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金陵第十钗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金陵第十钗  

作者:存真  收录时间:2010-06-23

    红学界那么多学者研究《红楼梦》几十年了,对金陵十二钗是那十二个人都还没有搞清楚,这是一件很可惜很遗憾的事情。不过,他们水平比我差一点,也不倒楣,毕竟我也算是个聪明的穷光蛋,不是笨蛋!
  在《红楼梦》第五回中,金陵十二钗正册的第十钗册页上是这样表述的:“后面又有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其判曰: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后面相对应的词曲是:“[第十一支.留余庆]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结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第十一钗的册页是:“诗后又画一盆茂兰,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也有判云: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是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后面相对应的词曲:“[第十二支.晚韶华]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气昂昂头戴簪缨,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位高登,威赫赫爵位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红学界对第十钗和第十一钗存在很多误解,总以为第十钗是巧姐,第十一钗是李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们受到作者有意的误导而对作者的原意产生误解以及对脂批的误解的结果。很多学者因为第十钗的判词里有个“巧”字,而且巧姐的母亲王熙凤确实接济过刘姥姥,而且有脂批显示刘姥姥后来救助了巧姐,就深信不疑地以为第十钗肯定是巧姐;第十一钗的判词图册上有一盆茂兰,判词里有一个“兰”字,而且判词中有个“李”字和“纨”字的谐音“完”字,似乎判词中就隐含了“李纨”名字的谐音,而后面相对应词曲的意思又是在讽刺调侃一个寡妇,而且曾有脂批显示贾兰后来做了高官,很多学者就深信不疑地认定这第十一钗肯定是李纨。
  在庚辰本第十七至十八回的“妙玉”后边有脂批:“妙卿出现。至此细数十二钗,以贾家四艳再加薛、林二冠有六,去秦可卿有七,再凤有八,李纨有九,今又加妙玉,仅得十人矣,后有史湘云与熙凤之女巧姐儿者,共十二人。雪芹题曰《金陵十二钗》,盖本宗‘红楼梦十二曲’之义。后宝琴、岫烟、李纹、李绮皆陪客也——《红楼梦》中所谓副十二钗是也。又有又副册三断词,乃晴雯、袭人、香菱三人而已,余未多及——想为金钏、玉钏、鸳鸯、茜雪、平儿等人无疑矣,观者不待言可知,故不必多费笔墨。”后面又有脂批:“前处引十二钗总未的确,皆系漫拟也。至末回‘警幻情榜’,方知正、副、再副及三、四副芳讳。壬午季春,畸笏。”几乎所有的研究者都认为畸笏的批语说错了,认为正十二钗的名单没有错;有的学者也以为正十二钗的名单没有错,是转抄批语的人抄错了,认为“引”字应该是“副”字,是副十二钗总未的确。
  在甲戌本第二回上有一条脂批:“余批重出。余阅此书,偶有所得,即笔录之;非从首至尾阅过,复从首加批者。故偶有复处。且诸公之批,自是诸公眼界;脂斋之批,亦有脂斋取乐处。后每一阅,亦必有一语半言重加批评于侧,故又有于前后照应之说等批。”很清楚,脂斋的有些批语并不是看完全书后批的,这样,先写的有些批语当然就容易出现错误,我们也需要慎重对待,不能迷信。其实,上一段中畸笏的批语是对的,但他也不便明说前面的批语错在何处,只能略加点拨,因为巧姐并不在金陵正十二钗的名单内,也就是说金陵第十钗并非巧姐,而且作者本身就想把金陵第十钗和十一钗隐写得深一点,作者自己也想误导读者错认巧姐为第十钗,那些容易误解的读者对作者来说也没有多少帮助。
  那么金陵第十钗到底是谁呢?我们应该如何确定谁是金陵第十钗呢?其实真正的关键要从谁是接济刘姥姥的女主角入手来分析。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由周瑞家的引领到凤姐处,凤姐要周瑞家的去回王夫人,看王夫人怎么说。周瑞家的回王夫人后,向刘姥姥和凤姐说:“太太说了,今日不得闲,二奶奶陪着便是一样。多谢费心想着!白来逛逛呢,便罢;若有甚说的,只管告诉二奶奶,都是一样。”王夫人的意思应该说是比较明确的,刘姥姥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对凤姐说,能帮的会帮,对凤姐说跟对自己说一样。凤姐后来又叫过周瑞家的,私下问他方才回了太太,说了些什么。