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揭开薛宝钗的画皮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揭开薛宝钗的画皮

作者:朱光东  收录时间:2010年7月13日(星期二) 下午19:27

    刘梦溪先生在《红楼梦与百年中国》中把“宝黛孰优孰劣”称为“红学的第一大公案”。可见问题的复杂性。由于薛宝钗是红楼梦主要人物之一,不理解薛宝钗,就不能说理解了红楼梦,因此有必要对薛宝钗作深入的分析。

大家知道,红楼梦臧否人物有个重要标准,即“清”、“浊”。

如贾宝玉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第2回)

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因有这个呆念在心,把一切男子都看成混沌浊物,可有可无。”(第20回)

可见作者喜“清”厌“浊”。什么是“清”呢?“清”就是纯洁、善良。

林黛玉是“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晴雯是:“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

妙玉是:“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这些都是“清”、“洁”。“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说明在作者的眼里,女儿都是“清”“洁”的。

不仅如此,红楼梦盛赞“清”“洁”的品格。如赞美海棠的高洁品质: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 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

但是,薛宝钗是个例外。第三十六回写道:

“或如宝钗辈有时见机导劝,反生起气来,只说‘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这总是前人无故生事,立言竖辞,原为导后世的须眉浊物。不想我生不幸,亦且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

在作者眼里,薛宝钗不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清净洁白”,而是“入了国贼禄鬼之流”的、“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的“浊物”。 所谓“国贼禄鬼”,就是贾雨村之类人物。作者最鄙视贾雨村之类的贪官污吏,所以作者说宝钗入了国贼禄鬼之流”,是对宝钗很严厉的谴责。薛宝钗是作者贬谪的一个人物毋庸置疑。

一、无情的薛宝钗

第五回写道:“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

这是人们对薛宝钗的看法。这种看法是对的吗?薛宝钗真的值得下人喜爱吗?

其实,人们被薛宝钗的假象迷惑了。在金钏落井死后,薛宝钗在第一时间赶到王夫人那里,对王夫人说:“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他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处去顽顽逛逛,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

又说:“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这说明,在薛宝钗的心中,奴婢是没有什么地位的,死了也不可惜。“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这种思想与其兄薛蟠“人命官司一事,他竟视为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第四回)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无视人民生命的贵族阶级思想。

宝钗上述的话,只对王夫人说,其他人是不知道的。作者这样写道:“却说宝钗来至王夫人处,只见鸦雀无闻,独有王夫人在里间房内坐着垂泪。”“独有王夫人”,没有第三人。作者行文滴水不漏。如果有第三人在场,宝钗也不会说这样无情的话。

因此,下人心目中善良、体贴、可亲可爱的宝姐姐形象,只是一个假象。冷酷无情才是薛宝钗的本质。

在作者心里,奴婢们的生命是无比珍贵的。“千红一窟”、“万艳同悲”反映的正是奴婢的悲惨命运。薛宝钗虽然没有害死金钏,但其无视生命的立场,正是作者要谴责的。这样的人,如果是男子当了官,也会象贾雨村之流一样贪赃枉法。为了讨好上级,也可以制造冤假错案。因此作者说她入了“国贼禄鬼”之流、天生带有“内毒”、“任是无情也动人”等等,不是泛泛之笔,而是对宝钗丑恶本质的揭露。 

又如香菱想学诗,宝钗完全不理会。而林黛玉则教会了香菱作诗。这说明在林黛玉是真诚待人的,心里完全没有等级观念;而在宝钗心里,奴婢根本不配学诗。

二、利欲熏心的薛宝钗

第三十四回写到:

(宝钗)暗暗想道:“打的这个形像,疼还顾不过来,还是这样细心,怕得罪了人,可见在我们身上也算是用心了。你(宝玉)既这样用心,何不在外头大事上做工夫。

什么叫“外头大事”?无非是象贾雨村一样,当官发财,争权夺利,鱼肉人民。可见宝钗对权利、金钱有强烈的欲望。

她希望宝玉“在外头大事上做工夫”,那么她自己做什么呢?

