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我为晴雯与袭人立个传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我为晴雯与袭人立个传   

作者:凌文云  收录时间: 2013年8月3日上午8:41

每每谈到晴雯与袭人的问题,我总是不能释怀,偏有朋友还要妄想颠覆我的认识。这几天,我抛开杂务,专心于此,唯愿能借此拙文给少数朋友提提醒,帮助他们正确全面了解晴雯和袭人的问题,看看你没有看到的问题。

大观园里,晴雯与袭人之争或明或暗、若有若无,耐人寻味。这里面的手法、策略鄙人略知一二,然为何袭人最终能完胜还要细细品味和推敲。

一、出身的定位

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宝玉因知他本姓花,又曾见旧人诗句上有“花气袭人”之句,遂回明贾母,更名袭人。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情乖僻,每每规谏宝玉,心中着实忧郁。

贾母听了,点头道:这倒是正理,我也正想着如此呢。但晴雯那丫头我看他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谁知变了。

1、二人皆是贾母与了宝玉的,表面的身份地位应该是平起平坐的,但这里面是有微妙差别的。

2、贾母是大智慧之人,对二人将来的定位绝对是不同的。贾母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这里连用两个“婢”,对袭人的定位是婢,也就是说贾母的长远规划是袭人将来做一个恪尽职守的“婢”。晴雯呢?模样、爽利、言谈、针线都好,且“我看他甚好,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这里贾母的意思非常明确,就是将来晴雯可为宝玉内当家的,“只他”说明有且只有晴雯一个,妾也罢、姨娘也罢,那是后话。

由此可见,二人身份地位旗鼓相当,都是怡红院一等丫鬟。但在贾母心目中,晴雯是重点培养对象,这便是二人最初形状。

二、两个人结局天壤之别

王夫人笑道: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怕他命里没造化,所以得了这个病。俗语又说:女大十八变。况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验过的。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他,我便留心。冷眼看去,他色色虽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若说沉重知大礼,莫若袭人第一。虽说贤妻美妾,然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更好些。就是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里,也算得一二等的了。况且行事大方,心地老实,这几年来,从未逢迎着宝玉淘气。凡宝玉十分胡闹的事,他只有死劝的。因此品择了二年,一点不错了,我就悄悄的把他丫头的月分钱止住,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不过使他自己知道越发小心学好之意。且不明说者,一则宝玉年纪尚小,老爷知道了又恐说耽误了书;二则宝玉再自为已是跟前的人不敢劝他说他,反倒纵性起来。所以直到今日才回明老太太。

1、王夫人一向荒诞,说句粗话,就是一肚子谎话。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贾母面前极力陷害晴雯,诬陷晴雯得了痨病,又说晴雯“变”了、“调歪”了,极尽陷害之能事。其实就是要搞派系,“清君侧”,留下的都是自己的嫡系部队。

2、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验过的。王夫人先给贾母戴个高帽子,防止遭贾母否定。其实老太太不傻,而且是大智慧之人。我要是老太太,我会怎么想:娘希匹,背着我搞阴谋,我且不和你计较,小不忍乱大谋。我还是留点精神慢慢斗,我看你如何完成你们的金玉良缘!

3、王夫人自己知道晴雯是“有本事的人”、“ 色色虽比人强”、“ 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但晴雯不是我提拔的人,再好也没用。现在不也还这样,政治生活中,能力、水平永远都不是决定因素,关键就是你能不能“站好队”。

4、对晴雯是“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他,我便留心。”也就是说,你贾母安排晴雯到宝玉身边,我早就盯上了,我早就看不惯你的人事安排,我早就开始搜集晴雯的罪证;对袭人呢?“因此品择了二年,一点不错了”这里时间上基本说不清,但有一点是一定的,王夫人早就认可了袭人,认可也就罢了,还“悄悄的把他丫头的月分钱止住,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这个就让人匪夷所思了,里面大有文章,王夫人真正是一个阴谋家。王夫人的心思在此:一来,我授权你袭人姨娘身份,你以后好好干,“我自然不辜负你”,有事及时向我汇报;二来,“悄悄地”说明王夫人是有顾虑的,怕袭人的姨娘身份不能被领导班子认可,只能瞒着贾母暗箱操作;三来,这里面还有交易,就是你的身份是我授权的,我可以给你也可以拿回来,你要想保住你的地位,得对我忠诚,袭人岂会不知。

5、袭人通过告密,加上王善保家的诋毁,正中王夫人下怀。王夫人秘密通过查抄大观园、清算怡红院,一举将晴雯、芳官、四儿等人撵出大观园,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最终导致晴雯屈死。为晴雯一哭!

