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红楼梦》的演变-李渔作者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红楼梦》的演变-李渔作者说   

作者:朱楼公子   收录时间: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下午20:51

         现代意义的红楼梦主要成书于清初(针对成书于明末之说),借鉴了明代小说的各种创作精华,如立意、构思包括章回文体等技术手段。经过清朝前期和中期众多不知名文人的传抄润色,是明清小说的最高峰,清朝后期再无名著,主要是清朝文字狱的恶果。但是,早期红楼梦中的情色描写,基本套用了李渔的肉蒲团原作,现在看到的红楼梦中秦可卿,尤三姐,尤二姐,秦钟,贾瑞这样的风月人物,都是因淫而亡。正是因为这些不合当时社会主流的描写,冲破了清朝统治者的禁锢,为红楼梦后世流传起到极大的作用。情色加政治等于流行,今天亦然。

明末清初,江苏如皋诞生了伟大的戏剧家李渔(16101680,被后人誉为东方莎士比亚),李渔别号有湖上笠翁、随庵主人、笠道人、觉道人、觉世稗官、新亭客樵、回道人、情隐道人、情痴反正道人等(有红楼梦开篇交代的作者的影子),家谱说他生于浙江兰溪,他自己说祖籍兰溪,生于雉皋,即如皋,寄籍制度当时到是存在的,寄籍名士为数也不少。其父亲和伯父常年在如皋经营药材店铺,李渔20岁之前一直在如皋生活读书,后回原籍参加科举,结果是屡试不第,在原籍隐居。友人日记记录,1653年李渔曾回江南通州(如皋)一次,咏有七律《咏绿烛和雉皋诸友》、《过雉皋忆先大兄》,并谒祖墓。清军南下后,多尔衮颁布法令剃发,李渔自称为狂奴,构筑了自己的乐园-伊园。伊园是李渔展示其园林技艺的最初杰作,园内经他独具匠心的设计和安排,构筑有等诸景。寓居杭州之后,数年间连续写出了《怜香伴》、《风筝误》、《意中缘》、《玉搔头》等六部传奇及《无声戏》、《十二楼》两部白话短篇小说集。这些通俗文学作品虽在当时被正统文人所不齿,视为末技,但由于通俗易懂,贴近市民生活,寓教于乐,适合观众、读者的欣赏情趣,所以,作品一问世,便畅销于市场,被争购一空。李渔称自己的作品是新耳目之书,一意求新,不依傍他人,也不重复自己。同时代女诗人黄媛介曰:“笠翁先生性好奇服,雅善填词”,他努力发现前人未见之事摹写未尽之情,描画不全之态,故事新鲜,情节奇特,布局巧妙,语言生动。他的小说重在劝善惩恶,同情贫穷的下层人物,歌颂男女青年恋爱婚姻自主,谴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批判假道学为主题,具有一定反封建的进步意义(符合红楼梦贾宝玉的性格)。李渔的《十种曲》的题材全是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而且喜剧色彩十分浓郁,表现手法所谓现代相声小品中的设抖包袱和形体夸张,这是李渔传奇最突出的地方。题外话,笔者以为,戏剧喜剧分支为相声和小品,李渔是这三种艺术的开山鼻祖。他说:传奇原为消愁设,费尽枝头歌一阙;何事将钱买哭声,反会变喜成悲咽。唯我填词不卖愁,一夫不笑是吾忧;举世尽成弥勒佛,度人秃笔始堪投。被后人推为世界喜剧大师。 后李渔居金陵二十年,以文会友,以戏会友,与整个社会有着广泛而频繁的接触,交游面极广。他曾经为时任江宁织造曹玺撰赠过对联,与曹寅1645年,李渔在金华纳妾曹氏,为曹氏做诗三首,与曹姓有了关联)成为忘年交;与《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互赠诗词(当时蒲31岁,李61岁);清初的吴伟业钱谦益龚鼎孳江左三大家, 王士祺、施闰章、宋荔裳、周亮工、严灏亭、尤侗杜濬余怀海内八大家以及燕台七子西泠十子中的多数都与他有过交往。在古代交通条件十分落后的情况下,李渔携自家戏班远途跋涉,走遍了广等省区,三分天下几遍其二名山大川、十经六七四海历其三,三江五河则俱未尝遗一。李渔还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出版家。李渔创办的芥子园书铺是清代为数极少的具有二百多年历史的老店,也是中国出版史上为数不多的百年书铺。 李渔所著的戏曲,流传下来的有《奈何天》、《比目鱼》、《蜃中楼》、《美人香》、《风筝误》、《慎骛交》、《凰求凤》、《巧团圆》、《意中缘》、《玉搔头》(以上十种合刻称《笠翁十种曲》)、《万年欢》、《偷甲记》、《四元记》、《双锤记》、《鱼篮记》、《万全记》、《十错记》、《补大记》及《双瑞记》等19种。其中,演出最多的是《风筝误》一剧。此外,有小说《无声戏》、《连城壁全集》、《十二楼》、《合锦回文传》、《肉蒲团》等。乾隆年间禁毁了李渔文集《笠翁一家言》,乾隆后来还又一次发布过禁毁淫书法令。