第五十七回写到:

一语未了,忽见湘云走来,手里拿着一张当票,口内笑道:“这是个帐篇子?”黛玉瞧了,也不认得。地下婆子们都笑道:“这可是一件奇货,这个乖可不是白教人的。”宝钗忙一把接了,看时,就是岫烟才说的当票,忙折了起来。

人们一般认为,宝钗忙把当票折起来,是为了避免岫烟难堪,说明宝钗体贴人、善解人意。其实不然。这段描写,恰恰是对宝钗的深刻鞭挞。为什么?作品接着写到:

湘云黛玉二人听了方笑道:“原来为此。人也太会想钱了,姨妈家的当铺也有这个不成?”众人笑道:“这又呆了。‘天下老鸹一般黑’,岂有两样的?”薛姨妈因又问是那里拾的?湘云方欲说时,宝钗忙说:“是一张死了没用的,不知那年勾了帐的,香菱拿着哄他们顽的。”

这段话是说:开当铺都是很会想钱的(重利盘剥,贪得无厌)。薛家开当铺,所以也是很会想钱的。“天下老鸹一般黑”,薛家也是很黑的。正因此,宝钗怕自家开当铺的事让姐妹们知道,所以不敢承认是自家当铺的当票,而说是一张过期的死票。宝钗是为自己遮羞。作者借此鞭挞了贪钱的宝钗。

人们或者会说:当铺是薛姨妈经营的,跟宝钗何干。其实不然。第四回写道:

(宝钗)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

这家计自然包括打理薛家庞大的当铺生意。第五十七回写道:

薛姨妈用手摩弄着宝钗,叹向黛玉道:“你这姐姐就和凤哥儿在老太太跟前一样,有了正经事就和他商量,没了事幸亏他开开我的心。我见了他这样,有多少愁不散的。”

从宝钗瞒当票这件事可以看出,宝钗的心机、城府、权变远在其母之上。因为宝钗知道开当铺是不光彩的事,并且用一句“死票”就把自己的危机化解了。而其母还傻乎乎地追问当票的来由,不知道这会使自己出丑。

宝钗的处事能力在处理薛蟠被柳湘莲痛打事件中也得到充分表现。书中写道:

薛姨妈又是心疼,又是发恨,骂一回薛蟠,又骂一回柳湘莲,意欲告诉王夫人,遣人寻拿柳湘莲。宝钗忙劝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他们一处吃酒,酒后反脸常情。谁醉了,多挨几下子打,也是有的。况且咱们家无法无天,也是人所共知的。妈不过是心疼的缘故。要出气也容易,等三五天哥哥养好了出的去时,那边珍大爷琏二爷这干人也未必白丢开了,自然备个东道,叫了那个人来,当着众人替哥哥赔不是认罪就是了。如今妈先当件大事告诉众人,倒显得妈偏心溺爱,纵容他生事招人,今儿偶然吃了一次亏,妈就这样兴师动众,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薛姨妈听了道:“我的儿,到底是你想的到,我一时气糊涂了。”(第四十七回)

可见宝钗心智远在其母之上,是薛家的主心骨。宝钗协助母亲打理着薛家的当铺生意。这“天下老鸹一般黑”,是包括宝钗的。宝钗是一个对权利、金钱有强烈欲望的“浊物”。

三.狠毒的薛宝钗

(一)、薛家进驻贾府的目的

薛家进京,有三个地方可住:一是薛家的老房子,收拾一下就可以住;二是王子腾家;三是贾府。

三个地方,首先应该是自己家。其次是母舅王子腾家,因为母舅比姨妈亲。所以薛蟠的第一反应就是住王子腾家。书中写道:

薛蟠心中暗喜道:“我正愁进京去有个嫡亲的母舅管辖着,不能任意挥霍挥霍,偏如今又升出去了,可知天从人愿。”因和母亲商议道:“咱们京中虽有几处房舍,只是这十来年没人进京居住,那看守的人未免偷着租赁与人,须得先着几个人去打扫收拾才好。”他母亲道:“何必如此招摇!咱们这一进京,原该先拜望亲友,或是在你舅舅家,【甲戌侧批:陪笔。】或是你姨爹家。【甲戌侧批:正笔。】他两家的房舍极是便宜的,咱们先能着住下,再慢慢的着人去收拾,岂不消停些。”(第四回)

自己有房不住,母舅家不住,偏偏选择亲戚家贾府住。薛姨妈说“慢慢的着人去收拾”,但一直没有收拾搬回去住。薛姨妈甚至说:   

你的意思我却知道,守着舅舅、姨爹住着,未免拘紧了你,不如你各自住着,好任意施为。你既如此,你自去挑所宅子去住。我和你姨娘,姊妹们别了这几年,却要厮守几日,我带了你妹子投你姨娘家去,【甲戌侧批:薛母亦善训子。】你道好不好?”

