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女子原型详考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女子原型详考

作者:文古清 收录时间:2016年1月1日 下午17:20

《红楼梦》文本所说的金陵是指南京吗?头脑简单者望文生义,立即联想到南京,如果金陵是真实的故事发生地,以其为线索的考证工作应该是很容易作的事情了?!然而任何以金陵为依据的考证都是驴唇不对马嘴。问题在于,《红楼梦》将真事隐去,岂能独以金陵使用真实地名!金陵只不过是个隐晦的小说地名借代词,其真实区域另有所指。况且彻底考察《红楼梦》文本,哪里找得到对金陵一点一滴的描写?!有没有秦淮河,有没有玄武湖,有没有莫愁湖,有没有紫金山,更有没有北临的长江?有没有二水中分的白鹭洲?所有名胜连个痕迹的影子一丝一毫也没有!

何况连包衣研究会的包衣织造学家,出于上坟烧纸的无聊目的,也在拼命寻找曹包衣奴隶的祖坟所在地,说:曹包衣的祖籍在辽阳,在奉天,在铁岭,在河北丰润。所以即使金陵就是实指南京,与祖籍在辽宁,河北的曹包衣有什么关系。包衣学家想象编造的,实际根本不存在的辽阳奉天丰润铁岭籍的曹包衣奴隶女子,与金陵十二钗扯不上任何关系,他们想象的是包衣奴隶梦,包衣织造梦,与《红楼梦》无关。

况且曹李二包衣只是两家体力劳动打杂,曹李家的女包衣根本没有文化不识字。比如曹寅的两个包衣女儿,大的曹佳氏,二女曹挂氏,连正经名字都没有,更甭说“诗翁”的雅号了。过去旧社会一般农村家庭都不给文盲女儿起名,只是叫大丫头,二丫头等等,及至嫁人,随夫家姓,称为某某氏,比如曹女嫁讷尔苏,应称讷曹氏。比如姓糕的嫁姓糟的,称为糟糕氏。至于李煦有丫头吗?根本没有,吃饱撑的病态臆想,闲扯淡捏造一个,暂称为李捏氏。曹佳氏,曹挂氏,李捏氏,都是连正经名字都没有的文盲女,更奢谈诗翁雅号。旗人女包衣奴,曹佳氏,曹挂氏,李捏氏文盲作个吊诗!作个屁诗!有屁诗,吊诗拿出来看看。所以曹李两家包衣女奴隶更结个屁诗社,曹佳氏,曹挂氏,李捏氏至多只能凑在一起作放屁诗(嘶)!。

其实,《红楼梦》所说的金陵实指钱塘!金是什么,金是钱!陵是什么,陵是方形土丘,塘是方形水池,与之相对。“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金对钱,陵对塘,方土丘对方水池!

金陵就是钱塘!

钱塘才有远远多于红楼梦女子的,考证几百年才得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蕉园诗社众多才女。

至于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到底也没说清楚究竟是哪几位,原型女子素材远多于小说的十二钗,当然无法一一对应。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凡例:

“《红楼梦》旨义,则必系十二女子也;然通部细搜检去,上中下女子岂止十二人哉!”

连批书人也是猜测:己卯本夹:

“妙卿出现。至此细数十二钗,以贾家四艳再加薛林二冠有六,添秦可卿有七,熙凤有八,李纨有九,今又加妙玉,仅得十人矣。后有史湘云与熙凤之女巧姐儿者,共十二人,雪芹题曰“金陵十二钗”,盖本宗《红楼梦》十二曲之义。”

《金陵十二钗》的原型实为《钱塘十二凤》,即《蕉园女子诗社》的二十几位女性诗人:

1顾姒,字启姬,钱塘人。有《静御堂集》,《翠园集》。

2钱凤纶,字云仪,钱塘人,有《古香楼集》。

3林以宁,字亚清,钱塘人,有《墨庄诗钞》、《凤箫楼集》。

4柴静仪,字季娴,钱塘人。有《凝香室诗》、《北堂集》。

5冯娴,字又令,钱塘人,有《湘灵集》、《和鸣集》。

6张昊,字玉琴,号槎云,钱塘人。有《趋庭咏》、《琴楼合稿》。

7张昂,字玉霄,钱塘人。有《承启堂吟稿》。

8毛媞,字安芳,杭州人。与邺合刻《静好集》。

9朱柔则,字顺成,钱塘人。有《嗣音轩诗钞》。

10顾之琼,字玉蕊,钱塘人。有《亦政堂集》。

11顾长任,字重楣,钱塘人,有《谢庭香咏》,《梁案珠吟》。

12钱静婉,字淑仪,钱塘人,有《天香楼集》。

13姚令则,字柔嘉,杭州人。有《半月楼遗稿》。

14柴贞仪,字如光,钱塘人。工丹青,能诗词。

15傅静芬,字孟远,钱塘人。能诗词。

16张琮,字宗玉,钱塘人。能诗词。

17钱宜,钱塘人。著有《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

18徐德音,字淑则,钱塘人,袁枚诗话有载。

19李缟明,李淑昭,端明,生于杭州,故为钱塘人。能诗词,善画。

20李淑慧,端芳,淑昭妹。生于杭州,故为钱塘人。能诗。

21徐灿,字湘萍,号深明,紫言(竹头,即长箫)。清代李清照,有《拙政园诗馀》。

22顾若璞,字和知,杭州人。以《卧月轩稿》闻于时。

以上22位女性蕉园诗社成员,只有徐灿是苏州人,但是也居杭州。其余都是杭州,钱塘人。而所有包衣在康雍朝,六十年几代包衣织造生涯家庭都找不到哪怕一位会作诗的女包衣奴!

《金陵十二钗》等等的原型是钱塘籍的蕉园诗社二十几位女诗人,为此,书内外直接证据不胜枚举,铁证如山。

第一,凤姐,元妃

元妃即启姬

顾姒名为启姬(嫔妃姬嫱),姒是“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倾国倾城的亡国宠妃“褒姒”之名, 启姬是熙凤,也是元妃,元是开始开启的意思,元与启义近,常用词“新的启元”。嫔妃姬嫱都是后宫,妃与姬都是后宫。

顾启姬同邑诸生鄂幼舆妻。乘舆就是御驾,鄂曾据说是鄂王岳飞的后代。所以嫁乘舆(鄂幼舆),又是鄂王后代,顾启姬有《静御堂集》诗集。嫁给乘舆御驾,嫁鄂王后代,诗集又称《静御堂》。

足够了!启,褒,幼,鄂后代,静集。,褒,至少有五个与“皇王”相关联字词的女子!除了她,谁能戏称皇妃?

元妃省亲全过程,凤姐没有半点表现,也没有半句话,元妃对“她”也没有半句话!所以启姬也是元妃原型。

诗谜证据:

22回,“能使妖魔胆尽摧”,

能使妖魔,蛊起,顾启。胆,音旦,既旦,暨,姬。尽摧,撕,姒。

凤姐是顾姒

顾姒又作仲姒,字启姬,钱塘人,顾云女。生于清顺治初。工倚声,与其姊顾长任及林以宁、钱凤纶、柴静仪等结社唱和。著有《静御堂集》,《翠园集》。

顾姒以姒为名即以“姐”为名。姒就是姐。姒又是兄妻,而弟妻为娣。姒既是姐,又是嫂。红楼梦唯一以“姐”为名的女主,又是宝玉的二嫂,又是表姐,又是二奶奶的王熙凤“凤姐”。“凤姐”二字几乎通篇用作名字,这在红楼梦书中独一无二。

顾繁体为顧,《说文解字》“雇”是雀,是鸟。“頁”指头。顾即鸟头,鸟头就是鸟王,百鸟朝凤,鸟头鸟王就是凤!所以顾就是凤!顾姒即顾姐就是凤姐!

