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雪芹之死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雪芹之死   

作者:诗情冷月  收录时间:2010-06-25

   话说公元一九八八年,曹雪芹投胎转世,出生于南京某条陋巷之中,取名为曹芹雪。三十年之后,终于又写成一部,百余万言的鸿篇巨制,书名为:《红楼余恨》。这天芹雪满怀信心,走向本市最大的一家出版社,边走边寻思着,不久我将一举成名,再也不用举家食粥……祖上虽曾风光过百年,可我只赶上个小尾巴,其后便一蹶不振,再没过几天好日子。虽曾在《红楼梦》中写道:“虽今日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可那是咬着后槽牙说的,不免有一些酸味,肚子饿的滋味可不好受,谁过过那种日月,谁就会知道!若只是自己挨饿,那还倒也罢了,生为一个男子汉,整日看着子女妻儿,皆是满脸菜色。那一种内疚之情,我纵有天大之才,也难以尽诉……等定好合同之后,就从出版社预支一笔版税,回头合家先去馆子里,大吃大喝上一顿……全家已三月不知肉味,我也半年多未喝过一滴酒。从此曹家的命运,将在我的手中得以改写,我即将名满天下,重振祖上之雄风,要将全世界人民,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雷倒……刚赶到出版社大楼前,就被保安给拦下,非说衣冠不整,将其拒之门外。好在芹雪能说会道,比划了老半天,又将手稿献上给他过目。不料这保安也是个“红迷”,匆匆看过第二页,立时脸色大变,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将他看了好几遍,竖起大拇指说:“瞧不出来,真是大手笔,大有芹雪之遗风!”闻听此言,芹雪立刻容光焕发,朝他微笑着点点头……保安不敢再多言,赔笑说:“上去吧!十八层至二十层都是!不过这书出版后,您一定要给我签个名!”芹雪再次点头微笑,这时一股冲天的豪情,再次在胸中激荡……抬头望了一眼,高高在上的那三层楼,走进大楼内。心想:愤怒出诗人,苦难出天才。我来也!一个崭新的时代,就要到来了!乘电梯很快到了十八层,踏进出版社的门,只见门都紧闭着。时值盛夏,这几日南京特别热,都开着空调,关着门也是常事。芹雪如此告诉自己。这是他第一次踏进出版社的门,尽管《红楼梦》早已,卖的满世界都是……鼓足勇气叩敲响一扇门,可过了半天也无丝毫动静。试探着轻轻一推,门竟开了,探头一看,屋内空无一人。他又敲开几扇门,皆是如此……正彷徨无计之时,走来一位上了些年纪的妇女,芹雪连忙上前打听,她说:“全体编辑都在开会,今年已过去大半,效益比去年少三分之一,主编正在布置下一步的任务……”一听此言,芹雪精神大振,觉得来的正是时候,连忙问:“我要投稿,请问找那一位?”“你找对人了,就找我吧,这就是我管的。你跟我来……”话还未说完,她转身就走。芹雪一听,就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转过一个走道,来到一间没牌子的办公室内。等她在办公桌前坐稳,芹雪刚想说些什么,她却将胖手一伸,说:“拿来,我给你登记。”芹雪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双手将厚厚的书稿,恭恭敬敬地奉上。她一手拿过去,又摊开桌上一本厚厚的登记簿,按照稿纸上的书名,在登记簿上一一记录好,便抬起头来说:“好了,你回去等着吧!”芹雪仍不放心,迟疑着问:“这就好了?”她说:“是啊!好了,明天我会转交给编辑,两个月内给你答复,你先回去等着吧!”见芹雪还站在那儿没动,她不耐烦地催促道:“回去吧!回去吧!回去等消息,有希望出版的话,自然会通知你的!”芹雪无奈,只得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离去……两个月之后,邮差找上门来说:有一封挂号信。