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老封君手中的石头——由贾母论及钗黛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老封君手中的石头——由贾母论及钗黛

作者:陈玉保  收录时间:2011年10月3日 下午6:58

作为中国人精神家园的《红楼梦》,大俗大雅,百读不厌,细细深入,让人茶饭不思,魂牵梦绕。围绕这部著作,出现了红学、曹学这些专门研究《红楼梦》及其作者的学问。

在研读《红楼梦》前八十回残稿的人之中,对于书中贾宝玉将来疑是婚娶对象,林黛玉和薛宝钗,历来褒贬不一,争论不休。

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残稿中,自我标榜凡事不闻不问只爱和儿孙们说说笑笑的老封君——史老太君,历来也多有评论。

其实《红楼梦》这部著作就是揭露封建制度种种罪恶的。把贾府史老太君比喻为封建皇帝,把贾宝玉比作皇帝手中的权威象征玉玺是不算过分的。明白了这点,薛林之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其实这根本就不需要去争论的,说钗黛合一同样也是可以的。

有人很奇怪在贾门荣府中,贾母大儿子,贾赦袭着爵却在贾府花园中隔出来的小院里住着;而二儿子贾政夫妇虽住正房大院,却让贾赦之子贾琏、王熙凤夫妇在他们府中主事,即由贾琏主外而王熙凤主内。
这样的情形有什么意义呢,一方面造成大儿子贾赦虽心有不甘,却又不好发作,因为府里出头主事的是他的儿子媳妇,但是他在一旁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而二儿子贾政更不敢说什么,因为他夫妇二人住在正房大院内,而且名义上府内掌家的是他们夫妇二人;至于琏、凤二人,如果说是贾赦当家,委于他们二人主事,倒也说的过去,可是却住在叔叔家院里,受着叔婶的监督。这样做的最后结果,就是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一下,而实权就掌在老太太的手里。谁说了都要老太太认可,谁惹老太太恼了,谁就不会好过。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曹雪芹这么写是在影射康熙朝有关太子废立等权力争斗之事。明眼人通过书中这种奇怪的描写,细细一思就会明白。同时也会明白书中的贾宝玉是在影射乾隆帝弘历,老封君当然就是影射康熙了。
如果明白了老封君喻皇帝,而贾宝玉喻为传国玉玺后,大家也就明白了在《红楼梦》中,任何人对于贾宝玉若有想法,都是在挑战老封君。
书中多次描写到了老封君对于挑战的反应。
如书中第三十五回写道:“……宝钗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贾母道:“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薛姨妈听说,忙笑道:“这话是老太太说偏了。”王夫人忙又笑道:“老太太时常背地里和我说宝丫头好,这倒不是假话。”

在宝玉房内,刚刚在家哭过的薛宝钗一反平时随分守时的“闷葫芦”行为,张口就拍老太太的马屁,确实让人有点不屑。

诸位都知道这是发生在第二十九回元春赐物后,当时元春赐物,宝玉与宝钗同份例即有赐婚之意。宝钗焉能不知。但是老太太什么也没有说。前景不明,所以宝钗只好亲自出马要攻老太太这一关。

这马屁一拍,老太太却是一点也不客气,她说的:“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就把贾元春含在内了,这可让王氏姊妹及薛宝钗无立足之地了。因为贾元春可是皇上封的贤德妃,薛宝钗怎敢去比。而王夫人补充的话: “老太太时常背地里和我说宝丫头好,这倒不是假话。”是在说明也许老太太今天的话不对,但是在背后夸薛宝钗的时候倒不是假话,令场面更加尴尬。

其实老太太说话含义很明了,有对王氏姊妹的反感,有对宝钗的否定,也有对元春情况不明就准备赐婚的不满。

因为在元春赐物后老太太就有在清虚观打醮同张道士有关宝玉婚姻的对话:“那张道士又向贾珍道:“当日国公爷的模样儿,爷们一辈的不用说,自然没赶上,大约连大老爷、二老爷也记不清楚了。”说毕呵呵又一大笑,道:“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的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倒也配的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说。”贾母道:“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这里可以看出老太太根本没把元春的赐物的寓意当一回事。

又如书中第四十回写道:“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贾母摇头道:“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象;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鸳鸯答应着,笑道:“这些东西都搁在东楼上的不知那个箱子里,还得慢慢找去,明儿再拿去也罢了。”

很贵重的东西,鸳鸯怎么能忘了呢,分明是不想给。这是老太太是在借机警告薛宝钗不懂生活。间接意思是说像薛宝钗这种人不能住在这里,如果住在这里,让亲戚看着不像。挑明了是在拒绝接受薛宝钗。

再如书中第四十六回写道:“贾母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口内只说:“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他们还要来算计!”因见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王夫人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
老太太这明为鸳鸯拒婚,实是在向王夫人姊妹、刑夫人等作警告,你们不要天天打我的主意,打我的宝玉主意。不要去对我的权威有想法。
其实薛姨妈一家一直赖在贾府不走,用意非常明确。老太太心里非常明了。面对贾赦要强娶鸳鸯之意,老太太也十分明了。危机已经出现,所以老太太气的浑身乱战。这就是皇家争权夺利已渐渐公开化的前兆了。
当然对于林黛玉,书中第五十回写道:“……宝玉听了一个“林”字,便满床闹起来说:“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接他们来了,快打出去罢!”贾母听了……又忙安慰说:“那不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都死绝了,没人来接他的,你只放心罢。”

为了宝玉,就是为了手中的权力,老太太骂林家的人死绝了,哪被骂的林家可是她的最爱的小女贾敏夫家,老太太张口痛骂,其在乎林黛玉的感觉么?!

还有书中第五十四写道:“……宝玉便要了一壶暖酒,……贾母又命宝玉道:“连你姐姐妹妹一齐斟上,不许乱斟,都要叫他干了。”宝玉听说,答应着,一一按次斟了。至黛玉前,偏他不饮,拿起杯来,放在宝玉唇上边,宝玉一气饮干。……凤姐儿便笑道:“宝玉,别喝冷酒,仔细手颤,明儿写不得字,拉不得弓。”宝玉忙道:“没有吃冷酒。”凤姐儿笑道:“我知道没有,不过白嘱咐你。”……
  ……”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

林黛玉的行为已让老太太忍无可忍,有感而发,“…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既是对林黛玉之警告,也是对薛宝钗、及贾宝玉等人都提出警告,所有的事情都得依“王法”来。而“王法”是什么呢,在封建社会里,王法就是由皇帝说了算。

窗外秋雨,拥被阅“红”,敬请指正!

陈玉保

QQ:8920712

Mail:cyb188@139.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