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解析绛珠草的真实身份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解析绛珠草的真实身份   

作者:谭建军  收录时间: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下午22:17

通过上一文的分析和阐述,我们知道开启《红楼梦》的一把钥匙是神瑛侍者和绛珠草。尽管这两个人物是作者创造虚拟的仙界人物形象,但实际上,他们却是隐形在小说文本里的主人公,也是解开红楼隐真世界的两个关键性人物。这两个人物的身份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小说文本中的人物,即幻化后的虚拟人物;其二是隐藏在“真事”中的真实人物。现在分别来阐述他们在这两方面的真实身份。

我们从绛珠草开始,先来分析绛珠草在小说文本中的身份是谁,再进而分析“真事”中的真实身份又是谁。

或许大家会说,在小说文本中的身份还需要分析吗!世人都知道绛珠草下世为人后,就是那位爱哭爱耍小脾气的林黛玉,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事实了。但是,我却不是这么认为。

我认为,绛珠草在小说文本中的人物身份是贾宝玉。

通常,人们认为神瑛侍者是贾宝玉,绛珠草是林黛玉,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定论。我刚开始接触到《红楼梦》的时候,同样也是这样认为,对这个定论并没有任何的怀疑。但是,当我阅读到小说的第十五回“秦鲸卿得趣馒头庵”之后,开始对这个所谓的“定论”产生了怀疑——“绛珠草真的是林黛玉吗?”继而在随后的阅读中带着这样的疑问,通过细心查阅小说文本和脂批的有关提示,于是得出这样的结论:绛珠草在小说文本中的人物身份是贾宝玉。

在第十五回中,贾府上下众人送秦可卿的灵柩到铁槛寺,凤姐带着宝玉和秦钟投宿在馒头庵,也就是水月寺里。到了晚间,秦钟偷偷地跑到智能儿的房间来幽会。文中是这样写道:

【谁想秦钟趁黑无人,来寻智能。刚至后面房中,只见智能独在房中洗茶碗,秦钟跑来便搂着亲嘴。智能急的跺脚说:“这算什么!再这么我就叫唤了。”秦钟求道:“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日再不依,我就死在这里。”】

我们要注意这里秦钟说的“好人”二字。文中接着是宝玉突然来到房间,吓跑了智能,再后面就是宝玉和秦钟有一段对话:

【宝玉拉了秦钟出来道:“你可还和我强?”秦钟笑道:“好人,你只别嚷得的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

注意在这里秦钟又说了一次“好人”二字。如果只粗略一看而过,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在阐述《解析红楼梦中的真与假》一文中,用北斗七星比喻《红楼梦》中的那些“碎片化的真事”,都是以点的形式隐藏于文本之中。这里就正如是一个碎片化的点,看似零乱,也不易为人们注意到其中的细节,实际上,这正是连接和构成“真事”画面的关键点。

在第二个“好人”的旁边,又一条庚辰本的脂批:

【前以二字称智能,今又称玉兄,看官细思。】

正是由于这条脂批,让我重新思考绛珠草在小说文本中的身份。整部《红楼梦》(前八十回的《石头记》),除了第十五回出现“好人”二字以外,另有两处也出现过。

其中一处是第二十一回“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平儿在收拾贾琏在外书房的衣服和铺盖时,发现了一缕头发,就知道贾琏干了奸淫的丑事,于是拿着头发去问贾琏,贾琏看到头发后扑了上来,揪住平儿就要抢夺。文中这样写道:

【平儿笑道:“你就是个没良心的,我好意瞒着他来问你,你到赌狠。等他回来我告诉他,看你怎么着?”贾琏听说,忙陪笑央求道:“好人,赏我罢,我再不赌狠了。”】

还有一处是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中,贾琏找鸳鸯要她帮忙偷出贾母的一箱子金银家伙,鸳鸯还未答应,于是贾琏又想让凤姐帮着他,给鸳鸯说些好话。文中这样写道:

【凤姐笑道:“我不管这事。倘或说准了,这会说的好听,有了钱的时节,你就丢在脖子后头了,谁和你打饥荒去!倘或老太太知道了,到把我这几年的脸都丢了。”贾琏笑道:“好人,你若说定了,我谢你如何?”】

如果我们把这三处的“好人”放在一起来看,列出下面的一个简单的图示(如图所示)。

 

从这个图示我们可以看出两点:1、上面的人物为男性,而下面的人物除了宝玉,则为女性。2、从人物说话的语气来看,都有恳求和请求的意味。即为男子犯错而求饶,或有事相求。那么,我们就对此产生了一个疑问:“作者为什么要把宝玉列在女性之中呢?”

