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烛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烛隐》

作者:颜采翔  收录时间: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下午19:19

     颜采翔著《〈红楼梦〉烛隐》,167万字,前七节是专论,其后是120回评点,分为3-13-23-3,三册。刊在豆丁网,欢迎光临。网址:

封面目录                   免费

http://www.docin.com/p-1124055235.html

第一节红学简史             免费

http://www.docin.com/p-1120387286.html

第二节红楼释名             免费

http://www.docin.com/p-1120387287.html

“甲戌本”凡例             免费

http://www.docin.com/p-1120387288.html

第一回                     免费

http://www.docin.com/p-1120387289.html

第二回                     免费

http://www.docin.com/p-1120387290.html

《〈红楼梦〉烛隐》1简       5.88

http://www.docin.com/p-1123894120.html

《〈红楼梦〉烛隐》2简       10.00

http://www.docin.com/p-1124483041.html

《〈红楼梦〉烛隐》3简       10.00

http://www.docin.com/p-1125369251.html

《〈红楼梦〉烛隐》1繁       10.00

http://www.docin.com/p-1123894119.html

《〈红楼梦〉烛隐》2繁       10.00

http://www.docin.com/p-1124479303.html

《〈红楼梦〉烛隐》3繁       10.00

http://www.docin.com/p-1125369250.html

 

 

下贴第一节《红学简史》:

前  缀

第一节

红 学 简 史

 

《红楼梦》一书,其实是跟满清文字狱对着干的隐书。我猜作者作书有此设想:至少也要让满人短期无法读懂,及满人读懂而欲禁之,书已风行,欲禁亦不能矣。苟如是,《红楼梦》当能为推翻满清发挥若干作用。因为写得太难,虽有玉研农、那绎堂辈意识到此书“诬蔑我满人”,“无非蹧跶旗人”,但终满清一朝,无论满汉,于此书知之仍甚少。由于为清廷淫威所限,这就决定了《红楼梦》研究,在满清一朝,不会有多大成就。

1916年许,蔡元培《石头记索隐》,王梦阮沈瓶庵《红楼梦索隐》(后作王梦阮《〈红楼梦〉索隐》)相继发表(不知谁先谁后)。王蔡都认为《红楼梦》排满,索隐派由此滥觞。

1921年,胡适发表《〈红楼梦〉考证》。照胡适的说法,王蔡是猜笨谜,是大错特错,全是错的。

蔡元培,光绪十五年(1889)进士。据《王梦阮是宝坻李熙的笔名?》,王梦阮即李熙,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高中经济特科第三名,算来还是探花郎。这样两名汉语学者,化了相当精力,研究一部汉字写的《红楼梦》,可能全错吗?当然不可能。

因为王蔡与胡适,不仅入手途径不同,方法不同,观点不同,尤其是排满与否截然不同,所以由王蔡并非全错可知,倒是胡适是全错的。

胡适,洋博士,名教授,名气大得很,他又怎会全错?

照我估计,胡适根本就没有研究过《红楼梦》。

 

1、                《红楼梦》有很多非常显眼,相当特异,很能说明《红楼梦》究为何书的文字,例如,贾宝玉衔玉而诞,“古往今来,你们听见过这么第二个么?”此种文字胡适从未论及。这说明胡适就连《红楼梦》表面文字也是很不熟悉的。

2、                胡适1891年生,1910留美。留美前在上海读过《红楼梦》,但那只不过像一般中学生一样,随便看了看,知道几个主要人物而已。留美以后,胡适忙得很,他是没时间研究《红楼梦》的。1021年写《〈红楼梦〉考证》时,应该翻过《红楼梦》,估计就像下馆子似的,按口味和钞票多寡点了几个菜,尝了尝,然后就说咸了淡了,至少谈不上系统研究。我估计,终其一生,亦未能逐字逐句细读红楼一过,细思细品更谈不上。

3、                按照胡适的坐吃山空论,《红楼梦》也没啥好研究的。

 

于是便有一问题:胡适既然没怎么研究《红楼梦》,他这一套观点是怎么来的?

细审胡说,不难看出,他这一套观点,是在《红楼梦》之外,七拉八扯,扯出来的。胡适的主要论据是:

袁枚《随园诗话》卷二:“康熙间,曹练亭(练当作楝)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搂梦》一书,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

杨钟羲《雪桥诗话》:“雪芹为楝亭(曹寅)通政孙……”

张问陶在《赠高兰墅同年》一诗的自注:“传奇《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

“甲戌本”第一回眉批:“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以上四说,是胡适的主要论据,也可以说是整个新红学的基础性论据。这些论据有很多可疑之处,例如,袁枚的“其子雪芹”论,“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论,就都是错的。

一九二一年六月二十四,顾颉刚答俞平伯书:

 

曹雪芹事,只有袁枚说的几句话是易见的,——几乎是孤证,——然而细一考校,便觉得到处铸错。适之先生平常对于考证《红楼梦》的材料随时留心,精心结撰了一篇《考证》,已是很不容易,而不到三个月,已觉得各项推断援据打得七穿八洞。

 

关于这些论据,已有很多学者从不同角度,指出了各式各样的问题,此不赘述。我还要指出的是:别说它们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即便没有这些问题,也是不能得出胡适那种结论的。

为什么?