各位,到三十六回,王夫人“悄悄的把他丫头的月分钱止住,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时,袭人已经取得优势,晴雯已经陷入被动。就像下棋,袭人的优势局面已经形成,下面进入残局;到晴雯被撵出大观园,注定了晴雯悲剧的命运。各位,即使晴雯没有病死,等待他的一定还是更加悲惨的命运。

那么,袭人如何一步一步站稳脚跟并取得优势的呢?请看下文。

三、晴雯和袭人对待“不才之事”的态度

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通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一半了,不觉也羞的红涨了脸面,不敢再问。……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亦含羞笑问道: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宝玉道:一言难尽。说着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娇俏,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

宝玉笑道:我才又吃了好些酒,还得洗一洗。你既没有洗,拿了水来咱们两个洗。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作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了,笑了几天。我也没那工夫收拾,也不用同我洗去。今儿也凉快,那会子洗了,可以不用再洗。我倒舀一盆水来,你洗洗脸通通头。才刚鸳鸯送了好些果子来,都湃在那水晶缸里呢,叫他们打发你吃。宝玉笑道:既这么着,你也不许洗去,只洗洗手来拿果子来吃罢。

先看袭人

1、发生警幻所训之事时,宝玉大约13岁,袭人大约16岁,这里所说“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的两岁是概数。宝玉那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不懂啊,他才第一次遗精。但袭人大三岁,“近来也渐通人事”,袭人是懂的,她很清楚:所以“心中便觉察一半了。”

2、按照常理,一个姑娘家遇到宝玉这个事,应该遮遮掩掩避之不及,至少也应该羞愧难当的。袭人却刨根问底,你看袭人的问话:你梦见什么故事了?是那里流出来的那些脏东西?我想,即便在现在开放社会,这么问恐怕一般人也是难以启齿的。宝玉“便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了”,宝玉细说,袭人细听,你说袭人还知道礼义廉耻吗?“然后说至警幻所授云雨之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素喜袭人的“柔媚娇俏”,袭人“掩面伏身而笑”,极尽诱惑,如何能不打动宝玉?袭人勾引在先,到这时候,是个男人就会把持不住,宝玉“遂强”在后。

3、再看袭人心理活动。“袭人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我真好笑,袭人啊袭人,不错,是“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与了宝玉做什么的?是为“婢”的啊,顶多是个一等丫鬟吧,没说叫你去给宝玉做妾做姨娘啊?袭人明显是自作多情啊,给自己的不齿行为找个借口嘛。“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不为越礼吗?宝玉才13岁左右,你一个大丫头就和他偷尝禁果,还不为越礼?要是给王夫人知道你勾引宝玉,会怎么样?不拆了你的骨头才怪!

4、袭人这么做难道不害怕吗?不,她害怕,“幸得无人撞见”,偷鸡摸狗之人怎能不害怕呢?但凡赌徒,都是不计后果的。

5、那么袭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袭人在铤而走险,在“赌”,拿自己的小命赌前程,“我拿青春赌明天”。这个时候,袭人的目的达到了,“自此宝玉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待宝玉更为尽心。”从这个事件后,袭人虽未得授权,但在宝玉默许下,袭人已经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怡红院“第一丫鬟”。

我们应该能看出来,袭人铤而走险,拿自己的小命赌前程。他首先和宝玉有实在先,取得宝玉的“亲近”和接近宝玉的“特权”,哪怕牺牲自己的贞操、荣誉,甚至小命也在所不惜。这个赌局不小啊,赌输了,小命不保;赌赢了,宝玉的姨娘。

晴雯呢?反差就大去了!