顾姒,同邑诸生鄂曾(字幼舆)妻。舆即辇(车的意思,杜牧《阿房宫赋》辇来于秦,《康熙字典》:辇音连上声,《古文观止》注释音连上声)。所以贾琏的妻子凤姐即幼舆(幼辇)的妻子顾姒。琏,辇同音连。

诗谜证据:

5回,“虎兕相逢大梦归”。

虎兕与顾姒音近,启姬,起暨,起既旦,早晨起床,大梦方归。顾姒是虎兕,虎妞,《红楼梦》书中凤姐是母老虎,原型对应。

51回,“无端被诏出凡尘”。

无端,乌端,乌鸦头,还是鸟头,雇頁,顧。

被诏,启用,启。出凡尘,籍,姬。顾启姬。

第二,秦氏,尤氏

朱柔则,字顺成,钱塘人。诸生沈用济室,柴静仪儿媳。善诗,工绘事,有《嗣音轩诗钞》。

朱氏嫁氏,改夫姓,为沈朱氏。《百家姓考略》:“姓,系出氏”沈朱氏尤朱氏,也是尤氏

《百家姓》“朱秦尤许”,也由朱递推出两姓。朱则,字成,柔顺即(可亲)可卿,秦可卿。

朱柔则也是尤氏的一部分。柴静仪是尤氏的一部分。

 朱柔则工绘事,其夫沈用济(字方舟),游京师,为红兰主人客而未归,朱氏遥寄自作《故乡山水图》,并题诗于上:“柳下柴门傍水隈,夭桃树树又花开,应怜夫婿无归信,翻画家山远寄来。”其夫读罢为之感动,即回到家中,一时传为佳话。 其夫沈用济有妾名顾春山,柔则“不妒而慈”。一年腊月,柔则约春山河渚观赏梅花,并题《河渚观梅约顾女春山》诗:“相期河渚玩春华,一棹迎风路未赊。楼外有梅三百树,美人不到不开花”。此诗“使春山身价顿增十倍”。

朱柔则,风雅能诗,又贤慧能操持家务。婆婆柴静仪(尤氏)对她极为满意,作《与家妇朱柔则》一诗赞之:

  “深闺白日静,熏香垂罗帱。病起罢膏沐,淡若明河秋。自汝入家门,操作苦不休。苹藻既鲜洁,牖户还绸缪。寄方闺中子,柔顺其无忧。”(《红楼梦》第5回“枉自温柔和顺”对应柴静仪诗中的柔顺,朱柔则字顺成,秦氏名可卿,可人儿,等等太多铁证。)

《红楼梦》第5回,“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现实中朱氏的“贤能温柔和顺”较《红楼梦》文本中的秦氏的“极妥当,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之德有过之而无不及。

诗谜证据:

5回“枉自温柔和顺”

“枉自温”亡自温,王自温,大唐亡自朱温自立为王,隐朱。

“柔和顺”,柔则,顺成。朱柔则,字顺成。

第三,尤氏

柴静仪,字季娴,季畹,钱塘人,生于1638年。举人世尧次女,适同里沈镠。工书画。与林以宁、顾姒、钱凤纶、冯娴为闺友。著有《凝香室诗》,《北堂集》。

柴氏嫁氏,改夫姓,为沈柴氏。据《百家姓考略》:“姓,系出氏,五代王审知称闽王,国人姓者避审音,字去氵为!”沈柴氏尤柴氏,即尤氏

75回,尤氏见两边四五辆大车,知系赴赌之人所乘。尤氏笑道:“成日家我要偷瞧瞧他们,也没得便。今儿倒巧”。于是尤氏一行人悄悄的来至窗下,一个纨绔道:“舅太爷输了银子钱,并没输了JB,怎就不理他?”说着众人大笑起来。尤氏在外面悄悄的啐了一口,骂道:“你听听,这一起子没廉耻的小挨刀的,再肏攮下黄汤去,还不知唚出些什么来呢。” 一面说一面便进去卸妆安歇。至四更时贾珍方散,往配凤房里去了。

63回,可喜尤氏又带了配凤,偕鸾二妾过来游玩。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过来的,今既入了这园,再遇见湘云、香菱、芳、蕊一干女子,只见他们说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里,只凭丫鬟们去伏侍,且同众人一一的游顽。

《红楼梦》多处写尤氏不是妒忌之人,实际上是柴静仪和朱柔则,尤其是写朱柔则“不妒而慈”。

柴静仪身体不好,后来厌世,《红楼梦》尤氏在后102回,大病一场,病到说胡话:那日尤氏过来送探春起身,因天晚省得套车,便从前年在园里开通宁府的那个便门里走过去了。觉得凄凉满目,台榭依然,心中怅然如有所失,到家中便有些身上发热,扎挣一两天,竟躺倒了。日间的发烧犹可,夜里身热异常,便谵语绵绵,并不稍减,更加发起狂来。正说着,里头喊说“奶奶要坐起到那边园里去,丫头们都按捺不住。”只闻尤氏嘴里乱说:“穿红的来叫我,穿绿的来赶我。”地下这些人又怕又好笑。

柴静仪与尤氏连细节都全同。

诗谜证据:

5回,“桃李春风结子完”,

桃李春风,此木(柴)争春,静(争青),季畹,季禾子,禾结子粒的季节,畹(音完)。柴静仪,季畹。

《红楼梦》书中的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薛宝琴,邢岫烟,晴雯等等主角女子,是由张昊玉琴,张昂玉霄,顾重楣,冯又令娴,钱凤纶云仪,钱静婉淑仪,林以宁亚清,等等钱塘《蕉园诗社》才女共同组成,她们不是一对一的行实记录,而是一对多,多对一,矩阵计算形式的相互交相映射。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认为钗黛实为一人,黛湘实为一人,黛玉与宝琴又很亲密,一个时期也如同一人,晴雯是黛玉的影,岫烟是黛玉的影,这类“幻笔”太多了!

姐妹是洪的近亲。类似黄钱两家都以修字排名,洪,洪字头排名。蕉园诗社的张,张姐妹也以字头排名。 张昊张昂与洪昇洪昌年龄相仿,都是1644年左右出生的末世之人。宝玉黛玉躺着讲小耗偷香芋的故事,其实是洪昇洪昌与张昊玉琴,张昂玉霄的故事,小耗是张昊(耗),香芋是玉霄。

薛宝琴的名字来自钱静婉,但是很多故事也取材于林以宁,洪昇比林以宁年长十岁,所以宝玉总是诧异宝琴那么小,诗才却令人惊奇。宝琴是宝钗的从妹,林以宁是钱凤纶的弟媳,娣,也是妹。

而宝琴之许配梅翰林家,其实是林以宁许配钱肇修的影射。钱肈修号杏山,杏梅类同。钱开宗,钱元修,钱肈修父子两代三进士,大可称为翰林外院。(脂批的杏斋可能就是杏山钱肈修。)

红楼梦第四十回,贾母笑道:“我的这三丫头却好,只有两个儿可恶。”说的是洪昇,与张昊玉琴,昂玉霄!两个两个儿(儿)可恶!

第四,林黛玉,颦儿

林以宁与顾重楣加张玉霄合成林黛玉。

林黛玉的三个组成部分,也是原型人物时间的接续。

第一段,顾重楣(约1643-1674

顾重楣一,“西方有石名,可代画眉之墨”。黛石画眉,重楣)。况且顾重楣是林以宁兄林以畏的妻子,以宁重楣是姑嫂。

黛(画眉之墨)即重楣,重新画眉,所以眉重(重楣)。林黛玉有一只会说话的画眉鸟,寓意何在!

红楼梦写黛玉(画眉)早夭,没有说颦儿早夭。所以黛石(画眉)早亡影顾重楣早亡。而事实上颦颦(以凝,以宁)还活着。

鹦哥,姻哥(嫂)。紫鹃,自眷。

紫鹃,原名鹦哥,即姻哥,林以宁哥哥林以畏的姻亲妻子顾重楣。嫂子是自家哥哥的眷属,自眷,紫鹃。顾重楣与林以宁一起生活,多有照顾。紫鹃对林黛玉关怀无微不至,甚至替他情词试莽玉。敢说“姨妈真是倚老卖老”,丫环敢对姨妈(姑妈)顾之琼这样讲话吗?!不是嫂子身份的顾重楣又能是谁?!