再来看这个“好”字。《红楼梦》里的文字有个特点,即使用汉字独有的音、形、义来做隐喻:一是谐音,二是字形(也就是“拆字法”),三是会意。有时只使用其中一种,有时使用其中两种,有时是三种都同时使用。这里的“好”字就是单独使用一种,属于“字形”,即“拆字法”,把“好”拆为“女”和“子”两个字。这也可以说明秦钟和贾琏分别把对方称为“好人”,对方均是属于“女子”的身份。

以上从“好人”二字来分析,似乎并没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贾宝玉就是绛珠草在小说文本中的幻化身份。图示中的人物排列和“拆字法”的解释,仍然有些牵强附会的嫌疑。

作者在创作这部小说时,经常会运用国画中滃染的绘画手法,以此来表现文本中的内容。简单的来说,在第十五回中出现的两个“好人”二字,并非是突然或是偶然出现的,作者在此处之前,就会或明或暗的写到相关的内容,这就是“滃染”的方法。

我们再来看第十五回的“好人”之前的另一处内容。贾府送殡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了城,直奔铁槛寺而去。到了城外,贾赦、贾政以及贾府的女眷们都坐车轿前行,贾珍等小辈的男人们均是骑马随行。凤姐因为担心宝玉在城外纵性逞强,又没有人来管束,怕有什么闪失,不好向贾母交待。于是就叫宝玉和自己一起坐车轿。文中这样写到凤姐的话:

【凤姐笑道:“好兄弟,你是个尊贵人,女孩儿一样的人品,别学他们猴在马上。下来,咱们姐儿两个坐车岂不好!”】

注意凤姐是用“女孩儿一样的人品”来形容宝玉。我们可以这里理解这话的含义:这里指的是宝玉的人格品性,而不是说宝玉的身形外貌。

接着小说又写到,半路上,凤姐要休息小解,于是便带着宝玉和秦钟来到一户农庄家。宝玉初次看到那些农具,感到非常好奇问东问西。当看到有个纺车,于是上前搬弄做耍起来。那个叫二丫头的女孩子,忙上来阻拦。文中这样写道:

【宝玉听说,便上来搬弄做耍,自为有趣。只见一个约有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来乱嚷:“别动坏了!”众小厮忙断喝拦阻。宝玉丢开了手,陪笑说道:“我因为没有见过这个,所以试他一试。”那丫头道:“你们那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

这简短的生动描写,二丫头这个人物就跃然于纸上,就好像亲眼看到了她的这人,亲耳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们要注意,当宝玉在听到二丫头说的话之后,作者用了“忙”字和“陪笑”二字,再与小厮们的“断喝拦阻”相对比,就能体会和明白到庚辰本的脂批里的话:

【一忙字,二陪笑字,写玉兄是在女儿分上。壬午季春。】

因此,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初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贾宝玉在外形相貌是男儿身,而在内在的人格品质却是有着女儿的身份。这只是初步的一个判断,我们需要进一步扩大到小说的全文来分析和阐述。

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作者借冷子兴之口,讲到宝玉在周岁的时候,贾政摆了无数的物件让他来抓,宝玉伸手便把那些脂粉钗环抓起来。惹得贾政大怒,认为宝玉将来必定是个酒色之徒。如果我们从宝玉的男儿身、女儿心的角度来理解的话,也就不奇怪他会抓那些脂粉钗环的举动了。

在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中,袭人用心良苦的劝诫宝玉时,文中这样写道:

【袭人道:“再不可毁僧谤道,调脂弄粉。还有更要紧的一件,再不许吃人家嘴上擦的胭脂了,与那爱红的毛病儿。”】

这里说宝玉“调脂弄粉”、“爱红的毛病儿”,甚至是“吃人家嘴上擦的胭脂”这类行为,其实是宝玉与生俱来的一种对女性的行为举止的偏好。为什么作者会如此写呢?小说在第一回中,叙述神瑛侍者和绛珠草的来龙去脉时,虽然没有写明他们下世投胎为何人,是男是女。但是却写到绛珠草修成了一个女体,成了绛珠仙子。贾宝玉性格里所具有的天生女儿心性,实际上就是暗示绛珠草幻化的女体身份。