1、有人说,不就洗个澡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其实不然,宝玉提出来“咱们两个洗”,一个“帅死人不偿命”,一个“美女万人迷”,你说会发生什么?两个156岁青春期少男少女,在那个年代,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更何况宝玉是有这方面经验的,对吧,宝玉提这个要求意思再明白不过。

2、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敢惹爷。晴雯大约比宝玉大一岁,书中到三十一回大概又过了一两年。宝玉大约15岁,晴雯大约16岁。对于宝玉的要求,晴雯是清楚的,所以断然拒绝,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妥协。

3、晴雯找了多少理由拒绝啊?首先,我也没那工夫收拾;其次,也不用同我洗去;再者,今儿也凉快,那会子洗了,可以不用再洗。其实,前面晴雯说到她没洗澡的,“起来,让我洗澡去。袭人麝月都洗了澡,我叫了他们来。”你看,晴雯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虽然自己是爱着宝玉的,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越礼。

4、如果晴雯像袭人一样,和宝玉发生“不才之事”的机会会很多,但晴雯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不越雷池半步。

看看,晴雯和袭人一比较,我们发现,晴雯的道德底线非常清楚,绝对不和宝玉偷鸡摸狗。晴雯的高尚、美丽、纯洁、自尊、自重有目共睹,当然晴雯是爱宝玉的,她对贾宝玉的爱,是高尚的真挚的纯洁的不带一丝杂念的,是自尊自重的,是精神层面的,晴雯姑娘的卓越才情,世间难觅。写到此时,想到晴雯屈死,不禁让人泪干肠断。当然,晴雯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她的作势、骂小丫鬟时的凶狠,她的一张嘴得理不饶人,也是要批判的。

四、晴雯和袭人的处境

贾府接连发生几起事件让袭人胆战心惊,袭人的生存状况开始恶化。就像下棋,表面是优势局面,但存在一个大大的“安全漏洞”,一旦被“政敌”抓住机会,就会一败涂地。

1、李嬷嬷痛骂袭人。

 “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袭人和宝玉的“不才之事”是没几个人知道的,要是知道的人多不早传到王夫人耳朵里了,恐怕袭人早死过几回了。李嬷嬷痛骂袭人,我认为李嬷嬷肯定是不知道的。曹公这样设计,妙就妙在让李嬷嬷歪打正着,正好一下击中袭人的心病和软肋。就像一个玩笑:一个人打电话给他的局长朋友,喂,某局长啊,我是纪委……结果局长如惊弓之鸟,第二天真跑到纪委坦白从宽去了。李嬷嬷的痛骂,袭人未必拿她当回事,但一定让袭人意识到纸里包不住火,这个事必须得有个了结。

2、晴雯和宝玉为了扇子争吵,袭人帮着宝玉弹压晴雯,晴雯急了眼

“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些事,也瞒不过我去。不是我说,正经明公正道的,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晴雯是知道宝玉和袭人的“不才之事”的,一直没告密,也没想过要害袭人,要不是吵架,晴雯未必非要揭穿,晴雯就是这么单纯善良。但请细想,袭人这时候日子不好过了,事情已经败露,还不天天如坐针毡?但袭人毕竟大几岁,她的老练、圆滑与不亚于宝钗,绝不会坐以待毙。

讲到这里,有人一定反对:宝玉执意要去回了贾母撵走晴雯,“袭人见拦不住,只得跪下了。”你看袭人处处帮着晴雯呢?列为看官,这很好理解。袭人来劝架,处处压制排挤晴雯。从内心来讲,袭人希望早点确立自己的地位,甚至撵走晴雯才好。但袭人不会不明白,晴雯万一“狗急跳墙”怎么办?“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些事,也瞒不过我去。”如果因为今天吵架,闹大了,袭人的事一暴露,恐怕袭人遭受的惩罚会更惨。袭人很清楚,这时还没到出手的时候,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3、经过“不才之事”后,宝玉一直是更看重袭人的。但经过黛玉一点拨,本来支持袭人的宝玉觉醒了,开始重视晴雯、抬举晴雯,才有“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一回文字,这回的文字便是宝玉开始疏远袭人重视晴雯的举动。

黛玉一面说,一面拍着袭人的肩,笑道: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袭人推他道:林姑娘你闹什么?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混说。黛玉笑道: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

黛玉这话很尖刻、很讽刺,什么意思啊?言外之意就是宝玉啊,你和袭人走得太近了,太招摇了,你要注意啊,你们的事不要张扬出去才好;袭人啊,你的那点事谁不知道啊!你好自为之哦!这时袭人的处境就更糟糕了,因为宝玉、黛玉都开始支持晴雯了,袭人几乎已经“四面楚歌”,更危险的是袭人的“政敌”——黛玉、晴雯都知道那个“不才之事”,袭人可以说“危机四伏”。

