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破解贾赦住所之谜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破解贾赦住所之谜     

作者:贾永增  收录时间: 2013年1月4日下午4:20

 贾赦在荣国府中是个重要人物。《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交代道:“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娶的也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为妻,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贾赦,次子贾政。如今代善早已去世,太夫人尚在,长子贾赦袭着官”。贾赦是嫡长子,并且世袭了荣府的爵位,在封建宗法社会中,贾赦的地位应该远高于贾政。

可是到了第三回,出现了奇怪的事情。林黛玉进荣国府,见过贾母后去见大舅贾赦,却发现兜了一大圈,文中写道:

“出了西角门,往东过荣府正门,便入一黑油大门中,至仪门前方下来。众小厮退出,方打起车帘,邢夫人搀着黛玉的手,进入院中,黛玉度其房屋院宇,必是荣府中花园隔断过来的。进入三层仪门,果见正房厢庑游廊,悉皆小巧别致,不似方才那边轩峻壮丽,且院中随处之树木山石皆在。”

从这段文字中我们知道,贾赦不仅不住在荣府正房,反而住在东边隔断过来的花园里,而且出入要走荣府大门。这就让人好奇了,因为封建社会对房屋建筑和居所安排是很严格的,尤其是北京的四合院正好体现了封建家庭的规矩,正房、东西厢房都是按照尊卑长幼来安排的。那么荣府正房谁住呢?《红楼梦》第三回又写道:

“一时黛玉进了荣府,下了车。众嬷嬷引着,便往东转弯,穿过一个东西的穿堂,向南大厅之后,仪门内大院落,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比贾母处不同。黛玉便知这方是正经正内室,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原来王夫人时常居坐宴息,亦不在这正室,只在这正室东边的三间耳房内。”

原来正房院落中住的是贾政夫妇,而贾母住在荣府西院里,贾赦住荣府东边旧园。这是怎么回事呢?荣府正房的院落按说应由贾母住,贾母不住也应该是贾赦住,因为贾赦是嫡长子,而且还袭了官。可是没想到,荣府正房院落由贾政夫妇居住。几十年前,福利分房的年代,谁地位高,谁就有权先挑好房子,那么在封建大家庭,住所的安排更是一件大事。曹雪芹为何这样安排?这个问题引起了大家的兴趣。

周汝昌先生在《红楼梦新证》中断定,这样安排是因为“贾赦根本就不是贾母的儿子!”这一判断源于周老认为《红楼梦》是一部自传体小说的观点。贾代善的原型是江宁织造曹寅,书中的贾母就是曹寅的夫人。他们唯一的儿子曹颙死后,曹寅弟弟之子曹过继到曹寅系下,贾政的原型就是曹頫,而贾赦的原型是曹的亲哥哥,所以贾赦贾政都不是贾母所生。但是书中明确写了,贾母“生了两个儿子:长子贾赦,次子贾政”,而且说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是“荣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如果我们尊重原文的话,无论怎样解释,上述论断总是显得软弱无力。

第二种观点认为贾赦住处的安排是“满人幼子守产制”的正常现象,即按满族人的家产继承法,父亲在世时,大儿子们就各自分配一份家产(属民、奴婢、牲畜等)分立家业,余下的全归长妻所生幼子继承,这就是所谓幼子守产。但是第二回中冷子兴说过:“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长子贾代化袭了官……自荣公死后,长子贾代善袭了官”,宁府和荣府的家产也分别在贾代化和贾代善这两个长子手上,这说明贾家并不实行幼子守产制。

