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证甲戌本成书于丁亥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证甲戌本成书于丁亥年  

作者:晚风  收录时间: 2013年8月19日上午10:40

今存甲戌本被红学界认定为《石头记》甲戌年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底本的过录本,依据该书第一回正文中“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徐乃为的《甲戌本成书年代审辨》论证结论是甲戌本底本于庚辰本1760),是曹雪芹死后的脂批圈内人的综合整理本。本文就甲戌本成书时间做进一步论证。

有一条批语,在庚辰本和甲戌本上有批者留下的批阅次数的记载,可以看出庚辰本和甲戌本抄写时间的早与晚。

27

庚辰本朱笔眉批(草书):

葬花吟凡三阅,其凄楚感慨令人身世两忘,举笔再四不能加批。先生想身 玉,何得而下笔?即字字圈,料难遂颦之意,佚看玉兄后文再批。噫唏!客亦石头记化来之人。故笔以待。

甲戌本朱笔回尾批(工楷):

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感慨令人身世两忘,举笔再四不能下批。有客曰:先生身非玉,何下笔?即字字圈,批词通仙,料难遂颦之意,佚看玉兄后文再批。噫唏!阻余者想亦石头记来的,故笔以待。

这条相近的批语分别在庚辰本和甲戌本相近的位置,庚辰本批“葬花吟凡三阅”,而甲戌本则批“葬花吟至再至三四”, 显然批者在庚辰本写批时阅了三次,时间在先,在甲戌本写批时已经阅了四次,时间在后。并且甲戌本将批语改写得更通顺、完整,字体书写工整。批语写道“即字字雙圈”,庚辰本上的葬花吟诗用墨笔雙圈过,而甲戌本则没有雙圈。可见,庚辰本的眉批是批者双圈后即时作批,而甲戌本的回尾批则是照庚辰本的眉批抄写并加以修改。这就证明甲戌本的回尾批书写时间晚于庚辰本,从而可间接地推断甲戌本成书时间晚于庚辰本。

那么甲戌本抄书的具体时间又是何时呢?

一、甲戌本开始抄书时间

首先看甲戌本将庚辰本的各种批语整理汇总成为回前评的例子。

13

 

庚辰本第11至第20回目录背面朱批:

此回可卿梦阿凤,盖作者大有深意存焉。可惜生不逢时,奈何奈何!然必写出自可卿之意也,则又有他意寓焉。

荣、宁世家未有不尊家训者。虽贾珍尚奢,岂明逆哉?故写敬老不管,然后恣意,方见笔笔周到。

诗曰:一步行来错,回头已百年。

古今风月鉴,多少泣黄泉!

甲戌本第13回回前墨笔评:

贾珍尚奢,岂有不请命之理?因□□

要紧,不问家事,故得恣意放为。□□□

若明指一州名,似若《西游》□□□□□

地,不待言可知是光天□□□□□□□□矣。不云国名更妙,□□□□□□□□□

义之乡也。直□□□□□□□□□□□□

秦可卿托□□□□□□□□□□□□□理宁府亦□□□□□□□□□□□□□□凡□□□□□□□□□□□□□□□□□在封龙禁尉,写乃褒中之贬,隐去天香楼一节,是不忍下笔也

诗云

【注:空格代替破损丢失字】

庚辰本第13回朱笔眉批:

奇文。若明指一州名,似若《西游》之套,故曰至中之地,不待言可知是光天化日仁风德雨之下矣。不云国名更妙,可知是尧街舜巷衣冠礼义之乡矣。直与第一回呼应相接。

庚辰本第13回朱笔回末批:

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大发慈悲心也,叹叹!壬午春

靖本第13回眉批:

通回将可卿如何死故隐去,是余大发慈悲也。叹叹!壬午季春。畸笏叟。

14

庚辰朱笔眉批:

宁府如此大家,阿凤如此身份,岂有使贴身丫头与家里男人答话交事之理呢?此作者忽略之处。

彩明系未冠小童,阿凤便于出入使令者。老兄并未前后看明,是男是女,乱加批驳。可笑。

且明写阿凤不识字之故。壬午春

甲戌本回墨笔前评:

凤姐用彩明,因自识字不多,且彩明系未冠之童

甲戌本眉批:

宁府如此大家,阿凤如此身份,岂有使贴身丫头与家里男人答话交事之理呢?此作者忽略之处。

16

 