有史料记载,李渔出生于如皋县一个叫石庄的地方,在当时,该地是一个大庄园---范湖洲的边缘,再南边就是长江,东南是逐渐淤塞的长江支流古横江。范湖洲是扬州到通州的交通要道,十分繁华。族人繁茂,明清时期出了许多读书人,有的为官。如清州(今河北沧州青县)司马(今范湖洲北遗留下司马港河),廪生逸仙公、廪贡生佩蘅公(大观园中有蘅芜苑),清诸生骏声公等。范湖州建筑宏伟,庄边湖泊名车马(取名自范蠡西施弃车马浮海入齐故事,现已消失,宋代地图上尚可见,图中有车马湖地名),庄园内有很多人文景观,族人学者龙鼎先生(有说是寄籍昆山的明代状元希周公)有大量诗词描写了庄园当时的盛况:古砌泉源“翻云滚雪闹村边,供得家家饮食全。夏日行人渴欲死,清凉滋味此间偏。”断堤涛势“篱外通津古木桥,江淮相接自滔滔。有时淮水公然竭,平白飞来陆地涛。”新梧月色“那问厨中来日米,梧桐月色休孤矣。而今月古院梧新,谁是当年屠赤水(明代戏剧家)。”老朴风声“残枝疏叶风时带,别有清音修竹外。好赋杜陵栴(音zhan,檀木的一种称谓)树诗,行人不去听竽籁。”丝柳一村“种插无心未列行,一堤何必与隋方。通身意思连荒径,遍体腰肢映野圹。片片幔牵青展布,层层浪拂碧翻扬。古松今已潜踪迹,留得人家万柳藏。”艳荷数里“西湖竞盛自来稀,今日范湖是也非。仙子连群离上界,佳姬拥队出深闱(似合红楼梦众多女性描写)。酿成香国全村住,垒作成堆比屋围。此际徘徊鸥亦喜,居人见惯不惊飞。”修竹百家“一路扶疏断复连,人家无处不婵娟。绿云冉冉常铺地,翠浪滔滔欲到天。溪上堪留唐代逸,林中可坐晋时贤。扬州筱荡(出自《尚书·禹贡》,颜师古注曰:筱,小竹也。荡,大竹也。)从来贵,岂是遗根亘古绵。”新涨双桥“舍北支河带两重,渡头方广两桥冲。三春雨灌连潮涨,八月潮临夹雨汹。烟景朦胧深渺渺,天光摩荡淡溶溶。扁舟想自其中放,西子当年范蠡从。”江外遥岑“山(现已坍塌)在江南南复西,画图生就故来赍。丹青不着因思米,人物全无却忆倪。峰外几层疑浪垒,天边数点拟云低。浓妆淡抹阴晴变,幻化只愁是雨迷。”村角崩涛“江上结庐世作家,怒涛汹汹范湖赊。秋深伍相威偏震,风急阳侯勇更加。乱逐蛟龙千阵吼,连催金鼓万声哗。西南一里孤村外,拥入疏林未有遮(遮字,如皋方言念zha,与前押韵)。”花间雅调“调起江村春日长,村园桃李杂为疆。歌声绕树枝枝媚,花气袭人(又合红楼梦人物)曲曲芳。舞蝶罢来时作板,飞禽住下也能簧。清音况复儿童队,出谷新雏自绿扬。”。竹中清梵“社继白莲水竹居,居幽水竹之中舆。水声隐隐经声外,竹韵悠悠梵韵余。性悦林间应悟鸟,机忘波底或通鱼。道场多是深山里,指作深山却不虚。”。龙鼎先生描述的范湖洲颇有大观园的气势,红楼梦里有稻香村一说,似乎大观园并不在繁华的石头城内。庄园东西两侧还筑有高楼数座,有梯青楼,在范湖洲东边,是十六世明上(字含觉)公所建,以防倭寇之用。楼5楹3级,高5丈有奇,四围墙垣峭立,十分坚固壮观。此外,有宝砚楼(宝玉,脂砚斋也),在范湖洲西边,是十九世清州司马尚友公建,为藏书处(红楼梦创作地点);还有“贮月楼”,在南花园里,亦为尚友公建造,为其次孙孝廉天友读书处;还有“玉树楼”,在范湖洲西边,为尚友公建造,楼侧有树,大数围,高10余丈,亭亭如盖,故名,是二十二世曾孙廪生逸仙公课子、廪贡生佩蘅公夜读处;还有斗姥楼,在范湖洲后边,玉皇殿侧,是二十二世清诸生骏声公读书处,现留下带楼字的地名。龙鼎先生对每个景点的诗咏,堪比红楼梦中的诗句。居住在范湖州村边交通要道上的李渔应该对这个庄园非常熟悉。将来如果李渔著前期红楼梦得到印证,明清时期范湖州庄园就应当是大观园最早的模本,当然李渔后来居住的伊园,武林小筑,芥子园,层园,都有他自己的建筑设计思想和布局,也是红楼梦大观园描写的重要模本。

李渔的著作中有一部名叫《肉蒲团》剧本,这部书这样署名,情痴反正道人编次,情死还魂社友批评。 有必要说明一下,《肉蒲团》一书是因为宣淫而著名的,可作者却一再声称自己是为惩淫戒欲才写这部书的,如果我们对这部书的内容作一点实事求是的分析,并拿《肉蒲团》与其它以惩戒作幌子描写淫欲的小说相比,我们可以发现,它的作者并没有说假话。这书的作者对于色欲,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女色犹如人参附子,“只宜长服,不宜多服;只可当药,不可当饭”,“长服则有阴阳交济之功,多服则有水火相克之弊”,因此,世上人不可女色过度,断断不可舍近而求远,拣精而择肥,厌平常而求奇异。对于色欲的这种观念,大约就是《肉蒲团》一书作者既要止淫,又不避写”,“说道理劝人,使听者毛发俱竦;说情欲动人,又令观者神魂俱荡的原因。该书批判的力度固然不如《金瓶梅》,其中色空的味道却一点也没有减弱。红楼梦中有“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字色无空,遂易名为情僧”。不难看出,两部书的关系十分明显。与李渔同时代的文人又是浙江括州知府的刘廷玑当时就认为是李渔所作。括州就是今天的浙江丽水,《肉蒲团》中孤峰和尚就在括苍上修炼。1657年,西陵如如居士为《肉蒲团》作序,成书应在此年,此年李渔从杭州迁居江宁。吴梅村等名士携董小宛等秦淮歌姬游杭州时,曾赠诗李渔,“家近西陵住薜萝(薜荔和女萝。两者皆野生植物,常攀缘于山野林木或屋壁之上。《楚辞.九歌.山鬼》:"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王逸注:"女萝,兔丝也。言山鬼仿佛若人,见于山之阿,被薜荔之衣,以兔丝为带也。"后借以指隐者或高士的衣服,并指代隐者或高士的住所,国学常用手法)。十郎(李渔,李十郎名字的出处)才调岁蹉跎。江湖笑傲夸齐赘,云雨荒唐忆楚娥。海外九州书志怪,坐中三叠舞回波。前身合是玄真子,一笠沧浪自放歌。”吴梅村诗中说,李渔家近杭州西陵,那么,为《肉蒲团》作序的西陵如如居士又是谁呢?笔者没有查到史料记载,历史上有人考证作序的就是李渔本人,该不会书中的未央生也是李渔自己的幻身了。说明这一点,是批驳有些所谓红学家死抱脂砚斋的“其弟棠村作序”这句话,找红楼梦的作者,说他们是缘木求鱼,真真不假。西陵如如居士与红楼梦中开篇出现的空空道人又有什么关联呢?按照红楼烟云模糊写作手法(小说文体出现之后,其中的所谓纪实小说,方法亦然),作者在书中故意模糊了僧道的区别,贯穿全书的一僧一道的原型可能是一个人,就是这个西陵如如居士。红楼梦开篇契子,从创作方法上,我们并不陌生,有说书的表现形式,如“各位看官”,说书的文稿演变后也就是戏剧的剧本。从内容上看,以女娲补天传说引出石头故事,托言一僧一道,托物石头,故意放大传奇成分,这是写小说文人惯用,下文分析《肉蒲团》一书的内容后,会使红楼梦作者之迷释然。早在1652年,清廷就颁《书坊禁例》禁刻琐语淫词。说明当时文风淫秽,该书名就索隐了不雅之意,香港拍有同名电影。历朝有评论,《肉蒲团》为古代性文学的代表作,或称为天下第一风流小说,又名觉后禅(书名文雅得多)。该书分春夏秋冬四卷,目录如下。

