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宝玉人物原型考(四)《红楼梦》所隐真事与曹家史料对照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宝玉人物原型考(四)《红楼梦》所隐真事与曹家史料对照  

作者:晚风  收录时间:2010-06-20

    1、贾政外任与曹寅被点盐差时间对照
第一章曾说到贾政点学差日期有两个。一个是第37回“贾政又点了学差,择于八月二十日起身” ,贾政在八
月二十日已起身去任上,说明接到点学差任命的日期在八月二十日前一段时间; 另一个是第43回,八月二
十六日王夫人“命凤姐来吩咐他预备给贾政带送东西。正商议着,只见贾母打发人来请。”贾政刚走五六天,
王夫人又要预备贾政带送的东西,明显与前头的故事不衔接。作者在这个不衔接的情节中透露了另一个点
学差日期,即八月二十六日贾政刚接到点学差任命。
看史料一,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初四日曹寅奏折: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八月初四日接邸抄,蒙恩复点曹寅巡视两淮盐课。臣寅谨设香案,望阙叩头谢恩讫。臣以家奴,两承
钦命,祗切惶悚,惟有竭诚尽力,清完盐课,以仰报皇恩于万一。

再看史料二,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初一日曹寅奏折: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于八月廿五日接阅邸抄,伏蒙圣恩,复差臣巡视两淮盐课。闻命之下,不胜感悚,谨设香案,望阙
叩头谢恩讫。……

第一个奏折记载曹寅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八月初四日”接到皇上点“盐课”的邸抄,此年曹颙13岁;
第二个奏折记载曹寅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八月廿五日” 接到皇上点“盐课”的邸抄,此年曹颙15岁。
据第一章分析,《红楼梦》第19回至第53回是宝玉13、14、15岁三年混合写成的一年。第37回和第43回
分别写了贾政外任两个时间,与曹寅的两次接到外任“邸抄”时间及宝玉与曹颙的年龄均吻合。小说与史料如
此一致,想这绝不是偶然巧合,作者是将真事隐藏在这个不合情理的描述中。
第85回,林之孝对贾政说道:“现今工部出了一个郎中缺,外头人和部里都吵嚷是老爷拟正呢。” “贾政升了
郎中”两天,宝玉二舅家送来戏班贺喜,刚巧也是黛玉生日,同时薛蟠命案发。之后不久,第87回,宝钗家
人给黛玉带来书信,上面写着:

妹生辰不偶,家运多艰,姊妹伶仃,萱亲衰迈。兼之声狺语,日暮无休;更道惨祸飞灾,不啻惊风密雨。
夜深辗侧,愁绪何堪。属在同心,能不为之愍恻乎?回忆海棠结社,序属清秋,对菊持螯,同盟欢洽。犹
记“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之句,未尝不叹冷节馀芳,如吾两人也!感怀触绪,聊赋四章。匪曰
无故呻吟,亦长歌当哭之意耳。 悲时序之递嬗兮,又属清秋。感遭家之不造兮,独处离愁。北堂有萱兮,
何以忘优?无以解忧兮,我心咻咻。云凭凭今秋风酸,步中庭兮霜叶干。何去何从兮失我故欢,静言思之
兮恻肺肝。 惟鲔有潭兮,惟鹤有梁。鳞早潜伏兮,羽毛何长!搔首问兮茫茫,高天厚地兮,谁知余之永伤
? 银河耿耿兮寒气侵,月色横斜兮玉漏沉。忧心炳炳兮我哀吟。吟复吟兮寄我知音。

宝钗的书信说时序“又属清秋”。清秋特指深秋。也就是九月间。按《红楼梦》原本时序,第85回“贾政升了
郎中”是宝玉17岁那年九月的事。
再看康熙四十九年九月初二日江宁织造曹寅奏进晴雨录摺: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自阅邸抄,伏蒙圣恩复差臣巡视两淮,臣谨设香案,望阙叩头。窃念臣庸愚下贱,屡沐天恩,粉骨碎
身,难以图报,惟有祗悚自矢,以罄愚忱而已。江南太平无事,晚稻收割将次全完,食米之价贱至七钱,
山东大收,豆麦甚贱。
  谨将八月晴雨录恭呈御览,并恭谢天恩,伏乞睿鉴。

