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論《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論《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 

作者:潘华柱  收录时间:2015年1月24日(星期六) 下午19:30

 

郑庆山先生曾经说;“版本研究从根本上说,就是考察版本的底本以至于祖本。迄今所見《红楼梦》的抄本无一不是过录本,研究这些抄本更必须从探索其底本入手。”〔郑庆山《红楼梦的版本及其校勘》第260页〕这话很有道理。为什么必须“考察版本的底本”呢?因为,某抄本的底本,实质上就是这部手抄本的“老底”。“老底”一揭开,该抄本必然原形毕露、真相大白,一切有关此抄本的许多疑难问题即迎刃而觧,一切有关此抄本的许多谎言和谬论便不攻自破。因此,仔细地具体地考证手抄本的底本,是弄清该抄本面目的捷径。

【一】《程甲本》的第六十四回

并不是《己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

《已卯本》于一九八零年开始影印出版。从此以后,几十年间,还没有一位研红者专门的具体的考证过《己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这方靣,还是个空白。庞英虽然写过《〈己卯本〉第六十四回校勘记》,但是,那是“以《己卯本》第六十四回为底本”,与《程甲本》、《有正本》、《梦稿本》、《列藏本》作文字“校勘”,而不是考察《己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现有论及《己卯本》第六十四回底本的文章,都是些一言半语一鳞半爪的东西,并不能让人看清楚《已卯本》的底细。

冯其庸教授在《论庚辰本》〔页6467〕中说;《己卯本》第六十七囬的底本,“用的是程乙本的抄本,它的六十四回则是用的程甲本”。又说:“已卯本抄补的六十四回是用的程甲本。”应必诚教授在《红学何为》一书〔页500501〕里亦说:“已卯本除了六十七回外,六十四回也是抄补的,……六十四回所据是程甲本。”郑庆山先生也认为;“第六十四回,己卯本和庚辰本均无。其题记注明:原缺第六十四回。已卯本以程甲本抄配”。《己卯本》“原缺第六十四回和第六十七回,己补配。第六十四回与程甲本是一个系统,……。”〔郑庆山《红楼梦的版本及其校勘》第274页、第568页〕这些学者都断定:《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是程甲本的第六十四回。然而,这都是不确切的论断。

红迷们都知道,《程甲本》有一系列的版本。冯其庸教授在《论程甲本问世的历史意义》一文里说:“亊实上自乾隆辛亥程甲本刋行以后,很快就有了多种翻刻本。今据一粟红楼梦书录择要列举于下:一,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本衙藏版本;二,绣像红楼梦,抱青阁刋本;三,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东覌阁刋本;……。以上十种,大都刋于嘉庆年间,所据底本,都是据程甲本。”可見,《程甲本》确实有一系列的版本。不过,人们通常所谓《程甲本》,都是指乾隆辛亥《程甲本》,而非指《程甲本》衍生的版本,如本衙藏版本之类。

冯、应教授等断言《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是《程甲本》,其根据何在呢?他们根本就没有拿出过任何的证据,只是捕风捉影而己。一九九二年三月,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程甲本红楼梦》〔全六冊〕。这部《程甲本红楼梦》的第六十四回,同《己卯本》的第六十四回,在文字上便有许多差异。比如,《程甲本红楼梦》第六十四回〔页1722〕为:“说毕,便连忙的去了”,《已卯本》第六十四回〔页846〕则作:“说毕,便连忙去了”,无“的”字。又如,《程甲本红楼梦》〔页1726〕是:“胡乱凑几首诗”,《己卯本》〔页850〕却为:“胡乱凑几句诗”。前是“几首诗”,后为“几句诗”。可見,两本的第六十四回,在文字上不尽相同。因此,《程甲本》的第六十四回,就不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冯、应两教授的论述,也就是不正确的看法。

有的研究者,不仅称《己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是“程甲本”,而且说《己卯本》第六十七回的底本也是“程甲本”。这简直是信口开河。例如,林冠夫先生在《红楼梦版本论》一书〔页71〕中便讲:《已卯本》“内阙第六十四、六十七回,今已卯本这两回书,系署名武裕庵者另笔抄补,其底本为程甲本。”这难道还不是信口雌黄吗?拙文《谈谈〈己卯本〉的第六十七回》已阐明:“《已卯本》第六十七回的底本,是亚东版程乙本的第六十七回。”

