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被官场扭曲了人性的贾雨村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被官场扭曲了人性的贾雨村 

作者:徐功献  收录时间:2010年10月2日 下午7:56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不禁哑然一笑,原来自己对《红楼梦》这部伟大小说的喜爱竟是如此的肤浅,即使我对中华民族这部文化瑰宝的孜孜矻矻和执着追求,也从未懈怠过对它的关注和思考,但自己也仅仅只能从对其中某一任务形象的分析上去解读它、感悟它,理论性极强的文章是从未奢望过的。
《红楼梦》何以会产生如此奇特而博大的影响?我想,究其原因也许是因为《红楼梦》是一部探析“人心” 、“人性”的小说,也就是说,它表达了人的真性情,使读者产生了一种无穷无尽深厚真实的心之体验。著名的启蒙思想家伏尔泰一句话说得好,“有一种比海洋更大的景象,那就是我们头上的星空;有一种比星空更大的景象,那就是人的内心世界。”人的生活、人的生命各不相同,对事物的认识、情感的触摸、习性的显现也各有千秋,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人类生活的多种形式和人性的不同流露在《红楼梦》这部伟大小说中均有体现。《红楼梦》虽包罗万象,但是其最伟大之处我认为还是它写出了不同人物的不同性格、不同命运。这里,我想说一下贾雨村这个读书人,一个被官场扭曲了人性的读书人。
看过《红楼梦》的读者大多人味贾雨村是个见风使舵、忘恩负义、人品低劣的官宦人,对此,我也未能脱俗。但到底是什么使这个读书人如此呢?我想,可能是他那颗被官场的尔虞我诈和自己内心的贪恋扭曲了人性的心在作祟吧!
在《红楼梦》开卷的第一回中,就由对贾雨村的介绍:贾雨村,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原系湖州人氏,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其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短短的几十字就把贾雨村的身世和家世作了明确的介绍。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贾雨村人穷志不穷,他自幼饱读诗书,总想着求取功名以重振家业。可是他在进京求取功名的途中,因囊中羞涩,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一路上流寓到姑苏,寄居与阊阖门外十里街仁清巷的葫芦庙中,以卖字作文为生。
也许是缘,贾雨村在葫芦庙结识了当地的一户乡宦世家,主人叫做甄士隐的一个读书人。甄士隐无意于功名富贵,整日以赏花玩竹为趣、酌酒吟诗为乐。结识之后,甄士隐发现贾雨村器宇不凡,抱负不浅,便时常帮助于他。二人关系甚好,中秋佳节甄士隐邀请雨村过府赏月饮酒,酒酣之际,贾雨村口吟诗一首,并作一联,甄士隐为雨村才气所折服,知其意欲上京赶考但苦无盘缠,便慷慨解囊相助,资助其纹银五十两及棉衣,助其上京求取功名。贾雨村收过银衣,“只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贾雨村借助甄士隐资助的银衣进京参加会试,果然是金榜题名,考中了进士,被朝廷任命为知府。
贾雨村有此机缘,按理说应万般感激报答甄家,可后来的事实并非如此。在甄家遭逢变故之后,甄英莲元宵之夜被拐子拐走,数月后葫芦庙失火,殃及甄府,甄家被烧的化为灰烬,不得已之下,甄老爷只有变卖田庄,携家眷去投奔其势利非常的岳父封肃。在备受岳父大人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后,甄士隐在僧道的点化之下看透了世情之酸,出家而去。后来贾雨村上任途中无意间看到了甄家大丫鬟娇杏,便以银两布帛等物厚赠封肃,娶了娇杏为二房,并未尽心尽力的照顾其知遇恩人的家眷,也并未帮其寻找失踪的甄家姑娘英莲,反而为其一己之色欲而纳妾,不知甄老爷知后会作何等的感伤!
