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佚红楼梦》分回评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佚红楼梦》分回评论    

作者:虞卫毅  收录时间:2014年6月13日 上午11:04

    网上出现《佚红楼梦》文本,注明原作者是芹溪居士.经齐斋品读鉴定,判明是曹雪芹生前所写八十回后的部分散佚文本.这个文本共有三十回回目,但仅有十二回内容.这一佚稿的发现,证明曹雪芹生前确实写过后三十回内容,因佚稿内容与脂批中关于后三十回的相关批语全部吻合.对解开红楼梦后三十回与后四十回悬案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齐斋在<古代小说论坛>中对此文本有初步讨论和认定.这里分回作出评读,供研究者作进一步的考察与鉴定.
    根据齐斋的研究,曹雪芹生前曾写出过后三十回内容,后因部分书稿迷失,(也可能是因后三十回内容与曹家往事太过密切和明显,而放弃不用.最后决定用初稿本后四十回续接,遂有梦稿本一百二十回文本.但是,梦稿本,初稿本以及后三十回佚稿文本以及多种脂批本在曹雪芹去世后均由脂砚斋收存,脂砚斋在曹雪芹去世后不仅继续对脂批本红楼梦进行加批,而且将曹雪芹所写各稿都作了一定的整理和归类,脂砚去世前曾将曹雪芹所有文稿妥善交于亲友,几经波折,这批书稿大部分被程伟元得到,(极有可能是脂砚逝前重托,故程氏能得到多种稿本和抄本).程伟元请高鹗帮助整理,以初稿本内容补齐梦稿本残缺部分,出版了程高本.又利用出书方便的条件,将初稿本和佚稿文本换名出版,使曹公的书稿得到保全.初稿本出书时用了<金玉缘>书名,作者用"西楼居士"暗示是曹公原稿.而佚稿文本则用<佚红楼梦>为书名出书,作者用"芹溪居士"暗示为曹公撰红佚稿.互联网出现后,这两书的电子文本在网上出现,被齐斋发现并作出鉴定意见,使困惑红学界近百年的后四十回文本之谜与佚稿之秘终于得到破解.齐斋不仅发现了曹雪芹写作红楼梦的初稿文本,而且又发现了曹公生前所撰后三十回的佚稿文本.这对红楼梦的版本研究和成书过程研究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红楼梦的故事结尾对红楼梦影视剧本的创作意义十分重大,曹公生前对红楼梦的故事结尾有两种述说,一种是用初稿本后四十回故事内容进行收尾,另一种则是用〈佚红楼梦〉中的故事内容进行收尾。对前者,笔者道出其为“龙头”与“蛇尾”的成书组合,对后者,笔者认为是“龙头”与“龙尾”的成书组合,因为,〈佚红楼梦〉书稿内容是曹雪芹在写完红楼梦前八十回后的续写,它的故事叙述是直接承接前八十回故事内容的,所以在故事的衔接上比起用初稿本后四十回续接的程高本红楼梦要自然帖切的多。可惜的是〈佚红楼梦〉是一部残稿,虽然有完整的回目,却只有十几回内容。
    第八十一回 潇湘馆偶题集古字 怡红院邀咏佳人诗
    齐斋评论:仔细读了这一回,感到这只能是曹雪芹手笔。红楼梦前八十回人物错综复杂,故事情节千头万绪,但是有一条主线,那就是要为脂砚传诗。前八十回中设置了很多特定的情节,都是为了能让脂砚的旧作诗词合理的写入书中,例如,前八十回中写黛玉作〈葬花吟〉、〈五美吟〉、《秋窗风雨夕》等诗,都设置了特定的情节,使脂砚的旧作合情合理的写入书中,这可以说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的一个重要特征,也是曹雪芹在写作中极端用心之处,这种创作能力和细心之处,一般人不易察觉,更很难去模仿。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出现的大量诗词,哪些是脂砚旧作,哪些是曹公写书时临时创作,现在很难考证和断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其中有很多诗词一定是脂砚旧作,脂批中就曾明言,说作者也有“传诗”之意。作者是要为自已传诗吗?非也!前八十回中的大量诗词明显是女性作者所写,只要细心体察便知。因此,笔者判断曹雪芹在红楼梦一书中有为脂砚“传诗”的意图,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这是我们解读和认识红楼梦创作特征的一个重要切入点。以此视角来审视佚稿文本,同样会有这种感受和认识,这也是笔者鉴别〈佚红楼梦〉为曹雪芹佚稿的主要原因。
    这一回为了写出脂砚旧作十二首〈咏佳人诗),曹雪芹精心的挑选了十二位女子参于创作,对每一位女子是如何到场的都有细心交待,这是曹雪芹创作时的一大特色,心细如发,滴水不漏,言语恰到好处,这些都是曹雪芹创作时的精妙之处。此回中写诸才女聚会怡红院,写的生动活泼,让人回味无尽,将大观园中的诗社雅集推向新的高潮。这种大手笔的写作技巧,除了曹雪芹本人,其他人很难做到。而十二首咏佳人诗的诗才与史观,也只有曹雪芹和脂砚斋这样的才子与才女才能做出。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回中林黛玉写了一首集古诗,这首集古诗,初看平平,细想就知道难能,它要有很高的诗学修养才能措手。因为集古诗容易,集成歌行就很难。虽然它可能只是脂砚的游戏之作,但由于它独出一格,被曹雪芹有意写入书中不无可能。
    第八十二回 熬年夜贾政惊异兆 省宫阃元春露端倪