这就是说,宁可一家人分开,宁可放弃对薛蟠的约束管教(“薛母亦善训子”是讽刺薛母薛姨妈和宝钗也一定要住进贾府。可见住进贾府才是薛家母女的目的。所以脂批说“住舅舅家”“陪笔”,“姨爹家”才是“正笔”——根本目的。

那么薛家为什么一定要住进贾府?为什么一住就不走了?难道真如薛姨妈所言,“姊妹们别了这几年,却要厮守几日”吗?当然不是。

第八回回目是“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微露何意?

书中写道:“莺儿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

“宝玉看了,也念了两遍,又念自己的两遍,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待说完,便嗔他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那里来。”

所以“微露意”就是“金玉是一对”的流言。与此同时,薛母也到处散布流言。第二十九回写道:

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

到此薛家进住贾府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即宝钗要嫁给宝玉。只要薛家一天不搬出贾府,就说明薛家一天不放弃这个企图。在以后的日子里,薛家母女在贾府所作的一切,主要就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薛家所以要与贾家联姻,是因为薛父已死,薛家需要政治保护伞。而贾府不仅地位显赫,还有元春做后台,所以是薛家最理想的目标。

(二)、宝钗是“金玉良缘”计划的主谋和实施者

也许有人说,“金玉良缘”是和尚说的,与薛家母女没关系。

其实,只要我们仔细分析,所谓的“金玉良缘”带有浓厚的政治寓言色彩。因为中国古代的算命说,依据的是人的生辰八字,或五行属相,六冲六合等等。比如属兔的与属鸡的结合,叫六冲(卯酉冲),婚姻会不顺。论八字就更细一点,要论天干地支八字冲合。如果和尚要为宝钗算命,只能说以后找个属土、属金的人,或找一个属鸡、属狗的人,而人的属相依据的是人出生的年份。因此“金玉良缘”在古代算命术里找不到依据。这是其一。

其二,如果说佩金的叫做有金(宝钗),那么佩玉的就叫有玉,而不一定要象贾宝玉那样含玉而诞才算有玉。而天下佩玉的男子多的是,宝钗可以找任何一个佩玉的男子成亲。同样,宝钗佩金项圈叫有金,那么史湘云佩金麒麟也叫有金,宝玉与湘云结合也叫“金玉良缘”。

因此,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所谓的“金玉良缘”预言,不可能出自和尚之口,而只能是薛家的捏造。这个谎言,局外人是无法理解的,而对于贾、薛两家来说又是不言而喻的。所以薛家带着这个谎言走进贾府,而且长住不走,其用心路人皆知。

那么这个谎言又是谁捏造的呢?从上面分析可以看出,宝钗是薛家的主脑。无论在见识、心机、城府或学识方面,宝钗都远在其母之上。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宝钗是“金玉良缘”谎言的制造者,至少也是积极的参与者。

作者说宝钗“总远着宝玉”。其实不然。第二十六回写道:“黛玉便以手扣门。谁知晴雯和碧痕正拌了嘴,没好气,忽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正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忽听又有人叫门,晴雯越发动了气,也并不问是谁,便说道:‘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

第三十六回写道:

宝钗便顺着游廊来至房中,只见外间床上横三竖四,都是丫头们睡觉。转过十锦槅子,来至宝玉的房内。宝玉在床上睡着了,袭人坐在身旁,手里做针线,旁边放着一柄白犀麈。宝钗走近前来,悄悄的笑道:“你也过于小心了,这个屋里那里还有苍蝇蚊子,还拿蝇帚子赶什么?”袭人不防,猛抬头见是宝钗,忙放下针线,起身悄悄笑道:“姑娘来了,我倒也不防,唬了一跳”……袭人道:“今儿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的怪酸的。”又笑道:“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说着便走了。宝钗只顾看着活计,便不留心,一蹲身,刚刚的也坐在袭人方才坐的所在,因又见那活计实在可爱,不由的拿起针来,替他代刺。

“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 为宝玉绣兜肚,反映了宝钗是如何频频接触、想方设法亲近宝玉的。

宝琴出现以后,贾母马上喜欢上了薛琴。宝钗就说道:“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宝琴)。”(四十九回)这说明宝钗一直在努力争取“宝二奶奶”的位置,是“金玉良缘”计划的积极参与者。