贾雨村为官“情性狡猾,擅纂礼仪;且沽清正之名,而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多事,民命不堪。”加之其恃才傲物,生性贪酷,不久便被上司参了一本,龙颜大怒,即将其革职。
也许雨村真是个幸运之人,被削职为民之后他到处游历,不日来到繁华的扬州,又在朋友的帮助下进了扬州巡盐御史林如海的府第,做了林黛玉的启蒙老师。只因林黛玉自幼多病,一载之后其母林夫人又不幸仙逝,故雨村有较多的时间在扬州地界游玩散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都中旧有冷子兴,从冷子兴口中得知林夫人竟是荣国府老祖宗史夫人的爱女。此时,更会凑巧的是朝廷宣布要启用旧员,冷子兴献计令雨村央烦林如海,转向都中去烦求贾政,以便得到朝廷的重用。此时,因贾母得知其女已故,思念外孙女,写信要接林黛玉进京和她一起居住,林如海正苦于无人送黛玉前往都中,在听了贾雨村求助之后,便修书一封给内兄贾政,求其帮助贾雨村,顺便陪送女儿黛玉入京。
贾雨村到了都中之后,以宗侄名帖拜访贾政,一方面贾政已经看到妹仗之书信,觉得应该周全协佐,另一方面其最喜爱读书之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又见雨村言语不俗,加之同时一宗,便优待雨村,助其谋补了金陵应天府之缺。贾雨村又一次进入其梦寐以求的官场,开始了他在官宦仕途的以一个博进。
攀上了贾府这棵大树,雨村自然要紧紧的抓住它,以便借助这棵大树继续朝仕途的高处爬,于是他便不惜的讨好贾府,接下来雨村上任后审理的第一桩人命案件,其做法便清楚的证实了这一点。原来这桩人命案件的凶手是四大家族中薛家之子薛蟠,也就是贾家的外甥,而受害人之一又是其恩人甄士隐的女儿甄英莲。那我们就来看一下贾雨村贾大人是如何处理这桩案子的。
事情是这样子的:一个拐子将英莲卖给了本地的小乡绅冯渊,已经拿到了钱,约定好三日之后吉日交人,但拐子又回过头来把英莲卖给了“呆霸王”薛蟠,想拿了两家的钱再带着人逃走,如意算盘打的是不错,但不幸的是被两家同时抓到,打了个半死。而冯家和薛家又都声称要人不要钱,因此互不相让,财大势大的薛蟠便命家丁一顿狠揍冯渊,那冯渊被抬回家去不久就死了。可以看得出来,这案子的情况并不复杂,饱读诗书又做过官的贾雨村肯定明白应该怎样判决。贾雨村为人心机城府极深,由于初到任上,想树立起官威民望,决定秉公断案,哪知正要发签下令捕拿薛蟠,却被手下一个门子使眼色阻止了。雨村是个聪明人,看到门子的眼神后,便借故宣布暂时退堂,屏退左右,引门子到密室说话。门子是熟人,告诉他:“凡是做地方官的,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势、极富贵的大乡绅的名姓”。这私单称作“护官符”,并拿出本省的“护官符”给贾雨村看: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旁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很显然,这张“护官符”上面说的是金陵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并说:“这四家皆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今告打死人之薛,就系丰年大雪之‘薛’也”。贾大人听了门子的解说后,倒吸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冲动发签捕人,不然得罪了薛家的同时也得罪了贾家,那自己的前程就完了。雨村还从门子口中得知,被拐的丫鬟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赠送银衣赶考的恩人甄士隐之女英莲。至此,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若秉公办理,势必会触犯“护官符”,上的四大家族,不仅前程断送,甚至身家性命难保。于是,被官位和前程冲昏了头脑的他,便徇私舞弊,胡乱断了此案,救助了薛蟠,却使冯渊屈死。为了说明自己的功劳及对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帮助,贾雨村与事后致书两封分别与贾政及京营节度使王子腾,说什么“令甥之事已完,不比过意”等语。
这就是书中第四回的“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贾雨村大人在这次判案中,他徇私枉法,讨好了贾家和薛家,为其以后在官场上的步步高升搭建起一座稳固的桥梁。但是,他忘记了恩人甄老爷的爱女英莲,未能搭救恩人之女,没有助其逃脱苦海。同时他又过河拆桥,为了掩饰其以前的卑劣地位和判案经过,将在关键时刻为其指点迷津的门子胡乱找个借口远远的发配充军去了。忘恩负义,贾大人人性的那丁点儿光辉被对官场合仕途的强烈欲望给浓浓的涂抹了。