一九五五年四月,文学古籍刋行社,在出版《庚辰本》影印本的时候,该社编辑部在“出版说明”中称:“该书原缺第六十四、六十七两回,現用己卯本补上,以足八十回之数。这两回,我们用乾隆程伟元活字本对校过,认为其第六十四回大约接近于辛亥〔公元一七九一年〕印本〔程甲〕,第六十七回則接近于壬子〔公元一七九二年〕印本〔乙本〕,可見这两回是否原著面目,尙属可疑。”由此可知,《己卯本》的第六十四回,仅仅“接近于”“乾隆辛亥程甲本”。这进一歩证明,《程甲本》的第六十四回,根本不可能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

前不久,网友呂材桢发表网文称:“《己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为“师大程甲本”。这是不符合亊实的说法。红迷们都知道,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红楼梦》〔程甲本〕。它是以北师大图书馆藏的《程甲本》为底本的校注本。据说,北师大图书馆藏的《程甲本》,“是萃文书屋初排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的翻刻本”。但是,这部《程甲本》的第六十四回,也不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这一点,下文便可一目了然。

【二】一九三零年铅印的《石头记》第六十四回

方才是《己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

一九三零年四月,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了一部一百二十回《增评补图石头记》铅印本,为“万有文庫”之一种。一九三三年三月,商务印书馆又刋行了“囯学基本丛书”本。一九五七年九月,再次印行了平装两冊本。这三种一百二十回《增评补图石头记》铅印本,皆用同一纸型付印,因而,它们的内容是完全相同的。

经考证,这部商务版《增评补图石头记》的第六十四回,才真正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为了证实这个结论,現將《己卯本》、商务版《石头记》〔以下简称商务本〕、北师版《程甲本》〔以下简称北师本〕、《有正本》和《梦覚本》的第六十四回文字的异同,择要列举如下:

己卯本并预备一切应用扛等物沈阳版总8415

商务本并预备一切应用扛等物

北师本并预备一切应用幡扛等物

有正本并预备一切应用扛等物

梦觉本并预备一切应用扛等物

 

已卯本只听得屋嘻溜哗喇的乱响总8429

商务本只听得屋嘻溜哗喇的乱响

北师本只听得屋里嘻哗喇的乱响

有正本只听得屋咭溜咕噜的乱响

梦觉本只听得屋咭溜吐噜的乱响

 

已卯本正你们寂寞总8437

商务本正你们寂寞

北师本正怕你们寂寞

有正本正你们寂寞

梦觉本正你们寂寞

 

已卯本夏日有丧亊带得着总8448

商务本夏天有丧亊带得着

北师本夏天有丧亊才带得着

有正本夏月有丧亊带得着

梦觉本夏天有丧事带得着

 

己卯本叫老太太回来看见总8451

商务本叫老太太回来看见

北师本要叫老太太回来看见

有正本叫老太太回来看见

梦觉本叫老太太回来看见

 

己卯本从来不吃这些凉东西8459

商务本从来不吃这些凉东西

北师本从来不吃这些凉东西

有正本从不大吃这些凉东西

梦觉本从来不吃这些凉东西

 

已卯本当点在常坐卧之处总8467

商务本当点在常坐卧之处

北师本也当点在常坐卧之处

有正本当点在常坐卧之处

梦觉本当点在常坐卧之处

 

已卯本说毕,便连忙去了总8469

商务本说毕,便连忙去了

北师本说毕,便连忙去了

有正本说毕,便连忙去了

梦觉本说毕,便连忙去了

 

已卯本婆子们回亊毕纷纷散8477

商务本婆子们回亊毕纷纷散

北师本婆子们回亊毕纷纷散出

有正本婆娘们回事毕纷纷散出

梦觉本婆娘们回事毕纷纷散出

 

已卯本都闹出两三件来了总8484

商务本都闹出两三件来了

北师本都闹出来了两三件来了

有正本已出来了两三件了

梦觉本已出来了两三件了

 