黛玉的死,指顾重楣。所以探佚原稿安排紫鹃先死是合理的。(《红楼梦》第78回,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

林亚清有《集句悼嫂八首》,并序:“呜呼,重楣舍我而去,有已期年。曩者相依十载,形影不分,偶尔睽违,辄悲离索。不识重楣何忍若此耶?忆归伯兄时,余方龆龀,。”顾重楣嫁到林家时林以宁(林黛玉)9岁。正是《红楼梦》书中黛玉紫鹃形影不离,如同一体,情同姐妹。紫鹃很大程度是顾重楣。

诗谜证据:

顾重楣号霞笈,仙姝。

51回,“個中谁拾画婵娟”。

個中是固,音顾。

誰,言佳,即语佳,与雨叚同音,霞。

拾,手盒,就是笈(枕箱)。顾霞笈。

画婵娟,书画仙女,仙书,仙姝。

第二段,张玉霄(约1647-

张玉霄二,玉霄是“两个儿”之一黛的一部分。

张玉霄的父亲举人张坛,康熙六年赴春试,卒于京师,与《红楼梦》书中“林儒海捐馆扬州城”情节雷同。林黛玉父林儒海去世,黛玉也不在身边。

张昂悼姊槎云:(张昂姊张昊24岁仙逝)

憔悴与心伤,无言祇断肠。泪从今夜尽,别是此番长。沧海浑难问,泉台不可将。芳魂心杳杳,何日更同行。

23回庚侧: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

张昂玉霄最终嫁给洪家人,洪文蔚。

第三段,林亚清(1655-1732

林以宁,字亚清,钱塘人,生于1655年。进士林纶女。顾之琼儿媳。生于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御史钱肇修室,林以宁的丈夫是肈修(薛文起原型)。

玉在匵中求善价”善价就是好价,就是!指林黛玉嫁姓的钱肇修。证明林黛玉就是林以宁原型之一。

颦颦,“林妹妹眉尖若凝眉,颦眉)”。所以颦颦(颦儿)即以凝(凝眉)

《红楼梦》书中林黛玉的老师是贾雨村,其实林黛玉的老师是甄士隐,即自己的哥哥林以畏。林以宁《墨庄诗钞》卷一哭伯兄序曰:“兄字寅三,余少时行弟子礼,于归后过从不隔旬日,至则煮茗论文,上下千古,昼无储粟晏如也。”

一些包衣织造学家因《红楼梦》第52回有庚夹:“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写法,避讳也”。就象包衣学的救命稻草,总拿它说事。但是却无法解释全书多处根本不避讳寅字。事实上,林寅三是作者洪昇的表兄,同辈又是表亲,可以避讳也可以不避讳,作者避讳一两处,以表示尊敬足矣。而如果是祖父,则必须全书避讳。所以,《红楼梦》根本就不是避讳什么包衣织造某寅,而是避讳林寅三表兄的寅!第52回的庚夹很可能是林寅三妹妹林以宁的批语,对早逝的伯兄感情比较深,所以对寅字很敏感。

林亚清能诗词,著有《墨庄诗钞》、《凤箫楼集》。善画梅竹,尤善墨竹。

画竹:新竹出短篱,亭亭如织翠。明月升东轩,竹影宛在地。铜砚磨松煤,濡毫写其意。清幽固可嘉,爱此坚贞志。

赠宛琼女史:玉寒手擘荔枝浆,镫红酒晕芙蓉颊。

秋暮宴集愿圃分韵:早起登临玉露瀼,画楼高处碧云凉。池边野鸟啼寒雨,篱外黄花媚晓妆。斜倚红阑同照影,閒挥绿绮坐焚香。

善画梅竹,尤善墨竹。作传奇“《芙蓉峡》。《红楼梦》书中林黛玉是芙蓉花,号潇湘(斑竹)。

宁字意为安宁,平安:宁静,息事宁人。凝有深沉的意思,《广雅》凝,定也。如凝结,凝霜。凝寂,非常寂静。凝有停止,静止的意解。江淹《别赋》舟凝滞于水滨。又如:凝坐(静坐)。凝与宁音同,意也相近。

所以林以宁也可以称林以,不然曲牌名多得很,作者为何非用《枉凝眉》。

林以宁父林纶戊午(1678年)任运城知县,因不媚权贵,未期月罢黜。也类同林儒海捐馆扬州城情节。

诗谜证据:

51回,“黑水茫茫咽不流”,

黑水,不清之水,亚清。茫茫咽,黑水喑哑,哑青黑水,亚清。

不流,已凝固,已凝,以宁,林以宁,字亚清。

顾重楣,张玉霄,林以宁,三人同命相怜。林以宁父林纶及母,兄林以畏都早亡。顾重楣早亡。张玉霄父母早亡,姊张昊槎云24岁仙逝。都成孤身女子,寄人篱下。三位年轻女诗人组成林黛玉。

张玉霄林以宁都有类似林儒海捐馆扬州城情节。

后四十回,黛玉客观对待科举,八股文,而前八十回,黛玉不热衷鼓励宝玉举业,前后判若两人。这就对了,黛玉本来是三人组成。张玉霄的父亲举人张坛,康熙六年赴春试,卒于京师,她当然对科举很难过。顾重楣的丈夫林以畏的死与功名科举的结果密切相关。而林以宁父亲,丈夫都是进士,则不可能对科举深恶痛绝。

最终林黛玉三个字是林以宁的以凝,凝眉颦儿),顾重眉(画眉黛石)的,张昂玉霄的字合成。以为主,画眉重楣,次之,张昂霄的合后。

第五,邢岫烟,晴雯

张昂,字玉霄,钱塘人,生于1645年。举人张坛次女,张昊妹,洪文蔚室。洪文蔚是洪昇堂叔。书中邢岫烟许配宝玉表兄薛蝌。

 张昂是林黛玉的三分之一,也是晴雯,岫烟。《红楼梦》书中邢岫烟,晴雯都是林黛玉的影子。

张昂字玉霄释义:霄即高空稀薄游动的云;霄,日旁气也;霄,云也。张昂字玉霄,也代表石,也代表山,霄即山上的云霄,云霞。

岫烟,岫是峰峦,山脉的峰顶。嵇康《忧愤诗》“采薇山阿,散发岩”。烟即烟云,烟霞。岫烟即山峰山石上的烟云,云霭。岫烟,高上的烟霞。

邢字取開字門中的“开”加耳朵旁。张字义即開耳,開耳化为开耳,邢也。(耳是语气助词)。邢地(河北邢台)为“黄帝凿井,聚民为邑”之地,即开张之地

张昂玉霄也是晴雯(雨消)

晴字有日字旁,昂字有日字头,雯与霄又都有雨字头。而且雨消才有晴雯!

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张玉霄是林黛玉的三分之一。

第六,妙玉

徐灿性格经历很似妙玉,徐灿号深明(深明其妙),徐灿又号紫言(言带竹字头,意思是长箫)。

书中第76回,妙玉就是被幽美的笛声吸引出来,之后与湘云黛玉相遇:“,细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妙玉。二人皆诧异,因问:“你如何到了这里?” 妙玉笑道:“我听见你们大家赏月,又吹的好笛,我也出来玩赏这清池皓月。顺脚走到这里”。”

诗谜证据:

22回,“有眼无珠腹内空”,箫。紫言(竹头,长箫)。

“荷花出水喜相逢”,萍水相逢,湘萍。

“梧桐叶落分离别”,梧桐葉落剩下三个木。分离别,分字上似人字,下是刀。别,另刀。离别,分离另刀,剩人。三人木,徐。(徐灿,号湘萍,紫言带竹头)。

51回,“铁笛无烦说子房”,无需铁笛,竹笛,竹箫可也。

毛媞是妙玉的二分之一,是年轻妙玉的一些影子。毛媞毛安芳与徐灿,合成妙玉。

妙与毛,在江浙一带读音几乎相同。妙玉在大观园姓“妙”名“玉”。就是姓毛(妙)的玉女。

妙,媞,都是女字边。妙拆开是“少女”,媞(音是)拆开为“是女”。

媞,安舒貌,美好貌。媞,灵巧,聪慧。芳指女子,群芳,芳龄。安,安闲恬静。毛媞安芳即一个安闲恬静的灵巧美妙女子。

妙,美妙,巧妙。妙与媞义很近。妙玉,美妙玉女,美妙巧妙女子。玉也指美妙女子,如怜香惜玉,小家碧玉,玉人何处教吹箫。

毛媞是洪昇师姐生于1642,比洪昇大三岁,和妙玉与宝玉的年岁差别几同。(当初师姐在家里为师弟倒茶时,常拿洪昇牛饮马饮开玩笑)。毛媞是毛先舒的女儿,作者对老师的才女女儿更当重着笔墨,以慰藉老师之心。

