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于丹的智慧和刘心武的谦卑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于丹的智慧和刘心武的谦卑

作者:冯守卫 收录时间:2016年2月26日(星期五) 下午17:52


      于丹在央视《文明之旅》栏目中谈“交友的智慧”(见百度)。看后感到颇有分析价值,对发现分析问题能力的培养亦有启发帮助。
在回答主持人关于人生不同阶段的择友问题时,于丹讲了如何对待同学会。她说:同学会对一些混得不好的人是很残酷的,不来的都是混得不好的。那份脆弱的童年感情,无法面对当前不堪的差距。所以不张罗同学会,不勉强人也是一种善意。一个大领导对少年伙伴还能够再心心相印吗?人生的轨迹不同。有的人只能相陪生命中某一章,不能要求任何人陪伴终生。一个人的成长,不进步他没有未来。两个人的爱情,一个人前进,一个人停滞。不要以为离婚的人都是陈世美。人在成长中会拉开差距。两朵云只有在同一高度相遇才能生成雨。朋友处在不同高度上,就没法对话了。有些朋友为什么彼此不想再相见,小时候会想“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现在想,与其着吐着沫子养活你也要在一起,但想一想有江河,为什么不选择相忘呢?接受一个人的出现,或接受一个人从此不见,都是接受。
     于丹不主张同学会,也是可以理解的“智慧”。至于这是不是一种“善意”呢?似乎也说得过去。虽然那混得不好的同学并非因此就“善哉”了;那张罗者也并非就是不善。但由此“感悟”到“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却使笔者深感疑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意思大约是:两条都处于陆上的鱼,相濡以沫,还不如都在江湖之中相忘吧。但于丹所谈的混得好的“鱼”,与那混得不好的“鱼”,却根本就并未相濡以沫在一起。混得好的“鱼”只是自己单在江湖中幸福的畅游而已。混得不好的“鱼”也只是始终单独困在陆上。这与“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压根不是一回事,怎么能拉扯“感悟”到一起?于丹还为她的“智慧”制造了合理根据——两朵云只有在同一高度相遇才能生成雨,朋友处在不同高度层次上,就没法对话了。并把问题又拐弯抹角的拉扯变化为——接受一个人的出现,或接受一个人从此不见,都是接受。所以于教授就理所当然的只愿参加成龙先生的六十大寿宴会,而不愿参加同学会了。她接受成龙的出现,与接收混得不好的同学的从此不见,也就“同样”“都是接受”了。而于教授更高明的地方还在于:她还把问题拉扯偷换成“不能要求任何人都能陪伴终生”的事情。从而她的“智慧”也就更加理由充沛了。
     于丹还讲了一头猪跳下井去救猫的故事。这头猪确实是笨得可以。但如果是一只狗路过,它只是看了一眼井底之猫以后就立马忘却了,是否就是既聪明而又有“善意”呢?
     于丹还讲真朋友要看落魄的时候能否拉你一把,并举了“白衣送酒”的故事。说陶渊明归去来矣之后衣食潦倒,吃不上饭、喝不上酒。高官王弘穿上一袭白衣,变着法给陶渊明送酒。于教授自己为什么不身体力行呢?是因为那混得不好的同学并非是像陶渊明那样的所谓“落魄”者吗?
于丹还曾说:“幸福快乐只是一种感觉,与贫富无关,同内心相连。”所以只要内心淡定了,那不幸也就不存在了。于教授为什么不用这种“心灵的鸡汤”去营养一下那混得不好的同学呢?不过值得赞许的是:于丹在这里,却也承认混得不好是一种客观存在的不幸,而并非只是唯心的主观内心感觉。她也承认人是有贫富高低层次差别的,也自认她只是她与成龙那个层次的代表。相对于她的说教中经常以她来代表大家而言,还是进了一步的。
     于丹不主张同学会,不主张就不主张吧,为什么还说什么善意不善意呢?善意就善意吧,为什还要忘记那混得不好的同学呢?忘记就忘记吧,为什么还要篡改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呢?篡改就篡改了吧,为什么还要制造不同高度没法对话的合“礼”理由呢?又为什么花言巧语、似是而非地拉扯到“不能要求任何人都能陪伴终生”的地方去。又为什么前矛后盾,虚情假意地还说什么真朋友要看落魄的时候能否拉你一把?而于丹言谈心目中所谓的“进步”又是什么呢?是混得好、当了官,升到“青云”高层了吗?
     十三五计划提出加强脱贫工作的号召,于丹这种交友的智慧,是不是反倒是一种“精神雾霾”呢?正如她所说的:面对雾霾能做的就是不跟它较劲,“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
