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的高续论和自叙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的高续论和自叙说   

作者:雪森  收录时间:2011年3月11日 下午3:18

    1,1927年胡适发现《甲戌本》以后,又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地点陆续发现《己卯本》《庚辰本》,等等一系列脂评本,但都是八十回的,共十多种。加上两百多年前就自胡适,俞平伯两位大师创立新红学以来,快近九十年,时代是前进的,特别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激发下,新的红学有了很大的发展。许多大红学家,专家,还有所谓的草根红学等等,都有大量的著作面世,不能不说是红学研究的空前繁荣,但是,在这繁荣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另一方面;有些人在胡适的“高续”,和“自叙”基础上大胆臆测的发挥,主观唯心的发展,而且其中少数人走到另一种极端。

流传的程本系统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这些也都是当代人们研究《红楼梦》的历史资料,可以说是现时的历史文本,是大家应该尊重的我国传统文化,虽然有人倾向研究脂本,也有人倾向研究程本,但都属于学术研究。不能认为自己研究的本子就应该存在,不研究的本子就全盘否定或主张废除,不作历史文本留给后人研究,是一种没有全局观点和不公允的,也是一种对待祖国文化遗产和子孙后代不负责任的态度。

可是;由胡适的一位老学生,因为他资历较老,被捧之为“红学泰斗”。竟把“高续”论,说成“高鹗伪续”论,又说是“非文学活动”,对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给予全盘的否定。另外有他的某一徒辈(所谓‘徒辈’只是对他一套说法推波助澜,并不是他的嫡弟子)。把“高鹗伪续论”发展成为“高鹗伪本论”(指全部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还又说是被高鹗“最彻底,最恶劣,篡改了的‘膺品’,和‘变成了纯粹的小说’等等”?并提出要“打假”,妄图以西方的“纯粹小说论”来贬低或彻底否定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主张不容许这个本子的存在,意欲把二百多年来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古籍废除掉,并给高鹗层层扣上帽子,包括政治帽子,拼命往政治上拉,大搞人身攻击。这不是一种公正的实事求是的学术态度,这些事虽然是后人搞的,但更主要是胡适的那位老学生的积极承前启后所发挥的作用,也即是那“红学泰斗”者对人们之误导。

2,还是由胡适那位学生,把“自叙”说,发展成为“自传”说。当然,在研究著作权的问题上,牵涉到有关‘曹雪芹’说,‘曹頫’说,‘曹顒’说,曹寅说2等等,都是学者们的研究,也是正常的学术劳动。虽然各人观点不一,但他们是付出了辛勤的。可是,那个“泰斗”把“‘自传’说的‘曹学’”,弄成上朔到周武王,曹参,曹彬,把曹家族谱都去翻烂,就是翻来翻去也翻不到曹雪芹的名字。在曹氏族谱中翻不到曹雪芹,也就是没有做到胡适自己所说的什么“小心求证”。既然无证,其他一切的强牵附会,也只是徒劳的。所以“‘自传’说的‘曹’学”,也不应完全听那“泰斗”的一套,也应该要有分析。但是,还有人再由‘自传’说发展到曹雪芹毒死某个皇帝的所谓要“建立进步的社会制度”,而且要扯上《红楼梦》作者逝世十多年后发生的‘美国的独立战争对他生前思想的影响’,那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和实际历史吗?完全是那“泰斗”徒辈中某个人主观唯心主义的推断,也就更能证明“泰斗”之徒辈中某个人对我国文史的嘲弄!