果不出其然,贾雨村掌握并利用“护官符”,攀上了四大家族这几棵大树,尤其是贾家,他上下左右逢源、迎合奉承,官运亨通,从知府做到御史,从御史做到吏部侍郎,再做到兵部尚书、京兆府尹,一路青云直上,飞黄腾达。但是贾大人是否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当年助其脱困的甄士隐妇女及指点他的门子呢?这只能留给读者们去思索、揣测了。
身在官场并一路青云直上的贾雨村心中已经失去了人性的光辉,人最为宝贵的良心也已经被其贪婪的心灵所泯灭;他彻底的失去了做官之人的应有品格,也失去了为官之人所应有的同情之心,为了和官场之人打成一片,相互扶持,他忘乎所以的巴结贾家,另外一件事可以证明这一点,那就是在第四十八回中平儿所说的“强取扇子事件”。
同样腐败昏庸的贾家大老爷贾赦看上了石呆子家祖传的二十把扇子,便让儿子贾琏去高价求购回来,但石呆子面对贾琏出的五百两银子丝毫不为所动,一个劲儿地坚持保存祖业,不肯变卖,贾琏对此颇感无奈。贾雨村贾大人知道此事后,深感到又一次讨好巴结贾家的机会来了,另一方面借办理此事也可以彰显自己办事的能耐,便命人把石呆子抓起来,并诬陷他拖欠官银,让石呆子变卖家产赔补,否则便要 重重治罪。可穷的叮当响的石呆子哪里有什么值钱的家产可以变卖,贾雨村一方面假装不信,一方面让人去石家抄家,于是便把那二十把扇子抄来,充抵了“拖欠”的官银。为此,石家倾家荡产,失去了祖传之物,悲痛万分,痛不欲生。贾雨村办理此事的方式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根本不能算是为官者应有之道,更不用说是办事之能了。
贾雨村在人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当贾家兴旺有势时,他尽力去迎合奉承,去巴结拍马,可当贾家面临着被抄家的命运时,他又是怎么做的呢?贾赦、贾珍之流因“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被御史参奏弹劾,曾深受贾家提遇大恩的贾雨村不仅没有出面为贾府辩护力争,反而火上加油,落井下石,将他自己一手炮制的抢夺石呆子扇子一案也完全推给了贾赦。并有无兼施的上奏贾府的种种不是与罪行,最终导致了贾府被查抄,宁府宅第被朝廷下令充公。由此可见,贾雨村已成了一个典型的无可救药的名利熏心自私自利的无耻文人官员,也难怪连来投奔贾家的江南甄家奴仆包勇知道了他的这些见不得人的底细之后也敢在街上侮辱谩骂于他了。
我们可以想象到,如果没有甄士隐的银衣资助,贾雨村根本无缘步入官场仕途;如果没有贾府的帮忙引荐,他不可能在仕途上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但是,这个被官场扭曲了人性的读书人,每到关键时刻都恩将仇报。先是乱判葫芦案,没有报答甄士隐的资助之恩,未能拯救英莲于水火之中;后是落井下石于对自己有提携荐引之恩的贾家,终致贾家被抄。遇到贾雨村这样一个外表忠实、知书达理而实际上生性贪婪狡猾、忘恩负义的沽名钓誉之徒,实在是甄家和贾家莫大的悲哀。
古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诚不欺我也。作恶多端的贾雨村后来因“婪索”又一次被御史参奏弹劾,朝廷将其削职为民,他从此结束了曾经以泯灭人性为代价而苦苦追求的官场仕途。
书中一百零三回中,贾雨村升任京兆府尹,出都查勘开垦地亩,在知机县急流津遇到一道,即自己曾经的恩人甄士隐,面对道人的玄妙禅机,当时高官厚禄的他哪里会去思考。书中最后一回又写到贾雨村削职为民后,回乡途中于急流津觉迷渡再次遇到了执手相迎的甄士隐,甄先生一番仙机,终使雨村大悟,从红尘中醒来,又于恍恍惚惚中睡去。作者这样安排,有何深意,我不敢妄加揣测,也许是天机,也许是隐喻……
贾雨村,这个饱读诗书的读书人,走入仕途后而未能脱俗,被物质和权势的迷障遮住了双眼的同时也遮住了心灵,官场使其人性扭曲,权势使其忘恩负义。可到头来终是一场梦,梦醒之后,一切都消失于茫茫大地。
一部《红楼梦》以“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开始,又以“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结束,算是完成了一次轮回;以贾雨村追求功名利禄拉开剧幕,又以贾雨村最终永远结束官场作结,算是完成了一个证实:“真事隐去”也好,“假语村言”也罢,功名富贵都成了过眼云烟,只有人性的光辉永存。
作者:徐功献

作者单位:安徽六安皖西学院中文系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xugongxianlove@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