齐斋评论:这一回写贾府过年,写的如临其境,一丝不乱。又写大年初一贾母带巧姐等进宫看视元春,元春闲谈中论及宝玉婚事,也是自然恰切。整回文字如行云流水,既将贾府过年守岁的热闹场面写的生动异常,又将贾府过年各种仪程及各人的行止交待的清清楚楚。这种描写方式与记述方式,非亲临其境之人,难以尽述。因此,此文本的创作者只能是过来人才能有此回忆和记述,据此,笔者认为此佚稿文本作者只能是曹雪芹。
忙而不乱,处处有交待,这是曹雪芹创作中的一大特色,这一特色在前八十回中有突出表现,而在本回中也有突出表现,心细如发,笔笔有照应,笔笔有交待,前呼后应,草蛇灰线,这是曹雪芹创作时高妙之处。阅读此回文本,笔者再一次为曹雪芹高超的写作技巧而感动叹服。
值得注意的是,李绮与李纹在前八十回中的出现,实际上是为写十二首咏佳人诗作准备,随着上一回咏佳人诗的完成,这一回就对李绮与李纹的淡出描写作了交待。要知道,曹雪芹出生于织造府,他对织锦中各种穿插避让,铺陈安排,回复照应均有深刻体认,这种精心布局的写作技巧与构思方式与他的生活经历与生活环境大有关联。红楼梦的写作,就象是在织锦,其中的精细程度,与往返照应的创作才能令人叹为观止。这种高超的写作技巧,在这一回写贾府的过年细事时,有更杰出的表现。一丝不苟,滴水不漏,处处生发,处处照应,这就是笔者在阅读中的一种切身感受。笔者之所以判定此文本是曹雪芹佚稿,其原因正在于此。
第八十三回 吉上吉薛宝琴出阁 喜中喜邢岫烟完姻

齐斋评论:此回紧接上回叙述,将贾府过年时的一些细事交待清楚。然后笔锋一转,写宝琴出嫁与邢岫姻完婚,中间又穿插写了马道婆向赵姨娘索债事,真是头绪纷繁而又一丝不乱。读这一回文字,笔者有一种体认,那就是曹雪芹写完前八十回后并没有停笔,而是一路写下,所以,前后文的照应回复处处中节,一气呵成,并无半点迟滞。脂砚斋在评点曹雪芹创作特征时曾说过下面一段话::《石头记》用截法、岔法、突然法、伏线法、由近渐远法、将繁改简法、重作轻抹法、虚敲实应法种种诸法,总在人意料之外,且不曾见一丝牵强,所谓“信手拈来无不是”是也。读此回和前两回内容,深感这几回内容在写作上更显成熟和老到,其写作水平比起前八十回更见笔力。行文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叙事总在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例如此回写薛宝琴与邢岫姻出嫁与成婚,已经是头绪纷繁,错综复杂,偏偏在忙乱中又插写出马道婆与赵姨娘的一段公案,既承上,又启下,且又自然入理,毫无牵强,真是脂评所言“信手拈来无不是”!对这种高超的写作技巧,笔者将其形容为“织锦法”。一部红楼梦如果看成是一块精妙绝伦的云锦织品,那么,作者曹雪芹就是织锦人,其中的巧致与细密令人目乱神迷,由衷赞叹。