3, 胡适,在中国现代史上是一位著名的学者,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有他的一份功劳,这是无庸置疑的。但对创立新红学开了个有争议的头。他那“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观点,是把‘大胆的假设’放在首要的前面,违背了科学实验有基础的假设,因而是唯心主义的。还又影响到现今少数人,特别是他那位老学生之徒辈里面的某个人,把“大胆假设”发展为“大胆臆测”,更把“小心求证”发展成“无须有证”,无根无据地把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说成是由乾隆受意,由和珅组织程伟元,高鹗进行篡改的‘伪本’?(我已在2008年12月5日的拙文“也谈《红楼梦》版本的有关问题”中作了批驳)。这正是那种以“大胆臆测”为前题的主观推论,不是实事求是的严肃的学术研究。他的那个老学生之徒辈的某个人,自以为是理论专业工作者,鼓吹什么“超常思维”,也就是不要逻辑的思维,超常规的去猜去想,真正是由“大胆假设”发展到“大胆臆测”的典型思维之例。

4, 所谓“红学泰斗”者,即红学中的泰山北斗也,本应该是“德高望重”之人,虽然在中国红学界中资历老,但在道德修养方面,却另外表现着具体三点:

一是假造曹雪芹的佚诗,让吴世昌先生等人上当,开始信以为真,结果知道上当后,下不了台,只有“气杀我也”!

另据2006年《红楼梦学刊》第三期沈治钧先生在文章中指出;这位“红学泰斗”还又伪造了红学史料的一首词。

还有“泰斗”在其<还红学以学>中,一本正经的引用鲁迅两条语录,“1,贾宝玉的原形是曹雪芹.2,曹雪芹整个儿地进了小说”.但不管是学者还是红楼爱好者都找不到鲁迅哪里有这两条语录,“泰斗”为什么说不出"语录"出处?这是为何?

二是通过香港媒体,对俞平伯老先生进行莫须有的诬陷,诬称俞平伯老先生私自隐藏了什么“靖本”,这正是有打击别人抬高自己之嫌,其结果在当事人靖宽荣、王惠萍、毛国瑶等先生纷纷发表文章辟谣的情况下,才真正显露了这个“泰斗”是以一种假话来诬陷他人的。

三是在红学界开了骂人先河,一般来说,写文章是应该讲理的,鲁迅先生就主张讲理不骂人,他在1932年专门为此写了《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的信给当时“左联”负责人周扬,也就是说,在文学写作不要去骂人。现在看来,这应该是关系到一位文化人的德性和风度问题。可这个老资历的红学家,居然在他的《红楼梦新证》第八章中骂人说;“我们不该因此便饶恕高鹗这傢伙,,,,,,现在是报仇雪恨的时代,,,,,,我们要痛骂他,把他的伪四十回赶快从《红楼梦》里割下来,扔进字纸篓里去,不许它附骥流传,把他的罪行向普天下读者控诉”。(但另外一位文学大师林语堂就指出“这那里是考证,这是斗争大会斗争高鹗的文章”)。

就这样地开了一个在红学文章中骂人的先河,给以后少数人在红坛文字中进一步的发扬,有的人甚至在跟帖中辱骂别人,语言粗鲁不堪,在红坛中起着不讲文明不讲道德的风气!有损知识界的严谨。

5, 还是这位胡适的老学生,我们可以看看他的所谓‘考证’又如何?远的不谈,就谈关于北京恭王府的问题;这位老红学家把《红楼梦》里的少许零星情况和恭王府的萃锦园对照,‘考证’出恭王府的萃锦园就是大观园?其实,根据现在北京恭王府管理部门掌握的材料,那些被对照的一些遗迹,不过是清代恭亲王奕䜣修建的,是恭亲王集中江南园林风格,加上王府的点缀需要而建成的。并不是《红楼梦》书中所写的占地三里半规模的大观园。

据恭王府管理部门的认定,该王府原为清权臣和珅的府第,始建于1776年,即乾隆四十一年,而‘自传说’之江宁织造曹家,在这几十年以前就被抄家破败了,何能得居此地?那《红楼梦》中贾宝玉是不是与和珅先后同住在一个府第?权臣和珅是不是继承了贾宝玉家那占地三里半的大观园?可见这位大红学家的考证是经不起几句反问的,也是违背实际历史的。现在的恭王府管理部门,是正式的专业管理机构,由原来文化部的恭王府管理处改称为现在的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目前正在努力追回流失于海外恭王府的文物!他们对流失海外的恭王府之文物都可以鉴定,难道就不可鉴定恭王府的遗迹吗?

