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八十一回 贾存周赴任平安州 林潇湘慰语话真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八十一回 贾存周赴任平安州 林潇湘慰语话真情

作者:刘怀科 收录时间:2010年9月7日 下午4:57

且说迎春呜呜凄凄走出宁府后,孙家婆子掀开轿帘,绣桔搀扶着上了轿,打发小厮们起轿回孙府。刚好遇见鸳鸯,鸳鸯道“姑娘,才刚听琏二爷说姑娘前个来了,老太太年纪大了,时刻还记挂着姑娘呢?特意打发我来请姑娘到老太太房里坐坐呢?为何姑娘这般,莫不是孙家冷落了姑娘不成?”迎春道“鸳鸯姐姐,我已住了三五日,府里打发人来,我若不回,恐不大合情理。奈何我已是孙家的人,不同于往日。素日里姐妹们可好就是了,莫要为我费心”说着眼泪又滚了下来。鸳鸯已猜的八九分,如此便说了些宽慰的话,迎春走后,鸳鸯见贾赦、邢夫人在侧,便回明老太太道“姑娘今日回去了,才刚去的,姑娘让我稍话给老太太,请老太太安,亏的老太太惦记着。”贾母道“他老子娘狠心,二丫头头一个便出了阁,他老实,比不得三丫头。虽说姑爷往日得了咱们家的提携,应了这门亲事,日后若是受了什么委屈,你们这些人断饶不得!”贾赦听了,忙点头作揖。鸳鸯道“老太太还是回内房歇晌吧,”说着把贾母搀扶了起来。贾赦躬身相送,哪知贾母去后,贾赦道:“鸳鸯,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鸳鸯道:“大老爷有什么事要吩咐,还请明示”贾赦铁板着脸,冷笑道:“近日两府里的事情也多,你有知道些的,也有不知道些的,不要装糊涂,更何况老太太岁数大了,有些事还是不说的好?免得生事端!”鸳鸯会意,不敢做声。“鸳鸯我还有话要问你!”,邢夫人道。听说前些日子去了琏儿处,又因何事啊?鸳鸯因怕借钱之事败露,笑道:“回大太太,去找平儿姑娘,去摹了一些花样子,还没等摹呢,老太太就让人去叫了。”邢夫人看着鸳鸯哼的一声走了。

    ,次日,贾琏打发来旺来向贾母说道“上昨个有旨北静王爷去北面戍边,二老爷到平安州任上,限三日内到任,二老爷犹不及来请老太太安,已去赴任了”贾母忙说道“所需银饷等物都已备下?为何事这么要紧?”回老太太“二奶奶都已妥当办了,二老爷赴任还不知几时回来,琏二爷正要置办些些银子打发来生去内监里打探,不知为何这么急速?”听说贵妃娘娘近日也以随了上去铁网山打猎其它的事情一概不知。凤姐因怕贾母上了年纪,下边的人回不明白,便拖着病来至贾母处。到了贾母房内,笑道:“不用说了,旺儿你先回吧。老祖宗你放心,二老爷去外面赴任说不定是件好事,是委以重任,大可放心便是了”往日咱们祖上不也是在外面驰骋惯了的,建功立业,才有今日这般,不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凤姐想了想道“老子英雄儿好汉”我今日特意给老祖宗道喜的。贾母笑道“真真你这张嘴,”接着说道“当年你们太爷在世的时候,什么事没经历过。说出来指不定有人说我唬人。我如今年纪也大了,但凡宽慰些才是。若不是凤丫头来,又不知又落下什么病根子”说着又笑了。说的满屋子跟着都笑了。贾母又道:“前些宝玉病了,这几日你也去瞧过你宝兄弟吧”凤姐道:“哎呦,老祖宗,你就放心吧!宝兄弟现在好着呢,何况如今能像我们这样的侯门将府能有多少?什么药没有,哪怕是天上地上水里的,咱们都有。昨个我打发平儿带了些西洋进贡的小玩意儿去看他,宝玉已渐好了。李纨道:“老祖宗只说了一句话,这凤丫头说到了天上地上,真真不害臊!”说了一会子话,各自都散了。

  薛姨妈自从荣府走后,与中京西郊外一处安顿了下来,现如今每日为金桂之事伤怀,香菱因受辱折磨也落下了病根子,躺于床上不得动弹,每日以汤药服之,宝钗也无可奈何,因近日烦闷,与母商议去到园子里逛逛,薛姨妈应允,宝钗,莺儿二人便乘车去了。此时探春、惜春、湘云在园子里玩,刚好平儿正从沁芳桥走过,手里拿着些东西。湘云道:“平姐姐这又是到哪里去?”平儿一边走一边说:“二奶奶的病未好,我去东府太太那边拿了些人参养容丸,咱们府上的参未见得比别处的好。”说着走了出去。湘云道:“三姐姐,中秋赏月之时,后你回了家去。虽说在园子里,老太太、老爷、太太、姐妹们都在一处,只是太清冷了些,各自散去之后,我独与林姐姐在凹晶馆池塘边连诗,虽比不上往年,可也算得上弥补那日悲凉之气。”说着湘云嘴抿了一下。惜春道:“云丫头,莫非又要起诗社?不妨到了冬至去潇湘馆你林姐姐那里怎样?”湘云笑答道:“正合吾意,可巧这知己易得,佳音难觅啊,我算服了你!”探春道:“如今两府上下,园子里的事情比较杂,先是凤姐、珠大嫂子病了。园子里的老嬷嬷们仗着主子适意作歹,甄家抄了,可咱们府上也自个抄了一回!丫鬟们谴的谴,散的散,想起此事,不觉伤怀。二姑娘自小懦弱,虽说出了阁,可姑爷未必放在心上,百般辱骂殴打,这又如何得了?幸亏未让老太太知道。林妹妹每逢秋冬时节病的厉害,前听翠屡说林妹妹比往年更重了!”自薛大哥娶了嫂子之后,香菱每日受委屈,姨妈为此不知生了多少气?”湘云道:“素日里姐妹们在一起玩笑,现如今已今非昔比,真真痛煞人心!”因此诗社的事往后推一下才是”说的众姐妹无言。“宝姑娘来了!”