第一回 止淫风借淫事说法 谈色事就色欲开端
  第二回 老头陀空张皮布袋 小居士受坐肉蒲团
  第三回 道学翁错配风流婿 端庄女移情轻薄郎
  第四回 宿荒村客心悲寂寞 消长夜贼口说风情
  第五回 选手姿严造花名册 狗情面宽收雪鬓娘
  第六回 稀短才漫夸长技 现小物贻笑大方
  第七回 怨生成抚阳痛哭 思改正屈膝哀求
  第八回 三月苦藏修良朋刮目 一翻乔弄美妇倾心
  第九回 擅奇淫偏持大体 分余乐反占先筹
  第十回 听先声而知劲敌 留余地以养真才
  第十一回 穿窬豪杰浪挥金 露水夫妻成结发
  第十二回 补嗑头方成好事 因吃醋反结同心
  第十三回 破釜焚舟除隐情 卧薪尝胆复奸仇
  第十四回 闭户说欢娱隔墙有耳 禁人观沐浴此处无银
  第十五回 同盟义议通宵乐 姊妹平分一夜欢
  第十六回 真好事半路遭魔 活春宫连箱被劫
  第十七回 得便宜因人瞒己 遭涂毒为己骄人
  第十八回 妻子落风尘明偿还积欠 弟兄争窈窕暗索前通
  第十九回 孽贯已盈两处香乱齐出丑 禅机将发诸般美色尽成空
  第二十回 布袋皮宽色鬼奸雄齐摄入 旃檀路阔冤家债主任相逢

前五回题目的字数,都是8个字一句,与红楼梦相同,而我们知道,中国诗歌的每句字数,是从四言,五言,到七言,七字最合适,相比四言五言,能够概括表述的内容增加许多,朗读起来也上口,每句8个字以上,读起来就不方便了。红楼梦每回题目都是8字一句,也许这正是中国小说史一个发展阶段的鲜活例证。

还是回到文本研究上来,《肉蒲团》叙述了这样一个故事,风流书生未央生,不思功名,入赘半年,被老丈人赶出去游学,经历了许多奇事,最后大彻大悟,斩断孽根,出家为僧。书中有一个散尽万金家财的高僧名孤峰三不和尚,不化缘,不讲经,不住名山。孤峰这个人物也是和红楼梦书中的一僧衣道同样贯穿全书,一开始就劝未央生出家。未央生出家后自取法名叫做「顽石」,书中表述为“顽石问道”“顽石听了”“顽石一看”,顽石人化了,未央生本人也被明确称呼为“一等神仙”“一等宝贝”,与红楼梦何其相似。书中未央生之妻名玉香,姿容秀美,兼笔墨精工,与有人考证出的曹雪芹苏州表妹李家香玉名十分相近。玉香是被被未央生戴绿帽子的权老实(书中人物之一)拐骗误入京师妓门,后因在妓院碰到未央生,羞愧上吊而死。玉香被拐卖的情节又有红楼梦中甄士隐女儿香菱的影子,封建社会,男尊女卑,为妻者不尊妇道,官府会处死。未央生妻娘家因未央生多年游学在外后回家,其丈人铁扉道人骗说玉香已死。苏州的李香玉是郁闷而亡。书中第19回“連叫幾遍,再不見則聲”,则声的用法同如泰方言,说话出声之意。还有“急不过”“瓣(bian,阴平声)酒” “ 出經(通劲)不出經,給燭不給燭,”“覺得像(读xia阴平声)意” “相(看的意思)了一遍” “艷芳是個勤力(勤快)的人” “只是他父親古怪,定不肯使人相,你又定要相”“ 這是我的小姐,要招個像樣的女婿當兒子養老”“ 故此知道這頭(tei,阳平声)親事定做不成”“ 把請仙的朋友延(动词,如泰方言中除此还有顺从的意思)至家中”等语句,不再详细表述,与红楼梦所用方言同属如泰小区。书中提到的高僧孤峰修炼的括苍山,在今浙江丽水地区。书中有两个人物,姊妹关系,作者起名瑞珠和瑞玉,与红楼梦中贾珠(宝玉兄,李纨夫,贾兰父,红楼梦中贾家男丁名字都取一字,独宝玉一人名两字,比较奇怪)宝玉兄弟相似。书中还有人物名花晨,香云等,红楼梦中似可寻迹花袭人,小红。书中还有花晨遗腹子说法,红楼梦没有,但史料上,曹颙是有遗腹子的,曹氏家谱出现的曹天佑只出现个名字,其余渺无踪迹,不可信。也许花晨不是好人,红楼梦作者避讳,红楼梦作者借鉴了许多方面,独这避讳的不用,也可以反证红楼梦脱胎于肉蒲团。《列女传》、《女孝经》之类,两书中同时提及。香云故意丢扇子给未央生情节与红楼梦小红在大观园丢手帕有异曲同工之妙。汗巾子这个词,两书中都有,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北静王送蒋玉菡,蒋再转增宝玉的就是茜香国女国王所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在该回中,有这么一段“豆蔻开花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不得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肉儿小心肝,我不开了你怎么钻”,初看这段文字本身没什么,问题出在紧接着“双关,妙”,这是甲戊侧批的脂砚斋批语,把隐藏的不雅意思点出来了,下面薛蟠的“女儿乐(省略7字)”十分下流。红楼梦古本文字可能更不像话,套用个流行词,和《肉蒲团》有得一拼。曹颙、曹雪芹父子写得出这样的文字吗?肉蒲团中,有对女子的称呼名后加“卿”字,红楼梦正文中及脂批中,有的加“卿”字,有的没加。