康熙四十九年九月初二日曹寅接到“复差臣巡视两淮”的邸抄,此年曹颙17岁,与宝玉17岁那年九月“贾政升
了郎中”的时间又一致。
《红楼梦》共在三处隐写了曹寅“巡视两淮盐课”。时间分别是曹颙13岁、15岁、17岁的八九月份。

2、贾政与曹寅回京时间对照
第69回,尤二姐死后,贾琏治办丧事时说道“因家叔家兄皆在外,小丧不敢久停。”家叔家兄指贾政和贾珍
,庚辰等抄本第69回只写外出“那日已是腊月十二日,贾珍起身”,没有说贾政何时外出。但在第107回写道

贾政回道:“犯官自从主恩钦点学政任满后,查看赈恤,于上年冬底回家,又蒙堂派工程,后又任江西。”
按原本时序,第69回是宝玉16岁那年的故事,第107回是宝玉17岁那年的故事,第107回贾政说:“于上年
冬底回家”与第69回腊月后“家叔家兄皆在外”对应,此时贾政应是离开南京的家,回京城的家。
再看史料,曹顒16岁那年应是康熙四十八年,这年十一月十一日江宁织造曹寅奏料理史册竣事即将入觐摺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目下缘料理各项文册,现在扬州日夜督催,俟事竣拜本后,即起身赴京复命。谨具摺奏闻,伏乞睿
鉴。
不难看出,作者的确在隐写自家的真事。

3、贾政被“堂派工程”与曹寅修建西花园工程
第一章分析过黛玉生日时间的矛盾,黛玉本来是二月十二日生日,第85回,黛玉生日又变成秋季,并与贾
政升工部郎中时间紧连。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作者有意暗示贾政在宝玉17岁那年的“二月十二日”前
两天和清秋间的两个被任命。其中一个是工部郎中,负责修建工程,另一个是隐写曹寅“巡视两淮盐课”的任
命。第107回,贾政向圣上回道:“犯官自从主恩钦点学政任满后,查看赈恤,于上年冬底回家,又蒙堂派
工程,后又任江西粮道,题参回都,仍在工部行走,日夜不敢怠惰。” 那么二月份是隐写圣上任命曹寅修建
工程吗?
我们看看历史又是怎样的。康熙五十一年正月二十五日内务府总管赫奕奏请查对曹寅修建西花园工程摺 :

奏为请派庆丰司郎中李延禧、慎刑司员外郎雅斯泰,查对曹寅修造西花园房屋、挖河等项工程事宜等因,
缮写绿头牌各一,伏乞钦点。
  内务府总管赫奕,交奏事员外郎傻子、奏事双全转奏。
  奉旨:著内务府总管亲查。钦此。

此摺说明在康熙五十年底“曹寅修造西花园房屋、挖河等项工程”已完成。再看是什么工程,工程量有多大。
康熙五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内务府奏曹寅家人呈报修建西花园工程用银摺 :

据曹寅家人陈佐呈称:康熙五十一年五月间,奉大人谕,除原任郎中、现放分司乌罗图奏报者外,倘有查
算未尽,遗漏之处,著尔明白写出呈报等语。查我主人修建房屋、挖河等项工程所用银两,除原任郎中、
现放分司乌罗图奏报者外,尚有未经奏报之修造房屋四十四间,亭子一座,船九只,及各处所用之雨搭、
帘子、铺毡、陈设古董、栽种松、竹、玉兰、悬幡、八宝佛笼等物,用银四万零一百九十七两九钱三分九
厘。又补修旧有房屋、河泊岸闸等项,用银一万四千八百四十四两一钱八分。又各处修房之木石砖瓦、青
白石灰、柏木、钉桩等物,系按时价购买,今依销算定价核算,计少算银二万二千八百四十二两九钱三分
。以上共银七万七千八百八十五两零四分九厘。修建所用物品细数,开列於後:圣化寺,修建亭子一座,
用银三千九百八十四两零二分二厘,六郎庄真武庙,配殿六间,和尚住房八间,用银一千四百三十五两二
钱;在六郎庄修造园户住房三十间,用银一千两;圣化寺造船九只,连同船桅、篷子、纤绳,用银三千零
四十一两一钱,(中略)拆撷芳殿用匠及将拆下物品运至西花园,共用银一千八百八十二两三钱,买春夏
悬挂之雨搭、帘子,用银八千八百二十四两六钱八分;(中略)圣化寺悬挂绣花大扬幡一对,(中略)永
宁观悬挂七星旗一个,共用银八百三十四两六钱;(中略)花园内之圣化寺等处,修缮增用之木石砖瓦,
(中略)及补修闸门、泊岸所用物料、工匠银,共一万四千八百四十四两一钱八分;(中略)买羊角灯及
修补旧灯,用银一千零九十五两,圣化寺用八宝六份,(中略)修房木价少算银三千七百二十五两八钱,
山石、汉白玉、青白石、虎皮石之价钱,少算银一千八百三十五两二钱;(中略)多用的柏木桩子,价银
五千六百五十二两七钱九分。为此谨呈。等因。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将呈文交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郎双全转奏。
  奉旨:著议奏。钦此。