(三)、宝钗知道“金玉良缘”计划必然置林黛玉于死地

宝钗追求宝玉本身没有错。但是,“金玉良缘”是以牺牲林黛玉为前提的。宝钗一步步实施“金玉良缘”计划的过程,就是把林黛玉一步步逼到绝境的过程。

从“金玉良缘”流传开始,林黛玉就承受了巨大的心里压力。

第二十八回,黛玉道:“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

第二十九回写道:

“那林黛玉心里想着:‘你心里自然有我,虽有“金玉相对”之说,你岂是重这邪说不重我的?我便时常提这“金玉”,你只管了然自若无闻的,方见得是待我重,而毫无此心了。如何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着急,可知你心里时时有“金玉”,见我一提,你又怕我多心,故意着急,安心哄我。’”

“那宝玉又听见他说‘好姻缘’三个字,越发逆了己意,心里干噎,口里说不出话来,便赌气向颈上抓下通灵宝玉,咬牙恨命往地下一摔,道:‘什么捞什骨子,我砸了你完事!’偏生那玉坚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风没动。宝玉见没摔碎,便回身找东西来砸。”

第三十二回宝玉对黛玉说道:你皆因总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病。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

这说明林黛玉是心病,而宝钗母女的抢婿阴谋,是造成林黛玉病情一日重似一日的原因。

为此,宝玉对“金玉良缘”做了激烈的反抗。第二十八回,宝玉正与黛玉在一起,宝钗进来了。宝玉就说道:

“老太太要抹骨牌,正没人呢,你抹骨牌去罢。”宝钗听说,便笑道:“我是为抹骨牌才来了?”说着便走了。

宝玉向宝钗下了逐客令,使宝钗好不尴尬。

在宝钗为宝玉绣兜肚时,“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第三十六回)

贾宝玉甚至用砸玉的办法,来表示对林黛玉忠贞不二的爱情。第二十九回写道:

那宝玉又听见他说“好姻缘”三个字,越发逆了己意,心里干噎,口里说不出话来,便赌气向颈上抓下通灵宝玉,咬牙恨命往地下一摔,道:“什么捞什骨子,我砸了你完事!”偏生那玉坚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风没动。宝玉见没摔碎,便回身找东西来砸。

宝玉砸玉,一方面对林黛玉表示爱情,同时也告诉薛家母女:既然你们说金要配玉,我把玉砸了,没有了玉,看你们还配什么玉。

到第五十回,贾母细问宝琴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有要与宝玉求配的意思。这引出了“慧紫鹃情辞试忙玉”的故事,说林黛玉要回苏州老家。

“宝玉听了,便如头顶上响了一个焦雷一般。紫鹃看他怎样回答,只不作声。”

“晴雯见他呆呆的,一头热汗,满脸紫胀,忙拉他的手,一直到怡红院中。袭人见了这般,慌起来,只说时气所感,热汗被风扑了。无奈宝玉发热事犹小可,更觉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给他个枕头,他便睡下;扶他起来,他便坐着;倒了茶来,他便吃茶。众人见他这般,一时忙起来,又不敢造次去回贾母,先便差人出去请李嬷嬷。

“一时李嬷嬷来了,看了半日,问他几句话也无回答,用手向他脉门摸了摸,嘴唇人中上边着力掐了两下,掐的指印如许来深,竟也不觉疼。李嬷嬷只说了一声‘可了不得了’,‘呀’的一声便搂着放声大哭起来。急的袭人忙拉他说:‘你老人家瞧瞧,可怕不怕?且告诉我们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你老人家怎么先哭起来?’李嬷嬷捶床倒枕说:‘这可不中用了!我白操了一世心了!’袭人等他年老多知,所以请他来看,如今见他这般一说,都信以为实,也都哭起来。”

“黛玉一听此言,李妈妈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第五十七回)

这一情节告诉所有人,包括宝钗:宝、黛是一对不可分开的恋人。正如宝玉表白的那样:“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将宝、黛分开,将产生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宝、黛或疯或死。

也许是受到宝、黛的真情、悲情的感染,薛姨妈也一度对“金玉良缘”计划产生了动摇。她说:

我想宝琴虽有了人家,我虽没人可给,难道一句话也不说。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的那样,若要外头说去,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与他,岂不四角俱全?”(第五十七回)