《肉蒲团》书中谓:大約少年者称生,中年者称子,老年者称道人,莫非红楼梦中空空道人的原型是个老者,李渔的《肉蒲团》成书时间1657年,其年是48虚岁,称道人堪当。通读书的内容,有情有僧,《情僧录》是《肉蒲团》的另一个书名可能性很大,红楼梦中开篇就有空空道人从会说话的石头上抄书的明确表述,这就和脂批联系起来,和曹雪芹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书中还有批语“小說,寓言也。言既曰「寓」則非實事,小说创作理论的精辟之言,李渔高明。这是红楼梦“假语村言”的老祖宗。而不是“假语存焉”, 红楼梦第二十六回的村话,如泰方言中指低俗黄色下流之语,红楼梦中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是假语村言,而不是假语存焉。历史上,康熙朝前后60多年,现存档案很少,其儿子四皇子雍正到是对其父亲康熙搞了“假语存焉”,为我们探究红楼梦造成极大的障碍,破坏历史,是雍正罪行之一。

再看红楼梦文本,书中有大量语言同如泰方言。

1本来是个名词,《红楼梦》有两处把作动词用,形容宝玉快跑”“到凤姐和鸳鸯身上去。在如皋话中也和《红楼梦》一样当动词使用,是快跑的意思,作动词用的,在如皋方言中,还有睡觉的意思,猴觉(音gao
2
,第五十一回的小照,是古代肖像画的一种,如皋人称肖像照片为小照,同《红楼梦》
3
,第五十七回的听说宝玉忙笑道:你也太听说了,这是他好意送你,你不佩着,他岂不疑心。’” 这里的听说就是听说礼、说教、说理,人处在被动受的地位,如皋言语中的听说也是被动的,例如教育孩子说你到学校要听说啊,就是听话,学好,学乖的意思。

4, 第七十九回 嗓了黄汤,折磨人家 是如泰地区特有的土话,带有侮蔑和训斥的意味,还有入喉(音hei,阳平声)嗓词语。如皋方言中,与吃同义的还有捣头(音tei,阳平声)(音chuang,阳平声),这几个字词也不知道怎样写,更没见过文章上使用,大多数电脑字库里也没有,大词海有同音字,不解其意。《红楼梦》中使用的语境,和说话的口气与如皋方言如出一辙。

5,第二回的合式,如皋方言中是人与人之间相处融洽之意。

6,第三回的裁衣裳,兼有裁和缝纫成衣服两意。

7,第八回的(脂本),实际应为字,组词酒盅,茶盅,如皋方言这么用,不知其他地区是否这么用。如果红楼梦早期本上是,说明作者不知道酒盅之意,到底是后来抄的人不懂,还是作者本人就不懂,尚待继续考证。如果作者不懂,因为脂本成书的是曹雪芹,说明另有作者的可能极大了,甚至可以推断出,早期红楼梦作者是熟悉江淮方言的人,如笔者判断的李渔。本回中,还有真真不假用法同如皋方言。

8,第九回中,笔者发现一个重要现象,就是撅草棍抽长短游戏,这个游戏的流行区域尚待考证,但笔者小时候(20世纪70年代)也玩过这种游戏,网上没搜到这个游戏的流行区域,如果这个游戏只在本地流行,那早期红楼梦作者的问题又有了一个证据。蒙侧批:“‘怎么长短四字,何等韵雅,何等浑含!俚语得文人提来,便觉有金玉为声之象,笔者不解,估计是蒙批者不知道这是个儿童游戏,以为有淫秽之意包含其中。该回中的入屁股,如皋方言中多是背后说别人坏话的意思,红楼梦中的意思比较粗俗,如皋方言中偶尔也有这么说的,洁本红楼梦比《肉蒲团》隐晦多了。

9,第十回的先生等于医生,照看等于管理,现在的普通话可以理解这些意思。

10,第十五回的血盆经,如皋地区做佛事时亦念此经。

11,第十七回的知会,笔者理解是文言古语,如皋方言中有警告的意思。该回中投投是道,现在写为头头是道,待考。

12,第十八回的多早晚,用法同如皋方言,是什么时候”“何时之意。

13,第二十回的磨牙,是罗嗦之意。

14,第二十一回的这早晚,用法同如皋方言,是这时候”“这时之意。

15,第二十六回的村话,如皋方言中指低俗黄色下流之语,红楼梦中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假语村言,不是假语存焉。

16,第二十八回“大清早起死呀活呀”的“大清早起”,意思好理解,问题出在这个起字上,是明显的方言加字,如泰方言中,还可以说早起,不是早上起来的意思,而就是指早上时间,但表述一天另外两个时间,又没有中起,晚起的说法。该回中,宝玉的令诗“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其中“美”“乐”“薄”三字,用普通话念诗不押韵的,用如皋话就押韵。