周瑞家的道:“太太说,他们家原不是一家子,不过因出一姓,当年又与太老爷在一处做官,偶然连了宗的,这几年来也不大走动。当时他们来一遭却也没空儿。他们今儿既来了,瞧瞧我们,是他的好意思,也不可简慢了。他便是有什么说的,叫二奶奶裁度着就是了。”凤姐是根据王夫人的这个意思按排接济刘姥姥二十两银子,外加一串钱的路费。凤姐这次是根据王夫人的意见和为人,代表王夫人接济刘姥姥的。第一次决定接济刘姥姥的女主角其实是王夫人,而不是凤姐,所以周瑞家的送了刘姥姥后,不是向凤姐回话,而是“便上来回王夫人的话”,在这句话旁边甲戌本有红色脂批:“不回凤姐却回王夫人——不交代处,正交待得清处。”后来,周瑞家的乘便回了刘姥姥的事。事实非常清楚,脂批的意思也很明确,这次决定接济刘姥姥的女主角是王夫人而不是凤姐,凤姐扮演的是配角,只是扮演王夫人代理人的角色。作者用暗笔强调了这次决定接济刘姥姥时王夫人的主导地位,而且脂批之所以要特别予以提示,目的就是要研究者在确定谁是金陵十二钗的第十钗时予以注意。
  那么,我们再来看一看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获得的接济。作者是这样写的:“刘姥姥忙跟了平儿到那边屋里,只见堆着半炕东西。平儿一一的拿与他瞧着,说道:‘这是昨日你要的青纱一匹,奶奶另外送你一个实地子月白纱作里子。这是两个茧绸,作袄儿裙子都好。这包袱里是两匹绸子,年下做件衣裳穿。这是一盒子各样内造点心,也有你吃过的,也有没有吃过的,拿去摆碟子请客,比你们买的强些。这两条口袋是你昨日装瓜果子来的,如今这一个里头装了两斗御田粳米,熬粥是难得的;这一条里头是园子里果子和各样干果子。这一包是八两银子,这都是我们奶奶的。这两包每包里头五十两,共是一百两,是太太给的。叫你拿去或者作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说着又悄悄笑道:‘这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缐,可是我送刘姥姥的,衣裳虽是旧的,我也不大狠穿,你要弃嫌我就不敢说了。’平儿说一样,刘姥姥就念一句佛——已经念了几千声佛了。”“刘姥姥到了下房,鸳鸯指炕上一个包袱说道:‘这是老太太的几件衣服,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收着也可惜,却是一次也没穿过的。昨日叫我拿出两套儿送你带去,或是送人,或是自己家里穿罢,别见笑。这盒子里是你要的面果子。这包里是你前儿说的药:梅花点舌丹也有,紫金锭也有,活络丹也有,催生保命丹也有。每一样是一张方子包着,总包在里头了。这是两个荷包,带着顽罢。’说着便抽系子,掏出两个笔锭如意的锞子来给他瞧,又笑道:‘荷包拿去,这个留下给我罢。’刘姥姥已喜出望外,早又念了几千声佛,听鸳鸯如此说,便说道:‘姑娘只管留下罢。’鸳鸯见他信以为真,仍与他装上,笑道:‘哄你顽呢,我有好些呢。留着年下给小孩子们罢。’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拿了一个成窑钟子来,递与刘姥姥:‘这是宝二爷给你的。’刘姥姥道:‘这是那里说起。我那一世修了来的,今儿这样。’说着便接了过来。鸳鸯道:‘前儿我叫你洗澡,换的衣裳是我的,你不弃嫌,我还有几件,也送你罢。’刘姥姥又忙道谢。鸳鸯果然又拿出两件来,与他包好。”我们看第二次接济刘姥姥,在女性中送银子给刘姥姥最多的无疑是王夫人,这次接济刘姥姥最重要的女性是王夫人。当然,这一次王夫人送一百两银子,也说明贾家的境况比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已大大改善了。凤姐这次给刘姥姥的银子只有八两,连第一次接济刘姥姥二十两银子的一半都不到;青纱、实地子月白纱、茧绸、绸子、内造点心、御田粳米等是用贾家的东西送的,可以说是代表贾家送的,这又从一个侧面证明第一次决定接济刘姥姥二十两银子加一串钱的路费确实是凤姐根据王夫人的意见和为人安排的,也就是说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获得接济的决策人确实是王夫人,而不是凤姐。
  二次接济刘姥姥的主要女性都是王夫人,所以说在第五回中,第十钗判词中的“偶因济刘氏”指的是王夫人济刘姥姥;“留余庆”词曲里的“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的“娘亲”其实是指王夫人而不是凤姐。既然“娘亲”是指王夫人,而巧姐只是王夫人的侄孙女,那么金陵正十二钗的第十钗就不是巧姐了,而是王夫人的儿媳李纨。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刘姥姥后来没有救助巧姐。
  对于李纨才是金陵第十钗而不是第十一钗,我们还可以从以下几点来分析:
  一.第十钗判词的册页上有一句话:“后面又有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作者在第四回介绍李纨时有这样一段话:“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已五岁,已入学攻书。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忠,曾为国子监祭酒。族中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至李守中承继以来,便说‘女儿无才便有德’,故生李氏时,便不十分令其读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这前朝几个贤女便罢了,却只以纺绩井臼为要。因取名为李纨,字宫裁。因此这李纨虽青春丧偶,且居处于膏梁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惟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在介绍中作者强调了李纨出嫁前以纺绩井臼为要,在前八十回中作者并未把巧姐和纺绩很明显地联系起来,而伏线法是作者说明事情的一种重要写作方法,从这一点看,李纨符合第十钗的情况。
  二.作者并没有把王狗儿家所在的地方称为荒村野店,所以荒村野店不会是指王狗儿家。刘姥姥被女婿王狗儿接去一起过活,而贾家势败被抄家时,巧姐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刘姥姥如果为报恩而救助巧姐,也会把巧姐接到王狗儿家去住,而不会把巧姐留在荒村野店,一个姑娘家也不便留在荒村野店。但李纨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是一个看重名誉的安心守节的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多是非。”在贾家势败被抄家后,李纨就算得到为报王夫人接济之恩的刘姥姥的救济,他也决不会住到王狗儿家去,他要避免别人在自己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李纨在得到刘姥姥救济后,仍留在荒村野店纺绩就很正常了。
  三.李守忠说:“女儿无才便有德。”李纨确实没有多少文才,那李纨有没有德呢?李纨显然是有德的,兴儿在向尤二姐介绍李纨时说:“她的浑名叫‘大菩萨’,第一善德人。”作者在介绍李纨时,刻意强调李守忠家族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那么,作者这样写的言外之意是不是要暗示李家男人“有才便无德”呢?应该说,作者确实有那么一点用意。作者写贾家和李纨热诚接待李纨的寡婶母女,一方面固然是为了表明贾家和李纨看重亲友情义,热情好客,贾家和李纨接待李氏寡婶母女完全不是出于功利思想;另一方面看,作者应该也是要对比一下贾家势败被抄家后,李纨完全得不到娘家人的帮助和收留,却意外地得到了为报王夫人接济之恩的刘姥姥的救济。至于狠舅奸兄,有可能是指李纨的娘家人,但狠舅也有可能指邢大舅戓王子腾,奸兄也有可能是指王仁或贾珍等人。
  四.李纨完全不是个薄情寡义的人,他不可能是金陵笫十一钗。在前八十回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李纨不可能象第十一钗的判词和词曲说的那样,只是自己享受荣华富贵,而不救济落难的夫家其他人。李纨如果后来品德那么的坏,他的品行多半是一贯不好,又怎么可能被称为大菩萨?又怎么可能被下人称为第一善德人呢?而李纨的品行显然一直都很好,在五十五回,凤姐和平儿私下谈论家务事时也说:“大奶奶是个佛爷,也不中用。”
  五.如果后来李纨母子仍然享受荣华富贵,那贾家又怎么可以称为势败呢?难道贾兰不是贾家人吗?很显然,金陵第十一钗不可能是李纨。虽然在第一回的“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的旁边有脂批:“贾兰、贾菌一干人。”“一段功名升黜无时,强夺苦争,喜惧不了。”但作者在后面还有一段话:“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显然,这些表述说明贾兰的情况也并不理想,贾兰虽然做过官,但好景不长,最终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罢了!
  六.如果贾兰后来仍做高官,那被册封为相应等级的诰命夫人的一般会是他的妻子,而不会是他的母亲李纨。第十一钗的判词和词曲是讽刺挖苦一个高品级的诰命寡妇的,而贾兰如果做高官也会是一歩步高升,李纨被册封为诰命夫人的可能性并不大。
  从以上各方面分析看,金陵正十二钗的第十钗才是李纨,当然,这也只是《红楼梦》表的第十钗。严格地说,红学界长期以来,把金陵正十二钗中的二钗搞错了,巧姐不是金陵正十二钗中人,而李纨是第十钗而不是第十一钗。第十一钗另有其人,至于他是谁,我在这里不作论述。由于长期以来把李纨当作第十一钗,广大学者、红迷和普通读者对李纨这个人物产生了很多误解,本来想再发一些我写的李纨、王夫人、袭人的资料上来,因太麻烦就不发了。

注:此帖转载于天涯社区论坛我的回帖,有反馈意见的网友也可在原帖后回帖。留一个原帖的链接: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strange/1/813.shtml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