所以,毛媞毛安芳,与徐灿徐深明,徐箫,紫竹言,合成妙玉原型。

第七,袭人

宝玉的大丫环袭人很大程度是写毛媞,字安芳。毛先舒女,徐邺室。毛安芳比洪昇大3岁。袭人大宝玉3岁,花大姐姐。年十六归同邑诸生徐邺。清康熙二十年1681年病殁。与邺合刻《静好集》。

《红楼梦》袭人很要强。现实中,毛媞为毛先舒(稚黄)之女,稚黄序其《静好集》曰:“余好诗,媞十余岁,即从余问诗,余麾之曰:‘此非汝事。’媞退仍窃取古诗观之。”可知毛媞从小自己就很要强。

毛媞曾数次为病母(割股),为病夫剜割自身的(胳臂)肉配药,更是要强如此!

毛媞夫蒋玉菡(徐邺)被写成戏子,就是“稀子”,稀有儿子。毛媞终生无子,安芳年近四十无子。花下宴集,小姑折一枝萱草,建议嫂子吟咏‘宜男草’,以祈求上苍。毛媞答:“诗乃我神明为之,即我子矣!”

媞,是女,系人。毛媞是洪昇老师毛先舒的女儿,毛媞1642比洪昇1645大三岁,从小与洪昇假宝玉熟悉,照顾在所难免。

毛媞,字安芳,袭人姓花,袭人的什么不相干的哥哥,叫作花自芳。即花本来自芳。

毛媞夫徐邺。袭人嫁蒋玉菡。徐邺,序也,将欲函,蒋玉菡。徐邺,续页,余函,玉菡。(页书函)

袭人嫁蒋玉菡。(系人)是女,毛媞,嫁续页(徐邺),余函。前八十回书中略有暗示,但并不明显,后40回写明白。

诗谜证据:

5回“到头谁似一盆兰”,

安字是女头上一宝盖,宝盖是器皿分开,分皿即一盆。芳,兰。一盆兰即安芳。到头是毛发,毛发上一盆兰,毛安芳。

51回,“虽被夫人时吊起”,

虽被,碎被,碎被就是絮,絮就是毛。

夫人,是女,媞。(毛媞。)

吊起,提,媞。媞也音提。

第八,李纨,李玟,李绮。

诗谜证据:

51回,“喧阗一炬悲风冷”,“喧阗”,谐音选甜,李子选甜的,李。“一炬”,端明。蜡炬燃烛是端部放光明!

见《世说新语》:

王戎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

王戎七岁,尝与诸小儿游。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取之,唯戎不动。人问之,答曰: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

李子不熟则涩,有些不良树种结果也无滋味,甚至味苦,所以选甜是啖李之口头禅。

李端明,缟明,李纨。

柴季畹(柴静仪)与李缟明(李淑昭)合成李纨,以李缟明为主。

李缟明,李淑昭,端明,生于杭州,故为钱塘人。李淑昭于1660年在杭州招杭州文人沈心友入赘,所以缟明出生不会早于1640年。

柴是此,李是子,都以“木”主之。李纨住处又是“柴”门临水稻花香。作者有意将许浑的《晚自朝台津至韦隐居郊园》中诗句:“野”门临水稻花香改为“”门临水稻花香,以显现李纨之源于门。见许浑原诗:

“秋来凫雁下方塘,系马朝台步夕阳。村径绕山松叶暗,野门临水稻花香。云来海气琴书润,风带潮声枕簟凉。西下蟠溪犹万里,可能垂白待文王”。

柴静仪字字少一撇“丿”。《儒林外史》苇萧隐李啸村,加一撇“丿”。形体本来相似,并且音又相似,又复音同。所以李纨就是季畹静仪兼有纨和尤氏的一部分。

柴静仪的词《点绛唇·六桥舫集,同林亚清、钱云仪、冯又令、李缟明诸闺友》,诗社有李缟明的闺友。

纨,从糸,细致洁白的薄绸,纨,素也,谓白致缯,细生绢也。

缟,从糸,,未经练染的本色精细生织物,据《汉书》缟即本色的缯。

纨与缟几乎同义。李纨名字与李缟明相近,缟明又名淑昭,而李纨是十二钗中最贤淑的“女菩萨”。李缟明又字端明,端正清明,与李纨字宫裁(公正裁定)的谐音义同。

李纨类似季畹,野门改作门,李纨几乎与李缟(明)同名,李纨与柴静仪的共同性格又应了李淑昭的淑字。两人夫家同姓。所以无法否认,李纨就是柴季畹加李缟明,作者将柴季畹李缟明二人合二而一,塑造了最贤淑的大嫂子李纨的形象。所以李纨既沉默寡言又痛快淋漓地嘲骂阿凤;既如槁木死灰,又活跃在诗社和小叔子的怡红院。

司棋也有李淑昭的部分影子。司棋就是死棋,死棋就是下棋的输招,淑昭,李淑昭。李淑昭招婿沈心友,司棋招婿潘又安。无论是“慎心友”也好,还是“甚心忧”也罢,都是“盼友安”,“盼有安”。

素云是李纨的大丫鬟,在书中实在看不出素云与李纨有什么区别。李纨原型主要是李缟明,缟素,素云。素云就是李纨自己,也就是李缟明自己。

柴贞仪,字如光,钱塘人。明万历四十六年举人世尧长女,适同邑诸生黄介眉。工丹青,能诗词,与其妹静仪及钱凤纶、冯娴、林以宁等唱和。与岫烟类似,岫烟原型一部分。

李淑慧,端芳,淑昭妹。生于杭州,故为钱塘人。李玟,李绮部分原型。

第九,傅秋芳

傅静芬是蕉园诗社的重要成员,《红楼梦》是蕉园诗社故事,作者主要为蕉园闺阁昭传,所以《红楼梦》文本在这里明显是没话找话也得提一提诗社成员傅秋芳(傅静芬)。

傅静芬,字孟远,钱塘人。张戬室,台柱母,柴静仪表姐。傅静芬即傅秋芳释义,名字像极。“秋”日清“静”,芬与芳通。红楼梦第三十五回说到傅秋芳,“那傅试原是贾政的门生,只因那宝玉闻得傅试有个妹子,名唤傅秋芳,也是个琼闺秀玉,传说才貌俱全”。全书只此一处提到傅秋芳,对其本人并无恶语相加。

诗谜证据:

51回,“寂寞脂痕渍汗光”,

寂寞,静。脂痕渍汗光,面如傅粉,傅静粉,傅静芬。

“温柔一旦付东洋”。

温柔,妇,傅。一旦付东洋,梦远,孟远。傅静芬字孟远。

第十,薛宝钗

黄钱组成薛姓,前文有细论。薛宝钗的丫环姓黄,黄金莺,其实是表妹。此为复证。

钱凤纶,字云仪,钱塘人,生于1644年,大约35岁开始守寡。顾之琼女,黄弘修字式序妻,顾若璞孙妇。工诗词,与弟妇林以宁、钱静婉、表嫂顾长任、柴静仪、冯又令娴等结社湖上之蕉园,有《古香楼集》。