另据齐鲁信息网2009-07-21 09:16:18披露:

“恭亲王奕忻(䜣)为了重建花园调集百名能工巧匠艺人,融江南园林艺术与北方建筑格局为一体,汇西洋建筑及中国古典园林建筑为一园,增置山石林木,彩画斑斓绚丽。花草铺地,树木成荫。明廊通道,鸟鸣蝉唱。这别致典雅的园林,恭亲王喜题为‘萃锦园’,此园曾为京师一百多座王府之冠,可以称之‘人间神仙府,什刹海的明珠’。恭王府花园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国家对外开放的旅游景点”。

再者,还有龙言先生于2009年8月16日发表的“荒唐的大观园考证”一文,系统地批驳了‘泰斗’那“芳园筑向帝城西”的所谓大观园的‘考证’,具体地揭露了这位老红学家所著该书中许多不实之词。

所以说,这位大红学家的‘考证’,是大胆假设的先入为主,以主观唯心主义先做一个设定,然后围绕着这个目的找出所谓的“证据”或“论证”,还一般都是主观推论的为多,就是这位大红学家的治学特点。

6,这个“泰斗”,对红学研究也主观的定调子,说研究《红楼梦》文本不算红学,他定的只能是曹学,版本学,脂学,探迭学,才算红学。那人家倒要问问;没有《红楼梦》文本,红学从那里来?岂不是本末倒置!再者,《红楼梦》文本算不算版本,和版本的关系能绝对分开吗?你既然提出版本学是红学,为什么《红楼梦》文本的本身版本研究就不是红学呢?这种主观臆断是没有道理的!

如此种种,我们姑且把定之为红学中的“泰斗现象”,对于这种“泰斗现象”,我们必须要提高警惕,决不能随和某些人的吹捧,更不能受其误导!

近来,有不少人对“高续”论提出质疑,对胡适以张问陶的一句诗注,并错把高鹗当着张的妹夫高曾扬,及其某些主观推论来否定程,高,二人的‘叙’,和‘引言’,认为是很不实在,很不客观的。因而产生了一批红学新秀,做了大量研究工作,通过对《红楼梦》各种版本的对比和分析,发现那种“高续”论是站不住脚的。远的不谈,近期就有一批新秀的著述和文章,如:

(1)hlmfy先生的“蒙古王府本是程甲本〈红楼梦〉阶段性稿本”等一系列文章,揭露和批评‘高鹗伪续’论的陈词滥调。

(2)王文才先生一系列文章对腰斩《红楼梦》的抨击。

(3)胡文炜先生一批又具体又讲道理的文章。

(4)安晓玲先生对《红楼梦》版本的论述。

(5)孔生先生文章中所否定的“高续”论。

(6)克非先生所著《红学末路》中对“高续”论的否定。。

还有许多否定“高续”论的文章和著作尚未一一举例。(刘世德先生在一次讲座中也对‘高鹗续书’给予了否定,并例举出不少证据反驳了‘高鹗续书’的说法)。如此看来,“高鹗伪续”论,和“非文学活动”论是不是可以动摇了呢!很有可能在根本上已发生动摇。那个‘红学泰斗’及其少数人所顽固坚持的“高鹗伪续”论,和“非文学活动”论,以及腰斩〈红楼梦〉的做法,恐怕已是到了危险境地,因为顽固坚持者只是老调重弹,老炒冷饭,说不出新的充分理由,硬着头皮地坚持下去,时间又能维持多久呢!?

雪森xuesen16821,2010年5月13日于南昌’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信箱:xuesen168@gmail.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