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说说《红楼梦》:宝玉皇帝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说说《红楼梦》:宝玉皇帝

作者:罗伦斯  收录时间:2010年10月5日 下午12:45

《紅樓夢第三十八回》寶玉笑道:“我又落第?難道‘誰家種’、何處秋、蠟屐遠來、冷吟不盡,都不是訪,昨夜雨、今朝霜,都不是‘種’不成?”


陳後主《折楊柳二首其一》(宋郭茂倩撰《樂府詩集》卷二十二 橫吹曲辭二)

楊柳動春情,倡園妾屢驚。入樓含粉色,依風雜管聲。

武昌識新種,官渡有殘生。還將出塞曲,仍共胡笳鳴。

寶玉这个‘蠟屐遠來、今朝霜’的‘種’,原来就是亡國之後的‘新種’。‘誰家種’?

‘還將出塞曲,仍共胡笳鳴。’就是指北方塞外的‘胡’種,劉禹錫、陸游都知道!

劉禹錫《楊柳枝詞(九首其一)》

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

陸游《夜讀東京記》

海東小胡辜覆冒,敢據神州竊名號。幅員萬里宋乾坤,五十一年讎未報。

煌煌藝祖中天業,東都實宅神明隩。即今犬豕穴宮殿,安得旄頭下除掃。

寶玉大弓久不獲,臣子義敢忘巨盜。景靈太廟威神在,北鄉慟哭猶可告。

壯士方當棄軀命,書生詎忍開和好。孤臣白首困西南,有志不伸空自悼。

張煌言《滿江紅 懷岳忠武》

屈指興亡,恨南北黃圖消歇。便幾個孤忠大義,冰清玉烈。

趙信城邊羌笛雨,李陵臺上胡笳月。慘模糊吹出玉關情,聲淒切。

漢宮露,染園雪。雙龍逝,一鴻滅。剩逋臣怒擊,唾壺皆缺。

豪傑氣吞白鳳髓,高懷眥飲黃羊血。試排雲待把捧日心,訴金闕。

陸游‘寶玉大弓久不獲,臣子義敢忘巨盜。’誰敢竊據神州?

《紅樓夢 好了歌》:“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是指誰?

《紅樓夢》《石頭記》亂烘烘說了多少年,題目未識。‘寶玉’是誰?那個‘寶玉’有亡國恨?先露一點消息!

《紅樓夢 第四十六回 尷尬人難免尷尬事 鴛鴦女誓絕鴛鴦偶》

鴛鴦喜之不盡,拉了她嫂子,到賈母跟前跪下,一行哭,一行說,把邢夫人怎麼來說,園子裡她嫂子又如何說,今兒她哥哥又如何說,“因為不依,方才大老爺索性說我戀著寶玉,不然要等著往外聘,我到天上,這一輩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終究要報仇。我是橫了心的,當著眾人在這裡,我這一輩子莫說是‘寶玉’,便是‘寶金’‘寶銀’‘寶天王’‘寶皇帝’,橫豎不嫁人就完了!

真的有‘寶天王’‘寶皇帝’嗎?《紅樓夢》‘寶玉’又是典出何处?

《紅樓夢 第六十二回 憨湘雲醉眠芍藥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底下寶玉可巧和寶釵對了點子。寶釵覆了一個“寶”字,寶玉想了一想,便知是寶釵作戲,指自己所佩通靈玉而言,便笑道:“姐姐拿我作雅謔,我卻射著了。說出來姐姐別惱,就是姐姐的諱‘釵’字就是了。”眾人道:“怎麼解?”寶玉道:“他說‘寶’,底下自然是‘玉’了。我射‘釵’字,舊詩曾有‘敲斷玉釵紅燭冷’,豈不射著了。”湘雲說道:“這用時事卻使不得,兩個人都該罰。”香菱忙道:“不止時事,這也有出處。”湘雲道:“‘寶玉’二字並無出處,不過是春聯上或有之,詩書紀載並無,算不得。”香菱道:“前日我讀岑嘉州五言律,現有一句說‘此鄉多寶玉’,怎麼你倒忘了?後來又讀李義山七言絕句,又有一句‘寶釵無日不生塵’,我還笑說她兩個名字都原來在唐詩上呢。”眾人笑說:“這可問住了,快罰一杯。”湘雲無話,只得飲了。

湘雲道:“‘寶玉’二字並無出處,不過是春聯上或有之,詩書紀載並無,算不得。”

實則虛之,《紅樓夢》常是正話反說,文人雖然故作狡獪,其中卻有悲痛難喻之深旨隱意,難為時人所道!《紅樓夢第五回》回目乃‘千古風流造孽人’,警幻仙姑則謂‘寶玉’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

《紅樓夢 第五回》警幻道:“塵世中多少富貴之家,那些綠窗風月,繡閣煙霞,皆被淫汙紈與那些流蕩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來多少輕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為飾,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飾非掩醜之語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會,雲雨之歡,皆由既悅其色,複戀其情所致也。吾所愛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朋友,莫妄想!這個‘天下古今第一淫人’的稱號,可不是平民百姓凡夫俗子所能享用的!除非是‘皇帝’,否則這是幻想不來的!

《紅樓夢》的‘寶玉’典出何處?唐詩當然有,除了陸遊《夜讀東京記》,王昌齡《長歌行》、白居易《草茫茫》,劉禹錫《虎丘寺路宴》都有《紅樓夢》‘寶玉’的消息!

