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吗?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吗? 

作者:潘华柱  收录时间:2015年5月13日(星期三) 上午04:28

    林冠夫先生曾写道:“杨本并非高氏手稿——说一项版本研究中的误会。”〔見《红楼梦版本论》页001。注〕“误会”,实际上也就是误觧。
林先生又说过:“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页420〕,“程高本……所据底本是梦觉主人序本”〔页410〕,“程甲本是在觉本的基础上形成”〔页185〕,“程甲本又是以梦觉本为底本整理而成”〔页011〕,等等。
这就不仅是误会、误觧,而且是曲觧,甚至是蓄意的曲觧。既然“杨本并非高氏手稿” ,难道“觉本”就是“高氏手稿”吗?“觉本”同“程本”,风马牛不相及也!陈传坤先生明确指出:“甲辰本并非程甲本的底本。”〔陈传坤:《红楼梦版本“二元论”诠考》〕这是至理名言。
【一】
本来,《程甲本》与《梦觉本》,并没有任何直接的瓜葛,但是,林冠夫先生却硬说:“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 ,“程甲本是一个在梦觉本基础上形成的新本子”〔页212〕。证据何在呢?林先生认为:“梦觉本与程甲本这兩个本子,文字的相同倾向是十分明显。或者说,两者共同异于庚辰本以及其他各本的文字,不仅数量多,而且其狀况也是异乎寻常的”〔页210〕。这是严重歪曲亊实的论述。众所周知,林先生曾经说:《梦觉本》“的母本就是庚辰本”〔页218〕。然而,在这里,林先生又说:“梦觉本与程甲本……两者共同异于庚辰本” 。《梦觉本》既然“异于”《庚辰本》,那还有什么子本与“母本”的关糸可言?《梦觉本》与《程甲本》也没有什么母子关糸。
下面,且看看林先生所列《梦觉本》与《程甲本》“两者共同异于其他各本文字”的三例证。
(-) 林先生说:“第四十七回,柳湘莲见薛蟠不堪, 要
离开赖家,
各 本:无奈赖尚荣死也不放,赖尚荣又说……
觉、程:无奈赖尚荣又说……”〔页211〕
这就是林先生所举“觉、程两者共同异于其他各本” 的
情况,好象,这样就可以证明“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 。但是,这全是歪曲亊实的言论,是忽悠人的把戏。因为,文字为:“无奈赖尙荣死也不放,赖尚荣又说……” 的本子,并不是林先生所谓的“各本”,而是仅《有正本》、《庚辰本》和《王府本》三个本子。把三本无限夸大成“各本”,显然是不符亊实的说法。相反,文字是“无奈赖尚荣又说……”的本子,并不是仅仅“觉、程”两本,而是有《程甲本》、《程乙本》、《商务本》、《梦觉本》、《杨藏本》和《列藏本》共六本。将六个本子缩小为“觉、程”两本,同样是背离亊实的论述。因此,所谓“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 ,是根本站不住脚的论点。
(二)林先生说:“第五十二回,宝玉燒破雀金裘时,晴
雯 与宝玉的对话,
各 本: 拿来我瞧瞧罢。没个福气穿就罢了。这
会子又着急。宝玉笑道:这话倒说的是。
说着便递与晴雯。
觉、程:拿来我瞧瞧罢。没个福气穿就罢了。说着
便递与晴雯。 “〔页211〕
其实,文中的“没个福气穿” ,只是《庚辰本》一
本独有的文字 ,《庚辰本》并在“个”字之上 ,又旁添了一个“这”字 ,使句子变成了“没这个福气穿”。但是,其余的各本,都作“没那福气穿” 。“没这”与“没那”,两者语气显然不同。同时,所谓“各本”,实际上也只有《庚辰本》、《有正本》、《王府本》、《杨藏本》与《列藏本》等五本,并不是所有的《红楼梦》版本,怎能称“各本”?而且,卷中无“宝玉笑道”字样的本子,也不止“觉、程”二本,《商务本》的原文就同“觉、程”二本的文字一模一样。因而,绝不能依此便断定“觉程兩者共同异于其他各本”。
