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辨析《红楼梦》副旨——反胡思想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辨析《红楼梦》副旨——反胡思想

作者:如如散人  收录时间:2011年6月23日 上午10:26

《红楼梦》究竟是怎样的一部书,这个“本事”不解决,则俞平伯的“红学愈昌,红楼愈隐”这句话越发金光闪闪。在《红楼梦》正旨革命尚未成功的情况下,现对《红楼梦》的副旨作一辨析,以望红学研究正鹄是趋。

问题一,既然述及《红楼梦》的副旨,那《红楼梦》的正旨(即大旨)又是什么?

这个红学研究的根本问题,本人在《问道叹红楼》中已论述,即曹雪芹《红楼梦》阐发老子《道德经》的大道思想——个人大道与治世大道。大道是中华民族文化之根,数千年来,虽常有人把它作为旗号打着,作为幌子挂着,作为门面装饰着,但像曹子雪芹这样真正通达者极少极少!懂一点丹道者不懂佛道,懂一点佛道者不懂丹道,丹道佛道都懂点者其实也并不悟道,且局限于个人大道。故跳不出老子《道德经》中“天下希及之”、“天下莫能知,莫能行”之言。同时,根据脂砚斋的批语,我们知道曹雪芹有二个立誓,一是誓一笔不写一家文字,即一笔不写老子《道德经》文字;二是誓不作开门见山文字,即不直截了当来写“大道”,而是隐喻着写。这使得《红楼梦》在未悟道人眼里,竟然成了一部天书,亦跳不出曹雪芹《红楼梦》中“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之问。奈何奈何!

问题二,《红楼梦》作为伟大的文学作品,自有正旨,但必定有副旨吗?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有副旨!请看《红楼梦》第一回中“有命无运,累及爹娘”八字后脂砚斋批语:“看他所写开卷之第一个女子,便用此二语以订终身,则知托言寓意之旨。谁谓独寄兴于一‘情’字耶?”在《问道叹红楼》中我已阐明“情”字即“道”字。既然曹雪芹并未独寄兴于“大道”,则《红楼梦》自有其他旨意。更妙的是,这段批语后,脂砚斋还有一段批语:“武侯之三分、武穆之二帝,二贤之恨,及今不尽,况今之草芥乎?”脂砚斋已经在暗示我们,《红楼梦》的副旨涉及中原王权的正统性。

另外,《红楼梦》第五回中,一方面既有“金陵十二钗正册”,又有“金陵十二钗副册”、“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另一方面《红楼梦》曲子既有正曲,又有副曲(只是副曲不必再唱)。这亦寓意着《红楼梦》既有正旨,又有副旨。

问题三,《红楼梦》的副旨是什么?

回答是反胡思想。有人会问,为什么不直接回答反清思想呢?因为反清思想只是反胡思想的一个方面,还有一方面是反末法时期沦为狐道的佛教在中国大清朝几成主流信仰(亦算又副旨)。佛教自汉代进入中国以来,历朝历代许多皇帝很是推崇,到了大清朝则尤甚。曹雪芹的法眼看透了末法时期佛教及本土道教的本质,愚弄大众,混骗钱财,充当统治工具。哪里是在真正修道及弘扬圣人学问、把大道思想发扬光大?《红楼梦》中贾宝玉(曹雪芹)必然要毁僧谤道了!

问题四,《红楼梦》副旨与正旨的关系如何?

回答与正旨是派生关系,即副旨是由正旨派生而来。只有在正确认识《红楼梦》正旨的基础上,才能正确理解《红楼梦》的副旨。离开正旨而来谈副旨,则是片面的。世间万事万物皆由世界本源——大道派生而出,幻化而来,即道生一,一生二,……。这是智慧的中国老祖宗的基本世界观、哲学观。《红楼梦》第十五回中“阴阳两宅”、“送灵”一段文,脂砚斋特地作了许多批语,完全可以提醒我们:华夏文明是有“本”的文化,是“以道御器,道器合一”的文化!然而今天有些人竟忘本而胡言中国老祖宗的哲学是朴素辩证法,他们哪里知道智慧的中国老祖宗是用派生关系(体用关系)来认识世界。像曹雪芹、脂砚斋等真正的有识之士自然应该“为天下痴心祖宗为子孙谋千年业者痛哭”!

有人还会问,为什么曹雪芹不是借大道思想来表达反清(复明)的主要创作意图呢?反驳理由一:如果说反清(复明)是《红楼梦》正旨,那么结合《红楼梦》文本, 就会出现:反清(复明)是一场梦幻,是落了片白茫茫真干净!这曹雪芹不是纯心教人不要反清(复明)吗?这说得通吗?反驳理由二:《红楼梦》大道思想(正旨)与反胡思想(副旨)虽都隐寓着写,但在《红楼梦》文本中表现形式有很大区别。大道思想,尤其是个人大道在《红楼梦》中是千皴万染,堂堂正正。 如《红楼梦》第一回标题“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及总纲性质的第五回,法眼之人即可看出《红楼梦》的正旨。而反胡思想只是偶有闲笔,如金寡妇胡氏(揶揄狐道佛教)、胡斯来、胡庸医、金荣、胡君荣等,特别是《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中的“耶律雄奴”文,可以说是点睛之笔(具体见拙文《“耶律雄奴”文之复杂隐意》)。当然,由于清代文字狱的缘故,也必须如此。反驳理由三:如果说反清(复明)是《红楼梦》正旨,与提示《红楼梦》旨意的脂砚斋(旨言摘)批语格格不入。许多人或偏执于“反清复明”,或自囿于“清史故事”,或陷溺于“风月往事”等,这难道就是曹雪芹十年辛苦体现的菩萨之心?这难道就是千古未有之奇文?

事实上,《红楼梦》是一部站在大道的立场和历史的高度来批判现实的伟大文学作品。只要能正确理解《红楼梦》的正旨——大道思想,自然可以派生出副旨——反胡思想。正旨为体,副旨为用。大清朝国号为“清”,以治世大道眼光来看,试问世道是清世还是浊世呢?大清朝国号曾为“金”,以个人大道眼光来看,试问世人是有“金”还是无“金”(这个“金”是丹道学上的内涵)呢?大清朝女真人当家做主,试问神州上下哪里有“女儿之真”、“女儿清净之境”?

当然拿大道这个“风月宝鉴”照一照汉族赵钱孙李等建立的中原专制王朝,哪来什么复明?反明亦可,……。故脂砚斋底气十足地批道:“凡野史俱可毁,独此书不可毁。”但是,如果国人不能正确识取《红楼梦》的旨意,甚至作种种歪曲理解,各抱偏见,积重难返,《红楼梦》也等于被毁了!

联系人:如如散人;邮箱:jpjc@sina.com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箱:
jpjc@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