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学之繁荣与是非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学之繁荣与是非   

作者:雪森  收录时间: 2013年2月28日下午3:55

 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以来,红楼梦的普及,在我国掀起多次高潮,也是自古以来我国从未有过的现象,彰显了红学在我国的繁荣昌盛。当然,就在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也有某些人趁机借研究红学和学术之名,变相以现代式的主观唯心主义,对红学的学术研究挑起了某些是非。

一,

一九五四年开展红楼梦的大讨论,本来是刚执政不久的马列主义意识形态通过文化领域思想之大讨论,肃清资产阶级的主观唯心主义,确立文学艺术界的唯物主义之思想观点和方向,这在当时是很必要的,因而,也就第一次大大的推动了红楼梦在我国的大普及。

当然,在讨论中采取批判的方法,挫伤俞平伯老先生的感情,也是当时之缺陷,大家都是知道的,这也是事实,但以后对俞平伯老先生进行了恰当的评价,肯定他的人品,这也是大家知道的。

在大讨论中,着重批判了胡适先生的“大胆假设,小心求征”的唯心主义思想和方法,并企图肃清他在红学研究领域中的某些错误导向,使新的红学研究,向唯物主义的科学观点进一步发展,虽然批判的方法有其缺陷,但在当时掀起了一次普及《红楼梦》的高潮。

以及后来几十年,红学在我国一直显现繁荣和昌盛。对于这件事情,毛泽东是功不可没的。回想红楼梦在我们中国过去是什么状况!清朝时曾被禁止,五四运动才有了新红学,但那又被胡适观点所主导,红楼梦的普及和红学研究也没出现过什么大的高潮,只有在一九五四年那次大讨论后,几十年来才在我国成了一门显著的学术,记得文化大革命中,本人被下放时,因为自身是一个爱好古典小说的人,想随身带些书籍阅读却不太敢,只有带了一部红楼梦,才可以毫无顾忌的看阅,此后,我国的读红研红更是如雨后春笋,直至现在都是如此,这在我国历史上都是空前的。



上述红学在我国的繁荣昌盛,主要依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具体地说就是,在文艺创作上,允许不同风格、不同流派、不同题材、不同手法的作品同时存在,自由发展;在学术理论上,提倡不同学派、不同观点互相争鸣,自由讨论。“百花齐放”是一个形象的比喻,“百家争鸣”借用了历史典故。1951年,毛泽东为中国戏 曲研究院题词“百花齐放,推陈出新”;1953年,他就中国历史研究问题提出了“百家争鸣”的主张;1956年4月28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 议上说,艺术问题上的“百花齐放”,学术问题上的“百家争鸣”,应该成为我国发展科学,繁荣文学艺术的方针。这一方针由毛泽东提出,经中共中央确定的关于 科学和文化工作的重要方针。5月26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报告会,陆定一代表中共中央向知识界作了题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讲话,对这个方针作了全面的阐述。

“双百”方针的提出,吸取了我国历史上学术、文化发展的经验,总结了党领导科学文化工作的经验和教训,也借鉴了外国党领导科学文化工作的经验和教训。这是一个符合社会主义科学文化发展客观规律的方针。它的主旨同《论十大关系》完全一样,就是要把一切积极因素都调动起来,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它同党在科学文化领域的其他重要方针一起,是我国社会主义的科学文化事业繁荣进步的根本保证。

事实已经证明,几十年来我国的红学昌荣,是正确贯彻双百方针的成果,这种繁荣之红学盛况,是我国历史上空前的,这是好现象的主流方面。



但事物的发展确实有其曲折性,在我国红坛上,有胡适先生的一位著名弟子,又被后来某些人吹捧为“红学泰斗”的周汝昌先生,抱着胡适先生思想中的错误方面,更加发扬光大。在他以后的文字和言行中,特别晚年,主观唯心主义的思维一发不可收拾。在诸多问题上发展他唯心主义的随心所欲。还又以随心所欲的牵强附会,挑起红学研究正常发展中的某些是非。

有如,以假冒曹雪芹的佚诗,挑起红学界的争端;搞的几位红学大师争论不和。说不清的裸袖揎拳,吵吵嚷嚷,差点破口骂娘。此诗原本只最后两句,前面六句是周老1970年秋天添补的:

唾壶崩剥慨当慷,月荻江枫满画堂。
红粉真堪传栩栩,渌尊那靳感茫茫。
西轩鼓板心犹壮,北浦琵琶韵未荒。
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因此首假诗,导至吴世昌、梅节、陈方等几位争论和上当,而周汝昌则拨乱其间,一则添油,一则加醋。先说这诗是有人投递给他,自己哪里晓得投递者谁氏;后称"时人拟补",劝人切莫当真;最后公开是自家"拟补",因为好生崇拜那个曹雪芹,所以学着作了出来玩。好几年的时间内,那些因此争论和吹捧的人知道已是上当,欲哭无泪。