(三)林先生说:“第五十四回,贾母派家人媳妇给鸳
鸯和袭人送吃食
各 本:麝月等问,手里拿的是什么,媳妇们道,是
老太太赏金花二位姑娘吃的。秋纹笑道,外
头唱的是《八义》,又没唱《混元盒》,那
里又跑出金花娘娘来了。
觉、 程:麝月等问,手里拿着什么,媳妇道,外头

“ 唱的是《八义》,又没唱《混元盒》,那里

跑出金花娘娘来了。”〔页211〕,
这里必须明确指出,上述两处引文都不确,都不合亊实。
“各本”里,实际上各本的文字就很不一致,有的差异还很大。比如,《有正本》就不是“赏金花二位姑娘吃的” ,而是“赏金花二位姑娘吃的东西” 。这似乎更确切。《商务本》与之相差处就更多。它不是“赏金花二位姑娘” ,而是“送给金花二位姑娘” ,这同引文显然不同。同时,《商务本》不是“秋纹笑道” ,而是“麝月又笑道” ,这也有差别。在“觉、程”当中,《梦觉本》作“又没唱混元盒,那里跑出金花娘娘来了” ,《程甲本》则是“没唱混元盒,那里又跑出金花娘娘来了” 。很明显,这两者并不是完全相同,所以,也就不能够作为“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的证据。
林先生还说:“梦觉本卷首标明,序作于乾隆四十九年
甲辰,作序时间,也可以理解为本子形成时间,而程甲本卷首标出付印的时间,则是乾隆五十六年,晚梦觉本七年。”〔页212〕这就不但是误觧、曲觧,而是贩卖私货了。因为,《梦觉本》原文是:“甲辰岁菊月中浣” ,并没有什么“乾隆四十九年甲辰” 等字眼。把“甲辰岁”妄说成“乾隆四十九年甲辰” ,能不算作伪的行为吗?事实上,由于《梦觉本》是上世纪三十年代至五十年代抄成的本子,其间,根本就没有“甲辰”年,因此,所谓“甲辰岁”,实际是个谎言。“乾隆四十九年甲辰”云云,更是个假货。
【二】
实亊求是地说,对于《程甲本》与《梦觉本》的差别,
林冠夫先生还是讲了一点点实话的,虽然说得有些吞吞吐吐、含含糊糊,但是,终究吐了点真言,应该是好亊。他说:“梦觉本与程高本之间,版本现象的同处固然很多,但细究起来,相异之处亦复不少,有的是根本性的差异。”〔页183〕“前八十回,从程甲、梦觉本和各本的对校看,程甲与底本梦觉本之间,文字主要是其同,但也存在若干差异。”〔页213〕大家都知道,《程甲本》是一部摆印本。印本与其付印本即底本之间的“差异”字,极少极少,微乎其微,不过万分之一、二、三罢了,绝对不会有“根本性的差异”。
林先生说:“最能说明程甲本特点的,或者说,它对梦
觉本改动最明显的,是它的楔子部分。……梦觉本与庚辰本此处文字基本相同,是:
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宮神瑛
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
程甲本则攺为:
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仙草一株。那时这个石头
因娲皇未用,却也落得逍遥自在,各处去遊玩。一日,来到
警幻仙子处,那仙子知他有些来历,因留他在赤霞宫居住,

就名他为赤霞宫神瑛侍者。他却常在灵河岸上行走,看到这
株仙草可爱,遂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仙草始得久延岁月。”
〔页214〕
从以上引文中可看出,《程甲本》的文字与《梦觉本》
的文字,差别是十分明显的,这说明:《梦觉本》非《程甲本》的底本。但是,林先生却说:这是《程甲本》“改”的结果。此言纯属无稽之谈。。
林先生又说:“程甲本与梦觉本第二个重要差异,是柳
五儿的生死。梦觉本与庚辰本及其余各脂本一样,桞五儿在前八十回中己经死去。第七十七回,……梦觉本和其他本子,王夫人斥责芳官有如下的话:
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调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
