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俞平伯的杭州情结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俞平伯的杭州情结

作者:韦   收录时间:2016年5月12(星期 四)

平伯先生青年时代两次出国,第一次是在1920年与好友傅思年同往英国留学,另一次是在1922年赴美国做教育考察。然而两次出国,都是来去匆匆,无论是在英国还是在美国,都是停留不久便急不可待地返回故里。平伯先生的文字中,也留下了些许文字记载:

《东游杂志》1922年

海洋中的生活,人都说是单调。确是不错。但我以为有两种好处不可埋没:(一)在海上最静,最适于疲劳于活动的人。在山林中虽是幽寂,然尚需治生计。若在海船上,则饮食坐卧均已安置得十分妥帖,可以毫不费心力。(二)在海上容易养成一种忍耐和平的心境。这对于天才或是一种变形的桎梏;但对于我们常人却很有益处。我数次海行,虽均心境恶劣,但平心而论,非海行之苦,乃离别愁思之所致。

《东游杂志之三》 俞平伯全集第二卷 页533

海上看落照最美,一抹胭脂痕在青苍底上面,渐渐的玫瑰色了,渐渐的紫了,终于暮色与海天相拥抱了。这又是一天!我凭阑西眺,心悠悠随着落日而西。借你底光辉,去照临黄海以西的,我底故土,在我底爱人面前,在我底朋友面前,致我今朝的感念哟!

《东游杂志之七》 俞平伯全集第二卷 页535

前从英伦返国,远远望见吴淞新绿一桁,横列天际,顿欣欣然有归来之感。此次舟进长崎,翠屿星罗,左右挹盼,而我不但木然无动于衷,反添了一种茫昧的乡思,古人所谓“风景不殊,举目有山河之异”良非欺人之谈。美感只是一种趣味,至于为苦为乐则随情境而异,非美之本身所具有也。美景良辰赏心乐事,固是人间之至乐;但“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便是悲怆胜于欢情矣。此理信仰即是,兹举其一例而已。

《东游杂志之十一》 俞平伯全集第二卷 页537

《东游杂志》纪录了他的海上生活,抒发了他对于生活认识的哲理“美感只是一种趣味,至于为苦为乐则随情境而异,非美之本身所具有也。”那么,他的美感何在?从下面的文字中或可找到答案,

那答案非常清楚,他的美感在与爱妻、家人、友人的团聚中,在让他魂牵梦绕的杭州,而非独在异乡为异客。平伯先生第一次到英国,只停留了13天便回国,第二次去美国亦是如此,他到美国后便开始生病,在他的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述:“十月五日(中秋)癣大闹,上课亦不能去,只卧床转侧,自此直至八日。”“十月九日以寄身异地,所患缠绵,殊多不便,遂决意归国,至船公司询船期,将于下月行。发京电,属汇款。”《俞平伯全集第十卷 国外日记乙集》从文字上看,该是病得不轻,却也未必。待他到了家,到了西湖,情形完全不同:“将船上所作各诗写出。偕环(平伯先生的夫人__作者注)在素春斋饭,湖滨闲步,西园啜茗。三、四妹来,泛舟湖中至白去观(即漪园),景色清佳......又至西冷苏堤上闲步吃橘子。晚与六、七弟长谈。”《俞平伯全集第十卷 国外日记乙集》看,他的趣味在哪里哟!他的趣味在家人,在杭州!

杭州,杭州!在平伯先生的诗词散文,用笔最多的莫过于杭州:《湖楼小撷》、《西湖的六月十八夜》、《城站》、《清河坊》、《雪晚归船》、《眠月》、《月下老人祠》、《西还》......追其根源,与平伯夫人许宝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许宝驯,杭州人。长平伯先生3岁,姑表亲。平伯先生笔下为什么有这么多写杭州的文字,不说自明。许氏兄妹自幼与平伯先生玩在一起,长在一起,杭州在平伯先生的眼里自然不同。许宝驯的六弟许宝骙先生曾这样写道:“兄自海外归来后,当然即回北京一行,旋又南返,在沪杭两地活动。居杭时,不时偕余家小姊妹兄弟徜徉街市,遨游湖山......”平伯先生也时常回忆他与许氏兄妹在杭州的时光,说那时他们都很年轻,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朱自清先生对平伯先生眷恋杭州更是知根知底,他在《燕知草序》中有这样一段话:“杭州是历史上的名都,西湖更为古今中外所称道;画意诗情,差不多俯拾即是。所以这本书若可以说有多少的诗味,那也是很自然的。西湖这地方,春夏秋冬,阴晴雨雪,风晨月夜,各有各的样子,各有各的味儿,取之不竭,受用不穷;加上绵延起伏的群山,错落隐现的胜迹,足够教你流连忘返。难怪平伯会在大洋里想着,会在睡梦里惦着!但‘杭州城里’,在我们看,除了吴山,竟没有一毫可留恋的地方。象清河坊、城站,终日是暄阗的市声,想起来只会头晕罢了;居然也能引出平伯那样怅惘的文字来,乍看真有些不可思议似的。

其实也幷不奇。你若细味全书,便知他处处在写杭州,而所着眼的处处不是杭州。不错,他惦着杭州;但为什么与众不同地那样粘着地惦着?他在《清河坊》中也曾约略说起;这正因杭州而外,他意中还有几个人在——大半因了这几个人,杭州才觉可爱的。好风景固然可以打动人心,但若得几个情投意合的人,相与徜徉其间,那才真有味;这时候风景觉得更好。”

有了这些佐证,再来看平伯先生的文字。

竹箫声里的西湖

淡月微云之下,

西冷桥之上,

女性歌喉地颤荡;

船儿便裴回地了。

这是何等的自然啊!