再如,带头骂人,在红学中挑起一股骂人歪风 ,作为一位大师级的红学家,在发表学术论文时,应有严谨的态度,还要有道德的文风,不该是带头骂人的。可周“泰斗”却例外,自从他在他的《红楼梦新证》第二十八章中“痛骂高鹗”,他的少数徒儿也跟着学样,不但指责观点不同的人,而且在跟贴中也乱骂人,在红坛中造成一股很不好的风气,他身边的某些人为了维护他的“地位”,更加不分是非,不管曲直,使尽一切办法吹捧他,并指责别人对他的批评,造成红学中的混乱。

还有,挑起有关“靖本”的是非和争论,通过香港媒体,扩大宣传,对俞平伯老先生进行莫须有的诬陷,谎称俞平伯老先生私自隐藏了什么“靖本”,这也可能有打击别人抬高自己之嫌,其结果在当事人靖宽荣、王惠萍、毛国瑶等先生纷纷发表文章辟谣的情况下,才真正显露了这个“泰斗”是以一种假话作宣传来诬陷他人的。



他所代表的主观唯心主义之红学研究观,较显著的是把“大胆假设”进一步发展为“大胆臆测”,“小心求证”发展为“不须有证”,把现代唯心主义思维推向高峰;关于“高鹗续书”的问题,胡适的认定本来就证据不足,而周老先生铁定高鹗“伪续”,力主腰斩。

据胡传淮在“《遂宁张氏族谱》解开红学研究中的一大悬案”中说:‘历来人们都认为《红楼梦》前八十回为曹雪芹所著,而后四十回系高鹗续补。高鹗也因续补《红楼梦》而成名于世,只可惜对其生世记载甚少,目前大致知道他字兰墅,别号红楼外史,祖籍辽宁铁岭,为汉军镶黄旗内务府人。在高鹗生平中,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是否是清代著名诗人张问陶的妹夫,即他是否续娶过张问陶 四妹张筠?红学家将这个问题称为《红楼梦》研究中的一大悬案。
学术界对高鹗是否是张问陶的妹夫这一问题,历来都有争论,且多数人都相信他确实是张问陶的妹夫。最近(1998年),笔者查阅了民国十三年刻本《遂宁张氏族谱》,终于将这一悬案解开。
遂宁张氏为清代蜀中望族,从清初名相张鹏翮到性灵派大师张问陶,一家男女尽能诗。民国十三年本《遂宁张氏族谱》卷一载:张顾鉴,字镜千,号冰亭。乾隆 辛酉顺天副榜……署黄州府通判、汉阳府同知,特授云南开化知府,诰授朝议大夫。子三人:问安、问陶、问莱。女二人:长适浙江归安监生潘本侃,次适镶黄旗汉军袭骑都尉高扬曾。《朝议公行述》(张问安、张问陶、张问莱合撰)载:府君讳顾鉴,字镜千。女二人:长适湖州太学生潘本侃,次适汉军高扬曾。
从 以上两则史料可知:张问陶四妹张筠的丈夫不是高鹗,而是汉军高扬曾。为什么学术界认为高鹗是张问陶的妹夫呢?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高鹗与张问陶为顺天乡试同年举人,并有诗唱和;二是《船山诗草》有一首诗为《冬日将谋乞假出齐化门哭四妹筠墓》,诗题下注云:妹适汉军高氏。人们认为高氏即高鹗,但忽略了汉 军中姓高的人很多,为什么就一定是高鹗呢?



由于《遂宁张氏谱族》的记载,今天,《红楼梦》研究中的一大悬案,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原载《蓬溪报》1998-8-20,《遂宁日报》1998-11-2转载)

这就说明,胡适先生所根据张问陶的一句诗注就说高鹗是其妹夫的说法是不对的,而所谓的“高鹗续书论”也是大打折扣的。

周“泰斗”痛骂高鹗,腰斩《红楼梦》,还在其以后的著作中屡屡说教。他的目的,无非是要把他写的什么“红楼梦的真故事”标榜为“真的”,而把两百多年前流传下来的百二十回《红楼梦》说成是“伪本”,意图斩掉《红楼梦》后四十回,把他的所谓“红楼梦真故事”往古籍里面挤,这完全是违背历史唯物主义之科学观点和方法的,是当代一种主观唯心主义的行为!因为,古籍就是古籍, 是那时的社会环境,生活习俗,意识形态所产生的文化,现代人就是现代人,你周“泰斗”必竟没有生活在那两百多年前的社会环境中,你的所谓“真故事”必竟是猜测的,根本不是正确的历史观点,而是背离历史唯物主义思想和立场的。

由于周“泰斗”以唯心主义观点干扰着红学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全国红楼梦爱好者应看清楚并加以警惕。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xuesen168@gmail.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