考虑到宝玉和贾母爱黛玉,其他人“断不中意”,所以薛姨妈有改变初衷的打算。

尽管薛姨妈到处散布“金玉良缘”的谎言,但贾府上下都知道宝、黛是天生一对,也希望他们成为一对。就在薛姨妈说了上面这段话之后,就有人马上表示赞同。书中写道:

婆子们因也笑道:“姨太太虽是顽话,却倒也不差呢。到闲了时和老太太一商议,姨太太竟做媒保成这门亲事是千妥万妥的。”

到了此时,如果薛姨妈真是“慈姨妈”,宝钗真是黛玉的“金兰姐妹”,那么她们就应该终止“金玉良缘”计划,玉成宝、黛婚姻。

但是,薛姨妈的话再没有下文,没有为黛玉提亲。是什么使薛姨妈言而无信?大家知道,薛姨妈是一个城府不深、心机不重的人。一时感情冲动就说了为黛玉提亲的话是可以理解的。但宝钗不同。她是不会因感情冲动而改变计划的人。薛家长住贾府的目的就是抢婿,为了薛家的根本利益,她必须把“抢婿进行到底。而她完全可以、也只有她可以让薛姨妈放弃为黛玉提亲的想法。由于宝钗在薛家的主心骨地位,薛姨妈最后没有为黛玉提亲,宝钗脱不了干系。

为什么薛姨妈提亲对宝黛婚姻很重要呢?因为一直以来,她都在散布“金玉良缘”的谎言,而且成功地争取到了王夫人的支持。所以薛姨妈只说“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而没有说到王夫人。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成全宝、黛婚姻,就必须放弃“金玉良缘。所以薛姨妈的态度很重要。

由于宝、黛已经表达了“活在一起、死埋一块”的决心,因此,即使薛姨妈这段话不是真心,如果宝钗是个善良的人,如果宝钗为宝玉、黛玉着想,也可以做母亲的工作,停止“抢婿”计划。

但是没有,薛姨妈没有为黛玉提亲。这说明宝钗母女继续实施她们的“抢婿”计划。而宝钗很清楚,这一计划必然置林黛玉于死地。

(三)宝钗是“金玉良缘”计划的最有力“推手”

第七十四回,发生了“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的事件。这一事件看似因痴丫头误拾绣春囊而起,其实其意义远远超出“误拾绣春囊”这件事本身。因为在这一事件中受迫害的不仅是当事人司棋,还包括与之毫无关系的晴雯、芳官等人。

而晴雯受迫害,表面看似乎是由于王善宝家的进谗言。书中写道:

王善保家的道:“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骚眼睛来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个体统。”王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得。后来要问是谁,又偏忘了。今日对了坎儿,这丫头想必就是他了。”

但是,事情没这么简单。书中写道:

如今且说宝玉只当王夫人不过来搜检搜检,无甚大事,谁知竟这样雷嗔电怒的来了。所责之事皆系平日之语,一字不爽,料必不能挽回的。(第七十七回)

原来王夫人自那日着恼之后,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就随机趁便下了些话。王夫人皆记在心中。因节间有事,故忍了两日,今日特来亲自阅人。一则为晴雯犹可,二则因竟有人指宝玉为由,说他大了,已解人事,都由屋里的丫头们不长进教习坏了。因这事更比晴雯一人较甚,乃从袭人起以至于极小作粗活的小丫头们,个个亲自看了一遍。

“所责之事皆系平日之语,一字不爽”,说明在此之前,就有人不断告密。王夫人对宝玉身边的事了如指掌。事情的发生是迟早的事。

那么谁是告密者?书中写到道:

宝玉听如此说,方回来,一路打算:“谁这样犯舌?况这里事也无人知道,如何就都说着了。”

宝玉道:“这也罢了。咱们私自顽话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的,这可奇怪。”

宝玉道:“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袭人)和麝月秋纹来?”

袭人细揣此话,好似宝玉有疑他之意,竟不好再劝。

由于平时的一些“私自顽话”只有袭人知道,因此宝玉怀疑、读者也相信袭人是向王夫人告密的人。

但是,有一个人同样对宝玉身边的事了如指掌,那就是薛宝钗。第二十一回写道:

袭人叹道:“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宝钗听了,心中暗忖道:“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话,倒有些识见。”宝钗便在炕上坐了,慢慢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

套:用计哄骗或诈诱。既然有第一次,以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也就是说,宝钗利用了袭人。在袭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宝钗完全可以通过诱骗的办法让袭人把知道的都讲出来,从而就可以对宝玉身边事了如指掌。

