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林黛玉的两个分身—香菱和晴雯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林黛玉的两个分身—香菱和晴雯

作者:徐功献  收录时间:2010-7-30 18:24:17

 
《红楼梦》确实是一部好书,对此,我想我们没有必要再连篇累牍的去证明,俗话说的好,好书是读出来的,而不是评出来的。《红楼梦》问世两百多年来,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以其不俗的文学性、艺术性和哲学性深深吸引着广大读者,成为我国文学宝库中一枝奇葩,也成了中国古典小说史乃至文学史上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峰。正如前人所说:开坛不读《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
《红楼梦》的独特文学魅力,迷住了无数个读者,令广大读者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欲罢不能、不由自主的沉醉感。清人曾有读之而不能出者,几乎为之而着魔,可见它拥有的那种诱发读者不知疲倦、全心投入的吸引力之强。可《红楼梦》的主题思想到底是什么呢?“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个人见解不同,得到的答案自然也就不同。本人曾在一篇文章中讲到:我认为《红楼梦》是一曲女性的赞歌。虽然作品中的大多数女子最终是以悲剧的形式结束其生活和生命的,但从头至尾,曹雪芹都在用一种纤细、精美、赞颂的语言和心态来描写她们的美丽、聪慧、才智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她们不仅美丽,而且美的有个性,她们以平常的女儿之身,体现了以种种非凡的理想,从而使她们身上散发着一种青春的纯洁气息。而悲剧形式的结尾更是增添了她们美丽、美好的一面,因为鲁迅先生曾说过,只有美的东西、有价值的东西被毁灭,才能算得上是悲剧。
林黛玉,作为“金陵十二钗”之首,自然是作者不惜大费笔墨描写和赞美的对象。这位“集天地山川精华灵秀”的奇女子,可以说是集中了曹翁所有的才华和智慧。她身世孤苦,却拥有聪颖俊逸、高雅倜傥的气质,光明磊落、率直坦荡的性格,嫉恶如仇、救弱扶倾的作风。她虽“病如西子胜三分”,却擅长诗词曲赋、琴棋书画等艺术才华。对自然纯真的追求和对孤苦身世的嗟叹使她整日间忧郁低沉,怨世忧时。她憧憬于理想国中,却生活在现实的悲剧中,她的悲剧是性格的悲剧、时代的悲剧还是当时社会的悲剧?我们在沉思。
林黛玉虽然未能摆脱悲剧的命运,“香魂一缕随风散”了,但她的形象却在读者心中无形间积淀下来,时间愈久,魅力愈大。近来闲暇时再次品读《红楼梦》,偶有心得。是什么呢?简单列举了一下,特在此小叙一番,以与大家共享。
上面已简单说过,《红楼梦》作为一部女性的赞歌,其咏吟、赞颂的当然不仅仅是林黛玉这一个女子,还有大观园中的众多女子,她们上至姑娘小姐,下至侍妾丫鬟,都以其独特的特征活在读者心中,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这里我想说一下香菱和晴雯二人。至于为何只讲此二女子,是有原因的:不知道自己是《红楼梦》看多了,还是有些神经兮兮的,老是感觉到这两位女子与黛玉有相似或相通的地方。这些相似或相通之处到底是什么呢?思之再三,终于得出了一些浅陋的见解。我想,香菱和晴雯也许是作者附于黛玉的两个影子,亦或是黛玉的两个分身。从一方面来说,林黛玉的身世特征和某些性格特征与香菱有着惊人的相似,而晴雯身上的反抗精神和霁月光风般磊落的品质又成了黛玉的另一个缩影。也可以这样说:林大姑娘在大观园这个小天地里,摇身一变,化成了两个形象,一个是香菱,一个成了晴雯。