庚辰本双行夹批

一段赵妪讨情闲文,却引出通部脉络。所谓由小及大,譬如登高必自卑之意。细思大观园一事,若从如何奉旨起造,又如何分派众人,从头细细直写将来,几千样细事,如何能顺笔一气写清?又将落于死板拮据之乡,放只用琏凤夫妻二人一问一答,上用赵妪讨情作引,下文蓉蔷来说事作收,馀者随笔顺笔略一点染,则耀然洞彻矣。此是避难法。

甲戌本回前墨笔评:

赵妪讨情闲文,却引出通部脉络。所谓由小及大,譬如登高必自卑之意。细思大观园一事,若从如何奉旨起造,又如何分派众人,从头细细直写将来,几千样细事,如何能顺笔一气写清?又将落于死板拮据之乡,故只用琏凤夫妻二人一问一答,上用赵妪讨情作引,下文蓉蔷来说事作收,馀者随笔顺笔略一点染,则耀然洞彻矣。此是避难法。

大观园用省亲事出题是大关键方见大手笔行文之力立意

 

庚辰本朱笔眉批:

大观园用省亲事出题是大关键事方见大手笔行文之力立意  畸笏;

甲戌本将庚辰本上的署“壬午春畸笏叟”的眉批、回末批和脂砚斋的双行夹批收进回前总评,并加以取舍修改。甲戌本的回前评必须在抄写正文前一次性写成,显然甲戌本是在庚辰本的朱笔眉批产生后,即壬午春之后,选取庚辰本的各式评批写出甲戌本的回前评的,那么甲戌本开始抄书时间最早在壬午季春(1762年)。

 

二、甲戌本抄成时间

再看甲戌本将庚辰本的各种批收为回末评的例子。

25

庚辰本朱笔眉批:

通灵玉除邪,全部百回只此一见,何得再言?僧道踪迹虚实,幻笔幻想,写幻人于幻文也。壬午孟夏,雨窗。

 

甲戌本墨笔回末评:

先写红玉数行引接正文,是不作开门见山文字。

灯油引大光明普照菩萨,大光明普照菩萨引五鬼魇魔法是一线贯成。 

通灵玉除邪,全部只此一见,却又不灵,遇癞和尚、跛道人一点方灵应矣。写利欲之害如此。

此回本意是为禁三姑六婆进门之害,难以防范。

26

庚辰朱笔眉批:

先用"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八字,"一缕幽香自纱窗中暗暗透出""细细的长叹一声"等句,方引出"每日家情思昏睡睡"仙音妙音来,非纯化功夫之笔不能,可见行文之难。

甲戌本墨笔回末评:

此回乃颦儿正文,故借小红许多曲折琐碎之笔作引。

怡红院见贾芸,宝玉心内似有如无,贾芸眼中应接不暇。

"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八字,"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暗暗透出",又"细细的长叹一声"等句方引出"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仙音妙音,俱纯化工夫之笔

二玉这回文字,作者亦在无意上写来,所谓"信手拈来无不是"也。

收拾二玉文字,写颦无非哭玉、再哭恸哭,玉只以陪事小心软求慢恳,二人一笑而止。且书内若此亦多多矣,未免有犯雷同之病。故险语结住,使二玉心中不得不将现事抛却,各怀以惊心意,再作下文。

前回倪二、紫英、湘莲、玉菡四样侠文皆得传真写照之笔,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

晴雯迁怒系常事耳,写于钗、颦二卿身上,与踢袭人、打平儿之文,令人于何处设想着笔

黛玉望怡红之泣,是"每日家情思睡昏昏"上来。

庚辰朱笔眉批:二玉这回文字,作者亦在无意上写来,所谓"信手拈来无不是"也。

庚辰本朱笔或墨笔眉批:

若无如此文字收拾二玉写颦无非再哭恸哭,玉只以赔尽小心软求漫恳,二人一笑而止。且书内若此亦多多矣,未免有犯雷同之病。故用险句结住,使二玉心中不得不将现事抛却,各怀一惊心意,再作下文。壬午孟夏,雨窗。畸笏。

倪二、紫英、湘莲、玉菡侠文,皆各得传真写照之笔。丁亥夏。畸笏叟。

"卫若兰射圃"文字无稿。叹叹!丁亥夏。畸笏叟。

晴雯遣怒是常事耳,写钗、颦二卿身上,与踢袭人之文,令人与何处设想着笔?丁亥夏。畸笏叟。

27

庚辰墨笔回前评:

《葬花吟》是大观园诸艳之归源小引,故用在践花日诸艳毕集之期。

践花日不论其典与不典,只取其韵耳。

甲戌本墨笔回末评:

饯花辰不论典与不典,只取其韵致生趣耳。

池边戏蝶,偶尔适兴;亭外急智脱壳。明写宝钗非拘拘然一女夫子

凤姐用小红,可知晴雯等埋没其人久矣,无怪有私心私情。且红玉后有宝玉大得力处,此于千里外伏线也。

《石头记》用截法、岔法、突然法、伏线法、由近渐远法、将繁改简法、重作轻抹法、虚敲实应法种种诸法,总在人意料之外,且不曾见一丝牵强,所谓"信手拈来无不是"是也

不因见落花,宝玉如何突至埋香冢;不至埋香冢又如何写《葬花吟》

埋香冢葬花乃诸艳归源,《葬花吟》又系诸艳一偈也。

庚辰、甲戌侧批:

可是一味知书识礼女夫子行止?写宝钗无不相宜。

庚辰本朱笔眉批:

《石头记》用截法、岔法、突然法、伏线法、由近渐远法、将繁改简法、重作轻抹法、虚敲实应法种种诸法,总在人意料之外,且不曾见一丝牵强,所谓"信手拈来无不是"是也。

                  己卯冬夜

不因见落花,宝玉如何突至埋香冢?不至埋香冢,如何写《葬花吟》?《石头记》无闲文闲字正此。

丁亥夏

畸笏叟

28

庚辰本回前墨笔评:

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盖琪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闻曲"回以后,回回写药方,是白描颦儿添病也。

 甲戌本回末墨笔评::

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盖琪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闻曲"回以后,回回写药方,是白描颦儿添病也。   

"玉生香"回中颦云"他有金你有玉;他有冷香你岂不该有暖香?"是宝玉无药可配矣。今颦儿之剂若许材料皆系滋补热性之药,兼有许多奇物,而尚未拟名,何不竟以"暖香"名之?以代补宝玉之不足,岂不三人一体矣。   

宝玉忘情,露于宝钗,是后回累累忘情之引。   

茜香罗暗系于袭人腰中,系伏线之文。

庚辰本朱笔眉批:

写得不犯冷香丸方子。"玉生香"回中颦云"他有金你有玉;他有冷香你岂不该有暖香?"是宝玉无药可配矣。今颦儿之剂若许材料皆系滋补热性之药,兼有许多奇物,而尚未拟名,何不竟以"暖香"名之?以代补宝玉之不足,岂不三人一体矣。己卯冬夜。

 

庚辰本的多条、各种形式的评批收入甲戌本回末评,其中庚辰本的眉批有时间落款“己卯冬夜”、“壬午孟夏”、“丁亥夏”,按照评批在书中形成逻辑,先有侧批、眉批,后有双行夹批、回前评和回末评;同条批语,当是眉批在先,写进回末评在后。由于回末评可在抄完正文后晚些时间再抄,故甲戌本最早抄完时间在丁亥夏(1767)

 

甲戌本第2回朱笔眉批:

余批重出。余阅此书,偶有所得,即笔录之。非从首至尾阅过复从首加批者,故偶有复处。且诸公之批,自是诸公眼界;脂斋之批,亦有脂斋取乐处。后每一阅,亦必有一语半言,重加批评于侧,故又有于前后照应之说等批。

甲戌本第2回朱笔侧批:

若从头逐个写去,成何文字?《石头记》得力处在此。丁亥春

这两条批告诉读者,在甲戌本抄写前已出过脂砚斋的批(显然指己卯本和庚辰本),丁亥春(1767)脂砚斋的批 重出”于甲戌本上,其中有原有批和新写批。

据靖本第22回眉批:前批"知者寥寥",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

此批与上两条批结合看,脂砚斋丁亥春还在世,丁亥夏已去世,那么脂砚斋当逝于丁亥春夏之交。甲戌本第2627回回末评收集有丁亥夏畸笏叟的批,可见脂砚斋死时,甲戌本还未抄完。

甲戌本第1眉批:

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

曹雪芹于壬午除夕辞世,甲戌本最早在他逝后五年的丁亥(1767)夏才整理完成。

 

从上述分析可以得出三个结论:

1.甲戌本是脂砚斋和畸笏叟整理抄成的书;

2.甲戌本抄书时间始于壬午夏,最早成书于丁亥夏(1767)。

3.丁亥夏(1767)甲戌本成书时,曹雪芹已辞世五年,脂砚斋逝在当年。

如果按成书时间为《石头记》版本命名的话,现今的“甲戌本”当更名为“丁亥本”。

  

                         晚风于2013222 初稿,2013819日前改过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信箱:wfe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