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槛内槛外说妙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槛内槛外说妙玉

作者:张永杰  张苏南 收录时间:2015年11月23日(星期一) 下午19:30

      

欣赏红楼梦,对妙玉这个人物常常感到困惑。一则因她在前八十回“参加活动”不多,出场次数总共只有五次,且其中三次还是暗出。二则无论是暗出还是正式亮相,妙玉给人一种云山雾罩的感觉,难以把握。

偶然静心品味,忽然觉得这个人物是颇富含义的。曹雪芹可能意欲通过这个人物,揭示人生有一种生存状态,即:欲洁未洁,想空难空;立誓做一个“畸人”,却又难弃“世人”之心;身虽在槛外,心却在槛内,活的特别纠结!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有很多人恰如妙玉,本欲看破红尘,却又难以彻底超脱,经常处于两难状态,或许,妙玉这个人物的典型意义就在这里。

梳理前八十回妙玉的活动,我们可以看出,曹雪芹通过不多的着墨,便揭示了妙玉的这种生存状态。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和“红楼梦十二支曲”中,妙玉是个不知姓氏为何、真名叫啥、只知法号的女子。但这位“来历不明”、既无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血统,又非李纨、秦可卿那种嫁进来的女子,不仅进入由四大家族女性所垄断的正册,而且其排名还居中——第六位,居然超过了迎春、惜春、凤姐、巧姐、李纨和秦可卿!

我们是个特别崇尚礼仪、尊卑等级观念特别强烈的国度,排名座次是含糊不得的。在尚无法探明曹雪芹对正册十二钗排名之深意的情况下,对妙玉所居的位次实在是难以理解。但换个角度思考,或许这个位次正是要表明妙玉的生存状态:她就是一个处在不尴不尬、不上不下、不僧不俗、双脚“跨”于槛内槛外、生活及内心都非常纠结的代表人物。

妙玉首次暗出是在第十七回末。贾府都在为迎接元春省亲而忙碌,大观园业已建成,各项准备也已就绪,王夫人处热闹非凡。

又有林之孝家的来回:“采访聘买得十个小尼姑、小道姑,都到了。连新做的二十分道袍也有了。外又有一个带发修行的,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因自幼多病,买了许多替身,皆不中用,到底这姑娘入了空门,方才好了,所以带发修行。今年十八岁,取名妙玉。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伏侍,文墨也极通,经典也极熟,模样又极好。因听说长安都中有观音遗迹并贝叶遗文,去年随了师父上来,现在西门外牟尼院住着。他师父精演先天神数,于去冬圆寂了。遗言说他:‘不宜回乡,在此静候,自有结果。’所以未曾扶灵回去。”王夫人便道:“这样我们何不接了他来?”林之孝家的回道:“若请他,他说:‘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王夫人道:“他既是宦家小姐,自然要性傲些。就下个请帖请他何妨。”林之孝家的答应着出去,叫书启相公写个请帖去请妙玉,次日遣人备车轿去接。

 

第四十一回是妙玉首次正式出场亮相。贾母带刘姥姥游览大观园时,来到栊翠庵。妙玉迎进后,主要通过吃茶,展现了妙玉曾经的富贵气度、刻意的讲究,以及孤傲怪诞、极端洁癖等个性。刘姥姥因就着贾母递过的成窑五彩小盖钟喝了茶,她嫌脏不要了,却将自己常日吃茶的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吃茶。宝玉笑说这个茶具是个俗器,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的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黛玉知道妙玉天性怪癖,不好多话,也不好多坐,吃完茶便约宝钗走了出来。宝玉和妙玉陪笑说道:

 

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了那贫婆子罢,他卖了也可以度日。你说使得么?”妙玉听了,想了一想,点头说道:“这也罢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是我吃过的,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他快拿了去罢。”宝玉道:“自然如此。你那里和他说话去?越发连你都脏了。只交给我就是了。”妙玉便命人拿来递给宝玉。宝玉接了,又道:“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么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妙玉笑道:“这更好了。只是你嘱咐他们,抬了水,只搁在山门外头墙根下,别进门来。”

妙玉第二次暗出是在第五十回,真是暗之又暗。李纨因宝玉作诗屡屡落后,要罚宝玉,说:

 

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插在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如今罚你取一枝来插着玩儿。

…… 一语未了,只见宝玉笑欣欣擎了一枝红梅进来。众丫鬟忙已接过,插入瓶内。众人都道:“来赏玩!”宝玉笑道:“你们如今赏罢,也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呢。”

 

第三次暗出是在第六十三回。宝玉生日时,妙玉遣人送来一张粉红笺纸,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宝玉苦于回礼,欲向黛玉请教,恰巧碰见了邢岫烟:

 

