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沁芳溪之点水——好了歌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沁芳溪之点水——好了歌   

作者:星薰月沐  收录时间:2010-06-25

    挚爱《红楼梦》,不知从何时开始,闲时读书,惟愿在红楼的世界里,品味人生百态。却从未敢于将其中的体会诉诸于笔墨,惟恐玷污了作者的良苦用心、至高文采,玷污了圣洁的红楼梦境、冒犯了书中任何的女子。然浓浓爱意弥留久久,终忍不住略倾一二,所以用“沁芳溪之点水”做题目,既爱红之心可昭,又不致因愚文笔粗浅而获亵渎之罪。
没有宿慧,不知禅意,对佛家、道家也无甚兴趣。却特别喜欢第一回目中的《好了歌》及其甄士隐的解注,尤其是解注,常常诵记。

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这首《好了歌》文字虽浅,却深意绵长,且古今通用。“功名”与“金银”化为今日的“权”与“钱”,而其“权”与“钱”两者之间也是“相得益彰”。 称道倒不是任人放任自流或是寻道成仙,度曹公也必不以为然。或如《蜗居》中宋思明般把其作为一种手段和工具,或者因为付出获得的一种回报,而非为其的寻求不惜一切付出,当然,宋思明也没有完全释然,却不为“权”与“钱”,而为成就感。道理似乎浅近,能做到者古今几何?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一字一血泪,其爱之无私、之情深,无与伦比。上帝创造父母与子女的情系,足以辨明悠悠人世间,爱本是完全的,也是圣洁而纯净的。我们倍感幸福,因为我们被赐予无条件拥有;我们又倍感晦暗,因为除此之外我们不再传递或是获取任何类似的爱。

注解: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注解愈加凄离,角度愈加宽泛,细按则仍是“好”与“了”二字形容的尽妙。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是对红楼梦中人物结局的谶语。脂砚斋对其一句一批,使人物命运明晰。盛极必衰,否极泰来,身在人生的伏线,立于何点,线之短长,欲参透玄机何易,但能安然自若已属难得。
扼腕叹息红楼梦的残卷,如果能有哆啦A梦的时空机定然去一睹全本,以解朝夕之渴慕。近日,有幸遇见了四川女孩儿胡楠的《梦续红楼》,既讶异不已,又甚感快慰。她居然能拥有曹公般的言语,尤其令我心绪难抚的是对黛玉之死的描写,亘古未有之爱无比轰掣人心。无论是言辞、故事发展还是情感把握较之高鄂续本均更贴近前80回,噎喉之感顿释。当然,胡楠不能代表曹公,曹公的文学造诣古今之人皆莫能及,空唏嘘已徒然。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邮件:jiayi_677@163.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