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颇”与“顿”二字之辨析 ---- 兼复刘福林先生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颇”与“顿”二字之辨析 ---- 兼复刘福林先生   

作者:拂尘斋主人  收录时间:2011年3月4日 下午11:13

第十五回,水溶有如下一句话: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但是就是这么一句话,我查阅了各个版本,可以说都不相同。有的出入较大。我把结果罗列如下

甲戌本: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庚辰本: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梦稿本 :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几在都者,未有不另垂青, 因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 讲 ,则学问可以不日进矣

己卯本 :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 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甲辰本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内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 垂青目, 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谈会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舒序本: 小王虽不才,却 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眼,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不日进矣

列藏本: 小王虽不才,却 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眼,因是以寒第高人顿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不日进矣

梦府本: 小王虽不才, 却 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因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戚序本: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 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 日进矣

有正本: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 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 日进矣

周汇本: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上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眼,因是以寒第高人顿聚。令郎若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不日进矣

通行本: 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内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垂青目的,因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若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以上所列内容如果从书面的意思来理解其实并不困难,可以说无论从那个版本来读,也不会影响对内容的理解。

但是如果深抠字面意思,不仅能看到出入,还能懂得更深层次的东西。


1.海上,海内。

众多的版本俱从“海上”。惟甲辰本与通行本用“海内”。周汝昌先生的新校本此处从“海上”。并且加了注解,谓“有特殊政治意义”。其他版本虽也为海上,却无注解和特别说明。

海上与海内的区别是什么呢?我想这里是一个名士的活动范围的指向词。若说是海上,则寓意为水溶所交结的朋友是从封闭的本朝之外归来,那么其思想观念就不会拘囿于本朝本土。或者说带来了崭新的进步的思维和见识。但是是否就像周先生所言有其政治意义呢,又是否就是真的曹先生的本意呢,或未可知也。



2.颇与顿

周先生的新校本这里从顿而弃颇,显然是遵循列藏本。因为其他版本此处都为“颇”。

周先生之“顿”字,叫人不觉为之一顿。掩卷思之,颇觉意顺理同,从而引发遍查各个版本的兴趣。并查阅辞海和辞源。

顿:一个意思是暂停、停留和止息。还有一个意思是止宿、顿住。

《汉书》中有:就善水草顿舍

杜甫有“顿兵岐梁下”之句。

史记有“荆人因随之,三日三夜不顿舍”之语。

《隋书》有“每之一所,数道置顿”之句。

从以上所列,颇感周先生之校本此处更是合理,自己也即认定此处从“顿”字更符合原意。

一次,与山西作家刘福林先生谈及此处,将我对“顿”字的认同说与他,刘先生不以为然,坚持此处应为“颇”字为正,彼此言来语去几个回合,深感刘先生坚持己见,我也因敬仰而退却。刘先生说我还要加强文言文的功力,听后虽没有说什么,心里似有不服,过后不了了之,但是仍心存戚戚。对刘先生我十分敬重,但是从做学问出发,我也不能迷信刘先生。

在“颇”字的众多注释中,尚有一个副词注释,是我过去未曾留意的,即:稍微,略微。我对它的“很”、“甚”已经“偏颇”是比较熟悉的,但是用我熟悉的解释法恰恰解释不通这个意思,而此处曹雪芹正是用了“略微,稍微”之意啊!

还是刘先生说的对啊,因此也颇感自己的文字功底颇为肤浅啊!

在红楼梦的众多版本中,唯独列藏本取“顿”字。有谁保证不是抄写着的笔误呢,其实不必多言,我觉得仅仅从各个版本俱从“颇”字已经说明这个问题了。

看来周先生在此多余了,多想了。

3.日与不日

周先生新校本此处为“学问可以不日进矣”。并且为此加了注释,“不日犹言不用多久”。这是有道理的。

但是如果说“学问可以日进矣”。无“不”字也通。只是意义不同了。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如果有一个“不”字,意义为:学问用不了多久就可长进了。如果没有“不”字,就变成:学问可以日日长进了。

如此说来,就如同“日进斗金”这个词,是说每天可以进一斗黄金。如果说“不日进斗金”,也说得过去,就是说不多久就可以进一斗黄金。前者有目的指向,后者是过程指向。当然还是日进斗金更合理了,



读《红楼梦》,倒不是吹毛求疵,但是只要读得认真仔细,在细处着眼,难免就要被这些细枝末节所纠缠,好在能弥补文字的基本功,权当学中充电吧。

对错与否,尚求高人之教。

兼复刘福林老师,并顺致文祺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bzdr8798@sina.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