这样的看法似乎有些荒唐可笑,经不住推敲,可仔细想想,颇有一定的道理。下面笔者就从一下几个方面试着比较分析二人与黛玉的相似点或者说是相通点。
一、三人与荷花的共同情缘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三人与荷花的共同情缘。
香菱在《红楼梦》中的判词曹雪芹是这样给她下的:“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单看第一句,显然是用荷花的圣洁无暇、出尘脱俗来赞扬这个极为清纯漂亮的女子。荷花本是圣洁的代表,是佛教圣神的一种象征,古今许多文人雅士喜欢用荷花来表现出尘脱俗、清洁无暇、洁身自好的高尚品质。此处作者赋予香菱这个《金陵十二钗》副册中的女子以荷花的形象,不是偶然的。抛开处境,香菱在书中留给读者的印象除了她在学诗过程中的痴憨也许就只剩下她那金质玉粒的高雅和冰清玉洁的本性了。可以说,荷花是曹雪芹对香菱的美好寄托,也是曹雪芹对香菱人性中美好一面的至高评价。曹翁将对这个女子的喜爱和赞美,通过荷花这一载体曲折委婉而又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了。因此,香菱在作者和读者的心目中,成了一株出于荷塘的荷花,出于荷塘,亭亭玉立,虽美、虽洁,却终是“水涸泥干,连枯藕败”。
晴雯与荷花的情缘就更为明显、深刻了。晴雯身上虽然少了香菱的淑女美,也少了林黛玉的病态美,却多少她们两个身上没有体现出来的奔放美、豁达美。荷花的亭亭玉立和傲视群芳的品性,在晴雯这个丫鬟身上和骨子里得到了最明亮的闪现。晴雯死后,一个小丫头杜撰说到她梦到晴雯姐姐了,说晴雯姐姐告诉她说是:“天上少了一位花神,玉皇爷叫我去管花儿。”听此,宝玉再三追问是什么花神,她便顺着眼前芙蓉花开的正艳的情景,就随口说晴雯是去天上做了芙蓉花神去了。芙蓉花,即荷花,又一次寄托了作者难以言说的情感。痴情公子宝玉睹荷花思晴雯,于是作了一篇扣人心弦、催人泪下的《芙蓉女儿诔》来祭奠这位芙蓉花神,用“忆女儿曩生之昔,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姊妹悉慕媖娴,妪媪咸仰惠德。”等一系列语言来赞美心中的这位芙蓉花神,以畅快淋漓的笔触把一个奔放热烈的豪壮女子的形象再次屹立在广大读者面前。清人青山山农于《红楼梦广义》 中评论道:“雯也,具不降不辱之志,表独清独醒之风,可亲可爱而不可玩,可敬可畏而不可弃。殆所谓出水芙蓉,一尘不染者。生为贞女,殁作花神,不亦宜乎?”在这里,青山山农用“出水芙蓉,一尘不染”来评价晴雯,由此可见晴雯品质的高洁、高傲、高雅。于是,芙蓉花神,即荷花花神,在《红楼梦》中便成了俏丫头晴雯的另一个代称。“睹花思晴雯,对荷触伤情”,荷花虽美,但终归是“志难平”。
而黛玉呢?这位第一女主角与荷花又有什么样的情缘呢?这里还要引用青山山农在《红楼梦广义》中说的一句话:“晴雯立品与黛玉同,其全节较黛玉难。”从中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不太严谨的结论:晴雯身上所具有的品质特征和黛玉身上是一样的,但黛玉身上有的晴雯身上不一定具有。上面说过,高洁、高雅、高傲是晴雯性格的主导方面,所以黛玉身上也应该有这些特征了。而这些特征又是荷花或是芙蓉被历代文人雅士所赋予的,因此我们说黛玉身上也有了荷花的影子、荷花的品格、荷花的气质。另外,在《芙蓉女儿诔》后,脂砚斋评云:“知虽诔晴雯,实乃诔黛玉也。”晴雯作为黛玉的影子化身,她的死亡、凋零预示着黛玉未来的命运,即表祭晴雯,实祭黛玉。读罢《红楼梦》,再细细思考,我认为脂砚斋的此番评述很有道理。《芙蓉女儿诔》中:“既忳幽沉于不尽,复含罔屈于无穷。高标见嫉,闺帏恨比长沙;直烈遭危,巾帼惨于羽野。”何尝不是痴情公子对“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的伤感,又何尝不是宝玉对黛玉和晴雯荷花般为人品格的至高肯定!