还有一种观点,冯守卫先生在《关于贾赦地位身份之谜》一文中认为,“`问题的核心'并不在贾赦身上,而在邢夫人身上。因为邢夫人是续弦,且无儿无女,同时贾赦的原配前妻已留有贾琏一子……贾赦贾政都是贾母的亲儿子,贾赦作为长子,当然是爵位的继承者。最初贾赦及其前妻也是住在荣府正院里的,其前妻也应是荣府的内当家,特别是在贾政娶妻之前必然如此。……后来不知过了几年,贾赦又续弦了邢夫人。这样也可能贾赦邢夫人就直接成婚于另一黑油大门内的荣府旧园;也可能若干年后,贾琏长大并娶了王夫人内侄女王熙凤,而邢夫人却一直无儿无女。面对贾琏凤姐和王夫人,她的地位就极其弱势`尴尬',难以相处面对和匹敌。加之贾母的偏心,故贾赦邢夫人遂搬到荣府旧园,与贾政`同房各爨',虽未分家却单独过活。且`祖父遗产并未分过,惟各人所住的房屋有的东西便为己有'(一五回)。”

这个观点以贾赦是嫡长子作为论证基础,是尊重原文的,但是结论认为由于邢夫人的原因使贾赦失去了荣府的控制权,是站不住脚的。

试想,如果贾赦和他的前妻住过荣府正院,贾赦的前妻当过内当家,那么肯定像贾琏夫妇一样,贾赦主外,夫人主内。那么,贾赦前妻即使去世,可是要想从贾赦手中夺去其当家的权力,而且还要从正院赶到荣府旧花园去居住,那肯定是很困难的。从邢夫人自身来说,因为是填房,邢夫人家世不会像王夫人那样显赫,但即便如此,邢夫人也出自大户人家。宁府尤氏也是填房,也无子女,家境不比邢夫人强,尤氏能当家,邢夫人当然也有当家的资格。论能力,邢夫人不比王夫人差。其实,一个家庭在封建家族中的位置主要还是由男子的地位决定的,《红楼梦》中写的家族仪式中,邢夫人是排在王夫人前面的。所以断定由于邢夫人的原因造成贾赦失势,而让贾政夫妇当了家,这个结论有些牵强,难以让人信服。

合理推想应当是:在贾代善去世之后,荣府需要马上确定世袭官爵的人选。贾府和社会上通行的做法一样,是嫡长子继承,因此贾赦袭了官(代善在世时贾赦还不至于表现得像后来那样不堪)。但是贾母很了解贾赦的劣性,虽然在爵位继承上难以弃长立幼,但当家人的选择上还是可以暂缓做出决定的,所以代善去世后,贾母一直当家,没有马上将权力交给贾赦或者贾政,荣府正房也仍由贾母居住。因为没有父亲的管束,越到后来,贾赦的品行暴露得越充分,贾母因之下定决心,不能让贾赦当家。另外贾政颇受人喜爱和推重,第二回冷子兴说:“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第三回黛玉之父林如海也说:“二内兄名政,字存周,现任工部员外郎,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因此,贾母后来找了个合适的时机,将当家的权力交给了贾政夫妇。这个时机有可能是贾赦前妻去世而又未娶之时,也可能是其他什么时候。当家权力移交之时,贾赦肯定不甘心,斗争的结果是贾赦搬到荣府旧园单独生活,砌墙隔开,里面没有门可通,出入都得走大门,这就形成了黛玉进贾府时看到的局面。第六十一回中平儿劝凤姐:“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荣府中“这边”、“那边”的叫法,原因即在此。又过了一段时间,为扶植贾政,贾母搬到了西院,而将正院让给贾政夫妇。

贾母为什么看不上贾赦呢?听其言,观其行,我们来看看贾赦都干了些什么事。虽说书中写的都是贾赦失势后的事情,但也足以反映贾赦的人品。

《红楼梦》中第四十六回《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贾赦看上了贾母的侍女鸳鸯,欲纳为妾,被鸳鸯誓死拒绝。书中这样写道:

(凤姐对邢夫人说)“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的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太太听这话,很喜欢老爷呢?

