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神瑛侍者非石头兼谈“两个体系说”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神瑛侍者非石头兼谈“两个体系说”    

作者:刘高见  收录时间:2010-06-25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读红笔记--宝玉性格的两重性》)分析过贾宝玉性格的两重性,顺便还提了下宝玉前身是谁的问题。即宝玉是石头还是神瑛侍者,在此我想再作以下分析。也是为了澄清一些我的观念上的错误,我一直在石头与神瑛侍者身上伤神。在此一并了结。


《红楼梦》的展开是或者说以一块被遗弃的石头说起的,此石“见众人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而后,一僧一道的到来打破了以往的沉寂,他们坐于石边高谈阔论,先是说些云山雾海神仙玄幻之事,后便说到红尘中荣华富贵。此石听了,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这便是石头想要下世去受享的最初心思。两位大帅同时相劝:“善哉,善哉!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此处甲戌本有侧批曰:“四句乃一部之总纲”,由此可见,下世历劫原是欣羡而已,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实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石头凡心愈炽,怎么会理解两位大师之言,不听相劝,极力要求仙师带他去受享一番。列为看官,非享受而为受享也。这个词很新鲜独到,想来“享受”一词语极具有安逸之态,岂能跟下世历劫所经受凡尘之苦可比。可见雪芹用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两位仙师亦感叹道其所不过为“静极思动,无中生有”,不耐石头苦苦哀求,二位仙师亦同意带他去受享一番。


可是石头毕竟是石头而已,虽有灵性,却又如此质蠢,并更无奇贵之处,如此也只好踮脚而已。我早些时候读《红楼梦》时,深受通行本之害。我先前读《红楼梦》时认为石头“自来自去,可大可小”,(后来考证此八个字系后人篡改)后来自己跑到警幻仙子处,被授予神瑛侍者职位。想来我受此八个字之害,宁不悲痛。原文照录如下:


只因当年这个石头,娲皇未用。自己却又落得逍遥自在,各处去游玩。一日,来到警幻仙子处,那仙子知他有些来历,因留他在赤霞宫中,名他为赤霞宫神瑛侍者。


此句话害人不浅,可见篡者的用心,其中赤瑕二字竟被篡改为赤霞,甚是可恶。【甲戌眉批:按"瑕"字本注:"玉小赤也,又玉有病也。"以此命名恰极。】此正是作者意思,万不可被蒙骗了去。


再回到原先,石头是被仙师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且又缩成扇坠大小的可佩可拿。”这才是真正的原文,后来此蠢物亦是夹带于一干风流冤家之中,从而使他去经历经历。在此作者巧妙的让二仙师再次出现,此处甲戌侧批:是方从青埂峰袖石而来也,接得无痕。可见作者高超的艺术手法。而后又提到了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中提到的绛珠仙子的还泪,“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甲戌侧批:饮食之名奇甚,出身履历更奇甚,写黛玉来历自与别个不同。】”看脂批即以写到黛玉自绛珠仙子而来。仙子因念尚未酬报灌溉之德,故其五内便郁结着一段缠绵不尽之意。五内的缠绵之意即是宝黛小小矛盾纠葛之根由。可是神瑛侍者因凡心偶炽意欲下界造历幻缘,又点幻字。因此还泪之一事,就勾出多少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


因此说来,宝玉前身即为神瑛侍者,而口中所含通灵玉即是石头矣。后来,宝玉遭邪,幸和尚搭救。“那和尚接了过来,擎在掌上,长叹一声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这就是僧对石头所说的话。想来石头是通灵玉无疑。


这两个故事体系自开始就已经铺叙展开,石头是在宝玉(也即神瑛侍者)的脖子上历世,所见所闻也是通过宝玉(神瑛侍者)的走动才能亲见。因此“石头记体系”与“还泪体系”有着相辅相成的关系。两者在故事上没有多少相冲的地方,石头所见即以记载在一大块石头上,后由空空道人抄去,改《石头记》为《情僧录》。后又有许多书名,但是《红楼梦》是总其全部之名也,也是突出绛珠仙子与神瑛侍者的故事为篇中主角。第五回中宝玉神游太虚幻境,自是神瑛侍者归乡,所见太虚幻境种种迹象,也是为了表现宝玉才是贾府败亡的目睹者。在此回目中也是突出说明的是“还泪体系”,脂批曰:盖作者自云所历不过红楼一梦耳。


这两个体系的分析主要是为了弄清楚《红楼梦》中的一些关系,即宝玉与神瑛侍者以及石头之间的内部关系。在文本中宝玉的性格既有体贴女儿的怡红之态,又表现出了对世俗的厌恶与鄙弃。反叛的性格似乎在神瑛侍者身上体现的不明显,所谓怡红侍者,是为女儿辛劳矣,这在宝玉与大观园中女儿相处可以看得很清楚。同样的宝玉在老父亲的威严下不得不出入一些自己不喜欢的场合,应对一些假脸面,可以说是厌恶,也可以说是石头性格的影响。别看这个小物件,贾府中的人是很重这个命根子的,宝玉要砸玉是不想看到自己的特殊性。而此通灵玉就像一个魔物似的,挂在宝玉颈子上,似乎有一种魔力,影响着宝玉的性格的形成。


这两个故事体系是《红楼梦》故事中展开的两条主线,贯穿全文,并不是分开的,而是并驾齐驱,共同构造了《红楼梦》这部传世名著。这是从创作论角度展开的分析,可以看到雪芹的创作思路来,也能从他的创作思路中窥见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


《红楼梦》绝不是简单的爱情小说,更不是一些人所说的政治小说。被称作为“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的《红楼梦》描述的封建大家族的衰落,甚至说大一点是一个社会的衰落,揭示了很多道理。更像是一部丰厚的哲学思想著作。


因此在“石头记体系”中以石头眼光来看,他与空空道人的谈话中俱以表明。而且观点不仅仅如此,在文本中还有很多,这也是留着给读者们品鉴的。“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树倒猢狲散”等等一些深刻的道理。秦可卿死时托梦凤姐说的一番话就值得咀嚼,探春也是巨眼,看出败亡的端倪。“悲凉之雾,遍披华林,然呼而知之者,独宝玉而已”,宝玉亦是贾府败亡的见证者。盛极必衰是惹人深思的,所以万事岂能两全的?这里面带了悲观主义的色彩,正是《红楼梦》的魅力所在。


相比而言,“还泪体系”以宝黛爱情为主线,以木石前盟开始的还泪故事足足赚得万千读者的多少泪水。宝黛的爱情悲剧,尤为世人所感叹,所以谈及经典的爱情,就不得不提及宝黛二人。作者的书斋“悼红轩”正是感叹而发矣,同样也赞颂了爱情的伟大以及他们为爱情所表现出的自由思想。都不失为有重要的思想内涵。


因此来说,《红楼梦》是伟大的。虽然是个残本,前八十回留给我们的就足以咀嚼一生。所以说,读《红楼梦》的根本是理解其更深刻的内涵,一味的歪解邪说都只是有害而无益。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qingyahlme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