以上摘录的红楼梦甲戊本,只有一至八、十三至十六、二十五至二十八回,共16回,缺12回是其他古本增补的。经过专家研究,甲戊本是目前最早的底本,较好保存了曹雪芹原稿的原貌,早期批语特别多。所以笔者先把这二十八回的学习心得写出来。

红楼梦人物原型初考,红楼梦第二十七回,“宝玉见他这样,还认作是昨日中晌的事”, 中晌,早晌,晚晌,如皋方言用得很多,因为是时间表述,几乎天天这样使用,晌,现在普通话读音为去声,如皋方言中读音为阴平。葬花吟中“侬”,明显的吴语语系方言,是否说明林黛玉原型,生活在江南苏杭一带,扬州话中没有侬这样的叫法。从红楼梦人物关系看,说明宝玉的原型有曹寅亲生儿子曹禺的影子,佐证曹禺是作者之一,创作了红楼梦的一个阶段,笔者指《金陵十二钗》。红楼梦该回中,最后的批语,有客曰:先生身非宝玉,何能下笔?即字字双圈,批词通仙,料难遂颦儿之意。俟看过玉兄后文再批。噫嘻!阻余者想亦《石头记》来的?故掷笔以待。说明曹雪芹创作这个阶段的书名就是《石头记》,脂砚斋说的更明确,他是重评石头记,其他书名另有人作。红楼梦第一回中,关于书名更改的次序,应当是故意写乱的。笔者认为,开篇楔子主要为前期红楼梦文字,几段长诗,都有唱腔成分,口语化较重,李渔所作为多。甄士隐岳丈祖籍大如州,似乎是李渔所熟悉的其出生地--如皋石庄(长江中原有小山,现已坍塌于江中)甚至是范湖州,如字在地名中使用很少见,江浙一带的有如皋县能够对应大如州。李渔出生地石庄小石山的坍塌,也符合开篇设计的石头的沉浮命运,第一回中还有“地陷东南”之句。脂批所述大概如此之解,到也符合李渔创作特点的喜剧调侃色彩。从有女无子情况看,甄士隐原型是李渔本人或曹禺本人。西陵如如居士可以为甄士隐原型是李渔本人作旁证。

笔者认为曹頫是畸笏叟,笏是当官手捧之物,符合曹頫的江宁织造身份,畸,不规则,不正常之意,曹頫的江宁织造由过继顶替曹禺康熙指定当上和被乾隆削除并被抄家,在曹頫心里都认为是不正常的。曹頫取畸笏叟号自娱一下,心态还好,过了68岁才去世,在曹雪芹之后去世,符合脂本中畸笏叟批语的滞后现象,可能有的版本的《石头记》是曹雪芹死后,畸笏叟批语后,再卖出去的,曹頫的后人也极有可能参与了卖书,即得了利,又为红楼梦的流传做了贡献。

曹家和其他历史人物和红楼梦小说人物对应关系表。

李渔,曹颙----甄士隐

曹玺----------贾代善

曹玺妻孙氏----贾母-----史家

曹寅-----------贾政,荣国府

曹宣(曹玺次子)-----------贾敬,宁国府

曹颙,曹雪芹(曹颙遗腹子)---贾宝玉前后两时期,贾兰

曹頫(曹宣之子)-----贾珍,宁国府

苏州织造李煦妹----王夫人

杭州织造孙家----贾迎春夫家(曹家获罪后,迎春受虐待)

曹颙妻(曹雪芹母马夫人)----薛家

曹雪芹母子-----李纨,贾兰

另有人物分析,吴玉峰----峰通冯,指冯梦龙(15741646),吴人。状元希周公,号玉峰。索隐:吴遇冯,恐没戏,李渔可能认为吴梅村的文才不及冯梦龙,或者调侃吴梅村,李渔有喜剧天赋。孔梅溪---孔尚任(16481718),鲁人。朱梅溪,明朝宗室,谪居金华,1643年婺州知府,与李渔有交往,两人志趣相投。脂砚斋-------脂通纸,砚,文房四宝之二,脂,女子。脂砚斋是史湘云原型比较可能。苏州织造李煦妹妹是曹寅妻,林黛玉的原型可能是李姓表妹和董小宛,李林两姓读音相近,因为李煦家族先于曹家被查抄,李煦被流放东北,孤女寄养曹家是合理的。薛宝钗应该从曹禺妻马夫人家族找,红楼梦有诗云:白玉为堂金作马。史湘云应该从曹玺妻孙氏娘家找。

江南,最早特指长江以南的皖南地区,明清时期,长江下游两岸的江浙皖地区属于南直隶,又称江南省,表述某人的籍贯是,是说江南某某地人,扬州也是江南之地。而秦淮泛指从南京到苏州到上海一带的风月之地,并非单指今天南京的秦淮河。明末清初,清兵虽然南下,但并没有真正在江南长期巩固起统治,明朝的文化传承受到的破坏很小,社会风气开放,士大夫依然过着宴安鸩毒、骄奢淫逸的生活,文人名士并不以狎妓为耻,李渔以秦淮八艳(加黄皆令、林天素、王修微、杨宛叔共12人,实际还有其他多人)等金陵苏州江南名妓故事为原型进行戏剧创作,《肉蒲团》《情僧录》词语多不雅,但适合当时民间官富人家和文人雅士私下娱乐并流传,甚至演出。即使到现代,我们还会看到民间地方戏演出亦有不雅之语,甚至淫秽动作,不上镜的东北二人转亦同。李渔是个杂家,组织有自己的戏班,有乔王二姬(跟随李渔多年后为妾)作为演戏的台柱。李渔对富贵生活的方方面面多有心得,有著作《闲情偶寄》(分为词曲、演习、声容、居室、器玩、饮馔、种植、颐养八部,共有234个小题,该书被后世誉为小资生活百科全书),为我们全景式地提供了十七世纪的中国人们日常生活和世俗风情的图像:从亭台楼阁、池沼门窗的布局,界壁的分隔,到花草虫鱼,鼎铛玉石的摆设;从妇女的妆阁、修容、首饰、脂粉点染到穷人与富人的颐养之方,等等,无不涉猎。从红楼梦洋洋大观的文字来看,李渔创作第一阶段的红楼梦极有可能,《肉蒲团》中的情爱描写,移植到后期的红楼梦中,所以后世的一般人眼中,红楼梦也是个淫书,不过大多数人看到的是洁本而已。

