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象忧亦忧象喜亦喜不猜镜子妙极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象忧亦忧象喜亦喜不猜镜子妙极   

作者:徐日有  收录时间:2016-03-14 18:20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元宵之夜猜灯谜,贾政又看到宝玉作的一条:“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贾政道:“好,好!如猜镜子,妙极。”贾政为什么说“如猜镜子,妙极?”不猜镜子又如何?贾政看完,心内自忖道:“此物还倒有限。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更觉不祥,皆非永远福寿之辈。”为什么贾政会更觉不祥?
书中写元妃所制谜语的谜底是“炮竹”;贾母所制谜语的谜底是“荔枝”,迎春所制谜语的谜底是“算盘”,探春所制谜语的谜底是“风筝”,惜春所制谜语的谜底是“海灯”。看到这里,贾政心内沉思道:“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今乃上元佳节,如何皆作此不祥之物为戏耶?”心内愈思愈闷。贾政悲戚的原因,并不完全在谜底之物,也有谜面词句不祥,如贾母所制灯谜“猴子身轻站树梢”,猜“荔枝”,谜面有“树倒猢狲散”的不祥隐喻。
姐妹们所制春灯谜中,皆有此类不祥词句:元春的“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暗寓家族鼎盛、骤然破败;迎春的“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通”,暗寓家宅反乱、明争暗斗。探春的“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惜春的“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暗寓看破红尘,出家皈依佛法。这些寓意都暗寓子孙流散、天各一方。
那么宝玉所制春灯谜之谜面:“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又有什么寓意呢?这首灯谜是否符合书中贾政“妙极”的评价,是否符合不祥的“悲谶语”,应搞清这则灯谜的谜底究竟是不是“镜子。其实这条谜语的关键是作者特意写了贾政“好,好!如猜镜子,妙极。”的评价。这条谜语如猜镜子,一点也不妙,也没有不祥,是极普通的谜语。这里是正话反说,不猜镜子猜舜帝才真正妙极,且有不祥的含义!不能将此灯谜仅仅理解为镜子中的影像与持镜者神情相对应,你悲他就悲,你喜他就喜,这样子理解实在担不起贾政妙极的评价,也没有任何不祥的含义。其实在这四句话中两次用典,其中大有深意,不过难以察觉而已。
“南面而坐,北面而朝”典出“南面称孤”,语见《庄子·盗跖》:“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称孤矣。”帝王上朝时,都是“南面而坐”,群臣自然是“北面而朝”,故此句隐指帝王。“象忧亦忧,象喜亦喜”语出《孟子·万章上》。“象”是舜帝的同父异母弟。象与其父瞽叟屡次谋害舜,但舜不计前嫌,仍孝敬父母、友爱兄弟,“象忧亦忧,象喜亦喜。”这里不是照镜子,是说“弟弟高兴舜也高兴,弟弟忧愁舜也忧愁”。“南面而坐,北面而朝;”和“象忧亦忧,象喜亦喜”这两处典故结合起来就是说舜帝。所以宝玉灯谜的真正谜底为“舜帝”!这时您能不拍案叫绝吗?!其实稍加注意便知,谜面里的象并非镜像的像,而且人忧镜像才会忧,不是像忧人也忧。
“舜帝”这个谜底又有什么不祥呢?其关键就在于古人认为舜帝是“古孝子”的典范。典出《东西汉演义》:“昔日舜事父,大杖则走,小杖则受。”《孔子家语·六本》:曾参种瓜因很小的过失,被父亲毒打几乎丧命,醒来后仍不怨恨父亲。孔子知道此事后教训他说:“小杖则受,大杖则走,今参委身待暴怒,以陷父不义,安得孝乎!”意思是你应当像舜帝那样,打得轻就接受,打重了就逃走,不能让父亲背负“不义”的恶名,这才是真正的孝子。
因此,古人认为,儿子在父亲“大杖”的威胁下,当有性命之忧时,离家出走不为不孝,而是具有舜帝古风的“真孝子”。倘若谁真的做了这样的“古孝子”,他的家庭即“子孙流散”了。明白了这一点,您就明白了《红楼梦》书中宝玉所制灯谜为什么是贾政觉得更加不祥的“悲谶语”了。
《红楼梦》的真正作者是清初大戏剧家洪昇,书中所写荣国府内“自杀自灭”的故事,就是以洪氏家族发生的“天伦之变”悲剧为素材创作的。友人陈熷《寄洪昉思都门四首》: “我忆长安客,飘零寄此身”;“大杖愁鸡肋,飘然跳此身”,友人王蓍《挽洪昉思》:“怨艾自伤真孝子,性情不愧古风人。家从破后常为客,名到成时转累身。”说的都是洪昇为避父亲“大杖”逃离家庭,以“古孝子”自居之身世。原来洪昇借宝玉和姐妹们所制的这一组灯谜,暗喻其家族发生“天伦之变”、“子孙流散”的悲剧。
批语指出:“作者实因鶺鸰之悲、棠棣之威,方撰此闺阁庭帏之传。”也就是说,《红楼梦》写的是因为父子失和,兄弟反目,造成家族败落的故事。洪昇兄弟三人,姐妹二人。母亲黄氏生洪昇、洪昌二人,三弟洪中令和两个妹妹乃庶出。黄氏不幸早逝,父亲续娶钱氏。钱氏入门后,联合父亲的妾侍洪中令之母,排斥嫡出的洪昇兄弟。最后在父亲“大杖”的威胁下,兄弟二人被迫逃出家庭。
《红楼梦》书中对家族惨痛家难有着详尽的描写:贾环推倒油灯欲烫瞎宝玉的眼睛;其母赵姨娘用“魇魔法”几乎要了宝玉、凤姐的性命;在赵姨娘、贾环的挑唆下,宝玉被父亲贾政下死手打得皮开肉绽、命悬一线;最后因
邢夫人唆使恶奴抄检大观园,造成家庭矛盾总爆发,凤姐“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一从二令三人木”就是一个繁体的“檢”字,抄检后的家族便“子孙流散”了。
《红楼梦》中所写的这组灯谜,同太虚幻境中的判词、曲子一样,实际上都是洪氏家族天伦之变后,洪昇与姐妹们悲剧命运的谶语,所以该回题目上才要用“制灯迷贾政悲谶语”字样。如前所述,元春灯谜预示家族骤然破败,迎春灯谜预示家宅反乱,探春灯谜预示漂泊流离,惜春灯谜预示勘破红尘。宝玉这首灯谜,恰到好处地暗示了自己按照舜帝“古孝子”概念,逃离家庭、历尽人生坎壈的悲剧下场!
如果说宝玉这首“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谜底是一面镜子也不错。《红楼梦》本身就是一面“风月宝鉴”,也就是一块两面皆可照人的镜子吧。镜子表面上照出的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其乐融融的大家族景象,镜子的背面照出的却是父子失和、兄弟反目、尔虞我诈的“闺阁庭帏”悲剧,是一部“古孝子”的惨痛家史。宝玉所制灯谜的双重寓意,尽在于此。至此,您还不大声说“不猜镜子,妙极”吗?!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杭州 徐日有(手机号码18368874816)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