《红楼梦》第101回有宝玉看宝钗梳头一段:只见宝玉穿着衣服歪在炕上,两个眼睛呆呆的看宝钗梳头。

钱凤纶有美人梳头歌:“三十六宫春欲晓,秋水溶溶镜光冷,双弯却有眉纤纤。玉凤斜飞亸金蝉,珮环摇摇曳湘烟”。

钱凤纶有自恋倾向,这与薛宝钗自我表现一样。

5回, [枉凝眉]“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

对镜梳头簪钗才见镜中花容(钗头凤),镜中花,正是《美人梳头歌》。

古代凡是头都有鸟图案,故宝钗都称凤钗。古代又多以凤钗比喻女子。凤钗是最具女性文化的代表物。

唐杨炯,《新妆诗》中:“凤钗金作缕”。

李商隐《蝶》“为问翠钗,不知香颈为谁回”

李璟《应天长》“蝉鬓凤钗慵不整”

柳永《木兰花》“佳人纤手摘芳枝,插在头和颤”。

考察钱凤伦又名钱云仪,云仪就是云鬓的仪表外饰,还是宝

凤即钗,钗即凤,钗头凤!凤头钗!所以薛宝即钱伦。

陆游传世情愁《》更为人们普遍熟知。

“钗于奁内待时飞”,钱凤纶夫黄弘修(字式序)。时飞即时光飞逝,式微,式序如飞。《滕王阁序》,维九月,属三秋。

此外,贾母的大丫环金鸳鸯很大程度是写宝钗钱凤纶。金鸳鸯金原样,今原样,前逢轮回,钱逢轮,隐指钱凤伦。哥哥金文翔,详之以文。金文翔,薛文起,文翔,文起,金文飞起,金就是钱,文起就是肇修,金文翔隐钱肇修。怪不得金鸳鸯的文化水平高,原本是钱凤伦,薛宝钗。

顾若璞(贾母)在《古香楼集序》中写道:“侄女玉蕊夫人顾之琼(薛姨妈),才名鹊起,藻缋益工,果然积薪居上矣。孙妇钱凤纶(薛宝钗),玉蕊夫人之次女也,自其儿时弄墨,花鸟品题,已有谢家风致,父母绝爱怜之。年十六归余仲孙。适余家中落,组之余,不辞操作,陈馈之隙,亦事染翰,间就正于余。” 伺候贾母的金鸳鸯其实是伺候顾若璞的孙媳钱凤纶。

诗谜证据:

5回,“二十年来辦是非”,

二十即廿(音年),年年来,前逢輪回,钱凤纶。

51回,“一别西风又一年”。

前风轮回,钱凤纶。

后四十回,薛宝钗已不完全是钱凤纶,黄钱两家组成薛姓,宝钗还包括有洪昉思的妻子黄蕙黄茨兰。

第十一,薛宝琴

钱静婉,字淑仪,钱塘人,钱元修、钱肇修之妹。有《天香楼集》。

以古琴诠释静字,是华夏传统文化经典释义。

是我国最古老的民族乐器,它音色深沉、古朴、淡雅,是以制动的乐器,《上古论》曰:“燥者,感之以者感之以和。”

为宝,未先弹琴先定心,《指法直要》中“不散乱”为十要之首。《鼓瑟十二欲》的前四欲:“体欲闲,意欲定,貌欲恭,心欲”。

唐刘长卿:“泠泠七弦上,听松风寒”。

唐李颀歌:“初弹绿水后楚妃,一声已动物皆,四座无言星欲稀”。何等寂静!

国宝级珍品宋徽宗赵佶《听图》集中体现出幽二字,赏画者观之心领神会。

魏晋时期嵇康:“听筝笛则形燥而志越,闻瑟之音则体而心闲”。

百科词条古琴:“音色

一般人听琴乐能感到古琴的安悠远。可以说是音的最大特点。这里的,一是抚需要安的环境,二是抚更需安的心境。古的三种音,散音、泛音、按音,都非常安

音的松沉旷远,能让人雪躁心,琴音的低缓悠远、缥缈入无,让人由抚琴听琴而进入一咱超乎音响之上的无声之乐的意境,体验到希声”“至静之极的境界。

薛蟠,薛蝌以虫字旁排名。薛宝钗的妹妹薛宝琴,本应以宝钗类似的头饰或者其他饰物排名,至少用金字旁。宝钗带金锁,宝琴应带金钥匙,叫薛宝鑰(钥本音月,又音要)天衣无缝!或者叫宝镜,宝钏,宝镯,宝鍼,宝鈿,都可以命名千小妹。偏取“琴”字,金木水火土五行也不对应。“棋书画诗酒花”也没有钗字对应。

偏取琴字,就是特意为诠释钱静婉之名的“静”字!为宝!抚宛如虚

,没有比字更能诠释宁以致远,宁以致深的,薛宝即钱宛。

诗谜证据:

5回,“平生遭际实堪伤。”

平生,即今生,音金生,钱。遭际即境遇,境,静。实堪伤,哀婉。钱静婉。

第十三,英莲,香菱

姚令则,字柔嘉,仁和人。龙起女,黄时序室,顾若璞孙妇。井臼余闲,常执经请益于祖姑顾和知,与其姒钱云仪互有赠答。

姚令则(菱则),菱之则即莲之英,字柔嘉,号双成。

《红楼梦》书里书外都称香菱容貌与东府蓉大奶奶相似,(见上文秦氏,尤氏即朱柔则)。其实应是隐指二人姓名相似,容貌是外表,姓名也是外表!:朱柔则字顺,姚令,号双。(二人名字同时具有三个字!还怎么相似法?!)

姚令则,龙起女,香菱事薛蟠,薛蟠字文起,又字文龙,暗含父名龙起。

《红楼梦》香菱是薛宝钗哥哥的如夫人小嫂子。实际上钱凤纶,姚令则是妯娌,同是贾母(顾若璞)的孙媳妇,分别是黄式序,黄时序的妻子。

姚令则是顾若璞孙媳,曾住卧月轩旁的半月楼侍奉曾祖母,与顾朝夕相处,并常在操持家务之暇向顾求教诗学,有《半月楼诗集》。姚令则还与妯娌钱凤纶多唱和:“其(姚柔嘉)祖姑顾和知以《卧月轩稿》闻于时者。柔嘉井臼余闲,执经请益。又其姒钱云仪蕉园名媛,雅擅清才。绣阁然脂,互有赠答。故《半月楼》一集遂欲传祖庭衣钵”。都是香菱及其学诗的故事原型。

诗谜证据:

51回,“桃枝桃叶总分离”。

总分离,即双城,谐音双成。桃之木兆分离,剩下兆与枝子。枝子,之子,指女(诗经: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女兆,姚。姚双成。

第十四,贾母

顾若璞,字和知,杭州人,明上林苑署丞顾友白女,(顾友白可能就是才子书《玉娇梨》的男主角苏友白的原型。)

顾若璞,十六岁时嫁与仁和县诸生黄茂梧为妻。丈夫体弱多病,于万历四十七年(1619)亡故。当时顾若璞28岁,结婚才13年。她抚育一子一女两个遗孤成人,子黄灿、女黄炜皆能诗。儿媳丁玉如字连璧。清康熙十九年(1680)顾若璞89岁时,还为孙媳钱凤纶(薛宝钗)的《古香楼集》作序。90岁时无疾而终。

和知,和氏璧的知音。和氏璧(后成传国玉玺)是世间所有玉石的始祖,所有宝玉之太祖母。何况璞就是原始未雕琢的玉石,即玉器之母石!

顾音故,故事是史。

诗谜证据:

5回“襁褓之间父母违”,

当然连哺乳都没有,所以弱于哺育,故弱哺,谐音顾若璞。

51回,“一饭之恩死也知”。

“一饭之恩”,若哺,顾若璞。

“死也知”,故去也知,故合知,顾和知。

第十二,史湘云,曹雪芹,迎春

史湘云是顾重楣,冯又令,张昊张槎云,的三合而一

史湘云的三位原型即三个组成部分,也是原型人物时间的接续。

第一段,张昊(约1645-1668

张昊,字玉琴,号槎云。昊字是广大无边的意思,槎是木筏的意思。张槎云年纪轻轻即仙逝咏肠断。对比史湘的判词:“江水逝楚云飞”。“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冯又令的性情,张昊张槎云名字与生平都似史湘云。张昊,字玉琴,号槎云,钱塘人。举人张坛长女,张纲孙从妹。清顺治二年(1645)生。年十九归举人胡大潆。有《趋庭咏》、《琴楼合稿》。康熙六年(1667)父赴春试,卒于京师,痛悼欲绝,逾年(1668)张昊在论诗中安然仙逝。张槎云与丈夫经常在一起赋诗酬答,曾有“试将心事量杨柳,叶叶丝丝一样愁”的诗句。一天清晨刚起床,一边梳洗,一边与丈夫谈论唐代女诗人关盼盼的断肠绝句。待梳妆打扮好后,依然凭窗凝望,若有所思。突然说道:“吾断肠矣!”等到侍儿将她扶到床上,已经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湘江水逝楚云飞”!

