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解析神瑛侍者与金陵十二钗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解析神瑛侍者与金陵十二钗   

作者:谭建军  收录时间: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下午22:17

上文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十二支的寓意包含两个方面,即“人物”和“时间”。“人物”就是指神瑛侍者,在小说文本中则“分身”为十二钗,以正十二钗为主,以副、又副十二钗为次。

上文分析十二支所寓意的“时间”,包括月份和生肖。这里的“时间”应该与这个“人物”神瑛侍者相关联,也就是说,“时间”表示的就是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时间概念。为了更清楚的阐述这个问题,我们先分析神瑛侍者与正十二钗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

在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中,通过贾宝玉翻阅“薄命司”里的十二钗卷册,判词及画册分别写到了又副册中的晴雯和袭人,副册中的香菱,正册的十二个女子。

她们是:薛宝钗、林黛玉、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李纨、巧姐儿、秦可卿。

正册中的十二个女子是神瑛侍者的主要“分身”幻化的人物,但是,从这里我们无法了解与神瑛侍者之间的关系,更无法明白与表现神瑛侍者的“时间”的关系。那么,它们之间的关系究竟表现在哪里呢?

在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中,在大观园里,众姐妹们办起了诗社,作起诗来。这里大家写了《菊花诗》,共有十二首。仔细想想,这首《菊花诗》为什么恰好就是十二首呢?这与十二钗有没有什么关联呢?

《菊花诗》的题目按顺序排列出来为:

《忆菊》  《访菊》  《种菊》  《对菊》  《供菊》  《咏菊》

《画菊》  《问菊》  《簪菊》  《菊影》  《菊梦》  《残菊》

我们试着将这十二首菊花诗与正十二钗的人物联系起来,就得到了如下的一个对应关系:

《忆菊》——秦可卿  《访菊》——王熙凤  《种菊》——贾元春

《对菊》——薛宝钗  《供菊》——林黛玉  《咏菊》——史湘云

《画菊》——贾惜春  《问菊》——妙玉    《簪菊》——贾探春

《菊影》——李纨    《菊梦》——贾迎春  《残菊》——巧姐儿

《忆菊》为什么会对应秦可卿呢?秦可卿的判词中的最后一句:“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其中的“黄花病”指的就是秦可卿之病。正十二钗中,秦可卿在第五回出场,到第十三回就死了。所以,“忆”字形容秦可卿较为恰当。

当秦可卿在病中之时,凤姐与她的关系最为亲密,文中写到凤姐常去宁府看望问候。比较详细的描写是第十一回,贾敬的寿辰,凤姐和宝玉到秦可卿房里探望、安慰。因此,“访”指的就是凤姐探望秦可卿之意。《种菊》对应贾元春是因为,秦可卿死后不久,贾元春就“才选凤藻宫”,封为贵妃。接着就是为了贾妃“归省庆元宵”,贾府特意修造了省亲别墅,也就是改名的大观园。大观园后来成为十二钗的居处。

把《菊花诗》与正十二钗做一一的对应,的确给人一种牵强附会的嫌疑。因为从这十二首诗句中,很难非常清晰的与这十二个人物对应起来,反而是有些模糊和莫凌两可的表现。比如,《对菊》和《供菊》就很难分清楚,似乎两首诗都是在表现薛林二人。《画菊》对应惜春,是因为惜春擅画,并且贾母命她画大观园的园子图。《问菊》对应妙玉,因为判词里有“孤标傲世偕谁隐”一句,其中“孤标傲世”是符合妙玉的身份。后面的四首《簪菊》、《菊影》、《菊梦》和《残菊》分别是探春、李纨、迎春和巧姐儿。

如果要知道这样的对应关系到底对不对,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这首《菊花诗》。

在第三十七回“蘅芜苑夜拟菊花诗”中,晚间,湘云和宝钗商量着,第二天大家要做的菊花诗的题目。文中写到宝钗有这样一段话:

【宝钗道“起手是《忆菊》;忆之不得,故访,第二是《访菊》;访之既得,便种,第三是《种菊》;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第四是《对菊》;相对而兴有馀,故折来供瓶为玩,第五是《供菊》;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第六便是《咏菊》;既入词章,不可以不供笔墨,第七便是《画菊》;既为菊如是碌碌,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第八便是《问菊》;问如解语,使人狂喜不禁,第九便是《簪菊》;如是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二首续在第十、十一;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盛。三秋的好景妙事都有了。”】

这段话写的是论菊花诗的题目,从《忆菊》到最末的《残菊》是一条关于菊花的生长线。实际上,这里面隐含着一条小说叙述的结构线。怎么来理解呢?