已卯本也有他说不得的事总8485

商务本也有他说不得的亊

北师本也有往他说不得的亊

有正本也有对他说不得的亊

梦觉本也有对他说不得的亊

 

已卯本使我说到这里总8494

商务本使我说到这里

北师本使我说到这里

有正本使我说到这里

梦觉本使我说到这里

 

已卯本紫鹃端了茶来打谅二人总84910

商务本紫鹃端了茶来打谅二人

北师本紫鹃端了茶来打二人

有正本紫鹃端了茶来打谅他二人

梦觉本紫鹃端了茶来打谅二人

 

已卯本一靣让宝钗坐,一面笑道总8506

商务本一面让宝钗坐,一靣笑

北师本一靣让宝钗坐,一面笑道

有正本一靣让宝钗坐,一靣笑

梦觉本一靣让宝钗坐,一靣笑

 

已卯本胡乱凑几诗总8507

商务本胡乱凑几

北师本胡乱凑几首诗

有正本胡乱凑几首诗

梦觉本胡乱凑几首诗

 

已卯本我也上懒懒的总8508

商务本我也上懒懒的

北师本我也身上懒懒的

有正本我也身上懒懒的

梦觉本我也身上懒懒的

 

已卯本但只嫌他是不是的写给人看去总85010

商务本但只嫌他是不是的写给人看去

北师本但只我嫌他是不是的写给人看去

有正本但只我嫌他是不是的写了给人看去

梦觉本但只我嫌他是不是写了给人看去

 

已卯本要他家退婚总8603

商务本要他家退婚

北师本要给他家退婚

有正本要他家退婚

梦觉本要他家退婚

 

已卯本带着两个小丫8642

商务本带着两个小丫

北师本带着两个小丫环

有正本带着两个小丫

梦觉本带着两个小丫环

 

已卯本含羞死了总86810

商务本含羞死了

北师本含羞吊死了

有正本口口口口口

梦觉本口口口口口

 

己卯本预备二姐儿过来时服侍总8694

商务本预备二姐儿过来时服侍

北师本预备二姐儿过来时

有正本备二姐过去时服

梦觉本备二姐过去时服

 

已卯本张华之祖原当皇粮头总8695

商务本張华之祖原当皇粮

北师本张华之祖原当皇粮庒头

有正本张华之祖原当皇庒

梦覚本张华之祖原当皇庒

 

已卯本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8697

商务本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

北师本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周

有正本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周

梦觉本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

以上亊实充分证明,一九三零年商务印书馆开始出版的《增评补图石头记》的第六十四回,确实是《己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是毋庸置疑的亊情。虽然,两本的第六十四回内的文字,也有极个别极个别的不尽相同,然而,这完全是《己卯本》的抄手误抄的结果,而不是两本的差异。安晓玲在《新探红楼〔89〕:找回〈庚辰本〉的64回和67回》中说:第六十四回里,“程甲本和所有版本都是‘一百银子’,唯独《已卯本》是‘二百银子’。它‘二’字从哪里来的呢?看看图就清楚了。《程甲本》〔图1A〕的‘一’字上面一橫,属印渍,被伪造者看成是‘二’字〔图1B〕。这一铁的事实,再次证实《已卯本》的伪本靣目。”

陶洙于“丁亥春”在《己卯本》中写的“题记”说:“此已卯本封面亦书〔内缺六十四、七回〕,而卷中有此两回,并不缺。”这证明,《已卯本》的第六十四回,抄成在一九三零年至一九四七年之间,很可能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抄成的。这应是比较符合实际的推断。

【三】陶洙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炮制者

陶洙既是《己卯本》第六十七回的炮制者,也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炮制者。这是铁的事实。

