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也说秦可卿之死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也说秦可卿之死   

作者:浮云  收录时间:2010-06-25

   我最喜欢看《红楼梦》。我曾经对我老虎说,中国古代文学,你只读透一本红楼就行了。无论我到哪里,红楼总是随身携带着的,不管有空看还是没有空看,算是时刻准备着。觉得无论何时,它是能够陪伴我的最合适的书。

我近日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在空间里每日号召着大家和他一起读红楼。我见他的文字里透着鲜明的年轻一代百无禁忌的张扬个性,觉得挺可爱的。要知道,他之前,红楼都是权威专家讲道扬名的专属著作。哪曾想今天会有一个无名毛头小子也敢煞有其事是捧着红楼摇头晃脑呢,足可见社会已是如此进步,真正是名著面前,人人平等。


我与这朋友也算是因红楼而相识。本来我只觉得好玩,因喜欢红楼,打算跟着看看凑个热闹。没想看着看着就忍不住说了几句话。一说,他倒顶了真,偏要我将话讲明白。我真是感觉吃了多事有事的亏。以他的认真劲如果我搪塞,似乎就不太厚道了。我只好和他认真到底。幸好,这也是我喜欢的事情。

他读红楼读到第十回的时候,谈到可卿的病,居然笔下惊人地提出:可卿的病与宝玉有关。还提出了一二三。一说因第六回宝玉在她房里梦中初试云雨情时,耗了可卿的神气。这一说有些神话传奇的特色。二说,因宝玉在她房里睡了,还叫出了她的小名。又让她听了,难免暗生多情。真是“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钟情”。他说得似乎也有道理。三说,因此事又被下人听了,四处绯闻顿起,可卿哪里能够受得住。因此一二三,要了可卿的命。


之前有知道可卿因与公公的不明不白而死,有知道因身体不适而死,更有知道说她根本是政治迫害而不得不死,如今又有了因宝玉而死一说。这一说和从前的相比,倒真是符合了年轻人宁愿相信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因感情纠缠化蝶而死,也不愿意接受先前看似有些乌七八糟的说法的任性气。我喜欢这样的任性,为什么不呢?即使是牵强了,那又怎么了?宁愿自己让自己想起来更舒服更理想化一些,何必那么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让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东西呢。读书见人识事,本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只要于自己别人都有益而无害。冲着这一点,我说作者真是挺可爱的。生活的精彩与快乐,也就体现在这一点的可爱之处。


坏就坏在,我在这里忍不住多嘴了。我说,对于可卿之死,我有自己的看法。于是,他就追问而来,“你认为呢?”

我就想坏了。为了表明你的想法,你一套又一套的,要表明我的想法,又岂能三言两语说得清?事虽小,失信是大。想了又想,豁出去了,大不了再熬个夜吧。

其实,我也是个任性之人,不愿意听从从前人的断言,凡事总有自己的想法。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对于年轻的人,那是血气方刚,对于我,却是不入流。不入流是会得罪人也无益于自己的,所以这个观点我一直默默地自己以为着。巧了遇到了这样的他,我也就无所谓自己了。


可卿为什么而死,得先弄明白可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正面描述可卿的文字很少,但其死去时给王熙凤梦中的临别赠言尤其值得推敲。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一时刻的话最能够体现她是怎么样的一人。我分析了一下,她的临别赠言主要这两层意思:一,是很委婉含蓄地告诉凤姐,‘月满则亏,水满则溢’。贾家已经赫扬已将百载,即将衰败。二,是暗示凤姐剩着这还盛时,赶紧祖茔祭祀及家塾供这两件事给落实好。

说第一层的时候,她是用从事物发展的历史规律的来说的。我想一个凡事求全的小女子,就是心里有个张长李短,可能也不大好意思挑明,只好按大道理。讲到第二层就具体到现实中来了。如何安顿祭祀供给,如何以务家塾之需。真可谓上思虑对得起先人,下为后辈子孙筹路谋福。还特特地告诫:“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如此一个重大局,懂周全的女人。


可卿这是在做什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牵挂着贾家的家族命运。她一个将死之妇人,不是悲叹自己此生此世的风华早逝,念着的是贾府上上下下男人们应操心而没有一个男人操心的家族命运的头等大事!这真是一个奇女子。就连脂粉堆里男人也不能过的凤姐,听了她的话,还只一个劲糊涂地追问如何保全富贵,根本不将她的嘱咐听到心里。能保全得了吗?可卿心里已看出并断言没落的光景。找凤姐赠言,恐怕并不是舍不得凤姐,更是看出只有凤姐如果心里明白的话,也许还有些能力做好她为家族牵挂的那两件后事。

回过头来,再看看第十回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张太医说: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

常言:哀莫大于心死。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死了。心怎么会死了呢。想想看,一个那么要强的人,必定是处处要求完美的既严于律已又严于待人;加之她冰雪聪明,眼前分明一片暗无天日。自己又是个弱女子,心有余力不从。她自己的弟弟,长得倒像个人,却不好好读书只会给她惹事生非。这就像一个心高气傲又眼光锐利的小女人,看透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浮华现实表面,其实是自己的老公不争气,孩子不成器。大家子的主子没大家子的气慨,下人没下人的体统,自己也没个起死回生的办法和能力。活着看不到将来还有个什么意思。思虑过重,可谓积郁而死。


可卿是红楼里第一个死去的人,而且是贾家唯一一个男女老少主子下人都称赞认同的好人。仿佛没有人不说她好。足可见她凡事悉心求全要求完美之心性。死了还念着家族的命运,眼里心里哪里还有精力顾得上自己。全书开篇大概十分之一的时候,她就被死了。正因如此,我想到我曾经试图写过的一个小说。里面就有一个很理想的人被我小说故事情节刚展开不久就让他死掉了。我让他的死成就活着人,让活着的人永远将他放在心里,做一个精神的理想引导着现实生活。我觉得她很像我小说中的他。现实中是没有完美的,完美的事情和人只能够在天堂。中国古人常喜欢称自己抱残守缺,实在是想开了的大智慧。


我看可卿与宝玉是有相通之处的,但这相通并非我那朋友所说的儿女之情。这两人甚至可以看作是一个人,或者根本就是同一类人。两个人都是情不情,爱博而心劳。一个可卿式的宝玉两眼刚一睁开不久就不堪心劳无忘而生命干脆结束;一个就算遇了黛玉苟延残喘。活着,不能像可卿那样处处周全完美,只好将满腹的牢骚不时地发出来。好在他是男儿身,说些话疯话做些混事,虽理所应当地被视为胡言乱语,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有病,倒还能够过得去。想想要是一个女子也这样,任你是皇帝的女儿怕也要关到黑屋子里永远不能再见天日了。可卿是女儿身,不能轻举妄动,只有被死掉。等到黛玉这盏心中的明灯灭了,也随之借佛道之路开化而去。


那《十二钗正册》里的判词: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主必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这词和附的画,好像支持因淫而死。但我更愿意把宝玉太虚幻境里与可卿的云雨之事,当成两人本就是二位一体的爱博心劳之人的表达。不过一个幻化成女人一个投胎男身,表现两种可能的命运之路。好比同一类人的两种命运,要么死,要么如何地生。

你无法改变现实,但是,你可以改变自己适应现实。可卿无法适应绝望之下被死,宝玉是改变着自己适应着的生。无论生死,都令人生悲凉。大的环境凭一已之力是很难改变的,如果不能够改变自己适应生,还不如早早地选择去死。现人也是如此。好在我们现在的大环境比古人要开放得多,宽松得多。

不知道我这样答复朋友,是否让他满意。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656393379@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