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由“袭人”说开去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由“袭人”说开去

作者:高树伟  收录时间:2011年8月13日 下午5:28

内容提要

《红楼梦》中人物名字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曹雪芹对小说中人物名字所做的艺术处理,将其与人物的命运与故事结构相联系,将中国的传统诗词古典韵味体现得淋漓尽致。为探求《红楼梦》中人物姓名中所蕴含的文化信息,揭示人物名字与人物命运的关系,本文依据各手抄本,深入分析小说中袭人的名字、命运与中国传统诗词的关系,来分析曹雪芹小说人物的取名艺术,进而更好地理解《红楼梦》中人物名字与命运。通过分析,得出袭人名字、命运都与卢照邻“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有紧密联系的结论。

关键词:袭人 名字  陆游 卢照邻  文化

曹雪芹为《红楼梦》里的人物起名字,着实费过一番苦心。比如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四姐妹各取中间一字,谐音为“原应叹息”。她们身边各自的丫鬟抱琴、司棋、侍书、入画,以秀才四艺“琴、棋、书、画”命名。另外,还有贾母四个丫环:琥珀、珍珠、翡翠、玻璃,宝玉身边四个小厮引泉、扫花、挑云、伴鹤等等。小说里的人物名字很具传统文化气息。宝玉身边的四大丫鬟之一——袭人,这个名字就很值得玩味。

关于袭人名字的来历在《红楼梦》中已经提到,是宝玉从“花气袭人知昼暖”这句诗中给她取了这个名字。“花气袭人知昼暖”这句诗在《红楼梦》中共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第二十三回,贾宝玉解释袭人名字的来由时引用,一次是在第二十八回行酒令时蒋玉菡吟出。

先看第一处。袭人原名花蕊珠,原本服侍贾母,后跟随史湘云,因贾母担心宝玉身边众丫鬟不禁使,就把袭人给了宝玉。《红楼梦》第二十三回写贾政问及袭人名字的来历,王夫人替宝玉遮掩说“是老太太起的”,宝玉见瞒不过去,起身回贾政道:

因素日读诗,曾记古人有一句诗云:‘花气袭人知昼暖’。因这个丫头姓花,便随口起了这个名字。”

仔细体会贾宝玉的这句话,“素日读诗”、“曾记”、“随口”这些词都不经意间透漏出贾宝玉在平日是读过一番诗书的,虽说被戴上了“怕读文章”的帽子,却足见贾宝玉在“诗书簪缨”家族中的文化艺术熏陶。贾宝玉话中所指的“古人”是谁呢?宋朝诗人陆游。“花气袭人知昼暖”这句诗出自陆游《村居书喜》。现在不妨将原诗引在此处。

村居书喜
红桥梅市晓山横,白塔樊江春水生。
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树喜新晴。
坊场酒贱贫犹醉,原野泥深老亦耕。
最喜先期官赋足,经年无吏叩柴荆。

仔细对照可发现,《红楼梦》文本中贾宝玉所说的诗句和陆游诗作中的句子稍有不同:贾宝玉所引诗句为“昼暖”,陆游原诗作是“骤暖”。其实,早在周春先生的《阅<红楼梦>随笔》中就早已指出这个问题,并做过一番较为详尽的解释。

“花气袭人知骤暖,鹊声穿竹识新晴。”陆放翁佳句也。宝玉用袭人以名花大姐,二字甚韵。后来政老以为淫词艳曲,由政老不知诗之故。

周春先生用“甚韵”二字评宝玉给袭人的命名,并批评贾政“不知诗”。山东大学马瑞芳教授曾在博客中指出:“其实,贾宝玉的诗背错了。当然,这是因为曹雪芹记错了……‘骤暖’跟‘新晴’对仗,‘昼暖’就不知所云了。”④曹雪芹是否“记错”,后文再提。

再看第二处。贾宝玉在冯紫英处饮酒,众人行起了酒令,按照贾宝玉在席上定的规矩,“酒底,要席上生风一样东西,或古诗旧对、四书五经、成语”(按甲戌本),蒋玉菡“说毕,便干了酒,拿起一朵木樨来,念道:‘花气袭人知昼暖’” ⑤。

曹雪芹不仅用“花气袭人知骤暖”这句诗给自己的红楼人物命名,而且在自己的小说故事情节中再次引到此句,将小说情节与古诗揉为一体,却不着痕迹。我们也由此可以看出,曹雪芹对这句诗的喜爱程度。喜欢这句诗到如此程度,是不是真如马瑞芳教授所说——“曹雪芹记错了”呢?笔者认为“记错了”这种可能性不大。现今,虽然我们看不到曹雪芹亲笔写的《红楼梦》(能见到的都是手抄本),翻看各种《红楼梦》手抄本,的确,无一例外,书稿上全写作“花氣襲人知晝暖”。我们知道,很多抄写者的文化程度并不是很高(几乎所有手抄本都存在不同程度的低级汉字书写错误),手抄本只能囊括曹雪芹的“大体精神”,并不能代表其细微之处。既然《红楼梦》中有两处引到“花气袭人知骤暖”,既然雪芹将这句诗两次写入文中,并将该句作为自己小说古诗的支撑,曹雪芹对这首诗必定熟之又熟,抄写者误抄的可能性比较大。

