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林黛玉《葬花诗》哀悼扬州十日死难同胞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林黛玉《葬花诗》哀悼扬州十日死难同胞

作者:张贻柱  收录时间:2010年7月28日(星期三) 上午10:44

    如果按照书中日期的提示,再结合黛玉《葬花诗》的措辞,就会发现,这首广为人知的《葬花诗》,原本就是作者进行鲜明的“反清吊明”的“反诗”。

要想说明这个问题,还得从黛玉《葬花诗》所涉及的具体日期和相关的故事情节入手。

作者在二十六回结尾部分写到,黛玉那天吃了晚饭后,见宝玉被贾政叫去一日未回来,便去怡红院打听,谁知晴雯等丫头不给开门。后来却发现宝玉和宝钗在院内而引起误会,认为自己“到底是客边”,“无依无靠”,便悲悲戚戚的呜咽起来。她这一哭,连“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鸭”,也“不忍再听”,飞起远避了。

在紧接着的二十七回中,作者写道:“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摆设各色礼物,祭钱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钱行。然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了”,把一个大观园打扮得“满园中绣带飘飘,花枝招展”。宝钗、迎春、探春等众姊妹在园中尽情顽耍。只有黛玉因夜间失寐,于这天起来迟了,便独自一个人跑到曾与宝玉一起葬桃花的花冢,以极其伤感的心情,呜呜咽咽地吟出一首揪心撕肺、推人泪下的《葬花诗》:(略)

作者还写到,由于宝玉一时找不着黛玉,又“看见许多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锦重重的落了一地”,“便把那花兜了起来,登山渡水,过树穿花,一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去处来。” 在第二十八回的开头,作者则进一步说明,黛玉之所以口吟这《葬花诗》,是因为把“昨夜晴雯不开门一事,错疑在宝玉身上。至次日又可巧遇见饯花之期,正在一腔无明未曾发泄,又勾起伤春愁思,因把这些残花落瓣去掩埋,由不得感花伤己,哭了几声”,便随口念出这首诗来。

在这里,作者以一语双关的高超的艺术手法,含蓄又明白的指出,黛玉的《葬花诗》,其实是“一腔无明”的发泄!而“无明”二字,只不过是借用了佛家经书中“无明”的表面字眼,真正的含意则是作者借黛玉之口,发泄明朝灭亡后“无明”的亡国之痛!据史料记载,顺治二年(1645年)四月十七日,清军兵临扬州城下,次日对扬州发起四面围攻。史可法率全城军民据守。二十五,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扬州终被攻陷,史可法被俘后拒绝投降而慷慨就义。次年,他的家人因找不到他的尸首,就将其衣冠葬于梅花岭。从四月二十五日破城,至五月初五日,清兵在扬州城内无日不杀人,“扬州士民死者凡八十余万”。故史称“扬州十日”。6同样是这个17年后的康熙元年(1622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吴三桂在昆明对永历帝父子执行死刑,用弓弦将其逐个勒死,永历帝时年38岁。7永历父子的被杀,宣告了永历政权与清朝顽强抗争战斗了15年之后的彻底失败,宣告了明朝政权的彻底垮台。很显然,黛玉于四月二十六日这天吟出的《葬花诗》,其实是通过“昨宵庭外悲歌发”中“昨宵”二字,对顺治二年(1645年)四月二十五日扬州失陷后惨遭清兵屠杀的扬州数十万军民的亡魂进行的沉痛哀悼;对当时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的史可法等抗清将士进行的深切缅怀;对康熙元年(1662年)四月二十五日南明最后一个皇帝——永历皇帝父子被吴三桂处死,明朝政权彻底垮台寄托的无限哀思。至于作者在书中“四月二十六日未时交芒种”的说法,则同样是“假语村言”,是为四月二十六日“昨宵”所指的“四月二十五日”,这个极其特殊的历史日期做掩护的。

在这首《葬花诗》中,作者以“花飞花落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的开头,“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出”暗示出当年扬州城血肉横飞、尸骨遍地的惨烈;以“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暗示出当年扬州几乎是万户萧疏人绝城空的凄惨;以“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写出当时满清朝廷对汉人进行疯狂杀戳、残酷镇压,描绘出汉人飘泊求生,尸骨难寻的悲凉;以“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表白出作者对扬州沦陷国破家亡后,无数同胞被杀的悲痛欲绝;而“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几句诗,既明确地表达出这葬花冢就是掩埋史可法等抗清将士风流艳骨之处的象征,同时还表示出作者对史可法等抗清将士宁死不屈、誓不降清的高尚品格的敬仰,以及作者同样的志气!但迫于明朝政权的彻底垮台,作者虽然有满腔的“无明”之痛,也只能以“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复杂心情,以“一把辛酸泪”,表示出对国家前途的担心,对自身归宿的茫然,而流露出无奈的感伤!