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连夥聚党,遭害
这园子里的人。
在程甲本中,后四十回柳五儿还要出场,并有相当曲折的一段情节。”〔页215〕
这确实是《程甲本》与《梦觉本》的一个“重要差异”。它再次证明,《梦觉本》决不是《程甲本》的底本。上靣所引“王夫人斥责芳官” 的一席话,《程甲本》、《程乙本》、《商务本》都没有;《杨藏本》原文有,后来又刪除了;“庚辰本凃改过多”,无法判定 。只是《有正本》、《王府本》、《列藏本》和《梦觉本》有以上内客。《梦觉本》上的文字显然来源于《有正本》。这证明,《梦觉本》一定晚于《有正本》,更晚于《程甲本》。
林先生还指出了第七十七回中《梦觉本》与《程甲本》的一个不同之处。他写道:“梦觉本和其他各本,是这样一段话:
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虽然闻名不如 見 面,空长了一
个好模样儿,竟没有药性炮仗,只 好装幌子罢了。到比我还发
灿怕羞。可知人的嘴 是一概听不得的。就比如方才我们姑娘下
来,我也料定你们素日偷鸡盗狗的。我 进来一会子,在窗下细
听。屋内只你二人,若有偷鸡盗狗的亊,岂有不谈及的。谁知
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 可知天下委曲亊不少。如今我反后悔,
错怪了你们。既 然如此 你但放心,己后你只 管来,我 也不
罗唣你。……
程甲本这段文字改为:
我等什么儿是的,今日才等着你了。你要不依我,我就嚷起来
。叫里头太太听见了,我看你怎么样!你这么个人,只这么大
胆子儿我刚才进来了好一会子,在窗下细听。屋內你两个人。
我只道有些个体己话儿,这样看起来,你们两人竟还是各不相
扰儿呢。我可不 像他那么儍。说着就要动手。……
这里只是说明,程甲本虽以梦觉本为底本,基本倾向是承袭梦觉本的文字特点,但成书时,对梦觉本也曾作过不少修攺。”〔页216—217〕
林先生反复说:《程甲本》对《梦觉本》“作过不少修改”。这实际上是严重歪曲亊实的瞎扯,是严重颠倒是非的胡诌。因为,《程甲本》是十八世纪的印本,《梦觉本》是二十世纪的抄本,十八世纪的《程甲本》,根本不可能修攺二十世纪的《梦觉本》。因此,所谓《程甲本》“修攺”《梦觉本》,是严重的歪曲历史亊实的胡扯。
【三】
《程甲本》与《梦觉本》的差别,决不止林先生说的以上情况;它们两者之间,实际上相差很大很大。拙文“《己卯本》非《梦觉本》的底本”第【三】部分,已经列举了许多证据,证实了它们的差异。这里再举一些实例,以进一步证明:所谓“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 ,完全是歪理。
〈一〉《梦觉本》的第四回末、第五回末、第七回末、第八回末、第九回末、第十八回末、第十九回末和第六十四回末,都有所谓的“对子”,例如,第七回末的“不因俊俏难为友,正为风流始读书”;第八回末的“早知日后闲争气,岂肯今朝错读书”;第六十四回末的“只为同枝贪色慾,致叫连理起戈矛” ,等等,这是《梦觉本》的一大特色。但是,《程甲本》全部一百二十回的回末,都没有这样的“对子”,一回都没有。这一点,《程甲本》与《梦觉本》可谓毫无共同之处。而且,上列《梦觉本》第七回、第八回与第六十四回回末的“诗对”,均抄自《有正本》。可見,《梦觉本》是一部晚于《有正本》的手抄本。
〈二〉《程甲本》第二回的开头和结尾处的文字,和《梦觉本》的文字截然不同。这也是《梦觉本》非《程甲本》底本的一个根据。梦觉本第二回的开头,有一篇所谓的“楔子”,即“此回亦非正文本旨……” 等等 。然而,《程甲本》的开头,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这就是两本截然不同的地方。同时,《程甲本》第二回末尾的文字是:“子兴道:‘正也罢,邪也罢。只顧算别人家的账,你也吃杯酒才好,’雨村道:‘只顧说话,就多吃了几杯’。”《 梦觉本》第二回的结尾,则没有“只顧算别人家的账你也吃杯酒才好雨村道” 等十八个字。这又是《程甲本》与《梦觉本》两者截然不同之处。
