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醒世姻缘传》与《石头记》相似性分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醒世姻缘传》与《石头记》相似性分析 

作者:张许文  收录时间:2012年1月16日 下午8:41

 胡适评价《醒世姻缘传》“是一部最丰富又最详细的文化史料”,徐志摩对《醒》的评价:“你看他一枝笔就像是最新的电影,不但活动,而且有十二分的声色。”“他把中下社会的各色人等的骨髓都挑了出来供我们鉴赏,但他却从不露一点枯涸或竭蹶的神情,永远是他那从容,他那闲暇。”“他是把人情世故看烂透了。他的材料全是平常,全是腐臭,但一经他的演梁,全都变了神奇的了。”“他的画幅几乎和人生的面目有同等的宽广。

对《石头记》的评价可谓汗牛充栋,毋庸赘言,说《石头记》 “字字看来皆是血”是对此书最好的评价。

本文试图比较这两部巨著的相似性。

《醒》与《石》的第一个相似之处:两部作品都在各自的作品中交代参与完成作品的作者是五个人。先看《醒》,作者有:西周生、葛受、东岭学道人、环碧主人、燃黎子。再看《石头记》,作者有:曹雪芹、棠村、东鲁孔梅溪、空空道人、吴玉峰。 不光名字的数字相同,每个人的名字的数字也是相符合,里面还有一个“东岭”,一个“东鲁”,真是巧合? 关于两部作品的作者为什么要应用

《醒》与《石》的第二个相似之处:《石头记》有一个“七月初七日”出生的“巧姐”,这个名字是刘姥姥为王熙凤的闺女起的。巧得很,《醒世姻缘传》中也有一个因为是“七月初七日”出生而得名的“巧姐”,并且在中国浩瀚作品中只有这两个作品中出现了“巧姐”!真是太巧了。不管是《醒》在前,或者是《石》在前,他们这两个文学巨匠我看是不屑于在这个小情节上抄袭吧,如果不存在抄袭,那真是太巧了。另外,两部作品中有一个“庙”也分别出现,这个“庙”就是“天齐庙”,更巧的是在《聊斋志异》中的《赌符》中有个“韩道士”就是居住在“天齐庙”中,真是巧中之巧。

《醒》与《石》的第三个相似之处:“姑娘”一词在两部作品中都有两种不同的含义。《醒》中的“姑娘”一词在山东籍的主人公说出来是指“父亲的姐妹”,相当于北京人说的“姑姑、姑妈”的意思,“姑娘”一词在北京籍的主人公说出来是现在用的“ 姑娘”一样。《石头记》中同样出现了两种“姑娘”,大多数“姑娘”是一种“敬”称,只有一处出现“姑娘”特指“姑姑、姑妈”之意,这也是《石》作者的一个很小的疏忽,因为在《醒》中我们根据说“姑娘”一词的主人公“籍贯”能够立即判断出他说的“姑娘 ”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石》中的一处特指“姑姑、姑妈”之意的“姑娘”却需要根据前后文去判断,看《石》中“姑娘”一词:茗烟在窗外道:“他是东胡同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来唬我们。璜大奶奶是他姑(gU一声)娘(niang二声)。你那姑妈只会打旋磨子,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我眼里就看不起他那样的主子奶奶!”,毫无疑问,“他‘姑娘’”就是“你那‘姑妈’”。后面还有一处:且说他姑(gU一声)娘(niang二声),原聘给的是贾家玉字辈的嫡派,名唤贾璜。但其族人那里皆能象宁荣二府的富势,原不用细说。这贾璜夫妻守着些小的产业,又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又会奉承凤姐儿并尤氏,所以凤姐儿尤氏也时常资助资助他,方能如此度日。今日正遇天气晴明,又值家中无事,遂带了一个婆子,坐上车,来家里走走,瞧瞧寡嫂并侄儿。进一步明确,“姑娘”就是“姑妈”。《石》并没有交代出说出“姑娘 ”一词是特指“姑妈”之意的书中人物茗烟是什么籍贯,关键是后面“作者”本人也再次认同“姑娘”就是“姑妈”之意。本人认为这是作者的“疏忽”之处,但正是这个“疏忽 ”有意或者无意曝露出《醒》与《石》两部作品在对“姑娘”一词的不同地域应用差异上有相同的感知!

《醒》与《石》的第四个相似之处:某些特殊词汇及方言,在两部作品中出现的意思完全相同。“韶道”是应用地域非常少的合肥地区方言,目前还在应用,《醒》与《石》都有出现。“三不知” 意指“不经常、偶尔”的意思是典型的安徽无为县方言,在两部作品中都有此种用法,非常的令人诧异。另外“凡百”一词中的“大概几、总括、概括”之意也是一种地方方言用法,这在两部作品中都多次应用。

《醒》与《石》的第物个相似之处:两部作品中的人物名字命名都非常特别,应用谐音顺便交代这个人物的特征,从而不必进行过多的交代而让读者对这个人物有深层的理解,见表一:

《石头记》
《醒世姻缘传》

甄英莲 真应怜
郎德新 狼的心

娇杏 侥幸-
任德前 认得钱

霍启 祸起
程思仁 盛死人

封肃 风俗
贾秉公 假秉公

冯渊 逢冤
常功 长工

张如奎 张如鬼
宋一成 送一程

詹光 沾光
陈实、石巨 真凭实据

单聘仁 善骗人
赵禄 找戮

吴新登 无星戥
谷器 骨气

戴权 大权
邢宸 星辰

卜固修 不顾羞
蔡逢春 才逢春

秦钟 情种
任直 人直

卜士仁 不是人
程谟 成魔

王仁 忘仁
暴氏 豹氏

钱华 钱花
鲍恩 报恩

戴良 大量
宫直 耿直


《醒》中有一个亲生父亲将女儿主动送给一个吃人的野猪妖怪当老婆,这个父亲叫“朗徳新(狼的心)”,相当于自骂自。一个大官宦的门子起名叫“任徳前(认得钱)”,此人的品质如何一看便知。以上的给人物起名字法颇有京剧舞台上面的脸谱作用,一出场是个大白脸,肯定是个奸臣,一出场是个大黑脸,忠臣无疑。《石》中“卜固修(不顾羞)”这个人物一出场,即使什么都不干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醒》的作者目前多倾向于明末清初的山东名士蒲松龄的作品,究竟是与不是本人不在这里分析,不过本人也发现《石头记》与《聊斋志异》两部作品有两点相似处,给大家参考,一是,《石头记》与《聊斋志异》是两个仅有的描述“林四娘”为民族英雄的作品,其它的正史及野史均未见记载。 第二,《聊斋志异》的《香玉》篇有微型《石头记》之嫌:《香玉》中有:黄生曰:“小生薄命,妨害情人,当亦无福可消双美。《香玉》中的“双美”即香玉和绛雪。香玉是黄生之妻,绛雪是黄生之友。《石头记》第五回写道:“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婀娜,则有如黛玉。”又写警幻道:“……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与汝。不光寓意相一致,两部作品中的人物名字都有“抄袭”之嫌,“香玉”与“黛玉”,“薛(雪-----宝钗的判词是“金簪雪里埋”)宝钗”与“绛雪”!更巧的是,《石》中宝玉给林黛玉讲故事中明确点明“林黛玉”就是“香玉”: 小耗现形笑道:“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zhangxuwen@hexun.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