陶洙在《己卯本》第六十一回至七十回目录页的左上角,用朱笔写了一行“题记”:“庚辰本校过”。这行“题记”说明,《己卯本》的第六十一回到第七十囬,陶洙都按照“庚辰本校过”。因此,这十回书、包括第六十四回和第六十七回上靣的朱笔、墨笔校改字,全部是陶洙的手笔,全部是陶洙的作为。但是,由于《庚辰本》没有第六十四回,因而,《己卯本》的第六十四回,不可能根据《庚辰本》校改。这是不言而喻的事。那么,陶洙是依据哪一部《红楼梦》或《石头记》的第六十四回,校改《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呢?必须明确指出,陶洙是按照商务版《增评补图石头记》的第六十四回,用朱笔和墨笔校改了《己卯本》的第六十四回。现将各个校改字罗列如下〔刮弧里的字是刪除字,红字为朱笔、墨笔添、改字〕:

 

已卯本〈轮〉了不叫打总84210

商务本输了不叫打

 

已卯本却是芳官〈轮〉与晴雯总8436

商务本却是芳官输与晴雯

 

已卯本说着芳官早托〈子〉一杯凉水总8452

商务本说着芳官早托了一杯凉水

 

已卯本取其凉而已总8454

商务本取其凉意而已

 

己卯本不〈用〉要请那位姑娘奶奶么总8459

商务本不是要请那位姑娘奶奶么

 

己卯本我们娘素日屋内除摆新鲜花总8467

商务本我们姑娘素日屋内除摆新鲜花

 

已卯本我此刻走去見伤他感总8474

商务本我此刻走去見他伤感

 

已卯本宝玉因未見上靣是何〈面〉词总8505

商务本宝玉因未見上靣是何言词

 

已卯本其实给他看也没有什么总8509

商务本其实给他看也倒没有什么

 

己卯本眀日更五仍要出城总8548

商务本明日五更仍要出城

 

已卯本贾琏便欲趁此时下85610

商务本贾琏便欲趁此时下手

 

已卯本买上一所房子及应傢伙总8611

商务本买上一所房子及应用傢货

 

已卯本我买两绝色的丫头谢你总86110

商务本我买两个绝色的丫头谢你

 

已卯本我的槟榔从来不给人吃总8636

商务本我的槟榔从来不给人吃

 

已卯本偺们都是至亲骨86410

商务本偺们都是至亲骨肉

以上《已卯本》第六十四回内的十五处朱笔与墨笔的添改字,全部是陶洙根据商务版《增评补图石头记》第六十四回校添校改上去的文字。这就有力地证明,陶洙手中,必定有一部商务版的一百二十回《增评补图石头记》。同时也证实,《己卯本》里的第六十四回,也就是陶洙依照商务版《增评补图石头记》第六十四回炮制的。先按照过录,后又依据校添校改,这是顺理成章的亊情。因此,陶洙无疑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炮制者。

陶洙于同一时间炮制的《己卯本》的第六十四回与第六十七回,为什么不用同一个抄手、同一个底本抄录?他为什么既用两个不同的抄手又用两个不同的底本进行抄写呢?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个很值得深究的问题。其实,《己卯本》是一个怪胎,是陶洙炮制的一个怪胎。《己卯本》不是依一个底本而是用数个底本抄录,这难道还不是一个怪胎吗?

《己卯本》实有五十回,即第一回至第四十回、第六十一回至第七十回。这五十回书中,第六十四回的底本是商务版《增评补图石头记》,第六十七回的底本是亚东版《程乙本》。第二十一回至第三十回,是陶洙自己亲笔抄写的,他说:“此十回現据庚辰本抄补齐全”。请注意,是《己卯本》“据庚辰本”这个底本“抄补齐全”。这说明,《庚辰本》是《己卯本》的第三个底本。《庚辰本》第六十八回“残缺了该回的第十叶”,“缺六百字”。《已卯本》这“六百字”的底本,则是《程甲本》系统中的一个版本。《己卯本》第五回末有“一付对子”:“梦同谁诉离愁恨,千古情人独我知”。这又是抄自另一个底本。陶洙写在《已卯本》的“题记”一再说:《己卯本》“尝以戚本对校”,“以戚本校”,“与戚本同”,“与戚本虽有异同.”,“与戚本相校大不相同”,等等。这不难看出,陶洙手里显然有一部《有正本》〔亦称《戚本》或《戚序本》〕。这是很明显的事。陶洙手里既然有一部《有正本》,那么,他就一定会用《有正本》做底本,炮制《己卯本》。实际上,《已卯本》的许多章回许多內容的底本,就是《有正本》和《庚辰本》。此乃铁的事实。这些底本说明什么呢?它们充分证明:《己卯本》根本就不是“怡亲王弘晓的抄藏本”,也不是什么“國家珍贵古籍”。《己卯本》是陶洙也只能是陶洙炮制的伪本。