如果说,以上还是以隐晦和暗示的表现宝玉的“男儿身、女儿心“的身份,那么在第五十回“胡庸医乱用虎狼药”中,从那位新来的太医的谈话中就明显了许多。晴雯受了风寒,于是请医来治病。找的大夫不是常来的“王太医”和“张太医”,却是一位“新太医”来治病,文中这样写道:

【老嬷嬷道:“老爷且别去,我们小爷啰嗦,恐怕还有话说。”那太医忙道:“方才不是小姐是位爷不成?那屋里竟是绣房,又是放下幔子来的,如何是位爷呢?”】

之所以要写一位“新太医”来治病,而不是常来的两位太医。常来的太医早已是熟悉宝玉平时的习性,也熟悉宝玉的居室;新来的这位太医却是不了解这些。所以,这样才能顺理成章,从他的眼中看到宝玉的房间,竟然是“小姐的绣房”,从而揭示出宝玉的这种“男儿身、女儿心”的身份。之所以宝玉会是“男儿身、女儿心”的身份,实际上就是要说明,绛珠草的身份在小说文本中就是贾宝玉。明白这点之后也就不难理解,小说中用“姊妹们”这个词来统称宝玉和其他几位姐姐妹妹了。

也许你会问:“绛珠草在仙界是女性,为何下世投胎却又变成了男儿身的宝玉了呢?”“梦”和“幻”始终是整部《红楼梦》的“立意本旨”。“幻笔写幻人”是这部小说最为奇特的表现手法。在小说中,一只小耗子可以变成一个香芋,又变成一个美女,原来这美女就是林黛玉,这就是“幻”;叫兼美又名可卿的美女,一会儿像宝钗,一会儿像黛玉,这也是“幻”;凤姐和宝玉两人中邪,不省人事,众人正束手无策之际,突然在深宅之中能听到外面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敲木鱼、念佛之声,这同样是“幻”。诸如此类的幻笔在文中是比比皆是。当理解了这种“幻笔写幻人”的表现手法,自然也就不难理解绛珠草的女儿身份,到了人世间,又幻化成了男儿的的贾宝玉。所以,在解读小说文本中的人物时,不是把这个小说人物简单的与历史中的人物做直接的对等的解释,这样才不会陷入牵强附会的泥沼之中。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绛珠草在小说文本中的真实身份就是贾宝玉!

那么再来看另一个方面,绛珠草在“真事”中的真实人物是谁。我们先从“绛珠草”这个名字来分析。这里就以“绛珠”二字拆成“绛”和“珠”两个字。

“绛”字的意思是红色。甲戌本的脂批写道:“点红字。”“珠”字的含义理解为“眼泪”的意思。这里不能把“绛珠”解释为“红色的眼泪。”而是把“绛”字红色的意思,再引申为“血”,即红色的血的含义。这个“血”不是指鲜血淋淋的“血”,而是指心血的“血”。同样是在甲戌本的脂批中写道:“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又该如何来理解脂批中说的“血泪”二字呢?

我们要问的是:到底是谁付出了“心血”呢?这当然就是作者本人了!

在凡例(又题《红楼梦旨意》)的最后有一首诗: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诗中最后一句:“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十年是指作者“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最终成就这部《红楼梦》。这难道不是作者用一生的心血所凝结而成的吗!可谓是字字都饱含了所作者付出的的巨大心血。

在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中,宝玉在“太虚幻境”听到舞女们演奏的《红楼梦十二支》曲子,第一支曲子的文字是:

【第一支,红楼梦引子 开辟鸿濛,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寞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在“怀”和“悼”之中,不知有多少令人伤心的往事,会让作者满含泪水,以至于“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这难道不是作者,用一生的眼泪来偿还的吗!也因此,这部《红楼梦》是作者哭出来的一部血泪之书。

所以,绛珠草在“真事”中的真实人物即是作者。我们用一个图示(如图所示)来做一个总结归纳。

 

最后要强调的一点是:贾宝玉作为小说文本中的人物,与“真事”中的作者之间有交叉的集合。换句话说,贾宝玉的身份里有作者的影子,他们共同体现出,绛珠草在“假话”和“真事”中的身份。

但是,同时要明白,小说中的人物形象不能简单的与真实人物等同起来。贾宝玉作为小说中的一个虚幻的人物而存在,他的身份就不仅仅有作者的影子,同时还有其他真实的人物也表现在他的身上。这一点在后文中会分析到!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联系方式:18681696215    电子邮箱:1656779967@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