第八十四回 贾元春卧病凤藻宫 林黛玉泪染相思记
齐斋评论:
这一回写贾芸与小红在风姐下房处亲热被风姐当场捉住,引出一段佳话。继写元春染病贾府礼佛,引出贾链在铁槛寺捉奸。再写林黛玉读《相思记》而生伤感。整回文字一波三折而又紧凑热闹。特别是其中的人物对话,各具特色。写风姐听从平儿劝告,成全贾芸与小红姻缘,是其中最精采的一段。在前八十回中,曹雪芹对风姐的精明强干与心狠手辣有细致的描写,这一回则对其权衡利弊善于笼络人心的一面也作了描写,值得注意的是,此回写风姐成全贾芸与小红姻缘,为后面风姐落难时贾芸与小红去探监和照看埋下伏笔。这与脂批中对佚稿内容的透露完全相符。所以笔者断定此文本正是佚稿文本。如是其他人去写,很难写的如此微妙。回末写林黛玉读完《刘生觅莲记》与《相思记》后,生出一番感叹:“吾才也不及碧莲,吾命也不及琼娘。彼父母怜其病,择其婿,遂尔终身。今我羸病远胜于彼,奈无亲为我做主何!”显见作者对《刘生觅莲记》与《相思记》有深入的认识和解读,这也不是当代小女子所能思所能言的。据此,笔者判定此文本作者学养深厚,只有曹雪芹这样的大家才能举重若轻,著手成春。可谓“信手拈来,皆成妙文”也。

第八十五回 因抱病凤姐荐平儿 为贪欢贾琏逐秋桐
齐斋评论:此回紧接上一回,写贾府众人去铁槛寺礼佛,复写贾链风姐处置贾芹,贾芹怀恨于风姐,为贾芹后来报复风姐埋下伏笔。接着写风姐抬举平儿整治秋桐事,又是一波三折。值得注意的是,此回写赖嬷嬷向贾母荐药方,又荐“九转香”,见出作者中医知识修养,而铁槛寺上香一节,虽然简短,却写的头头是道,见出作者的佛学知识修养。至写秋桐被逐一节,更是百般铺陈,实为曹公写作中的一大特色,事无巨细,必述其前因后果。而人物间的对话,尤为精彩,各有各的声口,各有各的个性。使人如闻其声,如见其形。这种高超的语言运用能力,除了曹雪芹,又有谁能做的到?
第八十六回 争闲气金桂闹午宴 赴雅会薛蟠结新知

齐斋评鉴:这一回写薛蝌与邢岫烟投奔薛姨妈,引出夏金桂恶语闹午宴一出,复写薛蟠接到冯紫英定亲喜帖,与宝玉在冯紫英家结识卫若兰,又写宝玉受卫若兰邀请,在卫家射圃,见到卫若兰所佩麒麟,为后文描写卫若兰与史湘云的一段姻缘埋下伏笔。整回文字环环相扣,一气呵成。其中写在冯紫英处喝酒行酒令,尤为精彩。酒令游戏,至清代成一高峰,其中的变化发挥,真让人耳目一新,而能在文学创作中随机运用更需多方面的修养与才情,这种高超的创作技巧,不是现代人轻易就能学会,更不要说在创作时随意就能发挥和演绎出来。因此,这一文本只能是古人所写,不可能是当代人所为。更值得注意的是,本回写宝玉在卫若兰家见卫若兰身佩金麒麟一段与脂批中提到的后半部情节完全吻合。红楼梦第三十一回中有一段脂批“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看了这一回文本,我们才真正知道“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的真实含义,也才真正知道上述脂批的真实含义。因此,这一段写卫若兰在射圃所佩麒麟的文字,能够充分证明此文本正是曹雪芹佚稿