康熙五十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内务府奏详核乌罗图查算西花园工程用银摺

总管内务府谨奏:为遵旨查奏事。
康熙五十一年正月二十日,分司乌罗图摺奏,查算曹寅在西花园修造房屋、挖河、堆泊岸等项工程,奉旨
:交内务府总管查奏。钦此钦遵。查曹寅修建西花园、圣化寺各处工程,经将原任郎中、现放分司乌罗图
之销算册,依照工程丈量,逐一查对,详细核算。计:云窗月树大小房屋一百二十七间,(中略)大小铺
面房二十三间,膳房、清茶房、猪圈等处大小房屋三十七间,马厩西边大小房屋五间,总共修造大小房屋
四百八十一间,木桥六座,闸三座,(中略)腰栏三十四丈二尺五寸,(中略)子墙一百十八丈七尺,木
码头三座,(中略)散水六百十七丈六尺五寸,山石泊岸五百二十四丈四尺五寸,用山石云布一百八十四
块堆的高峰十八处,挖河土厚四尺、长宽一丈,(中略)连同雇工,共用银一万一千四百八十四两零七分
三厘。买楠木、杉木(下略)银六千三百九十四两零七厘,买汉白玉、青白石(中略)银九千五百五十一
两五钱三分一厘,买砖瓦连同运工,银一万二千四百十三两五钱六分二厘,(中略)以上共用银十一万六
千五百九十七两九钱七厘。比乌罗图查算奏报之银数,多出八百六十六两五钱四分四厘。为此,缮摺奏闻

  内务府总管赫奕、署内务府总管马齐,交奏事治仪正傻子、员外即双全转奏。
  奉旨:著议奏。钦此。

由此二摺看出,曹寅修建的西花园位于北京,是皇帝小行宫畅春园,“花园内之圣化寺”位于万泉河西支——
巴沟河岸边。永宁观在圣化寺东面。(据老北京网)
请看乾隆皇帝咏自畅春园西花园舟行至圣化寺,描写当时巴沟附近的水乡景色:

万泉十里水云乡,兰若闲寻趁晓凉。
两岸绿杨蝉咴咴,轻舟满领稻风香。

从工程量看不是一个小工程,其中还有绿化,栽有南方树种竹、玉兰、楠木、杉木等,这些树苗只能从南
方运来,当时的运输工具不过就是船或马车,从南方运到北京至少需要二十天以上,树苗是活体,只有在
树苗进入休眠期才能长途运输,因此必须选冬末春初运输,那么这项工程必须跨两个年头才能完成。该工
程完成于康熙五十年,推算曹寅是在康熙四十九年接到修建西花园工程任务的,此年曹颙17岁,与宝玉17
岁那年贾政升了工部郎中正吻合。

4、甄家太太带姑娘奉旨进京与曹寅长女出嫁时间对照
《红楼梦》第53回,甄家人说“今日太太带了姑娘进宫请安去了,”“今年是奉旨进京的。”甄宝玉“今年十三
岁”。
再看康熙四十五年八月初四日江宁织造曹寅奏谢复点巡盐并奉女北上及请假葬亲摺: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
今年正月太监粱九功传旨,著臣妻于八月上船奉女北上,命臣由陆路九月间接敕印,再行启奏。钦此钦遵
。窃思王子婚礼,已蒙恩命尚之杰备办,无误筵宴之典,臣已坚辞。惟是臣母冬期营葬,须臣料理,伏乞
圣恩准假,容臣办完水陆二运及各院司差务,捧接敕印,由陆路暂归,少尽下贱鸟哺之私。