李渔戏班在曹寅府演出,极有可能演出了肉蒲团片段戏,曹寅在与李渔交往期间听说并得到《肉蒲团》(《情僧录》),曹寅的主要目的是赏阅和收藏。当时有很多官方所禁书稿在民间流行,原作者不敢署名,曹寅收集之,后世就以为是曹寅所著吧,此类事情,古已有之,不足为怪。曹寅虽有文采,却没有时间和理念创作如此长篇大作,收集整理组织文章刻板印刷是康熙交给他的本职工作。1645年,清军南下,直到1680年郑成功儿子郑经(红楼梦中有贾政、贾敬,意假正经)退回台湾,东南江浙闽一带,有南明政权,郑成功集团等政治势力活动,并一度攻陷清朝城池,多方展开拉锯。1649年,南明鲁王在舟山1651年起,郑成功陆续攻取福建同安、兴化、福州诸郡,围困漳州长达七个月,攻取浙江台州、瑞安,1659年,郑成功率战舰数千,由崇明入江,攻取镇江。张煌言别取徽、宁诸路。东南大震。1674年,靖南王耿精忠反,金华、玉山、严州、诸暨、嵊县、余姚、象山、新昌等地民人多响应者。可以确定,作为受康熙皇帝信任的曹寅、曹頫等清朝官员,在东南沿海这个多事之秋,偶尔咏咏诗,写写小文可以,是没有精力安下心来创作长篇小说的。百多万字的红楼梦创作最少要多长时间,一般人都能估算出来。

曹寅子曹颙,1689年生,出生官富之家,娇生惯养,纵情声色和婚姻不和谐等原因,羡慕李渔和戏班云游四方的故事,性格叛逆,曹颙结合自家自身的富贵经历,欣赏李渔戏剧中才子佳人形象,自我参照,查阅曹寅收集的《佩文韵府》(康熙命江南三大织造合刻前朝名士诗文,合刻的还有《全唐诗》,红楼梦中很多引用),曹颙在李渔剧本的基础上,开始创作,并命名书名为《金陵十二钗》,更换成文雅书名在情理之中,借鉴了李渔《情僧录》的基本结构和李渔的其他著作如《闲情偶寄》汇集的有关词曲、演习、声容、居室、器玩、饮馔、种植、颐养方面的资料,并将自家的家人原型原事添加到文稿中,删简去部分淫词艳句,估计曹颙完成的《金陵十二钗》中还有大量的淫秽内容。涉猎家庭富贵生活的各个方面,当然也创作了大量社会底层的人物形象,曹颙是今天看到的红楼梦大约前80回左右的最主要创作者,前80回是贾府的繁华阶段,符合曹颙的生活经历。一部伟大的文学名著就这样诞生了。摘录两段清史料:一,康熙五十四年正月十二日,传旨谕内务府总管:曹颙系朕眼看自幼长成,此子甚可惜。朕所使用之包衣子嗣中,尚无一人如他者。看起来生长的也魁梧,拿起笔来也能写作,是个文武全才之人。他在织造上很谨慎。朕对他曾寄予很大的希望。他的祖、父,先前也很勤劳。现在倘若迁移他的家产,将致破毁。李煦现在此地,著内务府总管去问李煦,务必在曹荃之诸子中,找到能奉养曹颙之母如同生母之人才好。他们弟兄原也不和,倘若使不和者去做其子,反而不好。汝等对此,应详细考查选择。钦此。李煦来称:奉旨问我,曹荃之子谁好?我奏,曹荃第四子曹頫好,若给曹寅之妻为嗣,可以奉养。奉旨:好。钦此。二,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日,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谨奏:为皇仁浩荡,代母陈情,恭谢天恩事。窃奴才母在江宁,伏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将奴才承嗣袭职,保全家口。奴才母李氏闻命之下,感激痛哭,率领阖家老幼,望阙叩头。随於二月十六日赴京恭谢天恩,行至滁州地方,伏闻万岁谕旨,不必来京,奴才母谨遵旨仍回江宁。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求倘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朱批,知道了。

笔者以为,这个阶段的前红楼梦书稿,应该多是风花雪月的奢侈生活实描,在人物安排上为后红楼梦书稿奠定了构架,曹雪芹后来整理时并未有多大的调整变更,曹雪芹的改动在书中有体现,并留下诸多破绽,曹雪芹并没有最后定稿就去世了。当然,仔细审视现在的红楼梦前80回,就是《风月宝鉴》的修订本,从第一回到第八回,主要介绍书中人物及其命运。从第九回到第十六回,主要写秦可卿和秦钟的故事。从第十七回到第六十三回,主要写大观园里面贾宝玉和十二钗的故事。从第六十四回到第六十九回,主要写尤二姐和尤三姐的故事。七十回到八十回,故事不连贯。如果光是这些可以独立成篇几个阶段的故事,并无多少现在公认的思想性和批判性意义,这就说明,让红楼梦成为伟大的名著,曹雪芹后来起的作用也是非常重要的。

从斯园幽兰的论点来看,也没有否认曹雪芹或曹寅的作用,仅仅认为吴梅村是第一作者,这个多人作者说,笔者是赞同的,是我们分析红楼梦文本本身的结构和语言等方面得出的结论,在没有充分史料的情况下,从文本本身出发,这是研究红楼梦的最正确方法。但斯园幽兰的吴学说,不能排除有关语言运用上如方言、俗语的疑点。吴梅村李渔两人比较,李渔更有写作的基础条件,吴梅村没有长篇文章流传,与冒襄一样,擅文言而劣小说戏剧等通俗文体,吴仅有两三部戏剧,自我盖棺定论诗人吴梅村,所工的是诗词如《圆圆曲》,通俗文体方面比李渔差很多,红楼梦其实是高雅与庸俗并存,李渔就能够做到自由驾驭。吴梅村的吴语生活环境和红楼梦文字是不相合的,吴梅村还有清朝入仕“污点”,李渔则一直是明末清初的民间人士,虽与官府交往较多,但能够保持独立洒脱的人格,他有创作这类故事的思想基础和内在需求---编剧、演戏、出书赚钱。所以笔者主张李渔是红楼梦第一作者说。