第二段,顾重楣(约1644-1674

史湘云号枕霞旧友,顾重楣号霞笈,笈是枕箱,霞笈就是枕霞。

钱凤纶有《集句悼嫂重楣十首》并序:“。。余与重楣童时嬉戏,长互师友。。”都如《红楼梦》薛宝钗,林黛玉,史湘云一起生活的故事。

诗谜证据:

51回,“鸾音鹤信须凝睇”

鸾音鹤信,鸟的书信,鸟页,顧。须凝睇,重眉,顾重楣。

“鳌背三山独立名”。

鳌背,附龙,伏龙,卧龙。鳌背三,卧龙三,顾。独立,立人旁,亻。山独立,亻加山,仙。名,铭,书,(姝)。仙姝,顾重楣的号。

第三段,冯又令(约1644-1702

适同邑诸生钱廷枚。工绘事,善诗词,有《湘云集》,《和鸣集》。冯又令的诗集就名《湘云楼》,冯,逢,相逢,也显出相字。

林亚清为《和鸣集》作跋云:“嫂得疾卒,请同人为哀挽以吊,最先者又令冯夫人也。夫人第宅去余不数里,又添戚谊,月必数会,会必拈韵分题,吟咏至夕,所恨吾嫂仙游,不获躬逢,可为永叹”。

这里林亚清因为嫂子顾重楣去世,恰好新交诗友冯又令,真是嫂子顾重楣(史湘云)的替换再生。也可看出冯又令是很直爽热情之人。

诗谜证据:

5回,“一从二令”,一从,音依从,依从的意思是凴慿(凭字繁体),指馮,冯是多音字,音缝,也音凭。苏轼《前赤壁赋》,浩浩乎如馮(音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馮,慿古通)。二令即又令。馮又令。

22回,“琴边衾里总无缘”。

琴边,弦,娴。衾里,缝,冯。

51回,“喧阗一炬悲风冷”,

悲,非心,非用心,闲,娴。风,冯。冷,二令,又令。

顾即视(史),顾即回顾(历)史,顾音故,故事,历史。所以史湘云是顾重楣(史),冯又令(湘),张槎云(云)的合成。

冯又令娴即曹雪芹,其人就是《红楼梦》中醉卧芍药裀的史湘云原型之一。

冯娴,字又令,钱塘人。

曹:槽,二马食槽马必食槽,不论三马,二马,还是一马。二马,冯!

雪:冷,二令,即又令!

芹:音琴。琴即弦,弦即琴,弦,娴!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脂批回前墨:

有客题红楼梦者,失其姓氏,“自持金矛又持戈,自将戕戮自张罗,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是幻是真空历遍,闲风闲月枉吟哦,情机转的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

“客失姓氏”,意思就是偶遇的闲人,即逢闲,谐音冯娴。“闲风闲月”,谐音即娴冯闲阅。空历遍即亲历者冯娴所题。冯娴又令其夫钱廷枚(即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的脂砚斋。钱廷枚前庭梅,前庭即斋堂,梅,脂粉之颜色。故号脂砚斋)。

第二十一回着重写宝玉(茜纱公子)死皮赖脸泥乎史湘云(冯又令)。但是冯又令并没太在意,只是表亲朋友之间的敷衍。现在钱廷枚(脂砚斋)看到这些细节的描写,对妻子冯又令似有不满“脂砚先生恨几多”,所以冯又令作诗为其丈夫解之:“情不情兮奈我何”,当时是他茜纱红纺丝自己“情无限”,“自张罗”,任他“情不情兮”,自作多情与我有什么相干(“奈我何”)。

冯娴,字又令,钱塘人。清初蕉园女子诗社的骨干,七子之一。适同邑诸生钱廷枚。工绘事,善诗词,有《湘云集》。冯娴与其夫钱廷枚的朴园读书唱和有《和鸣集》、《朴园唱和集》刊行于世。冯又令才思敏捷,就是才思敏捷的史湘云原型之一。其夫钱廷枚即冯紫英,也即批书者脂砚斋。所谓一脂一芹即钱廷枚冯又令夫妻二人化名而来。

冯娴为作诗序说:蕉园之订,昉自丙辰气谊相投,有如一日。虽一岁中会面无几,而精神结聚无间同堂,以为陈、雷莫过也。

1694年,林以宁、冯娴、顾姒等为杭州名士吴人和妻子钱宜合著《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作序跋,也为诗社盛事。

脂砚斋批语很多看似知情人,两位主要批书者“曹雪芹”“脂砚斋”都是蕉园诗社相关的最重要的当事人之二,所以当然是知情人。

证据显示,蕉园诗社活着的女子后来(1694年以后)只有冯又令始终没有离开杭州,其她人(包括林以宁,钱凤纶,顾启姬等人)大都随丈夫在任上,或在都中(北京)居多。所以刚好冯娴是个闲人,所以篡出章回,分出目录的任务就责无旁贷地落在冯又令娴(史湘云)身上。

“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即娴为泪尽而逝。是徐灿(畸笏叟)的批语。这个“曹雪芹”冯又令娴于1702年(康熙壬午年)去世。关键问题还在于,只有单独的冯娴的娴字才可化为单字弦,琴,“芹”。二敦的雪芹是两个字的名号,不能以一个芹字代替。

“曹雪芹”冯又令娴1702年去世时作者还活着。(作者洪昉思死于1704年),冯娴死后,作者洪昉思还作了开卷作者自云的一些序言楔子。所以畸笏叟对此有批语说,“若云雪芹批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作者就是拿化名曹雪芹的冯又令娴作挡箭牌。

“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这是脂砚斋(即冯又令的丈夫钱廷枚)批语,所以称一脂一芹,都是亲身经历的能解者,即理解而作编辑和批语者。

冯又令死后,钱廷枚(脂砚斋)想再问石兄(思兄,洪昉思),又怕遇不到。之前找癞头和尚(徐灿)都不遇,奈何,奈同样不遇的何。

120回结尾一段,空空道人,遇见草庵中睡着一人,因想她必是闲人。遇到闲人,逢闲人,冯娴,指冯又令娴。So曹雪芹即冯又令娴!至此披阅增删者“曹雪芹”冯又令娴的身份清楚了。

迎春是顾长任顾重楣

顾长任,字重楣,钱塘人,顾云女,同邑林以畏室。工诗词,与表妹钱凤纶、小姑林以宁等结社唱和。有《谢庭香咏》。顾重楣既是迎春,也是黛玉的三分之一,分写紫鹃,还是史湘云的三分之一。

书中迎春排行老二,外号“二木头”,顾长任字重楣,一字仲楣(楣是门上横木),同邑林以畏室。重楣是双重楣,仲楣(排行二)是第二楣,都是二木头。嫁林家,还是二木(林)!