康熙四十五年(1706)曹颙13岁,他母亲奉旨送女北上,与甄宝玉13岁时母亲“奉旨进京”,“带了姑娘进宫
请安”如出一折。

5、探春出嫁时间与曹寅次女出嫁时间对照
第104回,贾母问探春消息,贾政将许嫁探春的事都禀明了,还说:“儿子起身急促,难过重阳,虽没有亲
见,听见那边亲家的人来,说的极好。”小说描写探春出嫁是在贾政任江西粮道宝玉18岁那年的秋季。可是
第二年,第114回,宝玉19岁,贾政却对甄宝玉的父亲说:“弟那年在江西粮道任时,将小女许配与统制少
君,结縭已经三载。”第118回,同年李纨道:“三姑娘出了门好几年。”在探春出嫁的第二年,贾政和李纨
二人都说探春已出嫁好几年了,可见作者在有意暗示探春出嫁的时间。在宝玉19岁时,按贾政说探春已结
婚三年,上推三年,探春当在宝玉16岁那年出嫁。
第5回贾宝玉梦太虚,看到金陵十二钗正册中之一:

“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云: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第22回,贾政看探春作的谜语是: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
贾政道:“这是风筝。”“探春笑道:“是。”

第63回,探春掣了一枝杏花,注云:

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说是什么呢。这签原是闺阁中取戏的,
除了这两三根有这话的,并无杂话,这有何妨。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
。”

第70回,探春放凤凰风筝,与另一家的凤凰风筝、喜字风筝绞在了一起。
作者多次暗示探春远嫁给一位王子。第70回探春放凤凰风筝的时间正在宝玉16岁那年春季,与贾政对甄宝
玉父亲说的暗示探春在宝玉16岁那年出嫁的话对应。
再看曹寅次女出嫁的时间,康熙四十八年二月初八日江宁织造曹寅奏为婿移居并报米价摺: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臣家奴赍摺子回南,伏闻圣体全安,下慰亿万苍生之望,凡属臣民,无不欢忻舞蹈,庆祝无疆。
  再,梁九功传旨,伏蒙圣谕谆切,臣钦此钦遵。
  臣愚以为皇上左右侍卫,朝夕出入,住家恐其稍远,拟于东华门外置房移居臣婿,并置庄田奴仆,为
永远之计。臣有一子,今年即令上京当差,送女同往,则臣男女之事毕矣。兴言及此,皆蒙主恩浩荡所至
,不胜感仰涕零。但臣系奉差,不敢脱身,泥首阙下,惟有翘望天云,抚心激切,叩谢皇恩而已。

曹寅次女出嫁在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这年曹颙16岁,与小说所说完全一致。

6、贾政被参但未被革职与曹寅被参而皇上止之的对照
第104回,只听见人说:“今日贾存周江西粮道被参回来,在朝内谢罪。”
贾政在宝玉18岁那年年初婚后去任外任江西粮道,到秋季被参方回。再看历史:

康熙五十年三月初九日江宁织造曹寅奏设法补完盐课亏空摺附钱粮实数单
  一、四十九年交代,该存新旧库银二百八十六万二千馀两,已完过九十馀万两,尚该银一百九十馀万
两,臣细查催。
  一项、乙丑纲未完引课银二十八万馀两。此系商人领引运盐,盐船一到扬州,即可全完。
  一项、李煦应代商捐补九万二千馀两。此系从前运库旧欠。奉旨命臣等每年捐补二十三万两,所剩不
多,商欠即可催完。
  一项、戊巳两纲,预给银票银八十万馀两。此系养培商力,宽其催比,名为预投,从前盐院,俱是如
此,乃两淮旧例。俟捆盐上大船时,方行催完,不致拖欠。
  一项、各场灶户未完摺价银九万两。此系年遇灾荒,征比不前,以致拖欠。去年今年丰收,现在催比
陆续可以捕完,不致误课。
  一项、历纲尾欠银四十四万馀两。此系乏商悬欠,通河众商亦情愿摊补,来年即可捕完,不致有误。
  一项、乏商欠正课银二十馀万两。此系乏商因公补库未完者,正在严比,今年可以全清。