荷花这一艺术形象在《红楼梦》中巧妙地被曹雪芹利用,成为一根看不见、摸不着的暗线,连起了三个奇女子,连起了她们心灵融通的品格。荷花的意象充满浓郁的诗意,具有浓厚的抒情色彩,象征寓意颇为委婉。借荷花既形象地描述出三人的形态美,又以精巧的比拟表现出三人的精神美,形神之美寓于一处。两擅其美得以显现,荷之功也。
二、香菱与黛玉身世之通处
看到这个小标题,也许你会说,在《红楼梦》中,众多女子的身世都是差不多的,如林黛玉、史湘云、妙玉、晴雯等等,要么是从小失去父母,要么是离乡背井,只不过她们在生活中所表现出的性格有所不同罢了:林黛玉和妙玉清高孤僻,湘云豁达乐观,香菱娇憨呆痴,晴雯刚直不阿……有何值得单独拿出来说说的?其实,细想一下,你还真的能从这两个人身上找到不少秘密呢。
首先看她们两个的出生地。黛玉和香菱这两位女子均是江南人氏,在籍贯上就决定了其不可磨灭的亲近之宜。香菱出生于江南姑苏城阊门外的十里街中的一个叫葫芦庙的旁边。黛玉则“本贯姑苏人氏”,曹公用如此简练之笔道出了林姑娘的籍贯,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在试图同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来描述香黛在地缘上的一些难言的相似之处呢?或许你会说,红楼众女子,大都是金陵人氏,香黛自然也不例外,故二人均为姑苏人氏,这有何奇怪之处?话虽如此,我们可以静下心来仔细想想,金陵那么大,经济又相当繁荣,简直就是是明清时期江苏行省的一个代称,为何只有她们二人与金陵的姑苏这个地方如此的投缘呢?我想,作者如此安排一定有其道理,一定在向读者隐约间倾诉着什么。
如果说江南姑苏地区湿漉漉的空气塑造了她们清洁雅静的性格的话,那么,其二人生活的经历则如以建筑物上对称的两边。此话又从何来?我们知道,香菱自元宵佳节被拐子拐去之后,就成了一个有家不能归,有父母却不能亲近的“流浪孤儿”。几经磨难,又被卖于“呆霸王”薛蟠为妾,可谓是身世浮沉,多灾多难。林黛玉又何尝不是一样,从小就失去了母亲,因外祖母特别疼爱其母,便被接到贾府和姐妹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玩,虽然物质条件上与香菱相比要好上许多,可内心的苦处却一直缠绕着她:“远离家乡,远离父亲,寄人篱下,做事处处留心……”更为悲惨的是,不久又失去了世上唯一的亲人——父亲林如海,真正成了一个孤儿——一个漂泊他乡、寄人篱下的孤儿。她们二人,本质上说都是乡宦世家的小姐、千金,按理说二人都应该有欢乐无忧的闺阁生活,可是身世却把她们赶到了一起,成了大观园中的二姝。
黛玉是大观园中一个绝美的女子,宝玉眼中的她是:“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书中不止一次写到黛玉的“病态美”、“羞态美”、“睡态美”和“动态美”,每一处都能使读者为之心动,为之倾醉。但香菱呢?香菱之美书中未作正面描写,但从周瑞家的口中有过暗示。第七回中,周瑞家的到薛姨妈那向王夫人回话,出来时与金钏儿聊天说到香菱:“好个模样,竟有些像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于是香菱的形态美就展现在我们面前了。“东府里蓉大奶奶”即秦可卿,而秦可卿的美在第六回中作者借太虚幻境中的宝玉之目描述出来:“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秦可卿乳名兼美,又是兼宝钗、黛玉之美,所以其美就不言而喻了。但是香菱又“有些像蓉大奶奶的品格儿。”那么香菱之美就跃然于纸上了,而且其美有黛玉之美的影子。另外,贾琏和凤姐的一番话:“竟与薛大傻子作了屋里人,开了脸,越发出挑的标致了。那薛大傻子还真玷辱了她。”岂不是又从一个侧面描述了香菱之美。“未着一字,尽得风流”,曹翁,好手笔!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不知道读者们发现了没有,就是黛玉和香菱在进入大观园之前都与贾雨村这个人物有点儿渊源。首先看香菱,书中第一回讲到,书生贾雨村从江南来到石头城寄居葫芦庙,以写字撰文为生,结识了当地的乡宦甄士隐即香菱之父。在中秋佳节的酒宴上,身处破庙、落魄潦倒但强烈的功名心却没有消磨的贾雨村酒后吐志,使甄士隐动了恻隐之心,便赠与盘缠,助其进京求取功名。于是成就了贾雨村此后短暂的辉煌。可贾雨村上任后的第一个案子竟和恩人甄士隐的千金“英莲”(香菱原名)有关,但是为了讨好与薛家关系“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贾府,抱住贾府这棵大树,他竟然以公谋私,把恩人之女英莲推向虎口。好一个善于钻营、忘恩负义之徒!不久,因被众官弹奏,贾雨村被免职了,这次到了江南林家,做了林黛玉的私塾先生。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了朝廷要重新启用旧官的消息,便央求林如海写信给贾政,让贾政帮他一把。在林黛玉父亲林如海及舅父贾政的周旋下,贾雨村轻易地谋了一个缺,上任去了。后来呢?贾府被抄,他不仅没有采取援救措施,还火上加油,反向污蔑。从这两家事情上不难看出,遇到贾雨村这样一个外表忠实、知书达理而实质上忘恩负义、生性狡猾的沽名钓誉之徒,实在是林姑娘和甄姑娘的莫大悲哀。