在红学这一领域:

《红楼梦》:相当于内证、本证、直接证据,相当于内因、决定性因素、决定性材料、起决定性作用。

包括袁枚、脂砚等说的《红楼梦》:相当于外证、旁证、间接证据,相当于外因、从属性因素、从属性材料、只能起从属性作用。

类似情况是:相对于这个液体是什么:

液体:相当于内证、本证、直接证据,相当于内因、决定性因素、决定性材料、起决定性作用。

包括盛液体的瓶子及瓶上的标签文字在内的非液体:相当于外证、旁证、间接证据,相当于外因、从属性因素、从属性材料、只能起从属性作用。

上说可以概括为:

相对于甲是什么:

:相当于内证、本证、直接证据,相当于内因、决定性因素、决定性材料、起决定性作用。

非甲:相当于外证、旁证、间接证据,相当于外因、从属性因素、从属性材料、只能起从属性作用。

以上非甲的关系,胡适与其他新红学家并非根本不懂,但他们的错误,正是将非甲所起的作用颠倒过来了。说得不好听,其错误性质简直相当于:傻大哥相亲,只看衣服不看人。

由于上述错误,新红学专家群数百千把人的上亿红论中,简直就只有俞平伯的“上当”“有罪”四字值得一提:“上当”是说被胡适引上了错误方相;“有罪”乃就腰斩《红楼梦》,鼓吹伪续论言之。

新红学如此荒谬,为什么?

照我看,主要还不是智慧学识不济,而是由于风格习气太差。下面简评新红学三大巨头。

胡适:代表作《〈红楼梦〉考证》,他认为他这么搞才叫“科学方法的《红楼梦》研究”,实则荒谬绝伦,堪称汉语学术史上空前绝后的万字先生臭里手。

俞平伯:代表作《〈红楼梦〉辩》,虽因上当价值有限,但因勇于承认上当有罪,不失为诚恳学者,坦荡君子,可钦可敬。

周汝昌:代表作《〈红楼梦〉新证》,凡属与《红楼梦》有关的,都是错的,凡属对的,都是与《红楼梦》无关的,堪称汉语学术史上空前绝后的南郭先生。

新红学衮衮诸公,其他如冯其庸、刘心武之流,不值老朽一评。

新红学如此荒谬,声势反倒凌驾于索隐派之上,为什么?

只有一个解释:文史界普遍性风格习气较差,不求甚解,不懂装懂,自以为聪明,自以为是……还有政界传来的假大空。

 

 

新红学简直不值一提,索隐派究竟达到了什么水平呢?

为说明问题,现将正确而又完整地解释整部《红楼梦》,定为一百分。

整个红学史上,最高水平非蔡元培莫属。蔡研红二十年许,红论仅三万言,有价值部分约仅三百言。就这三百言,竟有甄贾正伪、贾府伪朝,宝玉帝系、宝玉帝玺四说。毫无疑问,此四说不仅是整个红学史上最为睿智的一种领悟,而且还是最为精炼的一种阐述:其实是将《红楼梦》的隐写总纲揭示出来了,价值无法估量。我给蔡元培打五分。

蔡元培以下,王梦阮红论较多,正解亦较多,但关键处不及蔡元培。我给王梦阮打四分。

蔡王以下,邓狂言、寿鹏飞、景梅九、王伯沆、潘重规、杜世杰、王以安、李知其、土默热等先生,或则零点几分,或则一两分,两三分。

最近十多年,索隐者甚伙,几十百把人吧,约略看了看,初步感觉,零点几分的有几个,一二分的只怕还难得找几个出来。

另一方面,以胡适《红楼梦考证》为奠基作的新红学专家群,虽然方向错了,但多少总还是有点正确的东西。例如:俞平伯评《好了歌》:“展眼兴亡,一明一灭,正在明、清交替之间,文意甚明。”这就是很正确的红论。在这儿,我不计新红学专家群的副作用,仅就其正能量而言,我给整个新红学专家群打两分。

统而言之:整个红学史上,为《红楼梦》作出过正确解释的学者,总数大约几十百把人,所得总分不会高于三十分。

这就是说,即便你有鉴别正解误解的能力,即便你能将所有正解都找出来,你离弄懂红楼仍差得很远。

 

表过他人,该说我自己了。

老朽研红将近三十年,拙作《〈红楼梦〉烛隐》前后写了十几年。若按每天工作八小时计,十年功夫是足有的。

拙作《〈红楼梦〉烛隐》能打几分?

早几年,自估60分;现在,自估80分:当然包括前人的三十分啦。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老朽自夸否?一任众人评。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206741047@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