文第八十七回 病香菱衔冤归地府 苦迎春含恨赴黄泉
齐斋评鉴:这一回写香菱与迎春之死,与前八十回衔接紧密,回目对仗工整,叙事细密周到。尤其写绣桔忠心侍主,以死拒辱一段,突显了绣桔的刚烈与忠贞。此回文字将三位弱女子的不幸与悲剧描写的细致入微,让人生出无限的悲叹。对贾赦欠孙家五千两银子始末,本回也有详细解说。读后深感只有曹雪芹这样的大手笔才能将人情与世态刻画的如此深刻,更加坚信这一文本是曹雪芹所撰后三十回佚稿文本。

第八十八回 睹旧物公子怀美婢 借巧寿女眷奉慈娱
齐斋评鉴:这一回承上启下,写的全是生活中的细事,但是文笔自然流畅,叙事周到体帖,人物对话各显个性,特别是写贾府为巧姐过十三岁生日大操大办,写尽了当时的礼俗与风俗,这种实录式的写法,如果没有亲历其事,如何能想的出和写的出。现代人对当时的习俗难有深入了解,所以,这种细事的描写,反能证明作者正是亲历其事的曹雪芹。
第八十九回 闻琵琶主宾怜薄命 祷星辰宝黛烧夜香
齐斋评鉴:
这一回开头与上一回结尾未能衔接,上一回末尾写道:“老爷进园来了。于是除贾母外,众人都站起来了。”
而这一回开头却写“这里媳妇们更杯洗箸,重整上酒果来。当下也有一班小戏儿,也在对面亭子上妆演起来。”显然是有脱漏,这恰能说明这一文本是佚稿,因为佚稿几经周折,出现脱漏现象很正常,而如果是现代人所写,就不会出现这种脱节现象。这回写贾母等在园中听琴,又写黛玉、宝钗、宝玉等吃酒行令,再写妙玉在园中采药,写的鲜活灵动,使大观园诸钗形象更加丰满。特别是写琴心弹琵琶一节,不去描写琴心如何操琴,而是写众人临水听琴的感受:“须臾一串琴音,似从天上而来。两三转后,渐入深奥。恰似武陵人误入桃花源,愈望前行,愈觉爽阔开朗,春风透骨。间闻泉声滴沥,溪流潺潺,鹤翔峰顶,莺呖空谷,和风骀荡,蚀骨销魂。众人起初时并不在意,尚自谈笑,渐渐的便为琴声所摄,都凝神细听起来。正值神弛意欣之时,渐觉冰弦无声,归于静寂。众人犹自面上含笑,良久而醒。”这样的描写方式,能将读者带入其境,其中的意味真是妙不可言。这种高超的写作水平,岂是凡夫俗子所能梦见,只有曹雪芹这样的大才与通才,才能写出这样出神入化的文字!值得注意的是,此回在写湘云、黛玉、宝钗、宝玉、探春、李纨、风姐等人在席上行酒令,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生动至极而又鲜活至极,作者对曲牌名的熟悉与运用自如,只能说明作者是生活在那个时代的杰出文人,而不可能是现代人所能模拟。笔者读这一回的感受,如食橄榄,余味无穷,作者的举重若轻,长袖善舞,让人击节赞叹,由衷钦佩。以笔者愚见,这一回的描写,在整部红楼梦中也算的上是一处高潮,其中的斑斓多姿直让人流连忘返。小说创作达到这样的高度,真是登峰造极矣!
第九十回 薛蘅芜终结海棠社 贾藕榭杀青园子图

齐斋评论:这一回写大观园诗社的最后一次雅集,与前八十回中的雅集形成呼应关系。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写中秋节贾赦与贾政为讨贾母开心,进献特色西瓜与特制月饼一节,叙述了带字西瓜与大团圆月饼的制作方法与特出之处,虽然只是简单一叙,反映的却是当时的习俗与精巧。这种叙述也是需要有一定的生活经历,才能如此去写。再就是写邢岫烟帮助薛姨妈经商,具体描写了薛家经营当铺与布店的生意情况,其中写布料一节,十分精细,各种布料的名称只有生活在当时的人才能一一细述,不是生活在当代的人所能陈述。此回中有黛玉所写五首咏月诗,另有诗社六位成员所写六首秋景诗,这些诗作明显带有女性诗人吟诵特征,笔者认为这十一首诗也是脂砚昔日的旧作,被曹雪芹以织锦法写入书中。对惜春所绘大观园图,这一回也有精细的交待,其中对绘画的认识与谈论处处是行家语,也能见出作者的修养与学识。此回回目对仗工整,显然是经过精心构思,才能有如此精细的篇章结构。