     于丹在谈“损者三友”时说,“友便辟”意即阿谀奉承,没有原则。“友善柔”指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例如有的标题党记者断章取义,搬弄是非,说领导要找三陪。“友便佞”是说夸夸其谈、目中无人、很自大的人。又讲孔子说不要交鼓唇摇舌、花言巧语的人。“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巧言令色,鲜矣仁”。并讲苏格拉底曾对一个要学雄辩术的夸夸其谈者说:“我在教你怎样使用舌头之前,要先教你怎样管住舌头”。这里先哲的话,不需要任何再加工,就已是一份极有营养的鸡汤,于教授不知是否也品尝到了呢?
     听众中有一外国朋友问,“五尊”中为什么不提朋友?于丹说:尊是有高下的,朋友是平等的。但接着却又冒出一句:只有平等的人才能做朋友。并且说“尊君就是遵守秩序”。 又有一听众问,为什么有些人不喜欢跟穷人交朋友,只喜欢和土豪交朋友?于丹只回答了喜欢和土豪交朋友的问题,说要看土豪对你态度怎样。而对不喜欢跟穷人交朋友之问,则忽略不答。在回答如何看待向朋友借钱的问题时,于教授随机应变,立马现讲了一个故事。说某丧夫失业年轻女子抱着小孩在停车场要钱求施舍,碰见一个富商。那富商并未借钱给她,而是根据其之所长给她安排了财会工作。这个回答也忽悠到了一阵掌声。但那所答与所问是一回事吗?
     当电视取代字纸统治了人们的眼球以后,似乎就进入了明星时代。明星也主要闪耀在影视界的星光大道上。在央视里还专门让三位航天英雄给60位影视明星颁发飞天奖。不知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明星?现在除了无数的影视明星之外,学者明星也应运而诞了。于丹正是央视里最受宠最耀眼的学者明星。忙的不亦乐乎,几乎在各个电视台的各种节目上都能看到其嘴巴。以教师代表、学生代表、公众代表乃至中华文化形象代表的身份到处口吐莲花,夸夸其谈。但是我们能靠这种万能的内心“感悟”“心灵鸡汤”去化解诸如雾霾、脱贫、反腐等现实问题吗?我们又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代表、学者呢?
在央视里养育的学者明星除了于丹外,大约就要算刘心武了。据古代小说网苗怀明先生谈:他与一些学者参加长春学术会,与刘心武相遇。期间有些代表忍不住,问刘心武红学的事情。刘的态度很谦卑,说自己是门外汉,在百家讲坛是讲给那些没有读过《红楼梦》的人听的,特别是那些跳广场舞没文化的大妈、大爷之类,让他们在做饭烧菜之余看一眼。只要他们对《红楼梦》感兴趣,目的就达到了。这个说法与其在百家讲坛的说法大相径庭,可算是红学中的一个大忽悠闹剧,也是对百家讲坛的莫大讽刺。并且也是对《红楼梦》小说的亵渎和对广大听众的戏弄。但笔者感到,刘心武的这个说法似乎也只是搪塞之语,并非出于真心。因为也在央视《文明之旅》中,刘心武还讲过十首唐诗。在讲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时,他借题发挥的说:这首诗的“诗眼”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这句话的意思是李白从受宠到被贬是因为“有人告黑状”。然后身体一抬,手一挥,说“轻舟已过万重山”就是:“走你的路,让他们说去吧”。这里刘心武在央视里又借题发挥公然曲解这首诗。其目的和潜意词大约是,让你们批评去吧,反正我已经名利双收了。从学术道德讲应是,要么公开勇敢反击批评,要么公开承认错误。而刘心武则是不回答任何批评,继续大出《红楼梦》“真本”后二十八回,继续利用央视借机发泄。它实际上看重的完全是借助央视宠爱而来的商机,根本不是学术。于丹面对批评也同样是以她只是讲的个人“心得”而并非《论语》本身来搪塞。
《红楼梦》八十二回贾宝玉说:代圣贤立言,诓功名混饭吃。东拉西扯,弄的牛鬼蛇神,还自以为博奥。这里说的实在精辟深刻。它不但涉及到学术内容本身,也涉及到学术态度和学术方法问题。这里所说的问题,不但当时有,现在也仍然有,将来也一定还会有。
钱理群等先生在解读“于丹现象”时说:于丹的要害不在知识,而在思想。于丹现象绝不仅仅是一个商业化现象,也不单是一个思想文化现象,而同时具有尖锐的政治性。于是,就提出了某些知识分子在现行权力结构中所扮演的角色的问题。就禁不住要像鲁迅那样对今天的中国知识分子带头羊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你们要把中国老百姓引“往哪里去”?

参考文献
[1] 钱理群:解读“于丹现象”,搜见百度。 
[2] 冯守卫:评刘心武先生的“秦学”及其逻辑,见于百度中本人名下和讯博客。

                    2016-2-2

一个机械学退休老者的门外杂谈——有关发现分析能力和方法的思考和实验。
http://8937546.blog.hexun.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