   且说凤姐躺在床上,平儿道:“二奶奶,药取回来了。才刚见姐妹们在园子里说笑。”凤姐因身体虚弱,不便理会这些琐事。贾琏正巧回来,说于凤姐:“凤丫头,娘娘重阳节的礼快要到了,还有老爷去了外省赴任,内监里需要打探一番,这都需要银子,把你的梯己拿出来些应付一下吧。”凤姐抬头看了看贾琏,哼了一声道:“”

  宝玉这些日子才刚病愈,一日大早忽见院内的那棵海棠花树又重新开了。袭人,快来瞧瞧,上年枯死的这棵海棠树又活了,死而复生,真真叫人好看煞!袭人挽了一下头发,出门说道“二爷,大清早的又说些什么胡话!”天凉,病才好了几天。万一有个什么不是,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岂不是又是我们的错,说着便唤麝月,“你这小蹄子!又在屋内磨蹭什么?”快把二爷的披风拿来,麝月来不及梳洗,即刻为宝玉披上。袭人早已把一块红布缠在了树上。接着把宝玉拉到了屋内,为其梳洗后,便传了饭。宝玉只用了些碧梗粥,外加了些小面果,接着就用茶漱了口。宝玉掀开帘栊便要走,袭人忙劝道“二爷,这又要到哪里去?”今日好些了,还不快去请老太太、太太、老爷们的安。宝玉笑道“这几日未见林妹妹,不知林妹妹的病可大好些了?”袭人知宝玉不可强制,遂脱去宝玉披风,换上银红撒花半旧大袄,将束发嵌宝紫金冠戴于头上。宝玉才离了怡红院,直奔潇湘馆。紫鹃正端着药道“姑娘该吃些药了”黛玉道“每日都是如此,也未见得好些,倒不如不用的好。”紫鹃劝道“姑娘哪能这样想,看姑娘的病一天渐势一天好起来,前宝姑娘临走时又潜老妈子送来了几两燕窝,即使不为自个,也要替宝姑娘想想才是。”说着,只听见宝玉叫道“林妹妹…”紫鹃听后,说道“是宝二爷,我去开门”,紫鹃将宝玉叫道一边,未及宝玉开口,说道“姑娘的病还是不大好,前个吃了贾墙、贾菌所配的药丸,夜里咳嗽了大半夜,比先前还要重了些”宝玉听如此说来,不觉怔了一下,紫鹃道:“二爷别唬我,如此又把你吓着了?”紫鹃着急的叫着二爷,少许宝玉缓过神来,不及紫鹃说完,便来至黛玉床前,问道“妹妹,近日可好些了吗,药都按时吃了吗?”黛玉道“你怎么又来了,你的病尚且为痊愈,又为何到这里来?我便是咳死了,也不与你相干!”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宝玉道“妹妹这又说哪里的话,我何尝不记挂着妹妹”黛玉道“晴雯没了,究竟怎么了?宝玉听如此说也掉下了眼泪,“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然天道最公,人能苦心,断不负苦心,宝玉道。不说这个了,说也奇了,去年那棵枯死的海棠又活了。“什么时候知道的,难道又是你在唬我不成”宝玉道:“好妹妹,我怎敢唬你呢,要是那样,我立刻就去死”黛玉道“又浑说了,你死了几回了,”说着黛玉笑了。紫鹃道“二爷,这是刚沏的茶,喝一些吧。”“宝玉,宝玉,”原来是麝月“宝玉,太太叫你呢,说是老爷去了外任”“你还是快回吧,免得让姑妈久等。”黛玉道。

  且说王夫人与薛姨妈正在议薛蟠与金桂的事,宝钗在一侧捋着一团线。提到香菱,薛姨妈不免落下泪来。宝玉突至,“姨妈也在这,薛大哥如今娶了妻,可大收敛些了?”“我的儿,亏的你惦记着,今就不提了”,王夫人道“快别说了,你姨妈正烦着呢,”如今你也大了,该做些正经事了,老爷去了任上,嘱咐让我看紧你,莫要让宝玉整日在园子里贪玩,荒废了举业,咱们家还没有一个是举业出身的,我的儿,你就不能争口气,宝玉低首而不答。你有你大哥珠儿一半,我也就省心了,说的李纨也擦了一下眼角。宝钗为敢多说,忙劝道“姨妈休要伤心,”宝兄弟岂不闻天地无穷期,光阴则有穷期,过一日便少一日。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电子邮件:liu-huaike521@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