第九十一回 假消息惑迷镜鸾凤 虚麒麟证定真鸳鸯

齐斋评论:此回紧接上一回,写宝玉搬出大观园,又写宝黛二人一同探视病中的探春,接着写贾府中下人听了点风声,来讨好黛玉,再写黛玉作《青草行》感叹身世,又写贾雨村复职,贾政带宝玉去贾雨村新宅致贺,又写卫若兰造访宝玉,从侧面写出史湘云与卫若兰的一段姻缘,再写宝玉去向黛玉讨教和探视,整回文字环环相扣,一波三折,仍是处处有照应,处处有交待,其心细如发,体贴入微处只有曹雪芹这样的性情中人才能有如此细微的叙述与刻画。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一回中明确交待此书写作的目的是要为闺阁作传,即所谓“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此回中写黛玉之性情与谈吐,包括那首《青草行》,都是不同流俗,极具高雅之致。/ Q9 B- q4 W2 s& X! e
/ R( G( t" D( ~7 g9 j! I
笔者认为,红楼梦一书中有作者曹雪芹对少年时代恋情经历的一番追忆,书中的有些叙述正象作者在第一回中所说的那样,有实录的成份,此回中写宝黛爱情的点点滴滴,实际上就是在回忆和追忆。经过几次风波,宝玉和黛玉已经成为知已,二人之间的互相关爱与信认已经到了情投意合的程度,看了这一回,我们的感觉是轻松和愉快。实际上,这是作者让读者和他一起走过欢乐与悲伤的心路历程。(

第九十二回 凤藻宫力缔金玉缘 贾元春惊逢虎兔兆
齐斋评论:这一回写元春为宝玉和宝钗指婚,写得出人意料而又合符情理世态。此回从风姐探视黛玉写起,写的是一波三折,先是从风姐透出的话风中,可以看出,贾母心中已经有意在为宝玉和黛玉订婚筹划。然而风云突变,宝玉忽然接到传宣,与宝钗一同进宫面见元春,始知元春作主为二人缔婚。这种突变,带给宝玉与黛玉的心理冲击非常强烈,作者在描写这一戏剧化变化情节中展现了非凡的笔力和高超的写作水平,且看作者的此段行文:元妃因命他二人近前,说道:“我病笃矣,恐不见痊。其余事体,不遑暇顾。惟宝玉大事未举,心切虑焉。汝二人,佳儿佳妇也,宜早行大礼,以备不虞。”宝玉听了这一句,如冻雷炸顶一般。贾母、王夫人忙道:“还不快谢恩呢!”宝玉只得和宝钗磕了头。元妃点头含笑,命宫嫔取宫缎四匹、宫锞一盘、宝如意一对、龙凤珠一双,送与薛姨妈为聘礼,另赐宝钗和合荷包、抱子锁等物。又招手命宝钗至榻前来,因执手嘱道:“宝玉愚顽,不明事体,妹当尽心辅弼之,庶不负吾苦心!”宝钗答应“是”字而退。又嘱宝玉:“切勿随心纵性,一味淘气,暇时温习,少致父母之忧。”贾母等又将此病无妨的话奏了一遍。元妃笑道:“这个病本无甚紧要,再得看着宝玉成了亲,我心里一喜欢,自然好了,老太太和母亲休念!”当下众人又劝慰一回,一面时辰已到,便告了退。 “
值得注意的是,在林黛玉所写《葬花吟》中,有这样两句:$ o5 ~( h' n, [5 l7 O& b+ w6 q; s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按笔者考证,〈葬花吟〉诗,原是脂砚当年的闺中旧作,被曹雪芹巧妙写入书中以便流传,诗中传递的心绪,正是脂砚在经历婚变打击后的悲伤心境。从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描写中可以看出,老太君贾母出于对宝玉和黛玉的疼爱,是有意为二玉撮合的,所谓“三月香巢已垒成”,描写的正是在老太君的关爱下,雪芹与脂砚的婚恋有望可成的一段往事。而元春出于对家族的考虑,则希望宝玉和宝钗结合,因此在其病重之时,为宝玉和宝钗缔婚。所谓“梁间燕子太无情!”有可能正是在暗述这段惨痛的婚变经历。
最值得注意的是,此回写林黛玉得知宝玉与宝钗订婚消息,回园路上见到失魂落魄的宝玉后所说的一句话,非常符合人物个性,可谓神来之笔,我们来看这段描写:8 k( Z: y3 I5 p. r9 s# d5 ^# q6 r
“黛玉听了,转身出来,只见四面树影,竟辨不清路径。幸而紫鹃来接,方扶了紫鹃,一步步回园中来。至园门口,正遇见宝玉失魂少魄的从里面出来,见了黛玉,便对面站住,两眼直瞪瞪的瞅着黛玉,黛玉也是直瞪瞪的瞅着他。如此站了一刻工夫,只见袭人那边找来。黛玉便颤巍巍点头儿,说一句:“你今日可遂心如意了!”说毕,忙进园来。宝玉仍直杵杵站着,一时袭人赶来,拉了他去。 ”。
这种传神的写法,真可以说是让人回味无尽,感叹无尽!。笔者认为,只有曹雪芹才会具有这种高超的写作水平.' c/ e0 m: [2 W
另需指出的是,此回的回目中,有"贾元春惊逢虎兔兆"的回目,但文中并无何谓"虎兔兆"的述说,这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它关系到对回目的交待,也关系到对元春判词"虎兔相逢大梦归"的解说。如果文本是现代人所写,就应当有所叙述和交待,但现在毫无交待。笔者曾数次询问自称作者的李芹雪如何解释这一现象,她无法回答这一问题。这只有一种解释,即文本中出现了脱漏现象。由此更能证明这一文本是佚稿文本,因为佚稿文本在流传过程中几经周折出现脱漏现象是比较正常的现象。

