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浅析红楼梦的小说性质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浅析红楼梦的小说性质    

作者:谭建军  收录时间:2016年1月12日(星期二) 上午00:28

 
浅析红楼梦的小说性质

《红楼梦》到底是一部什么性质的小说呢?

历来的说法不尽相同,有人认为是古典章回小说,有人认为是世情小说、人情小说,也有人认为是社会政治小说,等等说法各异,始终没有一个定论。这或许是因为,读者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视野,读出种种不同理解和体验的《红楼梦》。正如鲁迅先生在《中国古代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一文中说过:

【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我是从解读《红楼梦》的小说文本,解读作者隐藏的“真事”的角度,来理解和认识《红楼梦》的小说性质。

但是,在此,我必须首先要声明,我不是一个“索隐”派的红迷爱好者。要说与“索隐”派有相同的认识,只有一点,那就是《红楼梦》这部小说的确有被作者隐藏起来的“真事”。而不同的是解读《红楼梦》的视角和方法,与“索隐”派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我认为,《红楼梦》是一部梦幻小说!

在《红楼梦》开篇的凡例中,作者就明确的写道:

【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认识到,作者对于“梦”和“幻”在小说中,是赋予了极其重要而深刻的含义。否则,为何要说“提醒阅者眼目”呢?又何必在小说开篇的凡例中,做这一番的强调和说明呢?

通常,人们在理解《红楼梦》中的“梦”和“幻”,大多仅限于凡例中说的“此回”。“此回”当然指的是第一回。

在第一回的开端,说的是女娲炼石补天,偏偏多炼了一块,便遗弃在无稽崖的青埂峰下。后来遇到僧道二仙路过,这块石头就请二仙带他到凡尘去,好享受一番人世间的繁华富贵,于是那僧就用幻术,将这块石头幻化成一块扇坠大小的通灵美玉,和那道人一起携着它到了凡尘去。又不知经过了多少年之后,这块石头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有一个访道求仙的空空道人,从青埂峰下经过,无意间看到石头上布满着字迹,上面写的就是石头在人世间的一番经历。后来空空道人把石头上的文字抄录回来,也就成为了这部小说的来龙去脉。

这是小说的开端,作者借幻说法,来演说这部红楼梦。

但是,难道“梦”和“幻”就只是这部小说的一个开端由头吗?当然不是!这里就有一个很大的误解。因为,我们容易忽略一点,就是凡例中说的:“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这里作者强调的是“此书”,就说明“梦”和“幻”是贯穿于整部小说,而非只是一个开端的由头。因此,我们要理解这部小说的“立意本旨”,必须首先理解“梦”和“幻”在小说中所具有的含义。

那么,“梦”和“幻”在《红楼梦》中的含义是什么呢?我们分别从“梦”和“幻”,这两个方面来一一的阐述。

“梦” ——是小说的内容形式!

为什么说“梦”是小说的内容形式呢?

因为我认为,整部小说所构建的红楼世界,本质上就是一个梦。或者说,是由无数形态各异的梦的总合。

我们再仔细地研读一下凡例。凡例的第一句是这样写的:

【《红楼梦》旨义  是书题名极□□□□□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

我阅读和参考的《红楼梦》,是周汝昌先生校订的《石头记》批点本,此书上的原文就是这样。但是,我对于这个“极”字有不同的看法。这里用“极”字的话,这句话就有些不通顺。“极”字的意思有“达到顶点;最高的、最终的” 的意思,以及用作副词“表示最高程度”。但是,这些词义,在这句话中都无法解释。于是,我想“极”字或许应该是“集”的谐音。为什么是这个“集”呢?因为,凡例在后面紧接着写道:

【又曰《风月宝鉴》,是戒妄动风月之情。又曰《石头记》,是自譬石头所记之事也。此三名皆书中曾已点晴矣。如宝玉作梦,梦中有曲,名曰《红楼梦十二支》。此则《红楼梦》之点晴。……然此书又名曰《金陵十二钗》。】

“极”字后面是原文遗失,为空白,后面又是叙述其它几个书名。由此,我想“极”字应该为“集”字,既是集合后面所写的几个书名的总和。《红楼梦》的旨义,就是集合《风月宝鉴》、《石头记》、《红楼梦十二支》及《金陵十二钗》几个书名的总和。请注意的是 “集……梦”,仍然都点其“梦”。

因此,“梦”本身就是小说的内容形式。反映在小说文本中,表现为形态各异的“梦”。有明显的梦,也有极隐晦的梦;有各式梦幻场景的描绘,也有各种人物所做的梦的描写。

换句话说,当我们阅读这部小说的时候,就已经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境之中,这个由作者所苦心营造出来的虚幻梦境。所以,脂砚斋在第一回中有这样的批语:

【又点幻字,云书已入幻境矣】

幻境即是梦境,言“书已入幻境”,何尝不是读者也随之进入那奇特而诡异、缤纷而绚烂的梦幻世界之中!

“幻” ——是小说的表现手法!

为什么说“幻”是小说的表现手法呢?

如果我们把写实的表现手法,看作是一幅栩栩如生的西方油画。那么“幻”的表现手法,则是暗含着寓意和象征意义的东方写意画。

或许,你会说,《红楼梦》里所描写的各色人物和各种场景不都是细致入微、如临其境般的写实吗?这种看似写实性的描写,实际上是象征与真实的并存,梦幻与现实的融合。比如,小说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场景——大观园。大观园是真实的吗?我们在阅读小说时,就像自己亲身走进那满园花香,莺啼雀鸣的园子中。然而,这个园子却是象征与真实的融合之幻境。说大观园“真实”,是因为它有作者故园的踪影;说大观园“象征”,是因为含有“观者则为大观园废尽精神,余则为若许笔墨,却只因一个葬花冢。(脂砚斋的批语)”的隐喻。

再则,脂砚斋在批语中写道:“幻笔写幻人”。那么,何谓“幻笔”,又何谓“幻人”呢?

小说在第五回“开生面梦演红楼梦”中,警幻仙谷带着宝玉,来到一个香闺绣阁中。宝玉见到一个叫兼美的女子:

【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妍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这就是典型的幻笔写幻人

我们可以试想,宝钗和黛玉本来是两个人物,其相貌和体态,都是大相径庭的。宝钗是雍容丰盈,形似杨妃;黛玉却是玉树临风,娇弱似柳。两人如何能成为一个人呢?其实,两人能合为一体,用的就是幻笔;而取名为兼美的女子,就是写的是幻人

小说的这种“幻”的独特表现手法,与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荒诞”手法,有异曲同工之处。卡夫卡著名小说的《变形记》,就描述了小职员格里高尔·萨姆沙突然变成一只使家人都厌恶的大甲虫的荒诞情节。

在《红楼梦》第十九回的“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宝玉来到黛玉的房中,宝玉因为黛玉才吃了饭就睡觉,怕她睡出病来。于是说了个笑话来逗黛玉。宝玉讲是一个小耗子,变成一个香芋,滚到香芋堆里去偷香芋,后来竟然变成了一个美女,这个美女就是林黛玉。从小耗子变香芋,又变活人。比起小职员变甲虫更丰富有趣多了。

因此,如果我们要解读《红楼梦》,就需要理解和认识到,作者用他那奇绝而精妙的种种“幻笔”,编织出内容各异、变换无穷的“梦境”。只有我们理解了“梦”和“幻”的含义,才不会被小说里那些真假、虚实,象征、荒诞相交织的梦幻所迷惑,所欺瞒。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联系方式:18681696215    电子邮箱:1656779967@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