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宝玉承挞隐无望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宝玉承挞隐无望

作者:张永杰  张苏南 收录时间: 2012年10月19日 上午9:06

    对宝玉挨打,常常当热闹看,不会给以足够的重视。因为我们有“棍棒之下出孝子”的传统观念,觉得老子打儿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没必要大惊小怪。其实,这是被习惯左右了。如果仔细品味便可悟到,宝玉承受如此严厉的笞挞,隐意是非常深刻的。

宝玉挨打的起因其实并不复杂。因金钏之事,宝玉遭到母亲的数落,像没头的苍蝇一样撞上了父亲。贾政见宝玉一副葳葳蕤蕤模样,应对完全不似往日,原本无气也就“生了三分气”。偏偏此时素无往来的忠顺亲王府派长史官来要人——优伶琪官,没过两招,宝玉便招了。长史官走时,留下一句看似礼貌实则非常阴冷的话:“若有了,便罢;若没有,还要来请教。”贾政见此事属实,早由又惊又气转为目瞪口歪,但送人时也只命宝玉“不许动!回来有话问你!”回身时偏恰恰看见乱跑的贾环,一番责问后,方知一个丫环跳井死了。对贾政来讲,这可不是小事:“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喝令叫人追查,不料贾环却告知是宝玉“强奸未遂”造成的。这下气的面如金纸的贾政是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喝“快拿宝玉来!”此时的贾政已是满面泪痕,只一叠声“拿宝玉!拿大棍!拿索子捆上!把各门都关上!有人传信往里头去,立刻打死!”

 从书里描写看,宝玉此前是曾经挨过打的,但这次不同,贾政此时是下决心要把宝玉往死里打。一是不许往里传信,二是见小厮打了十来下,嫌打轻了,便踢开掌板的,亲自动手打,先是狠命盖了三四十下,众人都无法劝住,及至王夫人来时,更如火上浇油,板子越发下的又狠又快,直到王夫人抱住板子,他还要拿绳索来勒死宝玉!贾母来后,怒气略平的贾政才发现“果然打重了”,灰心的同时,也自悔不该下毒手,打到如此地步。

这番父亲打儿子的情节,看似平常家事,其实很不平常。

首先,出场的人物众多。不仅府内上至贾母,下至仆从都牵动了,连聋婆子、清客也露了面,闹得合府上下乱纷纷的;而且府外也牵出了素不往来的忠顺亲王府;从未提及过的“傅秋芳家”也派人来看望。

其次,搅动了众人的神经。贾母、王夫人等自不必说了。李纨是个从不动情、心如死灰的寡妇,破例在此事件中公开的放声的哭了。薛宝钗是个最善于掩饰内心活动的淑女,也于随后看望宝玉时,情不自禁的说了令自己脸红的话,露出抚弄衣带、娇羞怯怯的女儿态。林黛玉私下不知怎么哭的,反正宝玉见到她时,两眼已经肿得桃儿一般,还意外的第一次说了劝宝玉的话:“你从此可都改了吧!”

第三,揭示出贾府未来无望。毫无疑问,整个贾府都把人见人爱的贾宝玉当做贾府的未来和希望。贾母悉心呵护宝玉,是把他当做贾府将来之寄托的,王夫人是把宝玉作为她老来依靠的。贾政的暴打,更能说明他同样是希望宝玉能够“光耀门楣”:“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宝玉不好好学习,荒疏学业也就罢了,只是他万没料到会做出让自己有可能得上“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甚至是“祸及于我(亦即家族之意)”之事,真是失望至极!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已经明确点明宝玉是贾府未来唯一之希望。宁荣二公眼见合族“竟无一可以继业”,惟宝玉一人略可望成,不惜委托警幻仙姑“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希望“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按照中国人的观念,祖先是有灵异功能护佑自己家族和子孙的。可宁荣二公居然委托专司风情月债、女怨男痴的警幻仙姑来帮他们,可见其对贾府的无奈与失望到了何等程度。熟料,在仙姑使出所有仙境招数后,“痴儿”不仅依然未悟,反而于梦醒后,更加痴迷于那个“迷人圈子”!

贾宝玉在仙境领略了无限柔情风光而未能“觉悟”,在现实中饱受一顿暴打后,是不是就“醒悟”了呢?非也!

袭人含泪问他:“怎么就打到这步田地?”宝玉只叹气道:“不过为那些事,问他作什么!”宝钗来看他,因话急而说走了嘴,不禁红了脸。宝玉一见宝钗难得一露的娇羞女儿态,居然忘了疼痛,还心中大畅!自思:“我不过挨了几下打,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惜悲感之态露出,令人可玩可观,可怜可敬。假若我一时竟遭殃横死,他们还不知是何等悲感呢!既是他们这样,我便一时死了,得他们如此,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亦无足叹惜。冥冥之中,若不怡然自得,亦可谓糊涂鬼祟矣。”从来不劝宝玉的林黛玉,见其被打成这样,也心疼得抽抽噎噎的劝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宝玉却是长叹一声:“你放心,别说这样话。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看看!这便是贾宝玉大承笞挞后的效果——“就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一生事业纵然尽付东流,亦无足叹惜”。这位唯一寄托着众人及全府之希望者,挨打后还只想自己如何怡然自得,何悟之有啊!

所以,宝玉挨打不是一般的家常事,它彻底而深刻的隐喻着贾府的无望。宝玉挨打这个情节更不可小觑,它完全可以与秦可卿夭逝、元妃省亲以及后面贾府被抄相并列,成为红楼梦“好了歌”的注脚。曹雪芹通过“好了歌”,总括了他对“功名”、“金钱”、“情感”和“子孙”的观点思想,通部《红楼梦》其实也就是围绕人生这些主要追求而铺陈的。在故事情节中,如果说秦可卿的夭逝表明对“情”的失望,元妃省亲表明对“名”的失望(元春说她到的是见不得人的去处),贾府被抄(以王熙凤为代表,所敛聚的钱财全部被没收)表明对“利”的失望,那么,贾宝玉被如此严厉笞挞后仍依然故我,足以表明了对“子孙”的失望。相比之下,中国人一直把对子孙的希望作为人生最大的寄托,子孙不成器便视为人生最大的失败。而贾宝玉这位最有资格代表贾府的“子孙”,无论祖母多么疼他,母亲如何宠他,父亲怎样管他,他最终给以回报的就是“孝顺儿孙谁见了”,其隐喻就显得更为无望而可悲!

也许曹雪芹明明知道人们对功名、金钱、情感、子孙的追求是不可遏制的,所以,他意识到,无论他怎么写也不可能让人“觉悟”,因而,只有无奈的概叹“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了。

顺便说一句题外话。很多红迷研究红楼梦的主线、副线问题,对此没有发言权。但一直觉得有条线不可忽视,即贾宝玉的思想变化轨迹。总觉得贾宝玉由一个天真多情的贵族公子,最后走向背离红尘之境,其思想变化是贯穿整部作品的。可惜自己无才去研究。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48025717@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