记》用以凑趣,反正两件稿子都是洪昇与洪昌亲哥俩的作品,写的又都是亲戚圈内的故事,含义虽有不同,但都是所谓大致谈情,何妨将其合二而一。当然,事实上洪昇的石头记与洪昌的风月宝鉴情字的含义大相径庭,洪昇高雅一点,洪昌低俗一点。很明显,钗黛湘琴与尤二三姨,气味绝无半点相投,未交一语。所以洪殷仲,訾称为淫种,情种,秦钟。所以正是又令冯夫人,确实是个史湘云式的糊了巴都的女子,分不出什么高雅低俗,要怎么书中妓女也叫云儿(大概冯又令大大咧咧类似湘云,表面看确实有点荡妇的泼辣样子,说得好听点就是性格开朗,没心没肺)。所以冯又令就楞将两部风格迥异的作品合二而一。
《风月宝鉴》的12回大略是:
第4回 薄命女郎,第11回 瑞起淫心,第12回 毒设相局,第15回 得趣馒庵,夭逝黄泉,第44回 凤姐捉奸,第47回 呆霸遭打,第65回 贾二偷妾,第66回 耻归地府,第68回 尤入大观,第69回借剑杀人,第90回,郎惊叵测,第103回,金桂自焚。
1)这就是为什么38回批语称全书已过三分之一,因为36回是108回的三分之一,脂批主要是对《石头记》作批语,大部分批语是在《石记》,《风月》合并之前所作!这也是周汝昌等等很多人考证红楼梦全书应为108回的原因。其实是未被风月掺杂的《石头记》原稿为108回固有结构!
2)这就是为什么甲戌,庚辰,杨藏等等各种版本的前80回大多数回目反反复复修修改改,仍然很多文不对题,唯独上列《风月》的10来回的回目基本不动。因为棠村(洪昌)原书已有回目,基本照抄,针对《石头记》稍作修改就妥了。而其余回目是冯又令披阅归纳总结编写,冯又令对原作者洪昇的意图有一个理解领会的过程。甚至数年领会还时有不确,回目作的较次,不及书中文笔!。
3)这就是为什么甲戌本《脂评》在书首凡例所载《红楼梦旨义》有云:是书题名极多,《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又曰《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这已经说明两书的合并。
4)这就是为什么“石头”突然又变成什么“神瑛侍者”。连同上一条都是因为两部书的开篇强行合并统一,造成重新组合而跳跃混乱。《红楼梦》很多混乱都是由《石记》《风月》两书合并造成的,或者说都是洪昌搞坏的。
5)这就是为什么畸笏叟(徐灿)称作诗是冯又令(雪芹)平生所长,而从没有说过写故事“毕肖”是冯又令(雪芹)所长。其实徐灿称赞冯又令作诗是平生所长,就是因为称赞洪昇文笔好的话太多了,怕冯又令钱廷枚等人心理不平衡。再就是作诗者长于对仗,作回目也需对仗技巧。称作诗是冯又令平生所长,盖因冯又令(史湘云)才思比较敏捷,言外之意也是说写小说不是冯又令平生所长,所以刚夸半句话,立即以“非关评诗”打住。冯又令(娴-弦-琴-芹)死了即以叹叹二字了账,这些都是对待作者的态度吗?!
6)这就是为什么脂批对作者和雪芹分别称谓,始终没有混为一谈,对“石兄”,“玉兄”,“作者”的批语远远多于对“雪芹”的提及!
7)这就是为什么各种脂本有些有回前诗(蒜酪),有些没有。各种脂本加起总共只有六首蒜酪诗。因为石头记原稿是自传,所以没有蒜酪,风月宝鉴是流行小说体,而且风月故事必有很多蒜酪感叹语。冯又令在合并二书时原想统统增加蒜酪,所以才有畸笏叟(徐灿)评论称“雪芹(冯又令)有意传诗书中”,指的是蒜酪诗。问题是冯又令只勉强加上六首就死了。冯又令死后徐灿林以宁等人还按照原稿的体法,不加蒜酪。所以后四十回也完全没有蒜酪。现今流行的程甲本也连脂本的六首蒜酪都没有。
8)这就是为什么唯独在畸笏叟命冯又令某删改的第11回中,出现全书120回绝无仅有一篇骈文蒜酪,是冯又令逞能卖弄所加。
冯又令将风月宝鉴揉进石头记,后事的很多谶语就对不上号,加之洪家兄弟两部书安排的后事太激烈,太离奇,也太暴露,必须修改,圆场。而冯又令诗才是平生所长,写小说却不太行,连回目都编写的不大好。所以冯娴直到死,后几十回结尾也没弄好,所以才有“书未成芹逝矣”,“再生一脂一芹,于是书何益”,等等批语。而后终是有传奇小说才能的大才女,蕉园诗社的第一才女林亚清,多才多艺的林以宁,以自己比较保守的思想体系,结合领会冯又令编辑的前80回文本,以比较折中的构思,又结合自己如数家珍的原型人物的真实情节,将后40回续写作完成。(后40回对薛文起即钱肇修没有象前80回那样恶贬!)