(宝玉)刚过了沁芳亭,忽见岫烟颤颤巍巍的迎面走来。宝玉忙问:“姐姐那里去?”岫烟笑道:“我找妙玉说话。”宝玉听了,诧异说道:“他为人孤癖,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的目。原来他推重姐姐,竟知姐姐不是我们一流俗人。”岫烟笑道:“他也未必真心重我,但我和他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他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来寒素,赁房居就,赁了他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他庙里去作伴,我所认得的字,都是承他所授:我和他又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因我们投亲去了,闻得他因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竟投到这里来。如今又两缘凑合,我们得遇,旧情竟未改易,承他青目,更胜当日。”宝玉听了,恍如听了焦雷一般,喜得笑道:“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本有来历。我正因他的一件事为难,要请教别人去。如今遇见姐姐,真是天缘凑合,求姐姐指教。”说着便将拜帖取给岫烟看。岫烟笑道:“他这脾气竟不能改,竟是生成这等放诞诡僻了。从来没见拜帖上下别号的,这可是俗语说的‘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理数。”宝玉听说,忙笑道:“姐姐不知道,他原不在这些人中里,他原是世人意外之人。因取了我是个些微有知识的,方给我这帖子。我因不知回什么字样才好,竟没了主意,正要去问林妹妹,可巧遇见了姐姐。”

岫烟听了宝玉这话,且只管用眼上下细细打量了半日,方笑道:“怪道俗语说的,‘闻名不如见面’,又怪不的妙玉竟下这帖子给你,又怪不的上年竟给你那些梅花。既连他这样,少不得我告诉你原故。他常说古人中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人扰扰之人,他便喜了。如今他自称‘槛外之人’,是自谓蹈于铁槛之外了,故你如今只下‘槛内人’,便合了他的心了。”

 

妙玉在前八十回的另一次亮相是在第七十六回。黛玉、湘云在凹晶馆联句,当吟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后,妙玉忽从栏外山石后转出,截断了她们的联句,并邀她们到栊翠庵中,挥毫一气将二十二韵联成三十五韵,她独立完成十三韵,展示了她的才华,值得逐句推敲,或许其中就隐藏着关于她命运走向的密码。

从上述妙玉的两次亮相和三次暗出,笔墨虽然不多,但这个人物一脚跨“槛外”、一脚留“槛内”的形象非常鲜明突出。

她自幼多病,买了许多替身都不管用,只得自入空门,带发修行。这说明,她不是“正常”人,身上有“病”,且靠别人“代替”消不了灾;为解决问题,她只得离开俗世进入空门,但又不甘心,采取带发修行。这就有点不伦不类,处于俗世和空门之间,只能算是“俗家弟子”。所以,她的修行不是出于真心,这就埋下了“云空未必空”的种子,从此挣扎于空门与世门之间。

一个在蟠香寺修炼的尼姑,好生修炼就是了,为何会“不合时宜,权势不容”?你不招惹,谁会与一个修行尼姑过不去?或许就因她“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而招惹来“不容”、甚至是“横祸”。

贾府访得她这位“高人”,爱摆官宦之女的身价,“接”是不行的,唯有“请”才来。就此,她的修行“庵所”,便落脚在世俗得不能再世俗、红尘得不能再红尘、香艳得不能再香艳的大观园内!用图像来形容,栊翠庵相对于大观园,就是“万艳丛中一点灰”!将庵所置于“温柔乡”之地,这是颇具讽刺意味的——在此修行,需要何等的定力!贾府及大观园的声色犬马,焉能绝于栊翠庵的“山门外头墙根下”,进不得门来?果不其然,寿怡红群芳开夜宴的喧嚣,还是扰乱了出家人的清梦,妙玉终于难耐孤寂,悄悄遣人趁乱给怡红公子送去粉红贺笺!此举可料想,在她给宝玉书写贺笺时,那颗身在空门却向往红尘、甚至极欲倾泄某种情愫的芳心,该是怎样的颤栗!自己的芳心本以烘热骚动,但又不得不故作姿态的署名“槛外人”,且希望懂其心的能以“槛内人”相复,方不至于尴尬,可见其内心在槛内槛外问题上,是何等的矛盾与纠结。从宝玉冒雪“乞”红梅,回来说“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呢”,亦可猜度讨梅之细节,“槛内人”和“槛外人”之间,定然没少“磨牙”。

曹雪芹观察人生非常犀利。用一句粗话来形容,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确有一部分人,就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妙玉的生存状态,揭示的就是这部分人在理想与现实、清高与世故、虚幻与真实、超脱与世俗之间的苦闷、困惑与挣扎。既想做个“世人意外之人”,却因处在“大观园”的包裹之中,而无法做到真正的超然与洒脱。这种欲左还右的生活态度,外在的给人以孤异怪诞、言不由衷、假模假式的感觉,而内在的是自己的内心无比的煎熬和痛苦。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48025717@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