通过对《佚红楼梦》八十一回至九十二回的文本细读,笔者深感这一文本与前八十回浑然一体,换句话说,是红楼梦这部小说整体中的一个部分,按照全息理论观点,统一体局部中的信息隐藏有全局中的信息,它们之间血脉相通,形成互相关联的统一体,据此,笔者认为,这十回佚稿文本应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整体中的一部分。至于曹雪芹为何要舍弃八十回后的文本,而改用初稿文本后四十回进行续接,当然有他的考虑,有他的不得已。
红楼梦的成书过程是一个极复杂的过程,要说清它确实很难,俞平伯先生临终前明白了成书过程的复杂性,承认判断失误,却又说“难以辞达”。笔者的研究正在将这一“难以辞达”的复杂过程理出头绪,给出一个清淅的答案。这主要是得力于互联网的出现,使笔者无意中发现了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留下的初稿文本与佚稿文本,当然,这得感谢程伟元与高鹗,是他们的努力,才使曹雪芹的手稿文本全部保存了下来。俞平老说程高保全红楼梦有功,说的非常好!


第九十五回 王熙凤借机除来旺 贾宝玉乘闲访紫鹃

齐斋(若愚)评论:这一回的人物对话,真是精采至极。先是凤姐与宝钗的一番对话,将凤姐的能言会道展示的淋漓尽致,接着写凤姐在宁府吃早饭,帮助宁府处理一些家事,顺势写出贾珍在大国孝期间修建“月满楼”,以及焦大病死等事。紧接着写旺儿的儿子仗势欺人,酒后行凶致人死命,引起一场官司,凤姐通过多方调度安排并找贾雨村出面,最终摆平了这场官司,同时借机将旺儿一家逐出贾府,除去心中的一块心病。整个事件写的一波三折,将凤姐的精明强悍刻画的入木三分。后面一段,写宝玉抽空去探访紫鹃,写的情真意切,将宝玉之痴、紫鹃之贤通过人物对话,描写的波澜不惊,而又感人至深。可以说,通过这一回的叙述与描写,风姐、宝玉、紫鹃三人的人物形象有了进一步的丰满和完善。