曹寅奏设法补完盐课亏空摺附钱粮实数单共有六项,其中只有头一项“一百九十馀万两” 曹寅没有保证可以
摧完。再看康熙五十三年八月十二日上谕著李陈常巡视盐差一年清补曹寅李煦亏欠:
……
  上曰:两淮盐课原疏内,上令曹寅、李煦管理十年,今十年已满,曹寅、李煦逐年亏欠钱粮,共至一
百八十馀万两,若将盐务令曹寅之子曹颙、李煦管理,则又照前亏欠矣。此不可仍令管理。先是总督噶礼
奏称,欲参曹寅、李煦亏欠两淮盐课银三百万两,朕姑止之。查伊亏欠课银之处,不至三百万两,其缺一
百八十馀万两是真。自简用李陈常为运使以来,许多亏欠银两,俱已赔完;并能保全曹寅、李煦家产,商
人等皆得免死,前各任御史等亏欠钱粮,亦俱清楚。又,两淮运使一年应得银七万两,李陈常将此项银蠲
免一年,止取银五千两,故商人等无不心服也。
  ……
上两份档案证实,在康熙五十年曹寅没有保证当年可完成的“尚该银一百九十余万两”,后来“总督噶礼欲参
曹寅、李煦亏欠两淮盐课银三百万两,”被康熙止之。查“其缺一百八十馀万两是真”。 康熙五十年(1711年
)曹颙18岁,这年曹寅亏欠两淮盐课被总督噶礼所参,与宝玉18岁那年贾政被参说的岂不是一件事吗?

7、清虚观打醮与曹寅长女生子之间的关系
第28回,袭人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
,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
第29回,“贾母又打发人去请了薛姨妈,顺路告诉王夫人,要带了他们姊妹去。王夫人因一则身上不好,二
则预备着元春有人出来,早已回了不去的。”
这两回前文已证出是宝玉15岁的故事。端午节前到清虚观打平安醮是元春的旨意,贾母帅众去打醮,王夫
人留守“预备着元春有人出来” 又是什么事情呢?我查对了一下史料。
康熙四十五年十二月初五日曹寅摺: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前月二十六日,王子已经迎娶福金过门。上赖皇恩,诸事平顺,并无缺误。随于本日重蒙赐宴,九族
普沾,臣寅身荷天庥,感沦心髓,报称无地,恩维倘恍,不知所以。
  伏念皇上为天下苍生,当此严寒,远巡边塞,臣不能追随扈跸,仰奉清尘,泥首瞻云,实深惭汗。臣
谨设香案九叩,遵旨于明日初六起程赴扬办事。
  所有王子礼数隆重,庭闱恭和之事,理应奏闻,伏乞睿鉴。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七月十五日曹寅奏褶:

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臣曹寅谨奏:恭请圣安。
  本月十二日,……
  再,臣接家信,知镶红旗王子已育世子,过蒙圣恩优渥,皇上覆载生成之德,不知何幸,躬逢值此。
臣全家闻信,惟有设案焚香,叩首仰祝而已。所有应备金银缎匹鞍马摇车等物,已经照例送讫。理合一并
具摺奏闻,伏乞睿鉴。

看了这两个奏褶,事情很清晰了,原来曹寅的长女曹佳氏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曹颙13岁)十一月二
十六日嫁给镶红旗王子平郡王纳尔苏。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曹颙15岁)六月前后为王子生了一个儿
子。如此重大的喜事曹家当然要兴师动众了。打平安醮是道教徒设坛念经做法事祈求平安的,小说中贾母
帅众去打醮,岂不正是曹家为皇族小外甥儿的降生祈求平安吗?故事与史事内容的近似,发生时间就在宝
玉和曹颙15那年的夏天。这正是曹颙在《石头记》中对自己亲身经历的描写。