香菱身上还有黛玉的另一个缩影,就是对诗歌的痴爱。这点,在香菱学诗这一个故事中表现的最为明显了。毫无疑问,黛玉是大观园中最有才气,也是诗歌写的最好的一个人女子,她爱诗,故常常借诗歌来抒发情感,不论是和大家一起玩笑时写诗,还是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潇湘馆的床榻上作诗,她都对诗歌倾注了全部的热情。诗歌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一份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在诗社的各种聚会上,她用一首首诗歌证明着自己,诉说着自己,这是生活环境的影响,还是天性使然?后来,香菱来到了大观园,一下子扑到了诗歌的怀抱中,扑到了林黛玉的诗歌境界中,深深的沉入其中,拉也拉不开。《红楼梦》第四十八回中对香菱学诗的描述可谓是精彩绝伦:晚上一个人在灯下一首一首地读从黛玉那借来的诗,宝钗连催她数次睡觉她也不睡;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嘴里还念念有词;频繁地造访林黛玉的潇湘馆,向林姑娘请教诗歌的作法;走路、吃饭、和大观园的女孩们一起玩耍,就连梦中都在作诗:“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黛玉这位良师的指引下,在她孜孜不倦的苦吟下,终于吟出了:“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魂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依栏。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的精彩诗章,赢得了大观园中众姐妹的一致称赞,于是香菱从此找到了作诗的感觉,被增补为大观园“海棠诗社”的成员。香菱对诗的喜爱,可以说是达到了“痴”的程度,“香菱学诗”成了《红楼梦》中我们挖掘香菱的一个最重要的切入口,而这个切入口却和黛玉密不可分,这难道也是一种巧合?
上面说到香菱对诗歌的“痴”,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她对爱情的“痴”,也可以说是对于爱情的执着、专一。被拐后,又被薛蟠强买到薛家,成了薛蟠的小妾,虽然薛蟠并不是一个善于怜香惜玉的男人,但憨厚混沌的香菱还是对他付出了自己的痴情。薛蟠在外面寻花问柳,甚至有同性恋的劣习,在亵渎柳湘莲不成反被修理一顿后,香菱不仅没有恨他的胡作非为,反而“心里却是一阵撕心的疼痛,为此,她的眼睛都哭肿了。”香菱对薛蟠可谓是忠心耿耿,在他面前,她始终有一种敬畏的心理。在“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一回中,香菱与荳官等在园子里斗草,斗到“夫妻蕙”时,将石榴红绫的裙子弄脏了。宝玉见了,向袭人借了一条让她换上。香菱却红着脸对宝玉说道:“裙子的事,你别和哥哥(薛蟠)说,就完了。”这一细节很自然的表达出一个女子对男子朴实、专一的爱,这是一种从夫无悔、从一而终的执着。
香菱之“痴”如此,黛玉之“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黛玉把一生的爱和眼泪都给了神瑛侍者的凡身、她深爱着的贾宝玉。她排斥其他男人,包括他们的东西,她把一颗青春少女柔弱而又敏感的心全投在了宝玉身上,宝玉成了她精神的寄托,成了她的全部。一旦失去了这个精神寄托,她也就走完了人世间的路,魂归太虚。
三、晴雯与黛玉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黛玉在大观园中的另一个分身——晴雯。晴雯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中的人,是贾府的一个上等丫鬟。曹翁为她下的判词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从判词中不难看出晴雯的一些情况:她是万里挑一的奇女子,犹如天上的彩云,不可能长久地点缀在长空。虽然她心气很高,甚至有一腔抱负,但她只是贾府的一个丫鬟,对自己的身心没有支配权,也就决定了她不可能实现她的抱负。都说聪明漂亮是女人的最大资本,她却因“风流灵巧”而招人怨恨,并在一片诽谤声中结束了年轻的生命,致使痴情公子在她死后空余惆怅、一腔挂念。