一听到这话芹雪,连忙从屋内冲出,可接过一看,又将那大信封拈一拈,便已猜出八九分。原来自己的稿件给退了回来!整个人由希望的峰巅,一下子跌入到失望的谷底……只感到腹内发空,心发虚,一阵头晕目眩。身材高大的邮差,连忙伸出一只大手来,将他扶住。定了一定神,芹雪挤出个僵硬的笑,说了声:谢谢!便签了字,拿着封信回到屋内。房子很小,只有一张床,一个吃饭的桌子……他将信往床上一扔,倒头就睡了……第二天下午芹雪,被腹内“咕咕”的叫声吵醒。他强忍饥饿,打开了信封,里面是大叠崭新的稿纸,和一封空洞无物的退稿信。芹雪随手翻动厚厚的稿纸,一阵阵酸楚袭上心头……当他翻到第三页时,发现有一个已僵硬的饭粒。芹雪将那饭粒移近,仔细看了半天。这是一粒小米,确实是自己家的。这粒饭将第三页,与第四页粘在一起,送稿子前自己没在意,如今它仍粘连在上面。原来出版社的大编辑,最多只看了前面两页,说不定一页都没看……芹雪抠下那粒米,送进嘴里,费劲地爵着,脸部的肌肉,也随之蠕动着。一股怒火,在心底油然而生。怪不得效益下滑呢?我十年的心血结晶,他们却连看都不愿看,这是什么鸟工作态度?!可气愤又有何用?纵然有旷世之才,可人家就是不用,你又能啥办?这时阵阵烧灼般的饥饿,自腹中袭来,令芹雪不由地打个颤……还设法先吃点什么才是!他下床走到米缸前,捞了半天什么也没捞到,提起那轻飘飘的小缸,来到亮处一看,缸已见底。他又提着那只小缸,来到床前倒了半天,席子上才有了一小把碎米粒。芹雪将米粒,一粒不少地收集起来,连同一大碗水放进锅内,开始升火做饭……幸亏老婆和孩子,都回娘家去了,不然全家人都得忍饥挨饿。开始时老婆还可以,可是近一两年来,这家穷的实在不堪,她渐渐就变了态度,尤其是这半年多来,总是不断催逼,我出去找个工作。若在往常就算了,以前我也时常,出去打一些零工。可对那段时间正是,小说创作的关键期,灵感如泉涌,令我手忙脚乱,可这时她却在耳畔不停地叮咛,真令人不胜其烦。双方僵持不下,最后不得不相互妥协,决定明日一早,去街道申请“低保”。可第二天一早,找到社区主任,她文静瘦弱,是个毕业不久的女大学生,长的竟有几分象黛玉。我憋了半天,在她不断微笑的鼓励之下,才将自己的窘境,向她略略描述了一番。她果然善解人意,说:“你家情况确实困难,你没什么病吧?”我说:“没有,除了有点营养不良,身体基本上健康。”她说:“既然你没工作,我们可以给你介绍……”我又红着脸说:“你们所介绍的那些工作,我自己也能找到,之所以沦落到这一步,这完全这是为了艺术——我正在创作一部鸿篇巨制!”“艺术家,也得要吃饱肚子……”她说这话的口气和神态,和我老婆简直如出一辙。我生起气来,开始和整个办公室内的人辩论,直说得个个哑口无言。可他们却无一例外,用异样的眼光瞧我。看着这种眼神,我也就住了口,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只得转身默默离去。刚走到门口,那个小主任却叫住我。本以为会有什么好事,不料她竟一脸真诚的建议我,去看一看心理医生。闻听此言,一声悲息,我挽袖而去……如今似黛玉那般,可以心心相印的人,恐怕真的早已绝迹了!我这番“豪言壮语”,若在大学的讲演台上,一定会赢得满堂喝彩。可却出自一个,申请低保的特困户之口,就显得格外滑稽和尴尬,也难怪人家如此想。人要狂放也得有一些本钱,那就是先得吃饱肚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让我混的如此之惨?坚持一个理想,为何必须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回家之后,将这情况向老婆一说,不料她二话不说,带着孩子竟一去不回……家里并没有空调,我怎么感到如此之冷?我的这位老婆大人,一定是宝钗投胎转世……唉,贫贱夫妻百事哀!下个月又到了黛玉的祭日,我拿什么来祭奠你?也只能在原野上,採摘一些野花了,然后现在坟前,痛哭上一场……真想专进坟去,和黛玉平躺在一处,即可一解相思之苦,又不必再辛苦劳碌。可我没权力去死,我有自己的理想!