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宝玉的爱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宝玉的爱情

作者:李晓松  收录时间:2011年4月8日 下午10:06

    《红楼梦》不是一部单纯的爱情小说,但《红楼梦》绝离不开爱情。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宝玉的爱情一向是为大家津津乐道的。
宝玉的心中,需要一个灵肉合一的人,要说他喜欢袭人、晴雯,这不假,但在那个封建的社会,地位基本上决定了一切。即便是“情不情”的宝玉,也丝毫逾越不了制度的束缚,所以地位已决定了袭人、晴雯这样的丫头不可能成为宝玉真正的配偶,她们至多是个姨娘。

妙玉,超凡脱俗的一个人。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好似妙玉在向宝玉示爱,但我的看法则不同。之所以妙玉肯让宝玉用自己的绿玉斗或是用之后的那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整雕竹根的那个大盏喝茶,实是她认为宝玉是个“些微有知识”的人。我个人认为二人只存在高层精神境界的交流,对于妙玉这位片尘不染的仙姑,宝玉不敢存丝毫妄想。好多读者都为高鹗的续书所迷惑,错认为妙玉对宝玉心存爱意。

扔出这些个人物,重头戏也该出场了,就是黛玉,宝钗,湘云三位。相貌不用说了,大观园中的女子哪个不是桃羞杏让,燕妒莺惭,这三位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要说三位中谁最适合宝玉,相貌是比不出来的。

先说黛玉,可以说二玉是真心相爱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美中不足,黛玉有不足之症,不能长久依持,必然早逝。三十二回中,黛玉已察觉此点【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而二玉之事也在脂批中屡点【甲戌本有脂批说“二玉事在贾府上下诸人,即看书、批书人皆信定一段好夫妻,书中常常每每道及,岂其不然,叹叹?”庚辰本有脂批说“二玉之配偶,在贾府上下诸人,即观者、作者皆为无疑,故常常有此等点题语。我也要笑。”】由此可见,二玉之情深,无人可替代,但黛玉的泪尽归天也注定这木石姻缘不会圆满。

再说宝钗,可以说她的身子远强于黛玉,而且不论她的为人,还是处事都很稳重,且没有黛玉的尖酸,刻薄,小性儿。论心计则出于探春之上,论才干也绝不逊于凤姐。可以说,她一定是个持家能手。但很不幸,她的仕途经济学问难以令宝玉接受,她的封建守旧思想注定不会和宝玉有高层精神境界的交流。三十六回宝玉那一语【“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可以说是天意。即便宝钗对宝玉有情;即便宝玉不知何因还是娶了宝钗;即便二人日后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但结局仍然是宝玉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到头来依旧是意难平。

最后我们来说湘云,她也是我心中宝玉妻子的不二人选。首先,我引用很多红学家的观点“湘云是脂砚斋的原型,宝玉是曹雪芹的原型”二人在现实生活中就可能是一对患难夫妻。有诗为证“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有批为证,“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

第二点,也不是我找出来的,书中说怡红院有两株植物,一为芭蕉,另一为西府海棠。且说这西府海棠,丝垂翠缕,葩吐丹砂。海棠正合湘云,而“丝垂翠缕”之翠缕正与湘云的丫头“翠缕”之名不谋而合。还有就是宝玉所住的怡红院,有轩名“绛云轩”,这也与宝玉湘云日后共结连理相映。

第三,我说二玉之所以能有真正的爱情,是因为黛玉在宝玉心中是灵肉合一的人,黛玉一度是宝玉心中的不二人选。但黛玉死后就没有黛玉了吗?不,一个黛玉死了,另一个黛玉又出现了。她不仅取代了黛玉的地位,而且她比黛玉做的更好,甚至超越了黛玉,她就是史湘云。那么我们不妨细数一下黛湘的相似之处。

其一,二人有同样的身世,二人皆无父母,都是孤苦伶仃,寄居贾府的人。寄人篱下,黛玉是在郁郁中孤寂死去,而湘云则是以豁达,乐观的态度接受了困难,这一点,她似于黛玉又实胜于黛玉。

其二,在诗会上,谁能和黛玉一争高低,不是那个多才的宝姐姐,而是这个喊着“爱”哥哥的史湘云【海棠社实为湘云胜,湘云作两首;菊花诗黛玉,湘云的名次也在宝钗之上;螃蟹诗虽为宝钗胜,但湘云并未出战;芦雪庵〔广〕联诗湘云18个半句,黛玉11个半句,而宝钗只有5个半句;七十回柳絮词可谓是平分秋色。在加上平时所作,以及七十六回无宝钗的中秋联诗,黛湘二人还是稍占上风】,她的才华不逊于黛玉,而她又没有宝钗的守旧,难于宝玉交流。如果说四十二回她劝宝玉的那一番话走了宝钗的路子,但我更相信那是学舌,因为以湘云的心思绝没有宝钗那么老练,我倒认为天性率真的湘云不过是在重复着宝钗的话。她可能认为那是好玩,因为“玩”这个字贯穿着湘云的一生。所以在精神境界上湘云同于黛玉,可以说在宝玉心中也是灵肉合一的人。

其三,宝姐姐自然是好的,好多读者认为湘云是宝钗的追随者,会像袭人那样成为第二个宝钗。恰恰相反,虽然湘云曾说【“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及你呢。”】好似和黛玉生分,实不知后来的黛湘感情好的很,五十回芦雪庵〔广〕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联诗之时,黛湘合伙捉弄宝琴,宝钗不是还说嘛,:“你们两个天天捉弄厌了我,如今捉弄他来了。”由此可见此刻的黛湘好的不得了。这也为日后二人中秋联诗奠定了一个基础,同样无父无母的人,心境更容易相通。而到了七十六回黛湘的联诗,更是她们两人感情的升华。

第四,最关键的也就是那金玉之说了。第三十一回讲“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此刻只有宝玉同湘云有麒麟。虽然脂批曾两点卫若兰这个人,但从我上述观点中我还是敢大胆推测,史湘云和卫若兰的婚姻未必圆满,而那个麒麟很可能百经波折后又回到宝玉手中。那这里迫不得已引用一下周汝昌先生的一点成果,我曾在周先生的一篇文章中见到过林黛玉【麟待玉】的字样,这不禁令我震惊。我在上文用浓重的笔墨【有点不恰当】说了那么多黛湘的共通之处,此一谐音更增添了我的信心。

此文中引用了好多红学家的成果,只怪学生研究颇浅,资历不深,为行文方便,实属迫不得已,望见谅。研究学问就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在前人铺的路上寻找新的突破口,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冲破阻碍,在荆棘中走出更辉煌的路来!

QQ:515674788 邮箱:515674788@qq.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anyunsong 望指正,多交朋友,小松拜谢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