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情解语 --浅谈宝黛爱情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情解语 --浅谈宝黛爱情   

作者:刘高见  收录时间:2010-06-20

    《红楼梦》里最惹人情思的是宝黛之间的爱情故事,也是最能震撼每一位读者心灵的。刘梦溪先生说:“现
代人如果不熟悉红楼梦,他们的爱情语言符号会显得单调而不够典雅。不读懂贾宝玉,就不知道什么叫对
所爱女性的体贴。不理解林黛玉,就不明白恋爱中的女性的复杂心理。”我对现在的爱情知之甚少,没有多
少深刻的感受。但读到一些书中的描写,各有所不同,有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缠绵悱恻、缠夹伤人、爱
恨情愁......大凡也是讨论爱情以来就要牵扯到的。

《红楼梦》中以宝黛爱情为主线。从木石前盟开始一直说下去,也没有个结尾。从《枉凝眉》曲中“一个是
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话?一个枉自嗟
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即可看出宝黛爱情的悲剧。大概是到黛玉泪尽而逝,独留宝玉怅惘的结局。

先说说宝玉这个人。宝玉这个人“爱博而辛劳”,遇到每一个女孩子都想知道她是谁,都想去跟她说话。处处
怡红是此也。脂砚斋曾批语曰:“若是见过女儿之后没有一段文字,便不是宝玉,亦非《石头记》矣。”批的
恰到好处。宝玉的怡红体现在他对女儿的尊重与体贴入微,全然不同于对黛玉的感情。如果在现代,一个
男人这样对待女孩子,在别人看来,难保不会被认为又是一个登徒子。而且很滥情。但有时候会有这样的
想法:我们亲眼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就像魔术,我们瞪大眼睛,眨都不敢眨,看似很真,确实是假
。但在文本中,宝玉最爱的人--黛玉看来,宝玉这样对待并没有什么不妥。但要是放到现在,一对情人走在
一起,男孩子盯着对面来的所谓美女吧!他身旁的那一位心里也是不悦的。

黛玉所关心的不是宝玉这些的习性,并不怎么吃醋的。黛玉所不能容忍的是金玉良缘之说。贾府中个个都
知道宝玉有玉,宝钗有金锁。在别人看来是天生一对,命中注定。明显是要配在一起促成好姻缘的。但黛
玉什么也没有,而且又不是个好性子,自然在刚开始的筹码上略输一分。而且后来冒出史个湘云携带着金
麒麟。这更让黛玉不放心了,将要去探听一番。在这里有一段黛玉的心理描写,很真切!


原来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宝玉又赶来,一定说麒麟的原故。因此心下忖度着,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
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鸳鸯,或有凤凰,或玉环金珮,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
遂终身。今忽见宝玉亦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
事,以察二人之意。不想刚走来,正听见史湘云说经济一事,宝玉又说:“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
话,我也和他生分了。”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
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
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既有金玉之论,亦
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
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
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禁滚下泪来。【蒙侧批:普天下才子佳人英雄侠士都同来一哭!我虽愚浊
,也愿同声一哭。】待进去相见,自觉无味,便一面拭泪,一面抽身回去了。


这段文字描写的很精彩,黛玉看过才子佳人尚有冥冥中注定的小巧玩物来定终身,而自己却空无所有。难
怪心思缜密的林妹妹会想这么多。其实黛玉之所以这么小心翼翼地跟踪调查宝玉与宝钗、湘云三人之间是
不是有猫儿腻,根本的是--怕失去。就是好端端在一起玩的两个人,忽然来了另一个人。两人的其中之一与
来的这个人说的很带劲,冷落了的那一个怎么说都会不舒服的。这是人性中很正常的一种心态,即使曹公
笔下最有才的林黛玉也无可避免。毕竟黛玉不是想的那么开的人。否则,写黛玉什么都很好,那就太假了
,没有什么魅力可言,也不是我们喜爱的林妹妹了。这就是曹雪芹先生的独到之处。