8、秦可卿托梦时间与曹寅说“树倒猢狲散”时间的关系
据第11回,秦可卿病时有一个时间特征“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到交节的那几日,贾母、王夫人、凤
姐儿日日差人去看秦氏”。第一章已经排列出这个时间特征是宝玉14岁那年冬至的时间特征。秦可卿死在宝
玉15岁那年初春。那么第13回秦可卿死时托梦于凤姐说“树倒猢狲散”,时间是在宝玉15岁那年。
曹寅的幕僚施瑮在《隋村先生遗集》卷六第16页《病中杂赋》末二句写到:“廿年树倒西堂闲,不待西洲泪
万行”句下注:“曹楝亭公时拈佛语对座客云:树倒猢狲散。今忆斯言,车轮腹转,以瑮受公知最深也。楝亭
、西堂皆署中斋名。”曹家是在雍正六年(1727年)正月被抄家的,连头带尾上推二十年则是康熙四十七年
(1708年),曹寅正是在这年九月二十二日接到十八阿哥死讯和废太子消息后(据《清宫曹家档案史料》
第八十八条),常对座客说“树倒猢狲散”。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曹颙15岁。
秦可卿托梦说“树倒猢狲散”与曹寅说“树倒猢狲散”的时间均在宝玉和曹颙二人15岁那年。

9、元春与曹寅长女曹佳死亡时间及年龄对照
《红楼梦》第95回所说元春薨逝的时间特征:

“贾娘娘薨逝。”是年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

康雍乾期间甲寅年有三个:

康熙十三年是甲寅年,康熙十四年正月初九日立春(1675年2月3日),正月初十日交乙卯年戊寅月。
雍正十二年是甲寅年,雍正十三年(乙卯年)正月十二日立春(1735年2月4日)),交乙卯年戊寅月。
乾隆五十九年是甲寅年,乾隆六十年正月十五日立春(1795年),已交乙卯年戊寅月。

这三个甲寅年的十二月都没有立春节气。当年的立春均在次年的正月。由此可以看出,《红楼梦》所说的
这个时间特征在康雍乾期间根本就不存在。

按照曹佳是元春人物原型,她大曹颙一岁,出生与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查万年历:
曹佳将要19岁那年年底立春,时间是康熙四十九年(农历庚寅年)十二月十七日(1711年2月4日),十二
月十八日已交辛卯年庚寅月。
曹佳43岁那年立春时间是雍正十三年 农历乙卯年正月十二日(1735年2月4日)),已交乙卯年戊寅月,
上年是甲寅年。
这两个相差24年的立春时间与《红楼梦》描述“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
卯年寅月。存年四十三岁。” 比较如下:

元妃:元妃43岁,薨日甲寅年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十二月十九日甲寅年交卯年寅月。
曹佳:曹佳19岁那年是庚寅年十二月十七日立春,十二月十八日庚寅年交辛卯年庚寅月;
曹佳43岁,薨日乙卯年正月十二日立春,正月十二日交乙卯年戊寅月。

元春与曹佳死的年份和年龄一致,都是甲寅年交卯年,都是43岁;但立春的时间不一致。
元春死的那年与曹佳19岁那年立春时间基本一致,仅差一天。那年的天干不一样,地支一致。
可见作者是将曹佳19岁和43岁两年的时间特征交叉写进了小说,表面上是一个事实不存在的时间,但却隐
写了曹佳19岁那年的真实立春时间和她43岁的真实死亡时间及年龄。

10、小说暗示宝玉出家时间与曹颙“死亡”时间对照
宝玉参加乡试时的年龄:
第一章已分析。依宝玉出生在乡试年和贾母的话推算,宝玉参加乡试及出家时间实际是他21岁那年。
宝玉参加乡试的时间:
第118回,到了八月初三这一日,正是贾母的冥寿。宝玉早晨过来磕了头,便回去,仍到静室中去了。 ……
且说过了几天,便是场期。” 宝玉去参加乡试的时间在八月上中旬。
下面再看曹颙“死亡”时的时间。
据《清宫曹家档案史料》一百八十六条 曹颙奏请圣安并报江宁雨泽摺 ,曹颙给皇帝的最后一个奏折是康熙
五十三年八月十一日。
《清宫曹家档案史料》一百八十八条 内务府奏请将曹頫给曹寅之妻为嗣并补江宁织造摺(见第三章一、)
记载曹颙病亡是“康熙五十四年正月初九”前。曹颙病亡时间范围在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八月中旬至康
熙五十四年(1715年)正月初九日前。
宝玉出家时间正在曹颙“死亡”的时间范围内。

