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百期百花香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百期百花香

作者:吴雪梅  收录时间:2011年8月2日 上午7:47

吴雪梅
(贵州省广播电视大学理工学院医药学科)

1980年底,我父亲吴美渌(1983、9去逝)开始召集贵州热爱《红楼梦》的何大堪、曲沐、葛真、赵荣、马凤程、马凤起、胡端四、牟应杭、石果、汪文科等人,1980年11月3日吴美渌写信给作协拟成立红楼梦研究小组;1980年12月23日又正式报告省宣传部并负责筹建成立红楼梦研究小组。贵州红学研究小组于1981年1月27日成立。我从帮助父亲接待、联系、摄影等到1984年11月贵州《红楼梦》研究学会正式成立,再到1986年12月《红楼》创刊至今已有二十余年。《红楼》也发行了百期,作为见证了这一切的我,可谓心潮澎湃,百感交集。
二十多年来,贵州《红楼》历经了多少的风风雨雨,克服了多少艰难困苦。开始办刊,许多的文章要从作者家里取来,然后分别送到各编辑手里,编辑看完了提出意见又去取回来,在那时,通讯交通都很不发达的情况下,这样来回的送取,确实很费劲的。文章准备好后再进行组织制版、反复校对、直至印刷,再发到大家手里确实不是容易的事情。
由于当时许多同志都在职,这样反复的送取确实也很难坚持,渐渐的编辑工作只能由少数人做了,加上经费开支日渐困难,作者没有了稿费,编辑也没有了编辑费,到了后期完全只能是个别人操作,就连出硫酸纸都是请个体人员来做,期刊质量逐渐下降,可以说贵州红学会面临了最艰难的时刻,《红楼》也因此举步维艰。但是贵州《红楼》一直以坚忍不拔的精神,顽强地坚持走到了今天。
《红楼》多年以来一直坚持“双百方针”,奉行多元化的办刊形式。
1、学术性强、理论性高:期刊登载了许多名家大家之作,如:周汝昌的“四春八寰”补说;
胡文彬的“古今簿命人人惜”;“信馋信奸信偏执”;
李希凡、李萌的“说薛蟠”;
欧阳健的“绵阳孙桐生与甲戊本之“纠葛”二解”;
周思源的“再评《红楼梦》的分身法”;
邓庆佑的“吴克崎的《犬窝谭红》及其他”;
吕启祥的“《红楼梦》题名断想”;
梁归智的“《红楼梦》研究的意义——世纪之交检讨“红学””;
张庆善的“脂砚斋、曹顺、《红楼梦》作者——介绍李百春《红楼梦》问题论稿”;
曲沐的“钗黛比较赏析短缀”;何大堪的“贾宝玉的混话与庄子思想”;
周德儒的“奇文总自太虚来”;等等。其学术见第非常精辟独到,无一不是学术性强的代表之作。
2、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争鸣气氛浓:期刊大量登载了具有新观点、不同观点的争鸣文章,在讨论中促进了学习也促进了研究的发展。如:
张秉旺的“再说“炸首”饰——与彭昆仑先生商榷”;
曹云生的“《石》评不容置疑——与张硕人先生商榷”;
张志的“论脂砚斋不是《红楼梦》作者——兼与韩旭先生商榷”严中的“岂止是府署的称谓问题——驳“江宁织造府、织造署是同一体”论”。;
曲沐的“与红学家的真诚对话——读克非《红学末路》”;
李正学的“一从二令三人木——周策纵先生妙解质疑”;
吴雯的“从《红楼雾障》到《红学末路》——感受克非的红学研究”;李生占的“漫谈星座文化——与邢俠先生请教”;
张新文的“宝钗和黛玉到底谁更有才”等文章不胜枚举,采众家之长的观点新、新论点层出不穷。
3、纳各界及海外人事、影响深远:如有
曼谷的张硕人“《红楼梦》的主题——天心不公——曹雪芹对神鬼问题的理解与认识”;“几个有关红学的杂感”;
日本的船越达志“《红楼梦》成书试论”;
台湾的裘明“《红楼梦》可以改写吗——看张本《红楼梦》第二十八回”;
台湾魏子云“《春柳堂诗稿》中的曹雪芹”;
台湾刘广定“《春柳堂诗稿》的作者问题试探”;
韩国的李昌铉“吟诗填词见其性——大观园中少男少女娱乐生活一瞥”;
还有周月苓翻译的英国闵费德的“一位英国人的“大观园探险记””等。在当时信息很不发达的情况下,也是很难得的交流,这也充分说明《红楼梦》不仅仅是中国的,她也是世界人类的。
贵州《红楼》办刊等特点的确是实事求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海纳百川之风范,意义与影响非常之深远(以上列举论文有限于个人手中材料)。
2006年11月由王邸老会长亲自重新组织换届选举了新的学会班子,当新的会长李万禄会长看到学会基本上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同志后,急学会之所急,立即亲自带着学会的副会长曲沐、杨和、丁武光、林中美;秘书长井绪东,副秘书长王本忠、卓守忠、吴雪梅、陈可为等走遍了全省的各大专院校,宣传发动贵州各高等院校的老师和同学们,广泛播撒了热爱祖国古典文学《红楼梦》的高尚种子,为继承和发扬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为贵州的红学事业后继有人又立下崭新的、重大的贡献!李会长非常地谦和、热忱、真诚、实干,令我们都惊叹不已,从而倍加崇敬。
在新老会长的带领下,学会想方设法,秘书长井绪东提议我们搞个《红楼梦》青年论坛吧,培养新生力量,让学会重新发展壮大起来,大家欣然赞同,并且群策群力在2008年,我们在贵阳成功地召开了首届青年《红楼梦》论坛。收到论文近十篇。
2009 年11月,我们在贵阳成功地召开了第二届青年《红楼梦》论坛。收到论文 18 篇;
2010 年10月,我们在铜仁学院成功地召开了第三届青年《红楼梦》论坛。收到论文14篇;
2011年7月,我们在凯里学院成功地召开了第四届青年《红楼梦》论坛。收到论文 37 篇。文章数量与质量逐渐攀升。并且涌出了许多有新意的观点和论点。特别是我们的丁武光副会长已经发掘了中小学生的红学爱好者,有他们的参与,更让我们眼前一亮。确实催人奋然。
经过五年的艰苦努力,我们看到了我们贵州对《红楼梦》热爱不乏其人,我们贵州对《红楼梦》热情不可限量。我们的《红楼》又将会以她青春亮丽的姿态重新走进了我们爱红人的心里。
经过这么多年,我看到《红楼》历经了诸多的坎坷,我深切感到《红楼》的发展,真正需要“百花齐放”,才能芬芳四溢,飘香万里。愿贵州《红楼》绿树葱茏,花开次第。希望更多的广大青年能够通过我们的《红楼》了解《红楼梦》,热爱《红楼梦》,专研《红楼梦》,为弘扬我们祖国的优秀文化做出贡献!

2011年7月15日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