〈三〉第十六回的开头,《程甲本》的和《梦觉本》的大不一样。《程甲本》第十六回的开头是:“且说秦钟、宝玉二人跟着凤姐自铁槛寺照应一番,坐车进城,到家见过贾母、王夫人等,回到自已房中,一夜无话。至次日,宝玉见收拾了外书房,……。” 《梦觉本》第十六回的开头是:“话说宝玉见收拾了外书房,……” ,脱漏共45个字。足见兩本很不一样。
〈四〉第二十二回的尾部,《庚辰本》、《梦觉本》及《程甲本》的正文,三本各有区别。《庚辰本》的末尾是:“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搃无緣。晓筹不用人鸡報,
五夜无烦侍女添。焦首朝朝还暮慕 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梦觉本》无“海灯”诗谜。在“更香”、“镜子”诗谜后靣为:“
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叶落分离别,
恩爱夫妻不到冬。 打一物〔此宝钗金玉成空〕
贾政看到此谜,明知是竹夫人。今值元宵,语句不吉,便佯作不知,不往下看了。于是夜阑,杯盘狼籍,席散各寝。后亊下回分觧。”由此可见,《梦觉本》的末尾比《庚辰本》的末尾长多了。
《程甲本》第二十二回的结尾,除了没有“海灯”一首诗谜以外,其他的诗谜全有,并且在“竹夫人”诗谜后靣,有三段400多字描写贾母的情节,这不仅比庚辰本的末尾长多了,而且,比梦觉本的结尾也长了许多许多。这证眀,三本之间,皆有差别。
〈五〉《程甲本》同《梦觉本》在第三十七回的开头部分,也有差別。《程甲本》开头的文字是:
话说史湘云回家后,宝玉等仍不过在园中嬉游吟咏不题。
且说贾政,自元妃归省以后,居宦更加勤慎,以期仰荅皇
恩。皇上见他人品端方,风声清肃,虽非科第出身,却是
书香世代,因特将他点了学差,也无非选真才之意。这贾
政只得奉了旨,择于八月二十日起身
《梦觉本》第三十七回的开头是:
这年贾政又点了学差,择于八月二十日起身。
可见,两本之间,相去甚远。因此,《梦觉本》不可能是《程甲本》的底本。
〈六〉《梦觉本》第六十四回的正文里,居然出现了“贾政”:
只听里靣哭声震天,却是贾赦贾政送贾母到家即过这边来了,
当下贾毌进入里靣,只有贾赦贾政率领族中人哭着迎了出来,
赦、政一边一个,挽了贾母走至灵前,又有贾珍贾蓉跪着扑
入贾母怀中,……贾赦贾政在傍苦劝,……其余贾赦贾政邢
夫人王夫人等,……
可是,在《程甲本》的第六十四回里靣,上述凡有“贾政”的地方,都写作“贾琏”,而没有“贾政”的字眼。这说眀,此处《程甲本》与《梦觉本》的文字,简直天南地北。
〈七〉第六十七回的结尾,《程甲本》与《梦觉本》两者大相径庭,这又是否定“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的佐证。
程甲本结尾的文字是:
凤姐又叫:“旺儿呢?” 旺几连忙荅应过来。风姐把眼直瞪
瞪瞅了两三句话的工夫,才说道:“好旺儿,很好,去罢! 外
头有人提一个字儿,全在你身上。”儿旺荅应着,也慢慢退出
去了。凤姐便叫“倒茶”。小丫头子们会意,都出去了。这里
凤姐才和平儿说:“你都听见了?这才好呢。”平儿也不敢荅
言,只好陪笑儿。凤姐越想越气,歪在枕上,只是出神。忽 然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叫:“平儿来!” 平儿连忙荅应过来。
姐道:“我想这件亊,竟该这么着才好,也不必等你二爷回来再
议了。”未知凤姐如何办理,下回分觧。
《梦觉本》第六十七回结尾的文字是:
〔凤姐〕得了一个一计害三贤的主意出来。自已 暗想须得如
此如此方妥。主意己定,也不告诉平儿, 反作出嘻笑自若无事
的光景,并不露出恼恨妒嫉之意。于是,叫丫头传了旺儿来吩
咐令他明日传喚匠役人等,收拾东廂房,裱糊鋪设等语,平儿
与众人皆不知为何缘故,下回分觧。