第九十六回 会夜局妻妾博庭欢 饮年酒妯娌营家计

齐斋评论:这一回又是写过年,又是一番景象。写宝玉婚后借要读书之由不与宝钗同房,又写宝钗不动声色,巧妙对待宝玉,也是大手笔写法,合情合理。写宝玉的愚顽,妻妾的和顺,人物情态,栩栩如生。这一回表面看全是在叙家常,但写的生动鲜活。例如李纨与凤姐的对话和斗嘴,非常生动有趣。前八十回中,李纨每见凤姐,必要连说带笑挖苦调侃,这一回写李纨与凤姐的对话,也是如此,保持了人物形象与性格的一致性,又借薛姨妈和平儿之口,写凤姐小时的趣事,也是进一步丰满了凤姐的人物形象。可以说,佚稿文本中对凤姐的描述,达到了新的高度,凤姐这个人物,真是被曹公写的活灵活现。古人说,是真名士只说家常话,这一回全是在拉家常,但是,正是在这些家常话中,我们感受到书中人物的鲜活与不同凡响。另外,脂批中透露后三十回中有凤姐扫雪拾玉的故事情节,在这一回文本中,果然出现了这一故事情节,同样可证此文本正是曹公佚稿文本!

第九十九回 太真新浴芙蓉出水 明妃远嫁梨花带雨

齐斋评论:这一回写宝钗新浴、探春远嫁。叙事周到,用语帖切。人物的情态举止与事件的来龙去脉都交待的仔细明白。写探春远嫁,涉及历史人文、宫中礼俗,难度很大,特别是写探春的言行举止,里面涉及封建礼教对女子妇德的要求,处理起来十分困难。作者举重若轻,写的一丝不乱。人物之间的对话,各种礼仪的描写,都是考虑周全。心细如发,处处有照应,处处有交待,这种写作特征,仍是曹雪芹的笔法特征。笔者通过仔细品读,认为这一回中的绝大部分文本内容,都是曹公佚稿,内中可能有极少部分缺漏字句,是经后人补足。此回的最后一段,好象仍有缺失。

第一〇〇回 识人情凤姐含隐忍 晓大义鸳鸯散钗环

齐斋评论:这一回与上一回显然不能衔接,中间缺失贾母病重交待后事情节。是脱漏?还是散佚?不得可知。但就文本内容而言,这一回的文本内容应属曹公佚稿无疑。因为曹公行文,周到细致。此回写贾母去世,宁荣二府为贾母举哀发送,千头万绪,各有交待。于忙乱中,写王熙凤受制于邢夫人,复写鸳鸯将贾母送她的钗环散与众人,又写鸳鸯将她经手的老太君的遗物、银两向风姐交割清楚。虽然都是一些细事,但是仍是在细事的描述中见出人物的性情,仍然是处处有照应,处处有交待,仍然是心细如发,一丝不乱。且各人的言谈举止与前八十回中对人物的描写互为映衬,有浑然一体的感受,故笔者判断此回文本属曹公佚稿文本。

第一〇一回 嗜孤洁小姐逃禅院 悼知音公子题壁诗

齐斋评论:仔细看过这一回,与上一回衔接紧密。故事叙述环环相扣,自然帖切。此回写贾母举哀期间,贾链与宁府情人偷情,被惜春无意中撞见。有意味的是,贾链的这个旧情人竟是第十四回中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时因迟到被王熙凤责打了二十板子的那位婆娘,绝妙的是,至始至终并不明说此女是谁,现在回过头再看王熙凤当时处置此女的言行,更加感到深有意味。红楼梦中写偷情的情节有多处,各有不同写法,但都写的含蓄到位,有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妙。此回写贾链借机与旧情人偷情,还是这种笔法,含而不露,而又情态毕现,同时借二人对话,将风姐妇科病严重的隐事叙述出来,为后文风姐的病死埋下伏笔。而写惜春误撞偷情,因看破世情而决意出家,也是合情合理,接着写王夫人、风姐、贾珍等人的劝阻,又写鸳鸯也要跟着出家,再写王夫人等商议祖坟上建庙安置惜春、鸳鸯,复写贾府退复柳家婚事等情事,可以说是一环紧扣一环,于纷繁茂密的细事描写中,仍是处处有交待,处处有照应。至写宝玉到大观园潇湘馆题诗祭悼黛玉,也是情真意切,十分感人。值得注意的是 ,脂批在提到后三十回文本时,有“宝玉对境悼颦儿”的记述,又有“落叶萧萧,寒烟漠漠”的引文,均在此回中出现,因此,笔者判断此回文本是曹公佚稿文本无疑。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政编码:232200,手机号:13170183886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