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曹雪芹借论画骂乾隆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曹雪芹借论画骂乾隆    

作者:李 铁  收录时间:2016年1月11日(星期一) 下午19:30

 


曹雪芹是骂人的高手,会抓住一切机会挖苦、讽刺乾隆。
《红楼梦》第二十六回,薛蟠生日时,说见到一幅春宫画,好得很,是什么“庚黄”画的。宝玉一听就不对,便将“唐寅”写在手上并问薛蟠可是这两个字。众人哄然一笑,薛蟠还自嘲:谁知他“糖银”、“果银”的。此处有批语:“闲事顺笔,将骂死不学之纨绔。”
此节看上去十分风趣,作者和批者将薛蟠戏弄调侃了一番。但唐寅唐伯虎的名气如日中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换到今天就像是齐白石一般。如果连这等常识都不知的人,还值得作者费尽笔墨去骂吗?
但在乾隆十年至十一年间,乾隆冒天下之大不韪干了一件绝世蠢事,值得大书特书。
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有人变造了一卷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伪作,卖入宫中。乾隆自以为是,如获至宝,在画卷上一再题记盖印,密密麻麻,不留一点余地。这就是世称《子明卷》的《富春山居图》,现藏台北故宫。
谁知世事无常,时隔一年,真本《富春山居图》出现在乾隆面前。乾隆刚刚大张旗鼓赞美了伪作,密密麻麻的题记也无法抹去。或许是怕没面子,或许是真的没有鉴别能力,乾隆刚愎自用,指鹿为马,指称后一件真品为伪作。他命大臣梁诗正撰写长跋,乾隆硬说这卷真品“笔力苶弱”,“苶”就是疲累、疲弱的意思。乾隆虽如此说,却也心虚,题跋中表示“鉴别之难”,并且虽认定这幅画是伪作,承认该卷“画格秀润”,还标榜自己“雅怀”,不同于富豪藏家是“叶公之好”……
梁诗正的题跋硬生生横亘在黄卷的留白处, 20余行楷书扼断了原本构思的通透空灵。而最令人发指的是,题跋的内容将乾隆自负自大、死不认错、首鼠两端的嘴脸刻画殆尽,在这样一幅世界级的大师作品上立此存照,真是大煞风景。打个比方,如将《富春山居图》拿去申遗,会因乾隆这篇题跋减色减分,大打折扣。但各位大臣噤若寒蝉,没人敢于指出乾隆的错误。可这件事情还是传到宫外,最后传到曹雪芹的耳朵里。
但曹雪芹如果简单地骂乾隆无知,鉴定《富春山居图》错误是没有意义的。说乾隆文化水平低,不知唐伯虎是谁,也说不过去。而且这很可能还会招致无穷无尽的“文字狱”之祸。而如将“庚黄”“唐寅”四字打乱重组,会出现一个干支纪年——庚寅,而庚寅正是《富春山居图》中一个极为重要的要素。
画家本人在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亲笔写的跋尾,“十年,青龙在庚寅”。说明此画成画于庚寅年。到了清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又是一个庚寅年,此时《富春山居图》的拥有者吴问卿病危,因舍不得与这卷画分别,临终下令将画投入火中殉葬。其侄从火中抢救出,长卷已烧成两段。两个庚寅年,相距三百年,给这幅画平添了悲壮和传奇色彩。
于是,“庚寅”几乎成为了《富春山居图》的代名词。曹雪芹身为画家,深谙这其中原委,轻轻地截取其中“庚寅”为我所用,杂糅进《红楼梦》中,也不太露,略一点染,既保护了自身,因在当时绝无可能公开指出乾隆以假为真的错误。
曹雪芹相信,后世学者鉴赏家一定能够拆穿乾隆的嘴脸,还《富春山居图》以本来面目,正本清源。果然,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民国学者即辨识出《子明卷》系伪篡,而被乾隆认定为伪本的《无用师卷》系黄公望的真迹。
薛蟠是乾隆的一个分身,其无知、学识浅薄引发作者的讥讽,而乾隆在《富春山居图》问题上刚愎自用,狂妄自大,心胸狭隘,撞了南墙还不回头,也正是作者所痛恨并予以鞭挞的,作者借助“庚黄”、“唐寅”结结实实将乾隆“骂死”。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箱:litie0512@sina.com 电话:13717630518 010-81534546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