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兼美”毁灭的悲剧——兼谈秦可卿的死因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兼美”毁灭的悲剧——兼谈秦可卿的死因

作者:张宗成  收录时间: 2016年3月13日

 

河南省邓州市教体局 张宗成

秦可卿是《红楼梦》中着墨不多,但作用很大的一个人,她既是太虚幻境中的一位仙子,情爱总管警幻的妹妹,又是宁府中的一位人见人爱的少奶奶,位居金陵十二正钗末位的女性。

秦氏在家庭中有非常尊贵的地位。且不说有人考证她是废太子的女儿,郡主级别的人物,就是营膳郎秦业的女儿这一身份,也非小家碧玉,绝不容小觑,因为父亲毕竟是一个有品级有实权的京官,相当于现代的中央司局级干部。在宁府中她虽为晚辈,但却是独一个明媒正娶的正室夫人。在她所处的那个社会里,是很讲究这一点的。这样的身份,连她的婆母尤氏和荣府里的邢夫人都没有。

她外貌极美,性格温和,是一个人见人爱的人。“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深得贾母等人的欢心。” “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这话表明她得到了贾氏家族中居于最高位置的老太君的首肯。贾府的族长、公公贾珍提到她时说:“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要强十分。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虽有一份私情偏爱在内,当也绝非无根无据。她的婆母尤氏在人前夸赞:“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他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听到秦氏的死讯,合家“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号痛哭者。”可见她平日里待人接物处置妥帖,很有人缘。

秦氏性格爽朗,不拘小节。她请命安置宝玉睡中觉时是“忙笑回道”,此时也许还没有什么绯闻,她的心情不错。宝玉说不愿在提前安置的那间屋里休息,她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可往那里去呢?不然就往我屋里去吧。”当有人质疑“哪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个!”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有此三笑,听其言,可感其处事果断,在他心目中,少有“男女之大防”一类的顾忌。

秦氏还是一个最关心贾府生计的有远见的女子。她临终时给她最好的朋友凤姐托梦,预见到家族烈火烹油的盛事和最终树倒猢狲散的结局,提出了防止彻底完蛋的对策,后来还经常出现在凤姐的梦中,发出厄运将至的警告。

秦氏仅在《红楼梦》第五回正面出场了一次,所做的事不过是安置宝玉睡中觉。以秦氏就把宝玉安置在自己的卧室内为诱因,引出了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的红楼一梦。到了第十回,则纯粹是侧面表现,其婆母尤氏向前来讨说法的璜大奶奶,述说了儿媳得病的情况和秦钟告诉姐姐别人说她污言秽语的事。到了十三回,便已是临终托梦了。接下来不管丧礼如何风光,但作为宁府的少奶奶,她已走完了她的人生历程。

曹雪芹是有意要把秦可卿造成一个“兼美”的典型的。所谓“兼美”,则不仅是要“兼”林、薛之“美”,而且要“兼”具中国古代贵族少妇所有传统美德,甚至“兼”具封建社会家庭男子的持家之才,至少能像凤姐那样精明决断。秦可卿的死,预示了与之有关的人物和整个封建家族以至封建社会的毁灭,预示了《红楼梦》这部巨著所反映的时代的悲剧结局。

秦可卿到底有病没病?太虚幻境中对联上的话意味深长地作了暗示:“无为有处有还无”,她本来没病,各方面的原因促成她那一定得是病。即便按张友士的说法,她的症状为“心气虚而生火,肝家气滞血亏,经期不调,夜间不寐,肋下胀痛,月信过期,心中发热,眩晕盗汗,不思饮食,精神倦怠,四肢酸软”。这些“症状”,有不少正是怀孕后的正常反应。早有医家 “或以这个脉为喜脉”,只是这“喜”可能来路不正不便名言而已。请注意一个细节:在宁府走动的那些医生,一日轮流着四五遍来看脉,弄得秦可卿“一日换四五遍衣裳”。换衣裳干什么?遮掩!她在本能地遮掩来路不正的怀孕。张友士听了贾蓉的交代,为顾全贾府的面子,否定了“有喜”的判断。考虑到怀孕的因素,听到弟弟告诉她的学堂里听来的关涉私情的“不干不净的话”, 加上心细,心又重,索性连早饭也没吃。因此出现张友士所说的种种症状是十分自然的。还不知道焦大乱嚷乱叫的混说,她是否也曾“远远地听到”。

秦氏的早亡当然有其性格方面的原因。她追求奢靡的生活,这从她卧室的陈设可以看出;她爱美而又不拘小节,导致出轨,引出 “养小叔子”的不雅舆论。她却又心太细,想得太多,终于想到绝路上去。“小叔子”无疑应指贾蔷。有段原文信息量很丰富:“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跟着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兄弟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诟谇谣诼之词。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将尚未婚娶的孤儿贾蔷赶出宁府,与情不合,正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贾珍这样一来,不正坐实了秦可卿“养小叔子”实有其事吗?任你秦氏怎样小心为人,可怎禁得起“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造谣生事、众口铄金?