4、金钏之死,一下子把袭人吓破了胆。王夫人最担心的就是有人“教坏了宝玉”,金钏仅仅调笑几句尚且被王夫人一巴掌打得满地找牙,坚决撵出贾府,袭人的事情要是败露,可比金钏的事要严重百倍。再者,贾政以宝玉的种种不削行为,将宝玉痛打一顿,其中就有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贾环诬陷宝玉要“强奸金钏”。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而且要“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如果袭人的事情也败露,会怎样?这一点,袭人再清楚不过。

这时的袭人已经穷途末路,惶惶如丧家之犬,于是袭人在只有一线生机的情况下决定铤而走险,展开绝地反击。

五、袭人的全力进攻和晴雯的被动挨打

紧接着,第三十四回,袭人开始绝地反击——恶人先告状。

袭人道:论理,我们二爷也须得老爷教训两顿。若老爷再不管,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王夫人一闻此言,便合掌念声阿弥陀佛, 由不得赶着袭人叫了一声我的儿,亏了你也明白,这话和我的心一样。……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只是还有一句话:你如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

1、袭人这回告状一文内容很长,方方面面想的很齐全周到,就像“论文答辩”,如此尽善尽美的回话,想必不是即兴演讲,应该是她早就胸有成竹了吧!你看她如何恶人先告状,“将来不知做出什么事来呢。”我真真是好笑,袭人无耻之状表露无遗,我想问她:将来咱们不知道会怎样,反正你袭人几年前就做过了丑事!如今,里头姑娘大了?你自己最大嘛!

2、注意告密前后王夫人对袭人的称呼和态度的变化,一开始是冷酷而又严厉,“站着,我想起一句话来问你”、“你只管说”,然后是“我的儿”,最后是“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可见,王夫人对袭人的告密是高度重视的,而且异常欣赏的,正中王夫人下怀。王夫人嘱咐袭人“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 我自然不辜负你。”袭人听了这些话一定欣喜若狂,就等于在说:袭人啊,你好好干,用心伺候,姨娘的位置就是你袭人的了。

3、袭人知道,晴雯是她的绊脚石、拦路虎,但晴雯并没有和宝玉发生“不才之事”。袭人于是只有虚晃一枪,“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这样一来,王夫人开始收网,从何下手?宝钗吗?当然不会,那可是我的人。黛玉?量王夫人也没这个胆。只能从“里头姑娘们”下手,袭人、晴雯、麝月这样的“模样好”的一等丫鬟是最佳人选。袭人这次的告密,导致了王夫人后来残酷地清算大观园,撵走晴雯、四儿、芳官等人。应该说,袭人的这次绝地反击成效显著,一举多得:既赢得了王夫人的高度信任,又为“清算大观园”、“撵走晴雯”埋下了伏笔,还基本撇清了自己身上的“疑点”。当然,袭人的目标不一定是非得撵走晴雯,她的目标可能仅仅是取代晴雯成为第一丫鬟或者说未来姨娘,后来事态的发展有点失控,这可能是袭人没有预料到的,也是她左右不了的。

我们且看清算大观园一会文字:

首先,宝玉及到了怡红院,只见一群人在那里,王夫人在屋里坐着,一脸怒色,见宝玉也不理。晴雯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恹恹弱息,如今现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两个女人才架起来去了。王夫人吩咐,只许把他贴身衣服撂出去,余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

其次,因问:谁是和宝玉一日的生日?本人不敢答应,老嬷嬷指道:这一个蕙香,又叫作四儿的,是同宝玉一日生日的。王夫人细看了一看,虽比不上晴雯一半,却有几分水秀。视其行止,聪明皆露在外面,且也打扮的不同。王夫人冷笑道:这也是个不怕臊的。他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这可是你说的?打谅我隔的远,都不知道呢。可知道我身子虽不大来,我的心耳神意时时都在这里。难道我通共一个宝玉,就白放心凭你们勾引坏了不成!这个四儿见王夫人说着他素日和宝玉的私语,不禁红了脸,低头垂泪。王夫人即命也快把他家的人叫来,领出去配人。

再次,又问,谁是耶律雄奴?老嬷嬷们便将芳官指出。王夫人道: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上次放你们,你们又懒待出去,可就该安分守己才是。你就成精鼓捣起来,调唆着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笑辩道:并不敢调唆什么。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调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你连你干娘都欺倒了,岂止别人!因喝命:唤他干娘来领去,就赏他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把他的东西一概给他。

最后,宝玉左思量右思量,“所责之事皆系平日之语,一字不爽,”……宝玉听如此说,方回来,一路打算:谁这样犯舌?况这里事也无人知道,如何就都说着了。……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

