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大观园里的长青草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大观园里的长青草   

作者:徐功献  收录时间:2010-06-30

    摘要:曹雪芹的《红楼梦》中塑造了许多鲜活的人物形象,他们各有各的特点,同时读者也各有各的倾向人物。在红楼众多的人物形象中,笔者对史湘云这一形象颇为赞赏,不仅仅是因为她身上自然天性的流露,还有她出色的才华和与困苦斗争的勇气。
关键词:大观园 长青草 史湘云 顽强豪放 诗人气质 芍药裀

在曹雪芹用浓笔重墨刻画的“金陵十二钗”中,你或许因为林黛玉的尖酸刻薄、小家子气而不喜欢这个病西施;也可能因为薛宝钗的过于做作、心机城府极深而对这个“冷美人”而产生反感;也可能因为王熙凤的心口不一、笑里藏刀而讨厌这位大观园的大管家。但是很少有人不喜欢史湘云——这位顽强豪放、热情乐观而又才华横溢的才女。
在红楼众儿女中,如果说林黛玉似秋天,总带着一股忧郁、愁苦之气;薛宝钗好比是冬天,“冷淡”的令人难以接近。那么史湘云则就成了烂漫多姿的春天,总是以顽强的姿态摇曳春花绿红;又好似热情火一般的夏天,用灿若石榴的笑靥,给寂寞庭院中的每一个人都带去一席饱含温情的凉意。
湘云无疑是《红楼梦》中最让人感到愉悦的女子,她有着魏晋名士一样的潇洒、风流,有着男儿也追赶不及的超然豁达,她像一颗明亮耀眼的星星,在大观园这个女儿的世界里熠熠生辉。虽然不是大观园的长客,但她却因为贾母的特别宠爱而成了大观园的常客。她出色的才华和寄人篱下的身世,使她成为大观园的一颗长青草,不管是风吹雨打,还是雪压霜袭,她都以顽强豁达的心态树立在那个充满着勾心斗角的小天地里,并给那个小天地洒满了春天的气息。
湘云的豪放与顽强,热情与乐观,使她有超越封建礼教虚伪本性的勇气,并不失其淑女、才女的气质。她虽有着如此清朗飘逸的气质、直追钗黛而有过之的才华,仍然摆脱不了“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悲惨结局,在尽情地展示了自己生命的本色之后,她那行云流水、天马行空般的豪情,那惊鸿一瞥、为着一字却尽得风流的美丽,仍像湘江水逝后的一片楚云那样消失于茫茫大地。
一、生活的凄苦与其乐观的性格
对于史大姑娘的家世,我们可以从作者的叙述中知道一点。她是贾母的娘家侄女,是那个“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中的史家千金。处于这么一个显赫、尊贵的位置,史湘云原本可以有一个快乐舒逸、无忧无虑的青春。然而,此时的史家已经不是以往那个钟鸣鼎食、锦衣玉袍的史家了。父母的早逝,使这个坚强豪放的女子过早的承受力生活的凄风苦雨,也失去了一个充满天伦之乐的家庭。
那么,湘云的生活是如何的凄苦呢?《红楼梦》中并未直接从正面写到史湘云在家时的生活状况,但是我们可以从宝钗向袭人的转述中大致看到一二:自从父母去世后,湘云就和叔叔保龄侯史鼎、婶娘一起生活。“在家里一点做不得主。他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都是他们娘儿们动手:为什么这几次他来了,他和我说话儿,见没人在跟前,他就说家里累的慌?我再问他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他就连眼圈儿都红了,嘴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的”。“上次告诉我,说在家里做活做到三更天,要是替别人做一点半点儿,那些奶奶太太们,还不受用呢。”(第三十回)一个世家千金,生活如此,不禁令人折叹感伤不已!到大观园来玩,听说探春、黛玉她们成立了诗社,诗性和豪兴大发的她便要邀社作诗,以补缺席之憾,但是生活中每个月几吊钱月例的现实又使她怅然若失,最后在体贴的宝钗的帮助下才解决了难题,得以完成这一原本简单至极的事情。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这样一位侯门千金小姐,由于父母的早逝和婶娘的吝啬,使她的童年少了家的温暖,过早地失去了闺房嬉戏的欢乐,不得不承担起生活的压力。“可怜绣户侯门女,针织半夜到天明”。但是生性“英豪阔大宽宏亮”的湘云,却没有因此而失去了那份来自自然的乐观,她生性开朗、为人宽宏大量,一腔侠骨柔情,从来不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放在心上。曹雪芹说湘云:“幸生来,英豪阔的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其实何止是“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就是如此凄苦的生活现实,她又何尝曾“略萦心上”!她把这种难言的困窘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仍然自信乐观地散发着醉人的芳香。经济上的拮据和生活上的种种压力并未能使这样一株顽强的长青草失去了光泽,她依然能够在这一切困苦面前泰然自若,谈笑风生,这是一种何等超俗、何等高尚、何等娇憨、何等率真的光辉!