萤火虫起来听哟,

虾蟆们起来听哟,

群山也起来听哟。


果然——萤熠熠的流了,

蛙阁阁的闹了,

一味的乱着了;

只青山是睡着,

只青山是睡着了!

他们久已被拥抱在月姊妹底一双白肩臂底中间了!

虽恋歌似的笑,

挽歌似的哭,

只当作迷迷的眠歌听啊!

歌声跟着白衣裳散了,

小划儿载着沉重的心弦一束,怅然地归去。


如解人意的,

请慢慢的摇啊。

终归要归去的呢!

宁可摇得慢慢的啊,

假如你是解人意的。


船舷虽是将要偎着,

穿白衣的她们,

面庞是尚黑的。

月光底淡薄,云气底朦胧,

知道怨谁好呢!


近了!

碎的是笑语声,

重的是桨声,

断还续的是箫声,

默着的,我们底声。


竹箫低到可爱,

圆到可怜了;

又匆匆荡过湖心去,

在别的心琴面前陶醉。


打乱了湖上的低箫,

那双桨底罪过呀!

送我们到繁灯之下的?

只柏香云菱知道啊。

俞平伯:《西还》(俞平伯全集第一卷,页第19页

“碎的是笑语声,重的是桨声,断还续的是箫声,默着底,我们的声。”这简直是神来之笔,情景交融着,那无忧无虑的欢乐与快乐跃然纸上!

“如解人意的,请慢慢的摇啊。终归要归去的呢。宁可摇得慢慢的啊,假如你是解人意的。”这里,“终归是要归去的呢”,再次显示出平伯先生文字中的哲理性,这种哲理性的文字贯穿在他各类文字的始终。

平伯先生散文体现出来的“雅”来自何处?诸多评论都提到他的“明朝人风格”,是否果真如此,他自己从未有过表态,不过从他的师长周作人,好友朱自清的评论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一些论证的基础:

“我说雅,这只是说自然、大方的风度,幷不要禁忌什么字句,或是装出乡坤的架子。平伯的文章便多有这些雅致,这又就是他近于明朝人的地方。不过我们要知道,明朝的名士文艺诚然是多有隐遁的色彩,但根本却是反抗的......”

周作人《燕知草 跋》 俞平伯全集第二卷 页220

“近来有人和我论起平伯,说他的性情行径,有些像明朝人。我知道所谓‘明朝人’,是指明末张岱、王思任等一派名士而言。这一派人的特征,我惭愧还不大弄得清楚;借了现在流行的话,大约可以说是‘以趣味为主’的吧?他们只要自己好好地受用,什么礼法,什么世故,是满不在乎的。他们的文字也如其人,有着‘洒脱’的气息。平伯究竟像这般明朝人不像,我虽不甚知道,但有几件事可以给他说明,你看《梦游》的跋里,岂不是说有两位先生猜那篇文像明朝人做的?平伯的高兴,从字里行间露出。这是自画的招供,可为铁证。标点,《陶庵梦忆》,及在那篇跋里对于张岱的向往......但我知道平伯幷不曾着意去模仿那些人,只是性习有些相近,偶尔暗合罢了;他自己起初是幷未以此自期的,若先存了模仿的心,便只有因袭的气氛,没有真情的流露,那到又不像明朝人了。至于这种名士风是好是坏,合时宜不合时宜,要看你如何着眼......”朱自清《燕知草 序》 俞平伯全集第二卷 页124

无论周作人或者朱自清,都该是最了解平伯先生的人了,也因此我们相信,他们对平伯先生“所谓‘明朝人’”的评价当有一定的道理。但更重要的是周作人先生下面这段话:“现代的文学——现在只就说散文——与明代的有些相像,正是不足怪的,虽然幷没有去模仿,或者也还很少有人去读明文,又因时代的关系在文字上很有欧化的地方,思想上也自然要比四百年前有了明显的改变。现代的散文好像是一条淹没在沙土下的河水,多少年后又在下流被掘了出来;这是一条古河,却又是新的。我读平伯的文章,常想起这些话来......”

这是一条古河,又是新的,这也正是平伯先生散文特色所在。

本文截选自2015年第五届世界华文旅游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俞平伯笔下的山山水水》


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本文作者:俞平伯先生之外孙    联系方式  693465085@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