讲到这里,在三十四回之后、清算大观园之前,王夫人已经“掌握”大观园的第一手资料,事无巨细、一字不爽,想必袭人不止一次讨好王夫人,袭人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有人有疑问,麝月没被撵,怎么解释?其实,麝月是袭人的人,什么话都听袭人的,再者,袭人再傻,也不至于把宝玉身边是个女的都告倒吧,这种事情必须抓住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4、有人说,你前面不是说袭人已经是实际意义上的“第一丫鬟”了吗?袭人还有必要继续穷追猛打吗?这不自相矛盾吗?不矛盾!对,经过“不才之事”后,袭人已经是实际意义上的“第一丫鬟”,但要命的是没有任何人授权或者任命啊。而在这里,王夫人一表态,等于正式授权了。那么,王夫人“悄悄的把他丫头的月分钱止住,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呢?是三十六回,王夫人的正式授权,“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但是,从告密内容当中“我的儿”等句,我认为,在三十四回告密之前,王夫人已经拉拢了袭人,让袭人从“贾母的人”转变为“王夫人的人”,这便是秘密授权,没有征求贾母意见,也没有公开。可能在二十五回之前就实施了,“魇魔法姊弟逢五鬼”一回文字,“贾母、王夫人、贾琏、平儿、袭人这几个人更比诸人哭的忘餐废寝,觅死寻活。”贾母、王夫人、贾琏、平儿好理解,袭人怎么也“哭的忘餐废寝,觅死寻活”呢,晴雯没有啊,麝月也没有啊,很显然,袭人是把自己当做姨娘了。

王夫人早就已经“代表组织上找她谈过话了”,少数人也是知道的。袭人自然知道王夫人的拉拢,这也是袭人求之不得的事,于是袭人就此投靠王夫人,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请示贾母。到三十六回,逐渐公开了,“一句话未完,只见凤姐儿打发人来叫袭人。宝钗笑道:就是为那话了。袭人只得唤起两个丫鬟来,一同宝钗出怡红院,自往凤姐这里来。果然是告诉他这话,又叫他与王夫人叩头,且不必去见贾母,倒把袭人不好意思的。”什么意思啊?这是我王夫人的人事安排,暂时瞒着贾母啊。宝玉夜间询问袭人,“袭人便冷笑道:你倒别这么说。从此以后我是太太的人了,我要走连你也不必告诉,只回了太太就走。”看看,袭人心里清楚着呢,我的“组织关系”现在已经正式到王夫人这边了,对吧?这是正式授权了。

5、自此以后,王夫人看晴雯就是“这个浪样”、“轻狂样儿”。虽然袭人告密主观上没有置晴雯于死地的意图,但是客观上却导致了晴雯的被逐、屈死。

6、袭人的告密,晴雯有没有所觉察?我认为应该没有,直到七十四回,晴雯才如醒醐灌顶,“晴雯一听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他。”到这时,一张大网已将晴雯死死罩住,晴雯是案上鱼肉,插翅难飞了。但晴雯心里清楚,她已经回天无力,百口莫辩,正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晴雯高尚、纯洁,即便如此,晴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宝玉“因闻得上夜之事,又兼晴雯之病亦因那日加重,细问晴雯,又不说是为何。”你看晴雯,颇有“大丈夫死则死耳”的英雄气概,换做别人,谁知道会不会拼个鱼死网破呢。但当晴雯真正命悬一线的时候,还是很后悔的,“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的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太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我冤啊,我太冤了!我肠子悔青了,早知如此,我当日就……(就怎么样啊?各位自己想吧,有多种可能和解释)

通过这段介绍,我们基本可以得出个结论:袭人机关算计、处心积虑要成为怡红院第一丫鬟,一步一步通过种种手段终于基本达成目标。袭人心思的缜密隐忍不亚于凤姐、行为的卑鄙下流不亚于贾环、手法的果断残酷不亚于王夫人,可见一斑。当然,袭人也爱宝玉,但袭人是以追求宝玉姨娘身份为终极目标的,这样的爱是有水分的,是掺了假的。这就是我要全方位展示给各位的一个袭人。然而,袭人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也是有优点的。但怡红院第一丫鬟之争,是她必须要面对的,最好的防守方式就是全力进攻。更为要命的是袭人一旦失败,必有性命之忧,且将名声扫地,这个赌局,袭人输不起。

为晴雯大哭! 

                                江苏南京 凌文云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   578411502      邮箱  wenyun.ling@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