其实,陆游的诗作中含有“花气袭人”词句的并非只《村居书喜》一首,据笔者粗略统计,陆游的诗作中至少有五首(含《村居书喜》):“花气袭人娱独夜”(《夜雨》)、“花气袭人浑欲醉”(《东窗遣兴》)、“室中花气袭衣巾”(《春近》)、“花气袭衣生客愁”(《腊月十四日雨》)⑥。一般来说,诗人在作诗的时候都是尽力避免与自己先前诗作重复,尤其是字句上的重复,这是诗人作诗的大忌。而陆游竟在自己的五首诗中重复用“花气袭”三字,也可见陆游本人对自己这句得意之作的喜爱。或许曹雪芹在读陆游诗作的时候,对该现象有所察觉,同时自己又对这句诗钟爱有加。此外,“花气袭人知骤暖”这句诗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作用——袭人归宿的伏笔。袭人最终嫁给蒋玉菡已成公论,第二十三回提到这句诗之后,隔了四回,到第二十八回曹雪芹又让蒋玉菡拿起一朵木樨念出这句诗。

与朋友谈及袭人名字与陆游诗作的关系时,朋友说,在第五回文中写贾宝玉到秦氏房中休息,见墙壁上挂着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是宋朝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这副对联中也有“袭人”二字,或许宝玉就是据此联给袭人取的名字。因这副对联“艳极淫极”(甲戌本“嫩寒锁梦因春冷”侧朱批“艳极淫极”),宝玉怕父亲贾政听到这副“香艳”对联之后训其“不务正”。我们知道,秦观的词作婉约,内容多写男女之情,在贾政眼中,这便是“香词艳曲”。而我们去查秦观的《淮海集》⑦,并无此一联,可见是曹公托秦观之字——“太虚”,以应“太虚幻境”之名而杜撰此联。在贾政问袭人名字来历的时候,宝玉故意不言此联,又从陆放翁的诗作中挑出一句“花气袭人知昼暖”来应对父亲。贾政听到陆放翁这首诗,尚要斥责宝玉“只是可见宝玉不务正,专在这些浓词艳曲上作功夫”,若是宝玉说出“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这一联,不知贾政要作何反应。其实,第五回“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这副对联在各抄本中存异。查看各抄本,见己卯本、庚辰本、蒙府本、戚序本皆作“笼”,而甲辰本、杨藏本、舒序本、梦稿本、卞藏本、程甲本皆作“袭”。甲戌本原作“袭”,后描改作“笼”,笼字笔画凝重粗质,改痕清晰可辨。雪芹原笔应作“笼”,而非“袭”。之所以写作“芳气袭人”,很可能是抄写者受前文“花气袭人”的影响,而出现的误抄。

另外,袭人的名字和命运与唐朝卢照邻的一句诗有着不解之缘。卢照邻《长安古意》一诗最后有这样两句:“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⑧。《红楼梦》在第二十八回写蒋玉菡从桌上“拿起一朵木樨来,念道:‘花气袭人知昼暖’”,木樨花即是桂花,而卢照邻在《长安古意》的两句诗作同时提到了“桂花”、“袭人”,不能不说这与曹公塑造袭人这样一个小说人物有关。我们再深入分析,将这句唐诗联系袭人先事宝玉后嫁蒋玉菡,之后又奉养宝玉,这不就是袭人在贾宝玉与蒋玉菡二人之间“飞来飞去”吗?再联系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时,看到册页上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的那幅画,“袭”、“席”、“樨”三字音近。可见曹雪芹塑造袭人这一人物形象与这几句诗是分不开的。这样再回过头来再看二十三回,贾宝玉跟他父亲贾政解释袭人名字的来历,便有深意存焉。贾政突然问及谁给取得袭人这名字,王夫人没能替宝玉遮掩搪塞过去,宝玉只能想出一句相对“务正”的诗作去敷衍贾政,情急之下遂念出陆放翁的“花气袭人知骤暖”。若不如此,试想,宝玉若是念出“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这种在贾政眼中的“香词艳曲”,文本中十回之后的“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可能就要提前发生了。

关于袭人名字的来历,笔者认为最后一种解释最为合理。袭人之名本源于诗句“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在贾政突然问及袭人名字的情况下,宝玉急中生智,并不敢说出“飞来飞去袭人裾”这样的“香艳”诗句,遂念出“花气袭人知骤暖”来敷衍贾政。而“花气袭人知骤暖”这句诗又与后文蒋玉菡的种种行为暗合。在曹公“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笔法下,袭人这个人物形象才更加意味深长。袭人的故事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注定,由这几句诗作将袭人之前途命运与宝玉、蒋玉菡等人物串起来,在这“飞来飞去”中,我们确能感受到其中的悲剧感。如此写法,雪芹之笔却不着痕迹,一脉而承。正所谓“无一字不用典”,此言得之,且《红楼梦》典故深藏,韵味无穷。

①参见《红楼梦》第二十三回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国艺术研究院 红楼梦研究所校注 19823月第一版

②摘自《陆游集》中华书局 197611月出版

③参见《阅<红楼梦>随笔》[]周春著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63年影印拜经楼藏抄本。

④山东大学教授马瑞芳博客2008328日博文《曹雪芹背错诗》http://blog.sina.com.cn/s/blog_4076bf7701008ydr.html 最后访问时间2011年8月13

⑤《红楼梦》第二十八回《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国艺术研究院 红楼梦研究所校注 19823月第一版。樨”同“木犀”,木樨即桂花。

⑥陆游诗作皆引自《陆游集》中华书局197011月版。

⑦《淮海集》秦观著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4年10月1日版

⑧引自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卢照邻集·杨炯集》第20页 徐明霞点校 中华书局 198011月第一版

作者简介:

高树伟,男。鲁东大学文学院。研究领域:《红楼梦》文本研究 代表作《新解“虎兔相逢大梦归”》、《“蔷”字迷蒙》

邮政编码:264025

通讯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红旗中路186号鲁东大学文学院

电话:18766525521

E-mailgaoshuwei22@126.com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