但是林以宁也缺少帮手,前80回稿子流传开,后40回稿子才在蕉园家族后代手中流传,造成漫漶不可收拾,最后是蕉园家族后人派上一位机灵的鼓儿担子,直接送到文人书商程小泉们上,最终促成120回程甲本问世。
五,第五本书稿是明义得观的所谓明本红楼梦(暂称《明红楼》),该书20回,内容与明义的20首七绝诗对应,作者曹麻子自号雪芹(柳麻子曹永昌的徒重孙)。
红楼梦在惨绝人寰的文字狱盛行的雍乾时期确实有太多碍语,所以如果面世必须要想办法缓冲,试探,以便软着陆。所以蕉园诗社后人就委派柳麻子曹永昌的徒重孙,优伶鼓书艺人曹麻子,冒名曹雪芹抛出20回明义红楼,女校书本。用作试探本,挡箭牌。柳麻子的徒重孙曹麻子有天然的鼓书艺人优伶演员的遗传基因,演技纯熟,口若悬河,说说没有恶意的谎言更是心中坦然,得心应手,运用自如。所以木马计非他不行。
《红楼梦》30回机带双敲,40回三宣牙令,41回茶品梅雪,49回白雪红梅,57回情辞试玉,62回醉眠芍药,12回毒设相局,46回誓绝鸳偶,47回呆霸遭打,52回病补雀裘,65回尤三思嫁,66回耻归地府,74回抄检大观,17回大观题对,18回宝玉呈才,38回菊花诗,50回争联即景,70回桃花社,76回凹晶联诗,全不见于明义诗。红楼梦以上回目是全书精华,明义竟然无诗。
明义,永忠,墨香,裕瑞所谓《红楼梦》(明义诗)是有结尾的整篇!今天铅字排版印刷的小字120回《红楼梦》尚且四卷砖头,古书都是合叶纸,单面书写印刷,否则墨迹透过背面,模糊不清,不透水的马粪纸(草纸)更要厚的多。曹麻子当时未传世的手抄草稿,字体至少大四倍,又是合叶纸或者草纸,页数至少要乘8倍!更兼是手稿!如果确是全部120回全本,至少需要肩扛半麻袋,如果用马粪纸(草纸)更不知要几麻袋!怎能“出示”二字了得?!所以《明红楼》最多20回!手抄草稿至少尚须一大捆!所以伪作手抄草稿未传世本《明红楼》,不可能超出《玉娇梨》一类习惯20回的规模!从袖子里或者怀里,布包里随便拿出来给别人一观,才可以叫作“出示”。明义诗恰好20首。二十回本《明红楼》之所以未传,就是因为伪作不敢见真佛,仅供明义,永忠等人一读,在80回本出现之前即连人带书一并“去世”,否则就漏弦了。
谁都能察觉到,二敦宜泉,及至明义永忠的曹麻子雪芹,生前死后横多关于红楼梦的似是而非的传说,传闻,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干打雷不下雨,连半点书稿的痕迹都没留下。而说书人曹麻子的名号一大堆,卒年四,五十;生前与页字辈曹包衣们从未谋面,死后谁都不见其尸。所以其人就是蕉园诗社后人派来搅混水的。而曹麻子的明红楼20回本是为真本红楼梦软着陆的缓冲本。曹麻子本人就是充当冯又令,洪昉思,蕉园诗社家族后代的人盾,木马计,挡箭牌。
明义,永忠无聊之余将《明红楼》窃墨者,倩人捉刀优伶鼓书艺人曹麻子雪芹哭祭一二,弱智者即认为其意指《红楼梦》作者,不是一回事,正是“南酒烧鸭”之作“挡箭牌”起到了超水平超实效的作用!搅混水搅和的太过了,三万里黄河东入海,泥沙俱下,一直污染到扶桑,及至污染到太平洋,贻笑大方。尘埃落入罩缸,粥濡肠,余音时时回响。污染到钱塘,污染到长江,江宁也不得建康。然而程伟元,高兰墅从未然其说,盖因无聊一家之流言,混淆视听,君子不耻附和。没曾想曹麻子的“挡箭牌”黄汤子竟然至今混淆污染现代一部分弱智曹无学家的耳目。今以西溪之水涤瑕荡垢,还原茜纱红纺丝的洪家本色。
所以《红楼梦》成书前后曲直过程是:
先有康熙时期(1688-1694)的石兄(洪昇)的《石头记》约108回类似自传内容的原稿,另有棠村(洪昌)的《风月宝鉴》描述妄动风月故事的12回残稿。而后(1694-1730)冯又令,钱廷枚,陈子襄,林以宁在畸笏叟的指导下增删改编前80回,并将《风月》塞进《石头记》,后有林以宁完成后40回,形成程甲本120回《红楼梦》的底本。再后几十年才有乾隆时期(1754-1764)的曹麻子雪芹又将《红楼梦》摘改出一部20回本的《十二钗》或曰《风月》《红楼》妓院缓冲本。造成五书(石头记,风月宝鉴,后40回,程高本红楼梦,明红楼),关系迄今混淆,今与澄清,慎勿再作胡徒人。
参考资料:
胡小林 清初的蕉园诗社
吴晶《蕉园诗社》考论
康维娜 《蕉园诗社》考述 2007年 南开大学硕士论文
范晨晓 《蕉园诗社》考述分析 2010年浙江大学硕士论文
邓妙慈 《蕉园诗社》首倡者顾之琼考论 古籍研究整理学刊2013年3月第2期
等等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