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谁解红楼其中味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谁解红楼其中味

作者:张永杰  张苏南 收录时间: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上午09:48

      

创作小说是要表达作者意图的。《红楼梦》究竟要表达曹雪芹的什么意图?或者说,曹雪芹呕心沥血地创作红楼梦,究竟想向世人倾诉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自《红楼梦》面世以来就众说纷纭。诚如鲁迅所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说明每个人欣赏红楼梦,其理解与感受是不同的。

因为种种原因,让人觉得《红楼梦》不是一部简单的小说,里面一定暗含着许多的“故事”或“密码”。为此,很多人花费大量心血,甚至是穷经皓首,对《红楼梦》做出种种猜测,或穿凿附会的解构,更不乏稀奇古怪的解释,相信自己的解读才是“真味”!

如认为是暗写清朝某皇帝、某废太子的故事等等,作为一种乐趣似乎无可非议,但不宜当“真”。因为曹雪芹是在“茅椽蓬牖,瓦灶绳床”的生活背景下创作红楼梦的。他耗尽心血,“披阅十载,增删五次”,难道就是为了编写一部让人费解的“密码”?他难道不明白读者如其费劲地破译这部“密码”,还不如看清史稿,甚至不如浏览“野史”?!

有一个时期非常盛行从政治角度评价红楼梦,认为红楼梦写了阶级斗争和封建制度的没落崩溃史。把红楼人物划分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揭示了封建与反封建之间的斗争。从阶级分析的方法欣赏文学作品,虽然有一定的意义,但却不符合实际,因为曹雪芹并没有那么高的政治觉悟,更没有自主自觉的“革命”意识。

从文本分析,曹雪芹向我们展示的红楼世界,上至皇室贵族,下至草根小民——除了皇帝没有直接出面,几乎悉数囊括了所有的社会角色,是标准的全景式的人生大舞台,甚至连虚拟的仙界大神等,也都纷纷登场亮相。中国的人生三大观念,“儒、释、道”也都得到了全方位的演绎。透过红楼世界,曹雪芹让我们看到了什么?就是人生的悲剧和悲情!曹雪芹告诉我们,这是个“千红一哭”的世界,是个“万艳同悲”的世界,是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世界!所以,《红楼梦》反映的就是曹雪芹对人生的悲痛、悲观和绝望,就是“虚”“空”“梦”“幻”的人生观!其目的,就是让我们“看红楼,悟人生”!

曹雪芹对人生的悲观绝望,源于他及其家族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冲击,且这种起落之间的落差悬殊巨大,乃至让他彻底改变了对人生的认知。“曹雪芹实生于荣华,终于苓落,半生经历,绝似‘石头’”(鲁迅语)。他认为人生是荒诞无稽的,是无奈辛酸的。为了功名、金钱、娇妻、子孙等等,一生忙碌争抢,到头来不过都是一场“梦”“幻”。所以,他开篇便明确:“此回中凡用‘梦’用‘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显然,写此书的“立意本旨”,就是要揭示人生如“梦”似“幻”。

在曹雪芹笔下,“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副对联随同“太虚幻境”曾出现两次。这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极富寓意的。到太虚幻境、见到这副对联的只有两人,即甄士隐和贾宝玉。一甄(真)一贾(假),前者是从“被当地推为望族”走向出家的,后者是标准的皇亲国戚,最终也走向了出家——无论“真”“假”,结果都是殊途同归。人生的诸多“忘不了”、追求的“真”与“有”,都是虚幻的,到了“太虚幻境”就是“假”和“无”,而这个过程的变化,就是天上与地下的天壤之别!

《红楼梦》的主线究竟是什么?有没有辅线?有哪些辅线?对此,文学评论家自有论述。但本人以为,应该有一条线是不能忽视的,即“贾宝玉由一个懵懂少年如何走向出家的”这条线。为什么?因为被女娲补天遗弃的石头,随他入世见证了一切,并“记述”下所见所闻,故曰《石头记》。曹雪芹对人生的悲观绝望,也是通过贾宝玉这个人物来体现的。

曹雪芹为何要为“闺阁昭传”?并不是他真有“反封建”意识,而是通过大观园诸多“水一样”女儿的命运,为贾宝玉命运的走向或归宿“服务”、作铺垫。

贾宝玉是贾府的“凤凰”,“国舅”身份,享受众星捧月待遇,肩负着贾府的未来。为了让其走上儒家正道,宁荣二公之灵居然委托警幻仙姑“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可谓是煞费苦心!“好了歌”的四个“忘不了”,贾宝玉首先看破功名利禄,认为经世学问、仕途经济等等,对于人生而言都是虚假的,认定是“禄蠹”,甚至还“毁僧谤道”。他只“留意于闺阁”,喜欢“水一样的女儿”,把心思全放在她们身上,只望她们能同“看着我,守着我”,“陪着我流泪就行”,视“爱博”为人生的唯一寄托和乐趣。但就这一点人生“爱好”也难以持续,随着他为之“心劳”的大观园众女儿注定的悲惨命运逐一发生,他对人生仅有的热情便逐渐冷却,陷入悲凉。人生付出的爱越多、情越重,最后心灵所承受的打击与冲击也就越沉重和悲惨。最终,透过贾府的衰败,他看出繁华背后无可避免的衰亡,对人生便彻底绝望,即便是父母、娇妻、子女,也都无法挽住他对人生的眷恋!

曹雪芹慨叹:“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他饱含辛酸之泪,书写了人生的荒唐,但局中人谁能理解或理会局外人的泣血感受?正如“死去何所道,他人亦已歌”一样,血淋淋地死是阻挡不了欢乐者高歌的,甚至还可能换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耻笑。

曹雪芹感叹的人生之“味”,就如《凡例》诗曰: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他欲以一部血写的红楼梦来警醒劝诫世人,人生就是一场梦幻。但他也清楚,即便是人们真的看透了人生,不到迫不得已,谁也不会选择自杀。作者本身就是例子,即便是穷困潦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但每写到昔日“烈火烹油”的生活时,照样绘声绘色、津津乐道,可见人生过程的诱惑是何等的强烈!对人生经历过的得意日子是何等的留恋与向往!所以,真正要解人生之“味”,真的很难。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48025717@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