湘云在大观园这个女性的天地里,胸无城府,品质纯洁,性格顽强豪放,是大观园里一位充满着欢声笑语的奇女子。不仅是在大观园里她没有矫揉造作的心态,没有世俗的尔虞我诈、道貌岸然,在大观园以外的世界,她也是一个充满真诚与活力的女性,她有着超越封建礼教虚伪本性的勇气,有着大度飞扬的神韵。她风姿高雅,出类拔萃,就像那雨过天晴的夜空中那轮晴朗的明月,把清辉洒满了玉宇。而这种性格的背后,却是一个充满悲凉惨淡的身世,在此种情况下,湘云依旧能有如此的气度,是何等的不易,何等的感人!无怪乎众多红楼爱好者都追捧这个女子了。
我想,湘云的身世和性格一起,昭示着一种热爱生活的理念和一种生命哲学和精神美学;构筑成了一种对生活的态度,这种生活的态度有同于魏晋名士的超脱、风流、疏放,但它又是一个女子发自内心、源自天性的流露,那里没有“借酒消愁愁更愁”的无奈,没有忧郁之风的侵袭,有的只是爽朗的笑声和动人的诗句,这是真情的流露,是一种大度的俊雅。这株长青草,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够以顽强的姿态屹立于深深庭院,像一盆水泼醒了我们,浑身不禁打了个激灵。在大观园里,凡是有湘云在的场合,就有她的欢声笑语,就有一种难言的美的力量。此身此性,我想就是湘云留给读者弥足珍贵的礼物吧。
二、“真名士自风流”的潇洒与诗人才气
曾在一本书上看到青山山农在《红楼梦广义》中对湘云的这样评价:湘云英气勃勃,纯乎豪迈者也。裀药酣眠,何其豪迈!烧鹿大嚼,何其豪爽!托青丝于枕畔,摞白臂于床沿,又何其豪放!宝玉须眉儿巾帼,湘云巾帼而须眉。倘令易男装,黄崇嘏不得独擅千古矣!
豪迈、豪爽、豪放,加上顽强、乐观、潇洒,构成天高气爽、豪之又豪的诗人气质,比鲜明的春色和荫荫的夏景更隽久、更宜人。这种率性任情的气质,真的有一股“真名士自风流”的超凡脱俗和放浪形骸。
大家都知道,“真名士自风流”是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中,当略脱形迹的湘云知道有新鲜的鹿肉时,便和宝二哥哥商议着“要过来一块,自己拿着园里弄着,又吃又玩”。于是,这一大胆的举动便使一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的图画便展现在读者面前。边吃鹿肉,湘云还豪迈的宣称“我吃了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若不是这块鹿肉,今儿断不能作诗。”一向清高而率真的黛玉也看不惯湘云的这一离奇的行为,于是便说道:“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庭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庭一大哭。”而生性豪放不羁的湘云则以:“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的膻的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来回击。好一个史大姑娘!好一句“真名士自风流”!曹翁在此把这个姑娘写成了倜傥潇洒、飘逸超群、放浪形骸的魏晋名士,不禁令芸芸脂粉相形黯然失色,有“十二宠爱在一身”之妙。