迎春早夭,顾重楣早亡。所以二木头迎春是嫁二木林的顾仲楣。

钱凤纶有《集句悼嫂重楣十首》并序:“。。余与重楣童时嬉戏,长互师友。。”《红楼梦》第73回,“当下迎春只和宝钗阅《感应篇》故事”

诗谜证据:

22回,迎春灯谜

迎春外号二木头,之前据此断定是重楣顾重楣,此谜是无可附加的复证。

“天运人功理不穷”,理不穷当然是常认,谐音长任。

“有功无运也难逢”。难逢就要依靠媒人,媒婆,媒介,所以重在媒,重媒,谐音重楣。

“因何镇日纷纷乱”,扶乩的仙书都只是巫师看得懂的纷纷乱划,仙书谐音仙姝。

“只为阴阳数不同”。数不同意思很直接:瞎计。瞎计谐音霞笈。

顾长任,字重楣,号霞笈,仙姝。

第十五,探春,薛姨妈

顾之琼,字玉蕊,钱塘人。西泠名媛顾若璞侄女,钱绳庵室,钱静婉、钱凤纶母。工诗词,有《亦政堂集》。

蕉园诗社由顾之琼发其端绪,并作《蕉园诗社启》。是蕉园诗社的发端人。

探春住在长满芭蕉的秋爽斋,大观园诗社源于探春的启社花笺:“娣探谨奉:,因思及历来古人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一时之偶兴,遂成千古之佳谈。孰谓莲社之雄才,独许须眉,直以东山之雅会,让余脂粉。”就是一篇《蕉园诗社启》!探春是大观园(芭蕉)诗社的发端人!

顾之琼,字玉蕊,之是及,往,到的意思,有探视的意思,探视琼花。蕊是三芯芳草,蕊也写作惢,探春又称三姑娘。

三姑娘探春有隐顾玉蕊,顾之琼的影。顾之琼也是薛姨妈,文学作品人物原型复用一点不奇怪。

平儿,贫儿,固之穷,顾之琼。

所谓王妃,在吴越地区暗指嫁钱家。吴越王钱镠姓钱,吴越江浙地区钱姓都是吴越王之后,钱王子孙。(譬如,现代三钱,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钱令希都是本家,家谱显示都是钱镠王之后。)

顾玉蕊(顾之琼)嫁钱开宗,“钱开宗”名字看似哪位钱(前)朝帝王的庙号,类似的,唐玄宗,金章宗,宋宁宗,明武宗,钱开宗等等。所以戏称顾之琼(探春)为“钱开宗”的王妃。假称王妃,钱王妃。

诗谜证据:

5回,“富贵又何为”,

富贵又有什么用,宁愿受穷,故之穷,顾之琼。

51回,“莫怨他人嘲笑频”。

莫怨他人嘲笑频(贫),固之穷,别怨笑贫,顾之琼。

第十六,赵姨娘

是洪升继母钱氏

《红楼梦》第六十回提到赵姨娘内侄钱槐,所以赵姨娘姓钱!即洪升的继母钱氏。之所以在小说里改为赵姓,就是直接按百家姓的钱姓上推,赵钱孙李。孙绍祖隐钱开宗,已经下推用孙字,所以只能上推用赵。姨娘姓赵是继母钱氏的明证。

第十六,巧姐

钱宜,钱塘人。吴吴山第三继室。

《红楼梦》将巧姐列入《金陵十二钗》,很多读者疑惑不解,襁褓之中的女婴,岂可与大至李纨,生母凤姐,钗,黛,湘,等等长一个辈分之人同列?!原因在于,巧姐后来的表现书中没有来得及讲述,更因为其后来事迹曾经脍炙人口,即钱宜23岁即将《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大功告成,付之剞劂,出版发行。所以或许后40回原有其故事,但是太过明了,必须删去。《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付梓是在1694年,此时,洪昇的《石头记》尚未全部完成。后来居上!自168817岁嫁吴吴山,吴吴山派她随李淑(红楼梦中的李妈)补习文化,三年成为诗人,又三年《合评牡丹亭》付梓,聪明过人。洪昇怎能不为她补传!?

生日七月初七(牛郎织女)!册子上,荒村野店美人在纺绩,织女。巧姐即“织女”毫无疑问,作者唯恐读者不注意,以“乞巧”,“七月初七”,“美人纺绩”不厌其烦,反复说明巧姐是织女。作者为什么这样执着,就是凑合一个人名:钱宜,纤衣(织衣)。

巧姐最终应嫁板儿,板儿就是伴儿,伴就是人半,人分成一一,一半一半。吴人,吴仪一,吴一一。吴人,无人,亡,王,所以姓王(亡),叫伴儿,人,一一。(钱宜是吴人,吴吴山继室)。

《红楼梦》书中巧姐(钱宜)嫁姓周的农家,名字未详。为什么姓周,很简单,周从百家姓,“周吴郑王”,吴姓上推周姓。还是指吴家,即吴人,吴仪一。与事实上钱宜嫁吴人,吴仪一,吴吴山最终接榫。

吴吴山14岁中秀才(吴吴山髫年逰太学。古代14岁以下称髫年),周少爷14中秀才:

《红楼梦》第119回,内中有个极富的人家,姓周,只有一子,生得文雅清秀,年纪十四岁,他父母延师读书,新科中了秀才。那日他母亲见了巧姐,心里羡慕,刘姥姥知他心事,拉着他说:“你的心事我知道,我做个媒罢。”周妈妈笑道:“你别哄我,”刘姥姥道:“说着瞧罢。”

这种由百家姓递推编制姓氏的方法,在全部120回书中不是个案!

  钱宜初嫁吴吴山时,只是初识毛诗字,不大通晓文义。据吴人在《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序中所言,他让钱宜跟从李淑学诗,李淑教钱宜以《文选》《古乐苑》《汉魏六朝诗乘》《唐诗品汇》《草堂诗余》等诗词集,三年后钱宜成为诗人。《红楼梦》第92回,巧姐“跟着李妈认了几年字”!“李妈”就是李淑,还要怎样明说?小说总不能将吴吴山的序言内容照抄吧?!跟从“李淑”(李妈)认了几年字!?岂有跟着佣人老妈子认字的,非但《红楼梦》全书没有第二例,遍查所有古典文学,贵族家庭,书香门第,可曾有千金小姐跟着老妈子认了几年字的?!李妈不是指李淑又是谁?!这是连小学生都能理解的铁证如山!即巧姐就是钱宜,红楼梦是蕉园诗社故事!。红家们动点脑筋开点窍!

后四十回是知情人冯又令娴,钱廷枚(化名曹雪芹,脂砚斋)夫妇等人参与增删,钱宜是钱廷枚的堂妹,钱冯夫妇对钱宜的事情当然知道的很详细,几乎说穿了!

学成后,一日,钱宜开箱见到吴吴山两位前妻陈、谈的《牡丹亭》评本,“怡然解会,如则见同本,时夜分灯炧,尝倚枕把读”。钱宜非常希望这部批本可以流传,她对吴山说:“宜昔闻小青旨,有《牡丹亭》评跋,后人不得见,冷雨幽窗诗,凄其欲绝。今陈阿姊已逸其半,谈阿姊续之,以夫子故,掩其名久矣。苟不表而传之,夜台有知,得无秋水燕泥之感,宜愿卖金钏为锲板资。1694年,《吴吴山三妇合评牡丹亭还魂记》付梓问世。元夕之夜,她虔诚地“至净几于庭,装递一册供之上方,设杜小姐位,折红梅一枝贮胆瓶中,燃灯,陈酒果为奠”。夜里,她真的梦见了杜丽娘,醒后为之描像一幅,并吟诗曰“从今解识春风面,肠断罗浮晓梦边”。三妇事迹,吴人《三妇评本牡丹亭序》有述。

所以,巧姐(钱宜)列入十二钗事出有因,必不可少。

诗谜证据:

5回,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

荒村野店,释义荒无人烟,谐音吴人,美人纺绩,纤衣,谐音钱宜。即贫女纺绩。唐诗:贫女:“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吴人名吴仪一,谐音无一衣,没有一件衣裳,只能纺绩作衣裳。(织女,织衣,纤衣,钱宜)。纺绩的金线合成钱字。

“势败休云贵”,昔时贤文:“势败”黄金失色。“休云贵”即贱,即便宜。黄金失色(钱)变贱,变便宜了,钱宜!