谈到第六十四回,有个问题不能不说说,这就是:《蒙古王府本》、《梦觉本》、《杨藏本》和《列藏本》四本的第六十四回,都居然出现了“贾政”,这是个不正常的现象。现引《蒙府本》第六十四回里的一段话为证:

“只听见里靣哭声震天,却是贾赦、贾送贾毌到家即

过这边来了。当下贾毌进入里靣,早有贾赦、贾率领

族中人哭着迎了出来,赦、一边一个挽了贾毌走至灵前,……贾赦、贾在傍苦劝,……其余贾赦、贾邢夫人王夫人等……。”

在这不長的一段文字里,竟五次出现了“贾政”,这明显是此四本严重失真的证明。因为,按照小说故事的发展,“贾政”此时并不在京都,并不在家中。《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开篇便说:“这年贾政又点了学差,择于八月二十日起身。是日……宝玉诸子弟等送至洒泪亭。”第七十回则有:“早膳毕,便有贾政书信到了,……说六月中准进京等语。”而且,《程甲本》、《程乙本》、《有正本》的第六十四回內,都没有“贾政”的踪影。这证明,上述四本的笫六十四回中出现“贾政”,是完全错误的文字,是失真的体现。因此,这四本決不是“辛亥摆本”以前的东西,而是“辛亥摆本”以后的产物,甚至是“辛亥革命”以后的抄本。这是合乎事理的推论。然而,冯其庸教授却说:“蒙、戚、程甲这三本,蒙本最早,戚本〔指它的底本〕次之,……戚本抄定的时间要早出程摆本。”〔冯其庸《论庚辰本》单行本第82页〕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这完全是历史的大颠倒。

【四】《已卯本》正文“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吗?

现在,考明了《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商务版《增评补图石头记》,也搞清了《己卯本》第六十七回的底本是亚东版《程乙本》,并且证实了《已卯本》中的这两回书,全部是陶洙炮制的赝品。于是,许许多多大谈《己卯本》第六十四回和第六十七回的言论,实际上都是十足的胡诌。

(一)冯其庸教授在《论〈红楼梦〉的脂本、程本及其他》一文中说:“現在的庚辰本、已卯本都缺六十四回、六十七回,并还在第六十一回至七十回的总目上写明‘內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可见他们的这种说明与我们现在所见的真正的早期的乾隆抄本也是一致的。”〔見《敝帚集》第379页〕这是什么话?这是故弄玄虛的胡诌。

请问冯教授:所谓同《己卯本》、《庚辰本》“一致”“缺六十四、六十七回”的“乾隆抄本”是哪些手抄本?除了《庚辰本》,“我们现在所见的”“缺六十四、六十七回的”“真正的早期的乾隆抄本”又在哪里呢?拿出来看看嘛!冯教授曾经说:“现存的蒙古王府本、戚蓼生序本、南京图书馆藏本〔宁本〕、梦觉主人本(晋本〕、红楼梦稿本〔稿本〕以及南京出现的扬州靖氏藏本和现在苏联的那个抄本,这七个抄本,前八十回里都保存着〔六十四回和六十七回〕这兩回。”〔冯其庸《论庚辰本》单行本第73页〕这是冯教授自己说得明明白白的话。至于《舒序本》只有前四十回,《甲戌本》仅有前二十八回中的十六回,《郑藏本》则光有第二十三回和第二十四回。此三本,根本谈不上缺不缺“六十四、六十七回”的问题。实际上,除了《庚辰本》,并没有“缺六十四、六十七回”的抄本。可见,冯教授的上述说法,纯粹是逻辑混乱的胡扯,是自欺欺人的花招。