很明显,这六十七回的结尾文字,《程甲本》的同《梦觉本》的,竟有天壤之别。林冠夫先生谈到第六十七回的时候说:“再看觉本,……这一回却出现了特殊情况:程甲本与之不相干,而本來关系较远的宁、正二本却与之很相近。”〔页426〕林先生这里说的“宁、正二本” ,是指《宁戚本》和《有正本》。其实,《梦觉本》第六十七回的结尾,不是和《有正本》“很相近”,而是与《有正本》完全相同。因为,它全是抄自《有正本》。所以,《梦觉本》肯定是二十世纪的手抄本。
〈八〉第七十回的末尾,《程甲本》与《梦觉本》的文宇,也悬殊很大。《程甲本》第七十回的结尾是:
有丫头来请吃饭,大家方散。从此宝玉的工课也 不敢像先竟
撂在脖子后头了。有时写写字,有时念念书,闷了也出来合
姐妹们玩笑半天,或往潇湘馆去闲话一回。众姐妹都知他工
课亏欠,大家自去吟诗取乐,或讲习针黹之亊,也不肯去招
他。便是黛 玉更怕贾政回来宝玉受气,每每推睡,不大兜揽
他。宝玉也只得在自己屋里,隨时用些工课。展眼间 已是夏
末秋初。一日,贾母处兩个小丫头,匁匁忙忙来叫宝玉。不知
何亊,下回分觧。
《梦觉本》第七十回的末尾很简单:
有丫头来请吃饭,大家方散。黛玉回房歪着养乏。要知下回
端的,再听分觧。
明眼人一看便知,《梦觉本》第七十回的末尾,比《程甲本》少了150字。这是何故呢?经考证,它竟与《有正本》末尾的文字一模一样。这再次证明,《有正本》是《梦觉本》部分正文和批语的底本。
〈九〉《程甲本》第七十四回里,有如下一段话:
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儿,便紫胀了脸,说道:“姑娘你别生
气,我们并非私自就来的,原 是奉太太的命来搜察,你们
叫翻呢,我就翻一 翻,不叫翻,我们还许回太太去呢,那
用急的这个样子!” 晴雯听了这话,越发火上浇油,便指着
他的 脸说道:“你说你是太太打发来的,我 还是老太太打
发来的 呢!太太那边的人我也都见 过,就只没看见你这么
个有头有脸大管亊的奶奶 。“凤姐見晴雯说话锋利尖酸,心
中甚喜,却碍着邢夫人的脸,忙喝住晴雯。那王善保家的又
羞又气 ,刚要还言,凤姐道:“媽媽你也不必和他一般见 识,
你且细细搜你的,咱们还到各处走走呢,再迟了,走了风,
我可担不起。“王善保家的只得咬咬牙,且忍了这口气,细
细看了 一看,也无甚私弊之物。
《梦觉本》第七十四回相同位置的文字是:
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看了一看,也无甚私弊之物。
显然,在这里,《梦觉本》比《程甲本》少了235个字,或者说,程甲本比梦觉本多出了235个字。这再一次证明:所谓“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 ,完全是歪曲亊实、颠倒是非的谬论。况且,《梦觉本》比《程甲本》少的235个字,并不是脫字漏宇,而是依据其底本《有正本》抄成的原文。《有正本》的确是《梦觉本》部分正文、批语和“诗对”的底本。这也是《梦觉本》抄录于二十世纪的佐证。
〈十〉第七十八回內的一段文字,《程甲本》与《梦觉本》也不相同。《程甲本》中的文字是:
房内搬的空空落落,不觉大吃一惊。才想起前日仿佛听
見宝钗要搬出去,只因这两日工课忙,就混忘了。这时
看见如此,才知道果然搬出。怔了半天,因转念一想,
不如还是和袭人厮混,再与黛玉相伴。
《梦觉本》的文字是:
房內搬的空空落落,不觉大吃一惊。忽見几个婆子出来
究问原故,婆子回说,宝姑娘出去了,这里叫我们收拾着
,从此你老人家省跑些路。宝玉听了,怔怔了半天,因看
那样光景,不觉伤感,如今还是和袭人厮混,再与黛玉相
伴。
这一段文字,两本的不同处很明显。可见,“程本所据底本为觉本” 云云,是严重违背历史事实的论点。
总之,把二十世纪抄成的《梦觉本》说成是十八世纪印好的《程甲本》的底本,或妄言什么“程本沿袭甲辰本”,“甲辰本刪节程本从之” ,等等,统统是红学史上最大的误会,最大的误觧,最大的曲解,是历史的大颠倒,也是一个大笑话。
注:本篇全部引文,除注明者,均見林冠夫著《红楼梦版本论》一书,故只标出页数,不列书名。


2015年清明节于天湖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