而同样宝玉对黛玉的回答凝缩在三个字里:“你放心!”这比“海枯石烂”、“爱你一生一世”、“纵弱水三千,只
取一瓢饮”等等近乎决绝的语句更有力量。“你死了,我做和尚去。”宝玉丝毫不背叛自己的爱情宣言。黛玉
是没有看错人的。



《怜黛玉》

心思缜密才情女,扶风弱柳话语诗。

不问怡红真与假,独怜潇湘用情痴。

《咏宝玉》

顽石焉能补苍天,相思泪洒启事端。

缘为木石前世定,奈何金玉此生缠。


大观园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黛玉对仕途经济的理解并不会像宝钗、湘云等等那
么多,所以不在宝玉面前提这样的事,既是性格也是懂得。张爱玲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黛玉是在一些
方面懂得宝玉的。甚而在一些方面也是对宝玉很体贴。在宝玉挨打回中,黛玉哭的泪人一般,两个眼睛肿
的跟桃儿似的,自是哭了好久,很悲戚。

宝玉厌恶仕途经济之路,更多是因为从小的厌恶世俗的性格,况又在父亲的严逼之下不得不做。这样就更
加激起了宝玉的厌恶。这或许是小孩子的性情,就是我们也有讨厌高考、考试等等学生们该做却不想做的
事。但是宝玉的这种性情又不是一时的,他有着很深的根源。前世无才补天,难免不悲愤骂世。

宝玉的牵愁觅恨是贵族公子的性情,往往人们所处的环境不同,自然会有不同的心境。由此我想起了高中
时候一位老师的话:“现在的孩子叛逆,纯粹是吃饱了撑的。像我们跟你们这么大时候,哪有什么叛逆、学
生逆反心理的!那时都是想着能吃饱饭就很不错了。”而且又不知道是哪位仁兄的话:“其实我们可以将所有
问题归结为两种:一种是没饭吃饿出来的,一种是吃饱了撑的。”也同样是这样的道理。

就上面所讲,也许我们会说,贾宝玉与林黛玉都阅世不深,对外界也是不闻不问。就有人说他们是无故牵
愁惹恨,无病呻吟,整天没有生活的艰难还装作痛苦样。这样的想法是在是错了。他们哀叹的是在这压迫
的封建社会下,作为一个前卫者,生活的桎梏与心灵的愁苦。也是存在对新生活的祈望。表现的是对人生
与生命的思考。并不是仅仅局限于生活本身。这是一个人的心理正常反应,难道你整天就没有过自怨自艾
,抱怨生活,况且是在这样的太平盛世。一个人要为自己而活,又不仅仅为自己而活。一个人应该活在自
己的生命哲学之下。相对于很多人来说,宝黛他们是很孤独的。但“孤独属于强者,是精神上的超群卓绝。”
他们在那个时代是很前卫的,是封建社会礼制所不能容忍的,但新生命体的出现,往往会掀起波折,难以
收拾。

宝玉和黛玉的爱情自然是没有好结果的。宝玉在这样的爱情面前表现得很坚决,亦是像柳湘莲那样。但柳
湘莲是因为悔恨,断绝了与尘世的来往,这是对自己的救赎,对尤三姐的忏悔。黛玉是一个敏感的人,她
会想很多:自己的身体状况,父母俱亡,无人为她主张等等。周国平说:最强烈的爱都根源绝望,最深成
的痛苦都根源爱。宝玉与黛玉没有为自己的爱情作过多的考虑,他们在享受这样的过程,对他们之间的爱
情似乎也没有规划好未来蓝图,是处在一种半绝望状态,他们真实的爱情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忧伤。这忧伤
他们自己体会的更深刻。只是我们局外人很注重结果。不能以成败来论英雄,同样,也不能以成败来论爱
情。过程的唯美就足以让我们沉醉。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qingyahlmeng@126.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