若不将这一腔孤愤,化作一行行惊世骇俗的文字,我死都不会瞑目……吃完了饭后,芹雪终于感到舒服一些,又重新躺到床上,开始胡思乱想……最后对自己说:不行,还得再投!找一家小一点的出版社,但也不能太小了,否则太对不起自己,这十年来得辛勤努力!不知敦诚敦敏的后人中,有没有一两个当大老板的?不过也是想想而已,攀附权贵这等事,我小曹还真的干不出来……什么才是最幸福?有人说:作家在自己的作品上,找上最后一个句号时……可如今我才明白,那不过是一段新痛苦的开始……芹雪又看一眼,四壁空空的家,所有能换吃的东西,都已拿出换食物了。明天的口粮,你究竟在何处?这时芹雪又突然想起,中学时自己曾唱过的一首歌:……咪咪啊咪咪真美丽,明日的早餐在那里?熊猫饿了都有人管,这么我这个空前绝后的大才子,眼看就要倒毙于贫困不堪的家中,竟然没有人过问……不禁悲从中来,一时之间感到了,那种英雄末路的悲哀。不行,还得再投,就不信这样的文笔,竟然始终无人欣赏。为了保险起见,这回投一家较小一点的吧!可是我目前就连,这十几元邮资也没有。芹雪坐在光溜溜的床上,盘算了老半天,最后他的手摸向,颈上挂的那一块宝玉。这可是祖传的宝物,以前在任何艰难困苦之中,都未能过出卖的念头。可如今管不了这许多,决不能让这一部杰作,淹没于熙熙攘攘的尘世……可找了好几家玉器商店,也没有人要,都说“有自己的进货渠道”,现找识货的行家,又到何处去寻觅,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到古玩市场的小摊上,以二百元的价格,将这价值连城的宝玉出了手。心痛之余,也有一些安慰,这下可好了,除了有邮资,又有了二个月的口粮……一个多月后,终于收到出版社的回音,不料上面却说:如今出版社分类很严谨,一般要看相应的选题,才会报到相应的选题部。比如青春励志、职场、武侠、都市言情等等——选题重于文笔。以前人爱读文笔好的文章,如今都一波一波的,什么题材是热点,我们就推出什么。你的文字太细腻,不过尚能修改,再加上一些流行的元素,一定要向市场热点靠拢……后面还附有诸多修改意见。看着如此的一封信,芹雪格外生气,这简直就是逼良为娼的时代……可却没办法,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芹雪找出纸笔来,开始试着动手修改。不是没修改过稿子,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他都在反复地修改,可哪回也不似这一次……按照信上的要求,芹雪勉强改了十几页,就再也改不下去了。看着这摞自认完美无缺,才交出去的书稿,竟有种肉体被撕裂的痛楚……终于他忍无可忍,一把抓过那封“狗屁信”,迅速团成一团,狠狠砸向斑驳陆离墙壁。那窝成一团的信,撞在墙上弹回,又落到地上,并滚了几滚,就再也不能了——一如此刻他僵死的心!一个多月之后,阵阵恶臭由芹雪家中传出,人们破门而入,才发现了尸体……一个年老的警察,在判断出是“自杀”,而非“凶杀”后不久,便发现了那一部手稿。本打算直接装入证物收集袋中,可是出于对死者的好奇,翻开看了几行,这一看之下,不禁倒倒抽了一口凉气。又快速地看过几页后,对倒伏到于地的逝者,投去深深敬意的目光。几经辗转,老警察将这部手稿,转交到一个文化界的熟人手中……凝聚作者毕生心血的这部杰作,终于得以正式出版发行,立刻轰动一时。那座孤坟也成为风景,来凭吊的人们,终年络绎不绝!作者的身世经历,也成为一种传奇,被轰传一时……一年之后,出版社的那位女同志,擦干眼角的泪痕,合上了那本书。看着装帧精美的封面,想到作者传奇般的身世……忽然之间若有所悟。第二天一上班,她立即找出了,那本尘封已久的厚登记簿,一行又一行地查找着,终于在第八十六页上,找到了那个书名……不禁吃惊的愣在了那儿!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blft8@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