1712年,曹寅亡后,曹颙承袭官位,三年后,曹颙又于1715年亡故,时年26岁,《金陵十二钗》书已完成。因曹颙当时无子,康熙皇帝特许曹寅侄曹頫(170668———1774217日)过继给曹寅家,承袭了江宁织造官位,有清朝宫廷文档记载。李渔年谱记录,李渔也是直到50岁时才开始有儿子,后来妻妾连续生了7个儿子。曹頫从曹颙家取得《金陵十二釵》原本收藏传阅,后改书名为《风月宝鉴》,曹頫为官,更换书名的理由同曹寅,更可能是为了对渐渐长大的曹雪芹掩饰真相,其不太可能创作,或许曹頫和长大后的曹雪芹还看到书的巨大的经济价值,李渔就是例子,李渔用这些奇书,编成戏剧,养了一大家子人,过了一辈子的富贵逍遥生活。曹頫在看到曹雪芹开始增删创作后,对曹雪芹的书稿进行了点评,也许,曹雪芹分给他一定的卖书所得金钱。

曹雪芹生于1715年,为曹颙遗腹子,孤儿寡母(书中李纨,贾兰原型)受曾主母孙氏(曹玺妻,四世同堂)疼爱,仍然居住在曹寅府内。到雍正朝,雍正整治前朝大臣,1729年,曹雪芹14岁时,当时可以说曹雪芹已是成年人(男子十多岁成家的到民国时还很多),此时只是曹頫家被查抄,因为他顶的江宁织造名,曹頫与曹寅府应该是两个府邸,红楼梦中有宁荣二府,反映出的信息就是曹頫并没有与孙氏和曹雪芹等共同生活,历史记载曹頫有四个儿子,家族人丁兴旺,应该有独立府邸。乾隆4年,曹家因太子弘皙造反案二次被查抄,金陵家产全部被没收,全家离散,曹雪芹等被迁北京,长辈孙氏和李氏逝去后,老宅主要为曹頫家人居住。曹雪芹为生活所迫另居,曹雪芹从其叔叔曹頫收中夺回本属于自己的《金陵十二钗》(已改名为《风月宝鉴》,似红楼梦中贾宝玉看的杂书),感叹自己的身世和书的命运,也为生活所迫,将书稿增删分集分章回出售,基本完成著作100余回,是在《风月宝鉴》主体结构基础上增删,并为后数十回写下众多呼应伏笔,脂砚斋,曹雪芹原妻去世后再娶的妻或妾,史湘云原型居多,帮曹雪芹抄写,批语,提构思意见,从脂批只能看出她知道家事的本来细节,并未显出有多高的文学水准,因此笔者不赞同脂砚斋共同创作说,她的批语只是其到考证作用,不改变红楼梦的完整性。《石头记》《脂砚斋四评石头记》是这个时期曹雪芹和脂砚斋为卖书养家糊口所题写的书名(曹雪芹喜画石,又合金陵石头城之意)。畸笏叟即曹頫,指点曹雪芹创作,亦作过批语,也有实际传书之功。如此说,红楼梦中贾家败落的后数十回应该是曹雪芹个人构思并独立创作,基本收工。曹雪芹和脂砚斋边写边卖和以后传抄流传中,多有缺失,1791年,由高鹗整理,程伟元出版,书名成《红楼梦》至今。

脂砚斋披露的石头,空空道人,情僧,吴玉峰,孔梅溪,曹雪芹作者(曹雪芹是增删编撰者,书中没敢说曹雪芹是作者)和五种书名这个链条,我们确定除曹雪芹是真名外,其余都为假或是号(而且不见经传)。对脂批和脂批,目前只能信其真,作假的证据不足。历史上存在北京曹雪芹这个人是不可否认的,有历史文献证实。从红楼梦全本整个故事推断出曹家原型这也应该是不少人的一致看法,笔者同意曹颙遗腹子曹雪芹说法,笔者怀疑辽东曹氏家谱的真实性,怀疑根本没有曹天佑这个人,因该家谱系孤证,连史记中司马迁记录的秦时南越王赵胡的名字都不准确,与前些年在广州挖掘出的赵胡墓中赵胡随葬的刻有名字的金印上名字都有不同,故曹天佑系后人附会的可能较大。曹雪芹为什么不上家谱呢,有几种可能,一是曹雪芹这个支脉的家族根本没有修家谱,另一个就是,新发现的有曹天佑名字的家谱是另外支脉的曹氏族人附会的。再一个可能,即使是和曹雪芹这支脉曹姓有关系,修谱时,还不能确定曹雪芹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哪里都不清楚,事实上,曹颙死后,曹雪芹是遗腹子,家庭败落,修谱的族人联系不上他,随便根据传闻造了个曹颙的儿子曹天佑记在谱上。修谱时,曹雪芹肯定也没什么名气,脂砚斋说他“寒冬拈酸齑,雪夜围破毡”,衣食都成问题,会有族人注意到当时的他,把他记入家谱吗?我们知道,曹雪芹是民国期间,经过艰难考证才找出来的呀,近代才公认他是红楼梦的创作者,伟大的文学家。如皋范湖洲家谱记载明代状元希周公为范湖洲族人,而史料记载希周公(1473 -1557 ),名璞,字懋忠,号玉峰.直隶昆山(今江苏昆山).再迁吴县(今江苏苏州)。孰真孰假,很难判断,是否祖籍范湖洲,寄籍昆山。巧合的是,希周公号玉峰,而红楼梦开篇出现了一个作者吴玉峰。常理判断,吴玉峰应该不是真有其人,斯园幽兰考证出吴玉峰是真名,不合红楼梦“假语村言”创作思路。但红楼梦作者用玉峰为名字肯定不是随便写的,昆山又属吴地。明代状元希周公号玉峰与早期或后期红楼梦的关联尚待考证。