王昌齡《長歌行》

曠野饒悲風,颼颼黃蒿草。系馬停白楊,誰知我懷抱。

所是同袍者,相逢盡衰老。況登漢家陵,南望長安道。

下有枯樹根,上有鼷鼠窠。高皇子孫盡,千古無人過。

寶玉頻發掘,精靈其奈何。人生須達命,有酒且長歌。

劉禹錫《虎丘寺路宴》

青林虎丘寺,林際翠微路。立見山僧來,遙從鳥飛處。

茲峰淪寶玉,千載惟丘墓。埋劍人空傳,鑿山龍已去。

捫蘿披翳薈,路轉夕陰遽。虎嘯崖谷寒,猿鳴松杉暮。

徘徊北樓上,海江窮一顧。日映千里帆,鴉歸萬家樹。

暫因愜所適,果得捐外慮。庭暗棲還雲,簷香滴甘露。

久迷空寂理,多為聲華故。永欲投此山,餘生豈能誤。

白居易《草茫茫》

草茫茫,土蒼蒼。

蒼蒼茫茫在何處,驪山腳下秦皇墓。墓中下涸二重泉,當時自以為深固。

下流水銀像江海,上綴珠光作烏兔。別為天地於其間,擬將富貴隨身去。

一朝盜掘墳陵破,龍槨神堂三月火。可憐寶玉歸人間,暫借泉中買身禍。

奢者狼藉儉者安,一凶一吉在眼前。憑君回首向南望,漢文葬在霸陵原。

王昌齡‘況登漢家陵,南望長安道。下有枯樹根,上有鼷鼠窠。高皇子孫盡,千古無人過。寶玉頻發掘,精靈其奈何。’

劉禹錫‘茲峰淪寶玉,千載惟丘墓。’

白居易‘可憐寶玉歸人間,暫借泉中買身禍。’

這些都是諷諫‘天下第一淫人’的‘皇帝’!

李白《憶秦娥》:“西風殘照,漢家陵闕。”李白《清平調三首》,我看也是諷諫之詞,哀國之音!

張煌言《追往八首(癸巳)其一》

棄繻猶及到燕關,慘淡風雲十載還。狼鬣自從當日舞,龍髯能得幾人攀!

漢陵弓劍存亡後,晉室衣冠興廢間。轉眼書生成故老,慚無媧石補江山!

《紅樓夢》女媧氏煉石補天,原來就是個笑話!不知道‘寶玉’的出典,那裡懂‘身前身後事’是個大笑話?

蔡元培《石頭記索隱》

賈寶玉,言偽朝之帝系也。寶玉者,傳國璽之義也,即指胤礽。《東華錄》:“康熙四十八年三月,以複立皇太子告祭天壇文曰:‘建立嫡子,胤礽為皇太子。’又曰:‘朕諸子中,胤礽居貴。’”是胤礽生而有為皇太子之資格,故曰銜玉而生。胤礽之被廢也,其罪狀本不甚征實。康熙四十七年九月諭曰:“胤礽肆惡虐眾,暴戾淫亂,難出諸口。”又曰:“胤礽同伊屬下人等,恣行乖戾,無所不至,令朕赧於啟齒。又遣使邀截外藩入貢之人,將進禦馬匹任意攘取,以致蒙古俱不心服。”又曰:“知胤礽賦性奢侈,著伊乳母之夫淩普為內務府總管,俾伊便於取用。”又曰:“朕曆覽史書,時深儆戒,從不令外間婦女出入宮掖,亦從不令姣好少年隨侍左右。今皇太子所行若此,朕實不勝憤懣。”


蔡元培說“寶玉者,傳國璽之義也”,那是‘想當然’矣!那不能稱‘索隱’,大可以稱為‘索氣’,因為讀書至此令人為之氣索!《紅樓夢》索隱派祖師已經若此,等而下之的,可以想知!至於所謂西方文學批評派等等,則我看不懂!

陸遊《冬夜讀書有感(三首其二)》:“汗牛充棟成何事,堪笑迂儒錯用功。”

‘通靈寶玉’實是謂何?王昌齡所謂‘寶玉頻發掘,精靈其奈何’乃是罵‘皇帝’!《紅樓夢》作者如何不知?

鳳姐儿又冷笑道:“拼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第六十四回 酸鳳姐大鬧寧國府)

香菱道:“我還笑說她兩個名字都原來在唐詩上呢。”(第六十二回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唐詩中究有幾個‘寶釵’‘寶玉’?後話再表!

《紅樓夢 凡例》

此書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筆帶出。蓋實不敢以寫兒女之筆墨唐突朝廷之上也,又不得謂其不備。...... 何為不用假語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來,以悅人之耳目哉?故曰‘風塵懷閨秀’,乃是第一回題綱正義也。開卷即雲‘風塵懷閨秀’,則知作者本意原為記述當日閨友閨情,並非怨世罵時之書矣。雖一時有涉於世態,然亦不得不敘者,但非其本旨耳,閱者切記之。


《紅樓夢》甚為狡獪,所以不能太老實讀。‘寶玉’二字已經是如此,餘者可以想知!

‘又不得謂其不備’,則正是其以‘寫兒女之筆墨唐突朝廷之上也’!

‘風塵懷閨秀 ...... 並非怨世罵時之書 ..... 然亦不得不敘者’,則正是其本旨!


罗伦斯林 2010-10-4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联系电话: 15989 537111  电邮:lawrence-lam@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