那么这样一个心气很高、聪明漂亮的丫鬟与书中的第一女主角林黛玉又有何相似之处呢?莫急,下面让我们一一找来。
首先,晴雯虽只是大观园中怡红院里的一个丫鬟,却和黛玉一样具有独立的人格,具有愤世嫉俗和叛逆的精神,具有霁月光风般磊落的高洁品质,这是大观园中其他丫鬟身上所缺少的气质。书中说一次同屋的丫头秋纹得了王夫人的赏赐,无比得意地向众人炫耀。晴雯却笑道:“呸!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别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了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了他,剩下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好一张伶牙利嘴!其话中所体现的一种追求平等独立的人格和铮铮傲骨,简直就是林黛玉的另一个复制品。想必大家还记得第七回中周瑞家的受薛姨妈之托送宫花给园子里的姑娘们,来到潇湘馆,当黛玉听到周瑞家的:“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回答后,便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与前面晴雯的一番话有着何其惊人的相似,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和黛玉一样,晴雯也是一个愤世嫉俗、富于叛逆精神的女子。她敢于和一切不平等的现象作斗争:宝玉房中的小丫头坠儿偷了平儿的东西,她处罚坠儿,是连掐带打还用簪子戳,并扬言要把坠儿赶出去;房官的干娘偏向自己的亲生女儿,用她女儿洗过头的剩水让房官洗头,晴雯看到后勇敢地站出来大胆指出芳官干娘的“不省事”;荣国府抄检大观园时,别的丫鬟都唯唯诺诺,只有晴雯敢于用“挽着头发闯出来,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的大胆举动进行反抗……
如果说黛玉的“三天一大哭,两天一小哭”、说话尖酸刻薄是任性的表现的话,那么晴雯是不是也任性而为呢?“撕扇子千金作一笑”中表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了。在给宝二爷换衣服时,“不防又把扇子失了手跌在地下,将股子跌折了”,在气头上的宝玉一番训斥,使她任性的劲儿冲出了口外,和宝玉顶嘴,更是把袭人也拉了进来,其任性尖酸刻薄,于此可见一斑。宝玉的为人,就是那种前面吵吵,后面就和好如初的,于是晚上便出现了“撕扇子千金作一笑”这一幕精彩的画面。宝玉给她扇子,她开心地撕了,只不过,这是“解气”而非“生气”了。和宝玉生了气,居然还是宝二爷给她赔礼道歉,并用“撕扇子”这一离奇的行为作为消气的手段。晴雯的任性,已大胆到无所顾忌了。其实读者可以想想,宝玉和黛玉之间每次的吵吵闹闹又何尝不是以宝玉在黛玉面前一口一个“好妹妹,好妹妹……”地赔礼讨好而结束的呢!只不过黛玉无晴雯的奔放,也没有晴雯的率性而为。但本质上来说,黛玉每次和宝玉的不愉快都是因为小女孩家的任性造成的,这一点,和晴雯有着绝对的相同。
其次,两个人都喜欢宝玉,都醋劲儿十足。宝黛爱情在《红楼梦》中体现的较为明显,就不用多说了。黛玉在“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中吃的是宝钗的醋,在“林黛玉俏语谑娇音”中吃的是史湘云的醋,在“清虚观打醮”中听了老道士要给宝玉介绍对象时又吃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孩的醋……黛玉的醋劲源于对宝玉真挚、深沉的爱,是感情的自然流露。晴雯也是一样,在言谈举止中无不透露出对宝玉的爱:向宝玉撒娇,耍小性子,重病中仍熬夜为宝玉补孔雀裘等等。书中表现最多的是晴雯吃袭人的醋:当王夫人给袭人加了月例,确认了袭人准姨娘的身份后,晴雯却说:“一样是这屋里的人,谁又比谁高贵些?”;上面讲到的“撕扇子”事件中对袭人的一番尖酸刻薄的冷嘲热讽:“不是我说,正经明公正道的,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得上‘我们’来了!”……除此之外,晴雯也会吃其他丫鬟的醋:当宝玉给麝月梳头时,她会躲在门口偷听;当小红和宝玉略有交谈,就会被她粗暴的打断;小丫鬟四儿给宝玉倒杯茶,她也会尖酸的讽刺……晴雯之酸味,不比黛玉差!吃醋本是女孩家因爱而产生的一种自然本性的表现,可两人的醋劲却都是为宝玉一人而起,这是不是能够从一个侧面反映和揭露晴黛之间或是源自天性,亦或是真情的默契呢?