现在把笔者研究的红楼梦的演变过程整理出来,看得清楚一些。

一,1657年,李渔著《肉蒲团》,也即《情僧录》

二,曹寅得之,传书于曹颙,曹颙著《金陵十二钗》

三,1715年,曹颙去世,曹頫得之,改书名为《风月宝鉴》

四,曹雪芹从曹頫处夺之,著《石头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五,高鹗整理,程伟元出版《红楼梦》

从整个创作过程看,红楼梦的伟大之处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封建社会的富家繁华写实,二是对封建社会没落的揭露,李渔和曹颙,曹雪芹分别是这两方面现实性和思想性创作的最主要创作者。当然,在红楼梦中的诗词,很多是借鉴了前人诗词(曹寅藏书刻书,曹颙有这个条件),特别是明末清初名士诗句中的风月之写,秦淮八艳中,很多人也是写诗高手,后世留有文稿。还是后世知名不知名的传抄者,虽然错误百出,对红楼梦书稿的个别词句的正确使用也是做了工作的,传书之功更不用说。

红楼梦书中大量使用的如泰方言,属中华文明正溯传承的北方官话江淮片,如泰小区方言,笔者以为命名为中原官话较好,如皋在明清时期属于扬州府,这个方言区范围很小,现在就500万人口左右,明末清初清军南下后,这里人数更少。如皋方言与泰州方言相距很近也有区别,当时南京一带也讲北方官话,现在的南京话是长江以北皖西方言(太平天国和南京大屠杀后皖西人口填充进来之结果),笔者认为这可以排除了与李渔同时期的吴梅村和洪升是红楼梦前期作者的说法,斯园幽兰女士的吴梅村作者说,不能解释红楼梦中大量与曹寅家吻合之事,现有的大量史料是不能视而不见的,也无法否定。如是吴梅村所作,他交往了那么多名士,对于创作,最少也要以年为单位计算创作时间吧,一点明确的说法不留下来是难以想象的。棠村序,正如幽兰女士所说,是曹学的死穴,但脂砚斋如何知道棠村做序,而且是其弟棠村,更是吴学的死穴。就算脂砚斋看到书中序的署名,总不会有其弟两个字吧。一般来说,脂砚斋说的其弟,是曹雪芹亲兄弟或堂兄弟,另外,从红楼梦和脂批的前后一贯风格看,不会明写生活中的真人名,笔者以为,“其弟棠村做序”系脂砚斋春秋笔法。曹颙作书,曹頫作序,倒是脂砚斋“其弟棠村做序”的一种合理解释,因为红楼梦中与曹寅家的人物对应关系,书中是低了一辈的,贾宝玉的原型是曹颙和曹雪芹两人的结合,所以造成理解上的混乱,作者总不会完全生活化,总是要构思创作的。也许受到元朝汉人有姓无名,用数字代替名字的恶法影响,明朝后,同名同号的人为数历历在卷,斯园幽兰所认为的的“棠村”的祖父就叫梁梦龙,与大名鼎鼎的冯梦龙同名字。吴洪二人是属于标准的吴语语系,与李渔的语系到今天也是不能交流对话的。李渔20岁之前一直在如皋读书生活,自小学成的如皋话在他的一生中应该根深蒂固,日常生活中,还有不少难改口音的现象,那时候又没有全国统一的“普通话”,李渔用如皋方言写小说顺理成章,明清之前没有戏剧和小说,都是文言文,元明清兴起的戏剧和小说就是文言口语化,通俗化的结果。有人提出冒襄方苞合著红楼梦的说法,冒襄(公元1611-1693),如皋人,与李渔基本同时代,但查不出二人有交往,因为李渔20岁离开如皋,冒襄20岁之前随做官的父亲在湖北生活,冒襄亦为明末清初江南名士,与秦淮八艳中多人有交往,特别是陈圆圆,最后娶董小宛为妾。著有《影梅庵呓语》,该文是文言体,这也是笔者不认为冒襄是早期红楼梦作者的重要理由。《影梅庵呓语》中冒襄对董小宛的死确实写得很含糊,当时就有传说董小宛实际不是逝去,而是被顺治皇帝掳掠到北京为妃,梁羽生《七剑下天山》引用了这个传说。斯园幽兰也说,红楼梦中,就有董小宛等秦淮八艳的影子。林黛玉,,清清白白之意,合红楼梦对林黛玉的定位,董小宛,姓董名白,《影梅庵呓语》所记小宛精心编纂的《奁艳》一书在临终前被付之一炬。红楼梦中,林黛玉在病危时也烧毁了自己心爱的诗稿,可谓如同一辙。董诗《绿窗偶成》:病眼看花愁思深,幽窗独坐抚瑶琴。黄鹂亦似知人意,柳外时时弄好音。《一柄象牙彩蝶诗》:独坐枫林下,云峰映落辉。松径丹霞染,幽壑白云归。如皋水绘园冒襄庄园有董小宛像,无论是诗还是画像,董小宛都是一付病美人样子,清丽脱俗,林黛玉原型矣。前文说过,李渔是在杭州见过和吴梅村伴游的董小宛的,把她写入小说再正常不过。

因此,笔者个人初步意见,红楼梦作者,目前注曹颙,曹雪芹,比较确切。李渔的署名尚待进一步考证,现在署名亦不过,因为根据笔者从如泰方言和结构等方面对两本书所作的比较,《玉蒲团》与《红楼梦》太像了,红楼梦中的大量如泰方言词句是曹颙、曹雪芹父子所不能圆润驾驭的,书中还有现在看来也是流氓话的语句,不符合曹雪芹父子的身份和生活阅历,推断曹颙为前期红楼梦一个阶段的作者,道理亦同---逻辑上的排除法。今后似可找出《玉蒲团》和《红楼梦》的古本进行进一步比较鉴别,笔者目前没有这两册古本,期待有同好做一做这方面的比较工作。

请各位前辈斧正,谢谢。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18912299219@189.cn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