更主要的还应注意秦氏悲剧命运的社会原因。贾珍是整个贾家的族长,因贾敬醉心当道士修仙,使贾珍这个纨绔早早地接了班,世袭了爵位,并成了宁府的实际的当家人。他要下决心玷污“绿窗风月,绣阁烟霞(警幻语)”的话,处于弱势地位,且被人拿着“短处(即 ‘养小叔子’)”的儿媳,很难逃脱被“爬灰”的命运。因此说,贾珍无疑是把秦可卿推入万劫不复悲剧命运的第一凶手。

尤氏是将秦氏逼上死路的主凶之一。她可能因自己没有正室夫人的名头,早就担心被儿媳夺了管家大权,在得知自己丈夫与儿媳乱伦之事后,更加变本加厉地欲置秦氏于死地。金寡妇找上门时,她不厌其烦地介绍秦氏的情况,难免有扩散信息的嫌疑;“三四个人一日轮流着倒有四五遍来看脉”,难保不是她授意折腾怀上孽种的秦氏。我怀疑其有阴谋的根据之一是第十回里,尤氏在告知儿子贾蓉要请一个“好大夫”时,有这样一句话:“你可将他(指秦氏)这些日子的病症细细告诉他(指张友士)。”由此展开联想,张友士出场后的种种表现,表明他不过是提线的人尤氏母子手中的一具木偶而已。密谋害人,无论隐藏多深,还是有蛛丝马迹可循的。儿媳死了,她这个宁府内当家的本该出头料理,可她倒好,干脆称病撂了挑子,从这一表现可以看出她对秦可卿的态度,可以推断她在秦氏暴死一事中的充当的角色。

还有贾蓉,他是害死秦氏的帮凶。作为丈夫,除了请来张友士来给秦氏诊病以外,从未见他对秦氏有过什么关心。请来医生后他的两句话也大有问题。第一句是“请先生看一看脉息,可治不可治,以便使家父母放心。”暗含的意思是,让你来看看的目的并非真要治病救人,而只是托你之口,说是病而不是怀孕(否定对贾珍、对家族不利的舆论),以便让贾珍、尤氏放心。第二句“先生看看这脉,还治得治不得?”你说治得就往死里治,说治不得那就让她挺死。贾蓉是第一个想让这个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人早死的人。就按张友士领会授意后的说法,秦可卿的病,不过是忧虑伤脾,影响了饮食与睡眠,导致肝木太旺,经血不常而已,哪有贾蓉说的那么严重!

从根本上说,促使秦可卿死亡的还是那个“吃人”的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冷酷的人际关系和那虽已败坏但仍束缚着大多数人的纲常伦理,那让人活不下去的舆论。

秦可卿是怎样死的?我不同意病死说,也不赞同被撞破奸情而上吊说。我的看法是秦可卿因有私情而被贾珍威逼成奸,与心上人(贾蔷)强遭拆散而伤心欲绝,因不得不与公公乱伦而羞愤、担心,因被传言羞辱而绝食,因被过度“关心”折腾而添病,被虎狼庸医所害而不治,最终只好悬梁自尽,吊死在天香楼上。其中一个最关键的症结是,秦可卿怀上的不是贾蓉的孩子!这怀孕的底细别人说不清楚,但贾蓉明白,贾珍夫妇也肯定知道。很大可能秦可卿是在“养小叔子”事发,与丈夫冷战分居期间怀的孕。关于“有喜”之说,就连那个冒冒失失的金氏,都看得明白:“如今听起大奶奶这个来,定不得还是喜呢。嫂子倒别教人混治。倘或认错了,这可是了不得的。”俞平伯《红楼梦研究·论秦可卿之死》中,也曾就秦可卿之死这样判断:写可卿之死,并不定是病死。她虽有病,但不必死于病。

所以,我认为十二正册上有关秦可卿的画和判词应是一致的,并非曹雪芹改得不彻底或有意留下一个尾巴。“淫丧天香楼” 的“淫”, 不是被撞破现行,而是前因所致。她死之后瑞珠触柱而亡,宝珠愿为捧丧驾灵的义女,不过是因未履行好看护责任害怕责罚而出现的必然反应。

关于悲剧,有句名言说得好:“悲剧就是把美毁灭给人看。”秦氏像流星一样消失了,但她给人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留下了许多疑团,留下了解读《红楼梦》的若干线索,引领着读者去回味、去破解,去带着问题阅读,在阅读中、阅读后思索。

(联系地址:邓州市教体局“三名“工作总室 手机:13837701597)

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