因此,可能向王夫人打小报告的,除了袭人,还有宝钗。

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来分析:宝钗对宝玉身边的“人事安排”完全知情,甚至参与了这一安排。

第三十四回写道:

袭人忙回道:“……俗语又说‘君子防不然’,不如这会子防避的为是。太太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只是这几次有事就忘了。你今儿这一番话提醒了我。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声名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是还有一句话:你如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

王夫人所谓“不辜负”,就是给予袭人妾的待遇。而这个消息宝钗立刻知道了。第三十五回写道:

宝钗抿嘴一笑,说道:“这就不好意思了?明儿比这个更叫你不好意思的还有呢。”袭人听了话内有因,素知宝钗不是轻嘴薄舌奚落人的,自己方想起上日王夫人的意思来,便不再提。

而这个消息,王夫人在第三十六回时才告诉王熙凤。书中写道:

王夫人想了半日,向凤姐儿道:“明儿挑一个好丫头送去老太太使,补袭人,把袭人的一分裁了。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凤姐一一的答应了,笑推薛姨妈道:“姑妈听见了,我素日说的话如何?今儿果然应了我的话。”薛姨妈道:“早就该如此。模样儿自然不用说的,他的那一种行事大方,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

这说明宝钗比王熙凤和薛姨妈更早知道这一消息。而这一消息,王夫人到第七十八回才告诉贾母。王夫人对贾母说:

因此品择了二年,一点不错了,我就悄悄的把他(袭人)丫头的月分钱止住,我的月分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他。(第七十八回)

如果这件事与宝钗无关,那么王夫人不会无缘无故地提前把这一消息告诉她。由于薛姨妈亲自向王夫人说过宝钗“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因此王夫人提前把为宝玉选妾的事告诉她,说明王夫人已经内定宝钗为未来的儿媳妇。

在第五十回,薛姨妈只说“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黛玉)”,而没有说到王夫人。这也说明王夫人已经认可“金玉良缘”,否则薛家就没有继续长住贾府、继续实施“金玉良缘”计划的理由。

因此,宝钗是王夫人内定的宝玉之妻,是王夫人最信赖、对王夫人最有影响力的人。由于宝钗最了解袭人,而王夫人又内定宝钗为儿媳,因此王夫人可能与宝钗商量后才做出以上决定。

既然王夫人内定宝钗为宝玉之妻,与宝钗一起谈论了袭人,那么一定也谈到宝玉身边其他人,包括晴雯。因为袭人、晴雯都是宝玉身边同等级的奴婢。宝钗通过袭人提供的情况和自己的观察,把有关情况告诉王夫人,是十分自然的事

第三十四回写道:

王夫人听了这话内有因,忙问道:“我的儿,你有话只管说。近来我因听见众人背前背后都夸你,……”

在背后夸袭人的人当中,自然少不了王夫人最信赖的宝钗。既然宝钗可以说袭人好话,自然也可以说晴雯坏话。因此,晴雯受冤屈而死,与宝钗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宝钗把晴雯的真实情况告诉王夫人,晴雯就不会受此不白之冤。

那么宝钗为什么要抬举袭人而除掉晴雯呢?因为袭人是完全听话的哈巴儿,而晴雯是敢于反抗的奴婢。

第二十六回写道:

黛玉便以手扣门。谁知晴雯和碧痕正拌了嘴,没好气,忽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正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

一个奴婢竟然敢顶撞主人,真是胆大包天!我们再看袭人是如何做的:

袭人道:“今儿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的怪酸的。”又笑道:“好姑娘,你(宝钗)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来。”说着便走了。

宝钗来看宝玉,目的是亲近宝玉,增进感情。袭人有意避开,让宝钗与宝玉独处;而晴雯竟然骂宝钗半夜三更来烦人。对于宝钗来说,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样袭人受抬举而晴雯受迫害,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更为重要的是,迫害晴雯是迫害林黛玉的前奏。第七十八回写道:

王夫人笑道:“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怕他命里没造化,所以得了这个病。俗语又说:‘女大十八变。’况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验过的。三年前我也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他,我便留心。冷眼看去,他色色虽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若说沉重知大礼,莫若袭人第一。虽说贤妻美妾,然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更好些。就是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里,也算得一二等的了。况且行事大方,心地老实,这几年来,从未逢迎着宝玉淘气。凡宝玉十分胡闹的事,他只有死劝的。

对晴雯的评价是:

“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个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我常见他比别人份外淘气,也懒;前日又病倒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我就赶着叫他下去了。若养好了也不用叫他进来,就赏他家配人去也罢了……”(第七十八回)

袭人能劝,晴雯不能;袭人身体没毛病,晴雯“病不离身”。选妾的标准是这样,选妻也一样。宝钗身体好,黛玉病不离身;宝钗能劝,黛玉从不劝。因此,宝钗抬袭人就是抬自己,迫害晴雯就是迫害黛玉的前奏。所以当林黛玉听到宝玉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时,“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第七十九回)脂批在此说:一篇诔文总因此二句而有,又当知虽晴雯而又实诔黛玉也。”诔文实不为晴雯而作”。

这说明黛玉的悲剧,在前八十回的情节中已经透露出来了,而不是谁随意续上去的,更不是歪曲了前八十回的思想。对于迫害林黛玉这一情节,连胡适也是肯定的,但他不知道这是前八十回矛盾的必然结果。

王夫人提出的选妾标准,从贾府根本利益出发,合情合理,贾母没有反对的理由。因此从此以后,贾母转变了态度,开始接受宝钗了。

第九十回写道:

贾母皱了一皱眉,说道:“林丫头的乖僻,虽也是他的好处,我的心里不把林丫头配他,也是为这点子。况且林丫头这样虚弱, 恐不是有寿的。只有宝丫头最妥。”

这样黛玉的悲剧就决定了。而王夫人弃黛取钗的立场,是宝钗母女长期争取的结果。因此宝钗母女与王夫人一样,是黛玉悲剧的制造者。

有人认为,宝钗送燕窝给黛玉,表明宝钗很善良,关心黛玉。在第四十五回,薛宝钗对林黛玉说:“……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窝一两,冰糖五钱,用银铫子熬出粥来,若吃惯了,比药还强,最是滋阴补气的。”

因此有些人对此大为赞赏,认为薛宝钗光明磊落,好善乐施,心地善良。

其实,这是薛宝钗置林黛玉于绝地的一个阴招。因为林黛玉买不起燕窝,贾府也没有让林黛玉接受薛家馈赠而坐视不管的道理。正如贾宝玉说的:“也没什么要紧。不过我想着宝姐姐也是客中,既吃燕窝,又不可间断,若只管和他要,也太托实。……”

但是,燕窝即使对于贾府这样的富贵之家来说也是昂贵之品。因此,贾宝玉不敢跟王熙凤说,不敢跟王夫人说,也不敢跟贾母直说,而只是在贾母“跟前略露了个风声”。(第五十七回)因此,薛宝钗此举实际是把包袱甩给贾家,把林黛玉的病情摆在贾府当权者面前,使他们充分认识到林黛玉是贾府的累赘。

对此,林黛玉是有顾虑的。她对薛宝钗说道:“你方才说叫我吃燕窝粥的话,虽然燕窝易得,但只我因身上不好了,每年犯这个病,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眈眈,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第四十五回)

对于林黛玉这段话,读者不要被作者瞒过。林黛玉吃药吃燕窝,是贾府出的钱,与婆子丫环无关。因此嫌林黛玉多事的,不是婆子丫环,而是王熙凤、王夫人和贾母。这就是贾宝玉不敢直说而只是“略露了个风声”的原因。

既然林黛玉吃燕窝给贾府造成了很大的麻烦,那么燕窝是吃上了,但林黛玉成了贾府的累赘,在与薛宝钗的竞争中彻底输掉了。因此贾母说:况且林丫头这样虚弱, 恐不是有寿的。只有宝丫头最妥。”(第九十回)

也许人们会说:薛宝钗送燕窝是为林黛玉身体着想,而不是要造成王夫人、贾母对林黛玉的反感。其实不然。因为林黛玉的犯的是心病。经过“慧紫鹃情辞试忙玉”之后,宝玉大闹一场,黛玉精神也受到很大打击。在黛玉吃了燕窝后的第五十八回,作者写道:宝玉听了,心下纳闷,只得踱到潇湘馆,瞧黛玉益发瘦的可怜,问起来,比往日已算大愈了。”可见黛玉的病是心病,不是燕窝所能治好的。只要薛家一天不离开贾府,一天不放弃“抢婿”计划,黛玉必死无疑。因此送燕窝对黛玉的身体没什么帮助。

宝钗送燕窝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讨好贾母,改变贾母对她的看法。第八回描述道:

宝钗“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藏愚:藏智巧于愚讷的外表之中。也就是表里不一,善于伪装。“人谓藏愚”,就是说大家都有这个看法。林黛玉就一直认为宝钗“藏奸”(第四十五回)。既然大家都有这个看法,那么阅人无数的贾母,更应该对她的“藏愚”有更深刻的认识。藏,说明背后有见不得人的事情。“藏愚”与奸巧、阴险是连在一起的。所以贾母不喜欢世故奸巧的宝钗,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何改变贾母的看法呢?贾母虽然没有选定黛玉做宝玉的配偶,但心里还是很关心爱护黛玉的。因为黛玉是她亲外甥女,而且孑然一人,身世可怜。而薛家“金玉良缘”伤害的,第一个就是林黛玉。为了表现自己的善良,讨好贾母,最好的办法就是表现出对林黛玉的关心和爱护。

关心林黛玉,最好自然是关心她的病。因此就有了送燕窝这一幕。燕窝是珍贵补品,不可多得。因此此举令黛玉十分感激,彻底改变了对宝钗的看法。黛玉叹道:

“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

既然送燕窝可以感动黛玉,当然也可以感动贾母,改变贾母对她的看法。第五十回,贾母还喜欢薛琴。第五十七回,贾母知道宝钗送燕窝。第八十四回,贾母开始接纳宝钗。贾母说道

“林丫头那孩子倒罢了,只是心重些, 所以身子就不大很结实了。要赌灵性儿,也和宝丫头不差什么,要赌宽厚待人里头,却不济他宝姐姐有耽待, 有尽让了。”

……我看宝丫头性格儿温厚和平,虽然年轻,比大人还强几倍。前日那小丫头子回来说,我们这边还都赞叹了他一会子。都象宝丫头那样心胸儿脾气儿,真是百里挑一的。不是我说句冒失话,那给人家做了媳妇儿,怎么叫公婆不疼,家里上上下下的不宾服呢。”

也就是说,贾母改变对宝钗的看法,是在知道宝钗送燕窝之后。可见宝钗送燕窝达到了目的:把黛玉的病摆在贾府当家人面前,使贾母说出“林丫头这样虚弱,恐不是有寿的”的话。同时给贾母留下了善良、贤惠、“真是百里挑一”、“宽厚待人”的好印象看到时机成熟,王熙凤就主动向贾母提出“金玉良缘”来。书中写道:

凤姐笑道:“不是我当着老祖宗太太们跟前说句大胆的话,现放着天配的姻缘,何用别处去找。”贾母笑问道:“在那里?”凤姐道:“一个‘宝玉’,一个‘金锁’,老太太怎么忘了?”贾母笑了一笑,因说:“昨日你姑妈在这里,你为什么不提?”

到此“金玉良缘”计划大功告成。剩下的就是如何具体落实的问题了。而宝钗成功之日,就是黛玉死亡之时。

但是,宝钗可以置林黛玉于死地,但不能征服贾宝玉的意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宝钗完全低估了宝玉的决心。宝玉兑现了他对林黛玉许下的诺言,与家庭决裂,与薛宝钗决裂,出家了。

恩格斯指出:“我认为倾向应当从场面和情节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而不应当特别把它指点出来”[]。“作者的见解愈隐蔽,对艺术作品来说就愈好。”[]红楼梦正是这样一部作者倾向和见解很隐蔽的作品。用戚蓼生的话来说,红楼梦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似谲而正,似则而淫,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长期以来,读者被宝钗美丽、豁达、智慧的画皮所迷惑,不能认清其丑恶面目,与不了解作者“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的表现手法有关。作者只是真实地描写人物的行为,而不对人物进行评价。比如王熙凤,两面三刀,心狠手辣,草菅人命,还放高利贷获利,无恶不作。但作者并不把自己的倾向明显地表现出来,把她描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人物。我们只有通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分析,透过现象看本质,才能正确理解作者的思想。

作者这一表现手法,符合人的认识规律。因为客观世界展示给人们的只是表象,而不是本质。人们必须通过对现象进行科学的分析,才能认识事物的本质。从这个意义上说,红楼梦“如春秋之有微词、史家之多曲笔”的表现方式,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本文参考《宝钗谋略》一文。见新浪文化读书社区·红楼一梦版:http://forum.book.sina.com.cn/thread-975320-1-1.html。作者:佚名。)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454页。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462页。


声明: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