我们再回到“红楼梦十二支”的曲文。在上一篇文中,我们提到一个问题:第五回中贾宝玉看到的《红楼梦》的原稿,总共有十四支曲文。小说中既然写的是“《红楼梦》的原稿”,那么为什么又要称之为“红楼梦十二支”呢?

明明小说写的原稿是十四支曲子,作者却说是“红楼梦十二支”,看起来似乎这两者是矛盾的。我们把这十四支曲文列出图示(如图所示)。

 

从这个图示上可以看到,第一支的“红楼梦引子”和最后的第十四支的“收尾”可以看成是“序”和“尾”,中间的内容正是十二支。我们再把上面对应《菊花诗》的十二钗与这个图示结合起来,就可以得到这样的一个图示(如图所示)。

我们把整个《红楼梦》视为一场戏剧的话,第一支对应的秦可卿,——“红楼梦引子”就是这场戏的“序幕”;第十四支对应的巧姐儿——“收尾”就是这场戏的“落幕”;中间的“红楼梦十二支”——就是这场戏的正幕。

这样十四支和十二支就不是相互矛盾的,而是有各自不同的含义:十二支指的是正十二钗的十二个人物;十四支指的是小说的叙述结构。

我们再来看十二支所寓意的“时间”,即如何表现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时间概念。

上面引述的薛宝钗论《菊花诗》题目的这段话中,我们注意最后一句话:“三秋的好景妙事都有了。”这里的“三秋”指的是什么呢?

“三秋”是隐含之意!那么隐含的又有什么呢?

在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中,中秋节到了,甄士隐怕贾雨村在节日里,一个人寄宿葫芦庙寂寞,于是邀请他到书房喝酒聊天。贾雨村趁着酒兴,随口念作了一首诗:“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盘。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甲戌本的脂批有这样的批语:

【用中秋诗起,用中秋诗收,又用起诗社于秋日。所叹者,三春也,却用三秋作关键。】

这里就把“三秋”和“三春”相互联系了起来。“三秋”是隐意,隐含的正是“三春”。“三春”即是表现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时间概念。那么,神瑛侍者与“三春”之间又如何来理解呢?通常人们在解释“三春”的这个时间概念,均是指三个春天的意思。但是,我却不是这样认为。这里的“三春”应该与人物相联系来理解。

我认为,“三春”是指一个人一生当中的“三春”。我们经常会用“三起三落”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人非常曲折、坎坷的命运。如果把“三春”也视为是人的“三起三落”的话,“三春”中的“三”就是这个意义。“春”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表现为人就是“春风得意”的意义。换句话说,“三春”即是一个人的命运之中的三个转折点。

于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三春”的含义是指神瑛侍者这个人物的一生中,三个关乎命运的转折点!

“三春”具体指的是什么呢?或者说,神瑛侍者的这三个命运的转折点,在小说文本中又是如何来体现的?

王熙凤的判词是这样写道: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身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衰。】

 判词中的“一从二令三人木”就是“三春”的具体表现。其中数字表示的是次序,即神瑛侍者命运的三次转折。第一次是“从”,第二次是“令”,第三次是“人木”。“人木”用的是拆字法,即“休”字。

综上所述,我们总结归纳一下:金陵十二钗中的人物就是神瑛侍者在小说文本中的“分身”幻化;《红楼梦》的结构隐含着“序幕”——“正幕”——“落幕”三个部分,又分别隐含和对应正十二钗的十二个人物;“三春”隐含着神瑛侍者一生中的三次转折,具体表现为“一从二令三人木”。

我们要解读出神瑛侍者,这个隐藏在“真事”中的真实人物是谁,必须先要解读出这个人物在小说文本中的“分身”,也就是金陵十二钗。这样才能真正揭示出真实的神瑛侍者。因此,从下文开始将具体来分析小说中的金陵十二钗。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联系方式:18681696215    电子邮箱:1656779967@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