11、宝钗与曹颙妻子马氏怀胎时间对照
第120回:王夫人便说道:“我为他担了一辈子的惊,刚刚儿的娶了亲,中了举人,又知道媳妇作了胎,我
才喜欢些,不想弄到这样结局!早知这样,就不该娶亲,害了人家的姑娘。”……王夫人便将宝钗有孕的话
也告诉了,“将来丫头们都放出去。”贾政听了,点头无语。
宝玉出家前还没有发现宝钗有身孕,说明这个胎是宝玉出家前不久刚刚坐的。据前文分析,宝玉出家时间
是在宝玉21岁那年的八月初三日后不几天,那么宝钗坐胎时间在七月底至八月初。
再看曹頫在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日的奏折:

江宁织造.主事奴才曹頫谨奏:为皇仁浩荡,代母陈情,恭谢天恩事。
  窃奴才母在江宁,伏蒙万岁天高地厚洪恩,将奴才承嗣袭职,保全家口。奴才母李氏闻命之下,感激
痛哭,率领阖家老幼,望阙叩头。随於二月十六日赴京恭谢天恩,行至滁州地方,伏闻万岁谕旨,不必来
京,奴才母谨遵旨仍回江宁。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恐长途劳顿,未得北上奔丧,将求倘
幸而生男,则奴才之兄嗣有在矣。本月初二日,奴才母具李煦前来传宣圣旨,奴才母跪聆之下,不胜感泣
,搏颡流血,谨设香案,望北叩头谢恩。窃念奴才祖孙父子,世沐圣主豢养洪恩,涓埃未报。不幸父兄相
继去世,又蒙万岁旷典奇恩,亘古未有。奴才母子虽粉身碎骨,莫能仰报高厚於万一也。
  谨具摺代母奏闻,恭谢天恩,伏乞圣鉴。奴才母子不胜激切感戴之至。

三月初七日曹颙妻子马氏已有七个月的身孕,上推七个月,马氏坐胎时间当在上年即康熙五十三年八月初
前后。此年曹颙21岁。
两下对照,宝玉和曹颙二者的妻子坐胎时间都在他们21岁那年八月初前后。

结 论

以上四章,通过还原《红楼梦》原本时序,考证出《红楼梦》描写的历史真实年代,找到石头原型出生时
间,并甄别出所隐真事,与大量史料一一对照,找到《红楼梦》隐写曹颙或曹寅家大量历史。归纳如下:
1、隐写了曹颙出生在乡试年、酉年,即康熙三十二年农历癸酉年(1693年)。
2、隐写了曹颙13岁、15岁、17岁这三年父亲曹寅接到圣上任命的具体时间分别是八月二十日前、八月二
十六日前一两天、九月间。
3、明写了曹家“接驾四次”圣上南巡,并隐写了曹颙14岁那年,即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曹家接驾圣上南
巡。
4、隐写了怡亲王允祥大曹颙7岁,曹家与怡亲王的亲密关系。
5、隐写了曹颙13岁那年他母亲奉旨带姐姐北上,嫁给王子。
6、隐写了曹颙15岁那年夏季,因他姐姐生子曹家去“打蘸”或是“还愿”。
7、隐写了曹颙16岁那年他妹妹嫁给王子。
8、隐写了曹颙16岁那年年底,父亲曹寅回京。
9、隐写了曹颙17岁那年父亲曹寅被圣上“堂派工程”。
10、隐写了曹颙18岁那年有人参劾父亲曹寅。
11、明写了曹颙的姐姐大曹颙一岁,死于甲寅年,享年43岁。
12、隐写了曹寅常云:“树倒猢狲散”始于曹颙15岁那年。
13、隐写了曹颙21岁那年是乡试年,他在那年八月中旬至次年正月上旬间出家。
14、隐写了曹颙21岁那年出家前,妻子坐胎于八月初前后。
15、隐写了曹颙的祖父名“玺”,父亲名“寅”,儿子名“天佑”。自称石头,隐喻自己名“颙”。
众多宝玉的故事与曹颙的史料几乎完全吻合,用偶合和巧遇来否定是站不住脚的。因此没有理由再怀疑《
红楼梦》里的主人翁贾宝玉的生活原型就是曹寅的儿子曹颙。面对小说大量隐事与曹颙史料对应的事实,
我们不得不承认曹颙就是贾宝玉的人物原型。
(谢谢大家惠顾,请提宝贵意见。晚风的联系地址Email:wfeng@126.com)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wfe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