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小红和贾芸一对其实是宝玉促成甚至撮合的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小红和贾芸一对其实是宝玉促成甚至撮合的  

作者:梦醒客人  收录时间:2010年8月23日(星期一) 下午17:26

    《红楼梦》关于小红和贾芸一节文字,有些地方读来显得很蹊跷和突兀。因为作者暗写的内容不但瞒过了读者,甚至还瞒过了脂砚斋们。

关于贾芸的文字,脂砚斋们以为作者是突显他的乖巧和精干,从而衬托贾琏宝玉等公子哥儿的“无能”与“无信”。 脂砚斋们甚至断言:将来贾府事败要靠贾芸鼎力相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有违作者贬损天下尤其是贾家须眉男子、从而为闺阁昭传的创作初衷了。

其实,贾芸的乖巧和精干并不真正为了“谋职”。对他来讲,“谋职”只是手段,“谋情”才是他的真实目的。关于这一点,凤姐贾琏等都没有看出来,到是宝玉最先看出端倪。先看文本的几个蹊跷和突兀处:

1只见旁边转出一个人来,【庚辰侧批:芸哥此处一现,后文不见突然。】请宝叔安。宝玉看时,只见这人容长脸,长挑身材,年纪只好十八九岁,生得着实斯文清秀,倒也十分面善,只是想不起是那一房的,【庚辰侧批:大族人众,毕真,有是理。】叫什么名字。贾琏笑道:你怎么发呆,连他也不认得?他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芸儿。宝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就忘了。因问他母亲好,这会子什么勾当。贾芸指贾琏道:找二叔说句话。宝玉笑道: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庚辰侧批:何尝是十二三岁小孩语。】倒象我的儿子。贾琏笑道:好不害臊!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就替你作儿子了?宝玉笑道:你今年十几岁了?贾芸道:十八岁。

原来这贾芸最伶俐乖觉,听宝玉这样说,便笑道:俗语说的,摇车里的爷爷,拄拐的孙孙。虽然岁数大,山高高不过太阳。只从我父亲没了,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庚辰侧批:虽是随机而应,伶俐人之语,余却伤心。】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贾琏笑道:你听见了?认儿子不是好开交的呢。【庚辰侧批:是兄凑弟趣,可叹!】说着就进去了。宝玉笑道:明儿你闲了,只管来找我,别和他们鬼鬼祟祟的。【庚辰侧批:何其堂皇正大之语。】这会子我不得闲儿。明儿你到书房里来,和你说天话儿,我带你园里顽耍去。说着扳鞍上马,众小厮围随往贾赦这边来。

这段话的蹊跷表现:(1)贾芸明明是来找贾琏“谋职”的,当同时见到贾琏宝玉时竟然请宝叔安,置贾琏于何地?分明是宝玉约过来的,但宝玉公子哥儿,一时认不真切,而且“这会子不得闲儿”,不方便聊。(2)宝玉为什么说贾芸“倒象我的儿子?因为宝玉欣赏贾芸大胆追求爱情的“勇敢”作为,在“情种”表现方面到象是得了自己的“遗传”。(3)宝玉为什么又约贾芸“明儿你到书房里来”?请听下面分析。

2因昨日见了宝玉,叫他到外书房等着,【蒙府夹批:一样叔婶,两番伺奉。】贾芸吃了饭便又进来,到贾母那边仪门外绮霰斋书房里来。只见焙茗,锄药两个小厮下象棋,为夺正拌嘴,还有引泉、扫花、挑云、伴鹤【庚辰(蒙府)侧批:好名色。】四五个,又在房檐上掏小雀儿玩。(蒙府夹批:行云流水,一字不空,真是空灵活跳。)

贾芸进入院内,把脚一跺,说道:猴头们淘气,我来了。众小厮看见贾芸进来,都才散了。贾芸进入房内,便坐在椅子上问:宝二爷没下来?焙茗道:今儿总没下来。二爷说什么,我替你哨探哨探去。【庚辰侧批:五遁之外,名曰哨探遁法。】说着,便出去了。这里贾芸便看字画古玩,有一顿饭工夫还不见来,再看看别的小厮,都顽去了。正是烦闷,只听门前娇声嫩语的叫了一声哥哥

贾芸往外瞧时,看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生的倒也细巧干净。那丫头见了贾芸,便抽身躲了过去。【蒙府夹批:是必然之理。】恰当很走来,见那丫头在门前,便说道:好,好,【庚辰侧批:二字是遮饰半句来不到语。】正抓不着个信儿。贾芸见了焙茗,也就赶了出来,问怎么样。焙茗道:等了这一日,也没个人儿过来。这就是宝二爷房里的。好姑娘,【庚辰侧批:口气极像。】你进去带个信儿,就说廊上的二爷来了。那丫头听说,方知是本家的爷们,便不似先前那等回避,【庚辰侧批:一句,礼当。】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庚辰侧批:这句是情孽上生。】【蒙府夹批:五百年风流孽冤。】。

这段话的突兀表现:(1)小红怎么突然出现在一个平日男人打堆的“仪门外绮霰斋书房”?而且见到“陌生”男人竟然忘情地娇声嫩语的叫了一声哥哥?(2)焙茗“我替你哨探哨探去”的确瞒过了脂砚斋们,竟然批道“五遁之外,名曰哨探遁”。很显然,这是一次典型的“幽会”。一切都是宝玉安排的,是宝玉安排了小红和贾芸的这场“幽会”,而且还安排了焙茗为他们清场和“放哨”(名为“哨探”)。

3那宝玉便和他说些没要紧的散话。【甲戌(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妙极是极!况宝玉又有何正紧可说的!】【庚辰夹批:此批被作者瞒过。】又说道谁家的戏子好,谁家的花园好,又告诉他谁家的丫头标致,谁家的酒席丰盛,又是谁家有奇货,又是谁家有异物。【甲戌(庚辰、戚序、蒙府)夹批:几个谁家,自北静王公侯驸马诸大家包括尽矣,写尽纨绔口角。】【庚辰夹批:脂砚斋再笔:对芸兄原无可说之话。】【戚序(蒙府)夹批:对芸兄原无可说之话,故间叙。】那贾芸口里只得顺着他说,说了一会,见宝玉有些懒懒的了,便起身告辞。

这段话的蹊跷表现:宝玉既然冒险约了一个男人来到清净女儿国——大观园。却“和他说些没要紧的散话”?还好有脂砚斋及时发现并批道“此批被作者瞒过”。其实,宝玉这次在怡红院约见贾芸,就是要公开促成甚至撮合小红和贾芸的!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小红和贾芸都是十八九的小年青人,彼此应该早就有所接触并产生了朦胧感觉。不巧的是,起造大观园后小红被分进了怡红院。尤其是宝玉一伙进住怡红院后,小红和贾芸见面的机会受到极大的限制。于是小红经常一个人“在那里出神”;而贾芸为了有机会接近并见到小红,更是一个劲地缠着贾琏凤姐“找工作”。要知道,贾家子弟到荣宁二府“找工作”都是“老子娘”出面求情,惟独贾芸丢开现成的娘“五嫂子”不用,自己来碰。要不是费尽周折,凤姐可就是不买他的帐!这一切的一切难道逃得过进住怡红院已有一段时间、且在此方面极具“慧根”的宝玉的眼睛吗?而这种“浪漫”爱情又大合宝玉性情。宝玉便热情促成和撮合。于是就有以上蹊跷和突兀的文字表达。这都是作者在“暗写”,你可不能也被“瞒”过呵。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