“真名士自风流”不是湘云简单的对黛玉嘲笑的回应,而在这种潇洒豪宕的情调中流露出她超乎须眉的人生观。竹林七贤身上那种任性自然、豪迈不羁的特点在大观园一个女子身上也得到了回应,而且又是那样的傲视传统束缚,丝毫没有粗暴庸俗之感。由此“真名士自风流”而引发出的浓郁诗情,体现出了一种非凡的审美理想,一种青春纯洁的气息,在本质上也传承了魏晋风度。
湘云在腥膻食鹿肉之后,果然是“锦心绣口”,在接下来的“芦雪庭争联即景诗”中,她才性大发,大展奇才,技压群芳,诗性流露极为自然。在与黛玉、宝钗、宝琴等人的即景联诗中,她无疑是联的最多,质量最好的一个。“难堆破叶蕉,麝煤融宝鼎”、“龙斗阵云销,野岸回孤棹”、“加絮念征徭,坳垤审夷险”、“盘蛇一径遥,花缘经冷聚”、“池水任浮漂,照耀临清晓”、“瑞释九重焦,僵卧谁相问”、“海市失鲛绡”、“煮酒叶难烧”、“石楼闲睡鹤”、“霞城隐赤标”、“时凝翡翠翘”…… 无一不是其天性与才华的挥洒,无一不是其非凡文采与个性的流露,一句句超凡脱俗的诗句,将她那飘逸的仙风道骨刻画到了高致。真的可以称作是“锦心绣口”了!
《红楼梦》中对史湘云诗人气质与才性的描写还有很多,最令我记忆深刻的是在第七十回中“史湘云偶填柳絮词”的:“岂是绣绒才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一首在百无聊赖之际而作的《柳絮词*如梦令》闪射着如此浓郁的个性化色彩,即使是惜春之作,也是那么的豪放洒脱,非同一般。第七十六回里,湘云与黛玉在凹晶馆赏月时的联句,其非凡的诗人才气更是被表现的淋漓尽致。“清游拟上元。撒天箕斗灿,”、“ 谁家不启轩。轻寒风剪剪,”、“ 分瓜笑绿嫒。香新荣玉桂,”……“ 庭烟敛夕ク。 秋湍泻石髓,”、“ 银蟾气吐吞。药经灵兔捣,”……一句句浑然天成,诗风迥异的诗句,不禁让人在感叹其身世的同时而为其才情折服。到“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时,其才情与诗气已升华到云端,宛若深邃苍穹中一声尖亮的鹰鸣,给烦闷的空气以流动,给静寂月笼的凹晶馆以诗境。无怪乎黛玉评到:“‘寒塘渡鹤影’,何等自然,何等现成,何等有景,且又新鲜!我竟要搁笔了。”连大观园诗气最好的黛玉都要“搁笔了”,湘云的才情和诗气可想而知了。第三十八回的菊花诗社上,湘云一人作了《对菊》、《供菊》、《菊影》三首“菊花诗”,用菊花的浓妆淡抹之态,表尽着说不尽道不明的道理,不仅文思幽折,胸怀阔大,而且期间意境萦绕无穷,如同皎洁的月光在无形间打破了夜晚的悲凉,给人以无尽的遐思、联想。
在大观园举办的各种诗会上,湘云凭借其出色的诗人才气和大大咧咧的性格,吟诵出一句句发自天籁的诗句,在宝钗和黛玉之间傲然屹立,虽无笑视群芳之意,但却凭其读后令人满口余香的诗实实在在的赢得了群芳的称赞。
毫无疑问,“才华阜比仙”不仅适合于妙玉,而且在湘云身上也得到了最为完美的体现。湘云的诗,是与其开朗、豪爽的性格相紧密联系的,也可以说她的诗歌是其性格的真实写照,是“真名士自风流”下人性光辉的流露。对于这样个一个顽强开朗、豪放豁达而又充满才气的女子,我们谁不喜爱呢?