为了更进一步地加深读者四月二十六日和《葬花诗》的印象,作者于二十九回书中,又通过张道士之口对贾母说:“前日四月二十六日,我这里做遮天大王的圣诞,人也来的少,东西也很干净,我说请哥儿来逛逛,怎么说不在家?”我们如果顺着作者的提示,再去回顾一下宝玉四月二十六日不在家的原因,就会对作者的用意更加清楚:宝玉那天本来是如二十七回书中所说的将“锦重重的落了一地”的“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兜了起来”准备掩埋,但在听了黛玉吟出的这首《葬花诗》后,不由得为自己“逃大造,出尘网,使可解释这段悲伤”而倒在那山坡上“心碎肠断”地痛哭呢!“大造”是大难后得以重生的意思,“尘网”的本意是人在世间受种种磨难。但在这里,作者把宝玉写成逃过一场劫难,逃出一片罗网的经历后,才“一而二、二而三、反复推求了去”,真正理解到黛玉诗中的悲伤。如果把宝玉在这里“逃大造,出尘网”的比喻,再和第八回书中宝玉示与宝钗通灵宝玉时,“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一语进行联想,作者借宝玉陈述的这番亲自经历,就显然不是一般的“一番梦幻”,而是借此表明作者见证过“白骨如山”的亲身经历,逃出“大造”,挣脱“尘网”之后对“这段悲伤”的回顾。因此,这首《葬花诗》的主题和影射,乃至这部《红楼梦》的主题和“隐去的真事”,就被作者说得非常透彻了。

此外,书中那张道士说的“四月二十六日”“做遮天大王的圣诞”一事,也是作者再一次借张道士之举,为死于四月二十五的永历帝父子进行追悼缅怀,为“扬州十日”中遇难的史可法等将士及无数死难者超度亡魂。所以,书中四月二十六日的重复出现,九月初三日重复出现,以及十月初一的明确写出,绝对不是偶然的。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据有关专家考证,“我国根本没有祭饯花神的风俗”,所以作者在书中借芒种而祭饯花神,“纯属作者故弄玄虚的一种杜撰”。如果有关专家的考证属实,那么,作者先杜撰出一个祭饯花神的先决条件,以此推出黛玉的《葬花诗》,如此精心的安排,也确实是“难为了作者了”。史可法在明末清初曾经产生过巨大的影响,乾隆之初的进士全祖望亦写过《梅花岭记》的著名文章,对史可法伟大的民族气节表示出深切的敬仰和怀念,对贪生怕死卖国求荣的洪承畴进行了无情的鞭挞。全祖望在文中有多处写到梅花岭或梅花,并抒发出“梅花如香,芳香不染”的感慨。这样,作者借出身于扬州的林黛玉之口,借“祭饯花神”来祭饯梅花岭上的英魂,也就并不显得孤立和偶然了。

……

本文试用书中日期对照明末清初的重大历史事件,对博大精深的伟大著作《红楼梦》进行初步解悟,从而进一步得出《红楼梦》是一部使“闺阁昭传”为名,行“反清吊明”为实的政治小说的结论。如果我们不被胡适等人“《红楼梦》的著者是曹雪芹”,“《红楼梦》是一部隐去真事的自叙:里面的甄贾两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的化身;甄贾两府即是曹家的影子”的说法所蒙蔽和束缚,而是从明末清初历史变革这一广阔的时代背景中,参照当时重大历史日期和事件来解读《红楼梦》,或许,我们还能从中领悟出更为深刻,更有新意的内容。至少,不会被胡适《红楼梦考证》的奇谈怪论所迷惑。

注解:

6、李治亭主编《清史》 406

7、李治亭主编《清史》 441 

   20038月初稿,20058月定稿。本文摘自怡然轩网站(http://www.yiranxuan.com/hlw.asp)。

(本文已作为附录收录拙著《红楼梦汉民族精神研究》一书。)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