再次,晴雯长的也很漂亮,王夫人说她“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与林黛玉有几分神似,其娇媚可想而知。不过,她没有黛玉的那种病态美,她美的健康,美的风流。和黛玉一样的是,晴雯也是一个聪明伶俐、率性坦荡又有一手出色的针线活的女子。
她们虽然美,虽然聪明,虽然坦荡,但她们刚愎自负、嫉恶如仇、眼中揉不得沙子的性格却使她们处处碰壁,遭人怨恨,于是她们很难融于大观园这个充满勾心斗角的大环境中。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处事方式决定着人际关系的通阻。黛玉和晴雯的性格无疑是不适合这个大家庭的,也不能融于当时的社会大背景。所以,二人都逃脱不了“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的命运。林黛玉在爱情破灭后,已经对那个尘世无所依恋了,便“香魂一缕随风散”,化作一阵轻烟消逝于茫茫大地。晴雯因“风流灵巧”而招人怨恨,被赶出大观园,不久就死了,可谓是“霁月难逢,彩云易散”。总体来看,晴雯又比黛玉奔放、坦荡,比黛玉大胆而无顾忌,其死,壮烈而震撼,至少在死前作过英勇大反抗,比黛玉受折磨慢慢痛苦而死是另外一种风格。
为晴雯、黛玉的不幸掬一同情之泪,为之悲愤难平。黛玉、晴雯的悲剧是命运的悲剧,更是性格的悲剧。在她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后世所追求倡导的“自由、平等、解放”的精神,但是她们却忽视了自身的处境和社会的背景,只按自己的性格率性任意而为,最终被扼杀、被毁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虽然香菱、晴雯这两个女子都不是《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女子,也并非《红楼梦》中的主角人物,但曹雪芹还是用其非凡、不朽、神奇的笔触,把她们的形象用文字传神的刻画出来,让读者读后难忘,思之动情,并于思考之余静静的品味她们身上散发出的某种和黛玉相似的青春气息。
可以说,这两个人物刻画的是很成功的,都抓住了她们源于天性的一面。但是为什么其结尾不同呢?晴雯和黛玉一样,香消玉殒;而香菱却在薛蟠的悔改下被扶上了正室,结局不是悲惨的。也许这是高鹗在后四十回续书中的一个失误吧,既然是“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还来的扶正之说呢?我在沉思,无数和我一样的读者也在沉思。
如梦如诗的林妹妹,似水的情愁,她一身的凄凉,素净的如同风雨中的摇曳的荷花,她虽怨这个只看表面浮夸的世态、恨寄人篱下半点不由已的处境,更为自悲于她生于此时此地无法抗拒命运的摆布,但她短短的春花般的生命中何其有幸,她有了宝玉的信誓旦旦、得到了宝玉的爱情;心地纯良,随遇而安,从不向人诉苦的香菱,犹如月亮的光华掩不住的明星,身世虽苦,但她的天生丽质和聪明才情使她“亭亭夙具雅人骨,自沐春风智慧开。”林黛玉般的处境更使她成为 《红楼梦》中让人津津乐道的另一株芙蓉;香清娇媚如花、性格刚正不阿的晴雯,为追求一份心灵的自由坦然和心中的爱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留给读者的只有替“芙蓉仙子”深深的惋惜。
三株芙蓉竞艳,两方花蕊共荣。英姿幻影共一身,映日荷花别样红。读罢此文,你是否有所收获呢?
注:本文为作者应邀为皖西学院第一届红楼论坛而作,希望此次红楼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作者信息:
姓名:徐功献 地址:皖西学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学0701班 邮编:237012 联系邮箱:773691354@qq.com xugongxianlove@126.com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