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开篇简析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开篇简析

作者:耿平 收录时间:2011年7月27日 下午2:18   

最近将《红楼梦》诸多版本的开篇比较着仔细阅读,发现各个版本虽然有些许差异,却都是从“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说起,又从“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起?说来虽近荒唐,细玩深有趣味。”再起一个头绪,最后以“出则既明,且看石上是何故事。按那石上书云”叙起“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故事来。于是将这部分内容梳理如下:

红楼梦开篇共有三个部分

1.“此开卷第一回也”至“故曰‘贾雨村云云’。此回中凡用梦幻等字,是提醒阅者眼目,亦是此书立意本旨”

2.“列位看官:你道此书从何而起?说来虽近荒唐,细玩深有趣味。”至“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3.从“出则既明,且看石上是何故事。按那石上书云:”引出“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现在对开篇的“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之前的文字解读如下:

一.第一部分解读

㈠内容提要及对应解读:

1.“此开卷第一回”——此句强调章回作者就是文本作者

2作者为一落魄子弟——此部分指向家道衰落的曹雪芹。

3为闺阁立传——主题航向和其他关系不大,尤其回避排满说。

4后文将假托甄士隐和贾雨村两个人物敷衍故事,——开启下文第三部分“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第一部分写作意图分析:将作者指向曹雪芹,主题指向为闺阁立传。经过提炼,有些疑点便浮现出来。

㈡疑点剖析:

疑点1.“此开卷第一回’一句在整个红楼梦篇章中不伦不类,原作中有没有值得推敲。

“此开卷第一回”作为篇首语,因为后面章回没有“开卷第×回”,所以显得不伦不类。从章回结构一致性看,这句话删去比添上更妥帖。

这句话的价值在于突出红楼梦章回体式,强调章回体是作者原始创作的基石。它和后文“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表面相违背,其实是相呼应的。

说它们相违背,是因为后一句明确指出曹雪芹只是具体作了“披阅,增删,纂成目录,分出章回”等工作,而不是作者。说两者相呼应,也是很显然的。二者联系起来,作者的头衔自然归到曹雪芹的名下。脂砚斋在此有两句批语——“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狡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也确定曹雪芹作者地位。

总之,这句话和后文“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以及脂砚斋批语共同捍卫曹雪芹的作者地位。这就是它存在的真实意图。反之,否定这句话的存在,则作者作者和编写章回者是否同一个人的问题应该再作探讨。事实是这句话是和整个篇章不协调的,原文中这句话不存在的可能性比存在的可能性更大。

疑点2:第一部分所占据的开篇位置值得怀疑。

本部分和第三部分联系紧密,上下衔接自然,如果一、二部分位置互换,作这样调整后,文意反而比不调整通顺畅达。

本部分结尾有“甄士隐云云”、“贾雨村云云”的文字,这应该和第三部分集合起来。前面有名字的来历,后面有依据名字敷衍的故事。前有“甄士隐云云”、“贾雨村云云”,后有“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这样的结合完整不可分割,并且把第二部分放到开头,也是非常妥当的,这将在下文作具体解释。

之所以调整成这种“云山雾海,头绪繁多”的模样,还是作者问题在作怪。这样费尽心机的调整修改添加,就是是为了将作者记在曹雪芹的名下。

二.第二部分解读

(一)第二部分内容提要及对应解读

1“列位看官”领出——开篇之语,提醒看官注意。

2石头记作者——补天石尘世历幻,备述一记。意在隐红楼梦作者。

3石头记流传——空空道人传抄问世,意在隐红楼梦传抄者。

4石头记内容——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5.曹雪芹等——批阅命名。

借用女娲补天的传统神话传说,赋《石头记》以浪漫色彩。看似荒唐,其实别具匠心,又有诗文互相映衬,可见作者为避讳作者抄者的良苦用心,因为主要内容读者在原著中可以清楚的把握,故在此不再赘述,只对疑点加以剖析。