“家亡莫论亲”。家亡即无人,谐音吴人,莫论亲即嫁无所人,嫁无人,谐音嫁吴人。钱宜丈夫名吴人,号吴吴山。

51回,“无限英魂在内游”。

英魂的魂字拆开为云鬼,分为“英云”,“鬼在内游”。鬼在内游,潜弋,钱宜。

第十八,林红玉

张琮,字宗玉,钱塘人。柴静仪外甥女。陈子襄室。

张琮,字宗玉,棕红色的玉。张改林,是随张玉霄的张改林黛玉的林,张玉霄是林黛玉的三分之一。

小红,林红玉指张琮,张宗玉,以前文章说过。棕红色,当然不是大红,而是次红,小红。

26回,宝玉穿着家常衣服,靸着鞋,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甲侧:“这是等芸哥看,故作款式。若果真看书,在隔纱窗子说话时已经放下了。玉兄若见此批必云:老货他处处不放松我,可恨可恨”!“回思将余比作钗、颦等,乃一知己,余何幸也!一笑”。芸哥小红即陈子襄张琮合作批语,陈子襄即陈箱子即“老货”。将小红(即张宗玉)比作钗,黛(即钱凤纶,林以宁),比较高,所以感觉“余何幸也!”,如果是湘云(即顾重楣,冯又令),则与钗黛没有高低差别,所以也就不存在“余何幸也!”,红家懂了吗?!

诗谜证据:

5回,“榴花开处照宫闱”。榴花开处,张丛,张琮。

51回,“小照空悬壁上题”。

空悬壁上题。张挂,张。

小照,效照,依照,依从,从,宗,琮,张琮,字宗玉。(宗是按照,遵从的意思。)

第十九,惠香

《红楼梦》前后120回都用大量篇幅写惠香,四儿,五儿,其实都是指洪昇妻子黄蕙,黄茨兰。

蕙,香草,惠香,即薰香。蕙若,香草名,指蕙兰和杜若。

77回,王夫人,,因问:“谁是和宝玉一日的生日?”本人不敢答应,老嬷嬷指道:“这一个蕙香,又叫作四儿的,是同宝玉一日生日的”。

蕙香私下戏语:同年同月同日生就是夫妻。现实中洪昇洪昉思与黄惠黄茨兰是同城同年同月同日生。(这是书里书外的客观证据,甚至都不须演绎和附加说明!)

四儿,五儿,都是“蕙香”,“兰气”黄蕙,黄茨兰,红楼梦前80回,后40回,都用了大量篇幅,洪昇的妻子,最重要的人,怎么可能少。当然假出真进,还是在假宝玉洪昇身边!

后四十回虽然在五儿的部分文笔略显笨拙,但是必不可少,是原著的意思。

40回,林黛玉抚琴,其实是写洪昇妻子黄蕙黄茨兰。黄蕙精通音乐。

120回,结尾,“背谬矛盾”,义释:蕙黄茨兰。背,背晦,晦,蕙。谬,谎,黄。矛,茅,茨。盾,拦,兰。

薛宝钗嫁假宝玉,洪昇妻黄蕙,黄钱两姓都是薛,所以这里薛宝钗即黄蕙。薛宝钗不独是钱凤伦,也是黄蕙黄兰茨。

诗谜证据:

51回,“衰草闲花映浅池”

衰草闲花,正是枯黄的蕙兰,黄蕙黄茨兰。

映,日字旁,自然想到拆字日央,日升天中央,日升,组字正是昇。

浅池,草洼地,稗畦。

第二十,惜春

顾若璞亲孙女黄智生名埈也是个有才华的女诗人,未婚早逝,死后皈依于大瑸和尚,若璞为作《往生纪实》。黄埈十五岁即笃信佛教,闻人出家则欣跃企慕,呻吟床第间,极力请求出家。

7回,只见惜春正同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儿两个一处顽笑,见周瑞家的进来,惜春笑道:“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

118回,惜春宁死出家,遂得如愿。

黄智生与惜春故事全同。

第二十一,畸笏叟

徐灿,字湘,号深明,紫言(竹头,即长箫)。苏州人。陈之遴继室。善填词,工绘事。顺治十五年(1658),之遴谴谪辽海,家产籍没,全家移徙盛京。之遴殁后五年,湘疏请归骨,获允。晚年皈依佛法,静坐内养,无疾而终。有《拙政园诗馀》。

妙玉原型之一。

徐灿性格经历很似妙玉,徐灿号深明(深明其妙),徐灿又号紫言(言带竹字头,意思是长箫)。

书中第76回,妙玉就是被幽美的笛声吸引出来,之后与湘云黛玉相遇:“,细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妙玉。二人皆诧异,因问:“你如何到了这里?” 妙玉笑道:“我听见你们大家赏月,又吹的好笛,我也出来玩赏这清池皓月。顺脚走到这里”。”

诗谜证据:

22回,“有眼无珠腹内空”,箫。紫言(竹头,长箫)。

“荷花出水喜相逢”,萍水相逢,湘萍。

“梧桐叶落分离别”,梧桐葉落剩下三个木。分离别,分字上似人字,下是刀。别,另刀。离别,分离另刀,剩人。三人木,徐。(徐灿,号湘萍,紫言带竹头)。

51回,“铁笛无烦说子房”,无需铁笛,竹笛,竹箫可也。

畸,畸零之人,又指出家人。

《红楼梦》第63回,岫烟教导宝玉回复妙玉:“他若自称‘畸人‘,你还他个‘世人’他自称畸零之人,,你谦己世中扰扰之人,,他便喜了。这里畸指出家人。

(徐灿,夫,子俱亡于先,独自出家至老至终,畸零之人。)畸忽叟常自称:“只剩朽木一枚”。夫,子俱亡,三人木(徐)只剩一木在修行,所以是朽(修)木一枚!

笏,《康熙字典》未集上,竹部:“笏,忽也,备忽忘也”。记忆备忘。笏,用以记事备忘的竹板,徐灿年长,寿高,记忆过去的事较他人更全。又“笢笏”吹笛姿势。紫言(竹字头,长箫,大箫。)竹言与笏字形义都似。

叟,瘦,紫言(竹字头),即长箫,长消瘦。

 空空道人”,就是竹头言(长箫),竹子岂不是腹内空空!“竹言”本来就是空空道与人言。长箫是紫竹所制,品吹长箫,还是空空道与人听!徐灿号紫(竹头)言,即长箫。

 情僧录”,还是徐灿。徐灿入佛门,即僧。阳光灿烂,即晴,情。情僧,灿僧。录,即序叙续,音徐。情僧录,就是灿僧徐。

癞头和尚,仍是徐灿。紫竹言,紫竹长箫,也可谓天“籁”之声,籁之头,竹。竹头和尚,籁头和尚。此外,带发修行,头发赖着不剪,也是赖头和尚。

129回,结尾一段,那雪芹(又令娴)先生笑道:“说你空空,原来你肚里果然空空。”

肚里空空就是竹子,即竹言(长箫),笏,徐灿。(言带竹字头,音言,长箫,新华字典未收入,《康熙字典》竹部可查)。

诗谜证据:

22回,“有眼无珠腹内空”,箫。紫言(竹头,长箫)。

“荷花出水喜相逢”,萍水相逢,湘萍。

“梧桐叶落分离别”,梧桐葉落剩下三个木。分离别,分字上似人字,下是刀。别,另刀。离别,分离另刀,剩人。三人木,徐。(徐灿,号湘萍,紫言带竹头)。

“恩爱虽浓不到冬”。不到冬,冬之临近,东之遴。恩爱,耳鬓厮磨。耳东陈。虽,谐音随,随后,继。浓字是农与水,意味农夫浇水,浇水施肥是必作之事。农夫浇水之后继之施农家肥,我国化肥的使用始于196几年,之前千百年都是农家肥。所以是继屎,谐音继室。陈之遴继室。

无论从任何方面看,《红楼梦》的所有女性都源自并分别确切对应《蕉园诗社》家庭的各个女诗人。这都是洪昇作者的铁证如山。除非头脑迟钝,除非没有国学基础,否则还能否认《红楼梦》全部取材于《蕉园诗社》故事,洪昇是作者的铁证吗。红家,曹无学家如果尚有正常人的头脑,睁开眼睛看看,开动脑筋想想!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wenguqi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