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关于<<红楼梦>>成书创作的几个问题?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关于<<红楼梦>>成书创作的几个问题?

作者:夏风秋韵,原名(叶巍)  收录时间:2014年5月12日 上午7:13

    一、关于《红楼梦》的创作时间

《风月宝鉴》完结稿系《红楼梦》异名之一。《红楼梦》第一回有一条脂砚斋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也就是说《红楼梦》该是《风月宝鉴》全书的衍生版。第三十回:凤姐儿来至三间一所抱厦内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责,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甲戌眉批: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令余悲痛血泪盈面。】【庚辰眉批:读五件事未完,余不禁失声大哭,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 
在这里,脂砚斋批注:“余不禁失声大哭,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也是在暗示,曹雪芹,早先在三十年前,《红楼梦》就开始起稿。

二、关于脂砚斋是否为畸笏叟的问题?

这是红学界的难题?历来困扰着红学界的专家学者。给研究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批注带来困惑,也为破译红楼梦带来困难。
历史阶段的真实情形:《红楼梦》的面世,引起清统治者的关注,很多宫廷内达官显贵在传阅《红楼梦》。一方面清政府对正在抄印的《红楼梦》进行封堵,曹雪芹的《红楼梦》,只得不断更名为《石头记》,《金陵十二钗》,《情僧录》,《风月宝鉴》,《还泪记》等,逃避封锁。另一方面,乾隆指使和坤等人重修《红楼梦》,再编刻发行,对原稿特别是甲戌本手抄予以收缴查没。畸笏叟在《红楼梦》第二十二回靖本批语作: "前批知者聊聊,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 ,宁不痛杀!"作为《红楼梦》原稿的唯一保管人,畸笏叟考虑到当时社会情形,将手中库存的脂评若干年批注的手稿进行大量修改。这就是为什么后人在看脂评批注其他版本时,发现脂砚斋的言谈举止,越来越接近畸笏叟的缘故。而在80回前的甲戌的脂评修改的较少,有些畸笏叟都无法改动,他只有把它撕掉,只残余下16回。80回后的真本定然还归畸笏叟保管,不知为什么没有流落民间!?

三、关于石头记(红楼梦)修书是在何等的创作环境中完稿的?

在敦敏的《书瓶湖懋斋记盛》中,雪芹亲言:“往岁戏为于景廉扎风筝,后竟〔以〕为业。嗣复时时相要,创扎新样。年来又促我逐类定式,撰而为谱,欲我以艺活人也。前者同彼借家叔所寓寺宇,扎糊风筝,〔是以〕家居时少。枉顾失迓也。余亦以前情告之。”雪芹因为寄身在家叔所寓寺宇,告之叔度(于景廉)等人几次寻芹未遇之因。

上述看出,雪芹家叔尚在人间,在寺宇,且雪芹时常住叔父家,家居时少。 敦敏的《瓶湖懋斋记盛》是记述乾隆二十三年(戊寅,1758年)腊月二十四日曹雪芹在敦敏的槐园同董邦达、过子和、端隽、于叔度等人聚会的往事。1758年石头记(红楼梦)仍处修订当中,直至1763年,红楼梦前80回才算基本圆满。

大家知道,石头记(红楼梦)所载,大量是有关贾政(雪芹家叔当政)生平事迹和宝玉(雪芹)幼时家庭生活写照。

1758年,雪芹去了家叔所寓寺宇,家叔健在。也就是说,从石头记(红楼梦)修书初期1744年到1758年,石头记《红楼梦》全书内容细节雪芹都有机缘与家叔参悟、商讨,在寺宇,他俩共同对石头记《红楼梦》前80回进行修订、整理的。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写道宝玉过生日与贾敬(雍正)的丧日,也写了宝玉友寄身寺宇之事。岫烟笑道:“他也未必真心重我,但我和他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他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他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他庙里去作伴。我所认的字都是承他所授。我和他又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因我们投亲去了,闻得他因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竟投到这里来。如今又天缘凑合,我们得遇,旧情竟未易。承他青目,更胜当日。”这里明说岫烟,其实是指宝玉(雪芹),妙玉即雪芹家叔。雪芹与家叔天缘凑合住了十年,后雪芹得遇湘云才搬出,“离尘香割紫云来”,当年住潇湘馆的正是湘云。曹雪芹在《红楼梦》的第四十九回有诗一首,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枒谁惜诗肩瘦,霑衣上犹佛院苔。”

“离尘\佛院”,再次印证宝玉(雪芹)曾在佛寺呆过很长一段时间。

四、关于《红楼梦》曹雪芹是否完书?

1、根据在“甲戌本”第一回: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甲戌侧批:黛玉、晴雯一干人。】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甲戌眉批:一段妻妾迎新送死,倏恩倏爱,倏痛倏悲,缠绵不了。】金满箱,银满箱,【甲戌侧批:熙凤一干人。】展眼乞丐人皆谤。【甲戌侧批:甄玉、贾玉一干人。】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甲戌眉批:一段石火光阴,悲喜不了。风露草霜,富贵嗜欲,贪婪不了。】训有方,保不定日后【甲戌侧批:言父母死后之日。】作强梁。【甲戌侧批:柳湘莲一干人。】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甲戌眉批:一段儿女死后无凭,生前空为筹划计算,痴心不了。】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甲戌侧批:贾赦、雨村一干人。】

这就是在说《红楼梦》最后结局的有关布景,也就是说脂砚斋曾批阅至《红楼梦》的末尾章回了。

  2、 《风月宝鉴》完结稿系《红楼梦》异名之一。《红楼梦》第一回有一条脂砚斋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也就是说原《风月宝鉴》早已完书,《红楼梦》该是《风月宝鉴》全书的衍生版,全部章回框架是有眉目的。

3、根据在“庚辰本”第二十七回关于‘红玉’一段有眉批。脂砚斋 眉批是:“奸邪婢岂是怡红应答者!故即逐之。前良儿,后篆儿,便是却证,作者又不可得也。己卯冬夜。畸笏叟:此系未见抄没、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丁亥夏。畸笏。”

狱神庙诸事,是指贾府被抄,人口在押、宝玉出家为僧诸多事宜,正是《红楼梦》的最终剧情。

可见,<<红楼梦>>全部章回结局,是早有定稿的。


作者:夏风秋韵,原名(叶巍)
邮址:江西省鄱阳县鄱阳鎮壕山116号(333100)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1610781236@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