(二)疑点剖析:

1.“列位看官”当作为文首开篇之语,有警醒读者留神观看之意,位置应该出现在此没有篇首。这一点印证了第一部分疑点剖析2,再次说明《红楼梦》文本顺序被编者调整,且整个第二部分应该放在开篇。

2.“列位看官”之后是一番荒唐之言,将《石头记》作者定为通灵宝玉,将《石头记》传抄者定为空空道人,用荒唐之言完全规避了作者和抄者。如此避乱世之虞,查无可查,可以看出作者心思缜密,匠心独运。而第一部分从“作者自云”起将作者明确定位落魄子弟,又隐约指向曹雪芹。权衡比较起来,第一部分拙劣许多,而本部分关于石头记由来的杜撰虽近于荒唐却更符合原作精神。

3.将文本定位为石头自叙,完全符合作者本意,如此良苦用心背后的真实意图值得推敲,虽然也有无干时政、大旨谈情之语,但绝不是第一部分所说“为闺阁立传”这么简单。

4. 本部分结尾有“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一句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既然作者费劲心思杜撰文字遮掩作者,连同抄者都说成是空空道人,显然是一种回避文字狱迫害的作法,根本不可能来此一句将编者并题名者全然供出?难道抄书人需要掩盖身份,编书人就不需要。尤其是曹雪芹,居然考证起来言之凿凿,这简直滑稽至极。所以从前后文一致性看,既然要掩盖作者抄者自然要掩盖编者命名者,所以这句话不是作者画蛇添足故意泄露自己身份,而是后人添加以助雪芹盗取作者地位的。脂砚斋以为曹雪芹狡笔的说法,从完整解读文本角度看,我们不能轻易相信。

核对这里交代《石头记》众多别名,我们至今无法找到《石头记》以《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真本,所以《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是否存在,不能确定,这句话的真伪自然也不能断定。

从文本的流畅通达看,删去这句话后,文通字顺。这从“一偈”和“一绝”的比较中看得最明显。

5.石头记“后面又有一首偈”和“并题一绝云”较真

原文摘录:

后来,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因有个空空道人访道求仙,忽从这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忽见一大块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空空道人乃从头一看,原来就是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入红尘,历尽离合悲欢炎凉世态的一段故事。后面又有一首偈云:

无材可去补苍天,

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

倩谁记去作奇传?

诗后便是此石坠落之乡,投胎之处,亲自经历的一段陈迹故事。其中家庭闺阁琐事,以及闲情诗词倒还全备,或可适趣解闷,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

《石头记》刻于石上,赫赫如见真面,以“一首偈”作总结,是石头记创作完成的标志。

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一绝应该是空空道人抄录后所题,而不是曹雪芹的名下,

“一偈”和“一绝”作者当然是作者本人,作者将一偈作者归位于写书人石头,在此作者也将一绝作者归位于抄书人空空道人名下。让空空道人成为一绝作者。前者是石头“备述一记”后的总结,后者是空空道人抄完书后的感慨。从文本结构上,语意连贯上看都是完整无缺的。删去文字“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后,原文变为“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才通顺合理。后人加上“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把一绝作者归位于曹雪芹,和一偈作者是石头前后不对应,文意也不流畅,所以可以确定是后人添加以掩盖事实,达到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的目的。

以上是对红楼梦开篇的一个简析,这和一些朋友找寻各个版本细微差异的分析角度显然不同,好在自认为完全抛却众多批语的纷扰,真正做到立足文本解读文本乃至还原文本。所有的红学家都打着立足文本的旗号,却没有见到完整全面解读文本的,不是断章取意 就是牵强附会,实在对立足文本的亵渎,此文作为立足文本的开始,是否有疏漏是否主观武断,还有待红楼梦爱好者给予正确批评本人也将逐步完善。

作者 耿平

电子邮箱 geng1968@163.com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