“袭人听道:`真真这话论理不该我们说,这个大老爷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放手了。'

“贾赦怒起来,因说道:`我这话告诉你,叫你女人向他说去,就说我的话: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他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果有此心,叫他早早歇了心,我要他不来,此后谁还敢收?此是一件。第二件,想着老太太疼他,将来自然往外聘作正头夫妻去。叫他细想,凭他嫁到谁家去,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他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伏了他!若不然时,叫他趁早回心转意,有多少好处。'

还有一段在第四十八回,作者没有正面去写,而是借平儿之口讲了贾赦另外一件事:

“平儿咬牙骂道:`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今年春天,老爷不知在那个地方看见了几把旧扇子,回家看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求。谁知就有一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世人叫他作石呆子,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二爷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把二爷请到他家里坐着,拿出这扇子略瞧了瞧。据二爷说,原是不能再有的,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因来告诉了老爷。老爷便叫买他的,要多少银子给他多少。偏那石呆子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卖!'老爷没法子,天天骂二爷没能为。已经许了他五百两,先兑银子后拿扇子。他只是不卖,只说:`要扇子,先要我的命!'姑娘想想,这有什么法子?谁知雨村那没天理的听见了,便设了个法子,讹他拖欠了官银,拿他到衙门里去,说所欠官银,变卖家产赔补,把这扇子抄了来,作了官价送了来。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老爷拿着扇子问着二爷说:`人家怎么弄了来?'二爷只说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老爷听了就生了气,说二爷拿话堵老爷,因此这是第一件大的。这几日还有几件小的,我也记不清,所以都凑在一处,就打起来了。也没拉倒用板子棍子,就站着,不知拿什么混打了一顿,脸上打破了两处。'

这两件事充分说明贾赦是一个欺男霸女、荒淫无耻、草菅人命的恶棍。这样的恶人,贾母无论如何不会让他当家的。不仅如此,书中还写了贾琏奉贾赦之命去过平安州,着墨虽然不多,但还是被高鹗注意到了,成为第五回查抄贾府时贾赦的罪名之一,即交通外官。也就是说,贾赦这个恶人,除品行恶劣之外,他还是殃及荣府的祸首。

贾母剥夺了贾赦在荣府的控制权,贾赦当然心怀不满。第七十五回中秋夜宴上,贾赦讲了一个母亲偏心的笑话,虽然其间文字有所遮掩,但从母子反应来看,他们之间的矛盾暴露无遗。紧接着,在夜宴上,在贾政对贾环的诗批评之后,贾赦却莫名其妙地大加赞赏:

“贾赦乃要诗瞧了一遍,连声赞好,道:`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荧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因回头吩咐人去取了自己的许多玩物来赏赐与他。因又拍着贾环的头,笑道:`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贾赦说的话确实让人费解,尤其说让贾环世袭爵位。贾环是贾政的庶出儿子,前面有嫡子宝玉,况且贾赦自己还有两个儿子贾琏和贾琮,官爵怎么也不会落到贾环身上。有的人据此还这样推想:因为贾环是庶出,贾赦看重贾环,所以贾赦也是庶出。我想如果对这话字面意思认真了,那就偏了,是钻牛角尖了。我们换个角度,从贾赦与贾母贾政权力斗争的思路去理解,就会豁然开朗。贾赦前面议论读书的话,哪里是在赞赏贾环,分明是讽刺“酷喜读书”的贾政是个书呆子。后面贾赦明着是拍贾环的头,实则是在拍自己的胸脯,一方面表明自己虽然不喜读书,但不失侯门气概,世袭了荣府官爵;另一方面,贾赦明知贾环不受贾母和贾政王夫人待见,故意说要把爵位传给贾环,以显示自己能够决定官爵的传承,不需要征得贾母和贾政的同意,给对手添堵。所以贾赦说完这段话,贾政忙截住:“不过他(指贾环)胡诌如此,那里就论到后事了。”而贾母一听贾赦这话,对中秋夜宴更是没了兴致,过了一会儿,就把贾赦贾政都打发走了。

宁府和荣府是两个府邸,他们之间家族礼仪交往比较多,但各有各的爵位,经济上也是分开的,因此矛盾并不多。而荣府内部贾赦和贾政这两派的矛盾却是非常尖锐突出的,涉及贾赦与贾母,邢夫人与王夫人,邢夫人与凤姐以及各自的奴仆等方方面面,因之也产生了许多貌似不合理的现象。细细辨析其中的意味,我们就能够更深入地体会红楼的妙处所在。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1610534609@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