(二)《已卯本》正文“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吗?陶洙在“丁亥春”写的“题记”说:“此已卯本封靣亦书〔內缺六十四、六十七回〕,而巻中有此两回,并不缺。”陈维昭教授也认为:“己卯本第六十一至七十回的封靣注明‘內缺六十四、六十七回’但该本子中却有这兩回。”这都己指明,《已卯本》分冊回目页,虽有“内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字样,但在正文里,却有这两回书。这都是无法否认的客观事实。可是,冯其庸教授竟说:《已卯本》“第六十四、六十七兩回从回目到正文都缺。”〔论《庚辰本》单行本第4页〕林冠夫先生也认为:已、庚“二本的第七分冊的目录页上,都只列八个回目,并都有‘內缺六十四六十七回’字样,并且正文都付阙。”“缺这两回书,是《已卯本》这个本子的原貎。”〔林冠夫《红楼梦版本论》第99页、75页〕这就十分奇怪了。

《已卯本》的正文里,明明有第六十四回和第六十七回,这是任何视力健全者都可以一目了然的情形,是任何人都有目共睹的事实。然而,冯教授等人竟瞪着眼睛讲瞎话,硬说“都缺”。这是何故呢?由于妄图把《己卯本》吹捧成“乾隆抄本”,因而,他们便蓄意制造假象,故意散播谎言,不仅谎称《已卯本》正文“缺六十四、六十七回”,而且胡说“乾隆二十四年……就开始缺少这两回。”〔冯其庸《三论庚辰本》〕“庚辰本和已卯本缺这两回书,不是现存的这两个本子在流传中散佚,而是它们的底本就己经付阙。”〔林冠夫《红楼梦版本论》第414页〕如此说来,《红楼梦》不但没有后四十回,而且没有“六十四、六十七回”,岂不是止有七十八回了?。这些说法有论据吗?没有,一点根据都没有,全部是信口开河的胡诌,是瞎编出来的谎言。事实上,《已卯本》是现代人陶洙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炮制的伪本,它根本不存在什么“乾隆二十四年……就开始缺少这两回”的事。

〔三〕红学史上一谎言——《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由武裕庵补抄”。冯其庸教授等人,为了给《已卯本》添枝加叶、添油加醋,他们不仅胡扯《已卯本》正文“缺六十四、六十七回”,而且胡说《已卯本》的第六十四回和第六十七回均“由武裕庵补抄”。这纯属无稽之谈。一九七九年六月,冯其庸教授在《论己卯本——影印〈脂硯斋重评石头记〉已卯本序》里便瞎说:《己卯本》“內六十四、六十七回原缺,己由武裕庵补抄。武裕庵大概是嘉、道时人。”〔《敝帚集》第262页〕在这里,冯教授既瞎扯《已卯本》第六十七回“由武裕庵补抄”,又谎称《己卯本》第六十四回也是“由武裕庵补抄”。此谎言一出,跟风者还真的不少。林冠夫先生就跟着说:“己卯本第六十四回、六十七回,今己卯本的这两回书,系署名为武裕庵者另笔抄补。”〔林冠夫《红楼梦版本论》第71页〕郑庆山先生同样讲:“还有第六十四回和第六十七回,已卯本原缺,后经武裕庵在道光年间抄补配齐。”〔郑庆山《论晋本红楼梦》〕这都是不折不扣的屁话。

如果说,所谓《已卯本》第六十七回“系武裕庵补抄”还有那么一根稻草——一张夾条上的假话,那么,声称《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由武裕庵补抄”,就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揑造,就完全是弥天大谎。拙文《谈谈〈己卯本〉的第六十七回》已说明:“《己卯本》的第六十七回决不是‘武裕庵补抄’”,“《己卯本》第六十七回的底本是亚东版《程乙本》的第六十七回”,“陶洙是《已卯本》第六十七回的炮制者”。本文又指明:“一九三零年商务印书馆铅印出版的《增评补图石头记》的六十四回,才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底本”,“陶洙也是《已卯本》第六十四回的炮制者”。这都是无可争辩的客覌事实。,

红学中的谎言、屁话何其多?完全是名人带头散布的结果。

 

二零-五年一月十五日定稿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