三、“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红楼梦》中,说起湘云,大家一定对六十二回的“憨湘云醉眠芍药茵”津津乐道,称赞不已。通读《红楼梦》,我们会发现也许只有湘云这样一个如此豪放不羁、洒脱风流的大观园女子,才会有如此的惊天举动。醉后卧在芍药裀中睡眠,这一在当时女子被封建礼教严重束缚的情况下的、被人看作是不可思议的行为,不仅丝毫没有降低湘云在《红楼梦》中的地位,反而愈加衬托出她的无拘无束、天性自然的一面,这无疑更增添了其性格的独特魅力,更从另一个方面赢得了她在读者心目中的形象。
在六十二回中,因宝玉、宝琴、平儿、邢岫烟四人一同过生日,众人在大观园的芍药栏中红香圃三间小敞厅内摆下筵席,给他们四人庆祝生日。没有了贾母等贾府高层领导者的参加,气氛更显得热烈轻快。划拳行令,开怀畅饮,欢声笑语充盈席间,好不热闹!在这种难得的情况下,生性开朗大方的湘云自然是要多喝几杯的。当众人还在玩耍嬉笑时,一个小丫头跑过来笑嘻嘻地报告说:“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石板磴上睡着了。”众人在吃惊之余,一起到那青石板磴旁看看这一“出格”的行为。于是作者借他们的眼睛,为我们展示了一幅“香梦沉酣”、“红香散乱”、“诗意盎然”的美人春睡图:
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好一幅“香梦沉酣”图!不禁令人拍案叫绝!这哪里是当时一个女子应该有的大胆的举动,简直就是竹林七贤大醉后“以天为盖,以地为庐”的放荡不羁。这使我们在欣赏到这样一幅美丽图画的同时,也让我们再次真实地感受到了一个兴之所致、豪放不羁、才华横溢的才女湘云的形象,一个“真名士自风流”的高贵品质。御风而行,化归自然,云之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红楼梦》中,你会看到月色下的潇湘馆,森森的光辉漫过竹子的斑影;你会记得杏花村喷火蒸霞似的稻香村,蔬花成畦的清幽一洗富贵之气;你会看到雪景中的栊翠庵,洁白的世界里飘来一份来自天际的清香……更不会忘记在蜂蝶纷纷的芍药裀中,一个眠中口内犹出酒令的奇女子,犹如带来远古时代那片原始大自然清新的凉风。
“憨湘云醉眠芍药裀”这幅美景图被历来许多红学家及红楼读者称赞不已,这不是虚无缥缈的神话,不是朦胧似无的幻境,而是一幅实实在在的美人酒后花裀睡眠图。于是,“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和“琉璃世界白雪红梅”一起被称为“红楼画面双绝”,这不是偶然,而是一颗心源自天性的流露,是一个女子在面对现实的困苦时的豁达、爽朗的气度。即使她没有恩慈陪伴,即使她囊中羞涩,为生计要缝缝补补到三更,但是她有一颗超越世俗的心灵,有一份长青草的顽强,温暖和快乐就在她身边,让她时时刻刻都感到生命的多彩多姿。人生本就短暂,为什么还要栽培苦涩的花朵?我们的湘云做到了超越,从她伤感无奈的困苦中,从她那醉卧香园时口内还嘟囔着酒令的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她清纯如水的歌笑,看到了阳光遮盖住乌云后依旧如昔的笑脸……
我醉了,想必读者们也和我一样因那幅美人醉后独卧花裀的美图而陶醉了。“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正适于这般香梦沉酣”。芍药裀中散发的清香,久久地飘在鼻端,挥之不去,却历久弥香。
大观园里的一株长青草,在周围一切不幸于风霜的打击下,没有枯萎、凋零,依然我行我素地绽放着自己顽强豁达、青翠欲滴的生命。湘云不仅在日常生活的言谈举止中证实着自己的胸襟风度,更在一首首诗词中展示着自己细腻非凡的才气。思想上更是达到了一种难以企及的高度,想必大家还记得她在“阴阳之辩”中的一席话,原本一个深邃难懂的古老哲学命题,却在她的言语中机智巧妙地表达出来,连丫鬟翠缕都在她的指引下明白了这个道理,这无疑又为我们展示了一位生活在侯门公府里的女哲学家的形象。
这株长青草的顽强、豁达,体现在万丈英雄豪气与方寸似水柔情之间,宛若深邃苍穹中的一颗流星,美丽的让人心碎。正如前面所说的,《红楼梦》归根结底是一部悲剧小说,不论这株长青草是多么的豪爽豁达,多么的顽强乐观,终逃不过悲剧的命运。对于史湘云的最终结局,我不想也不愿多思,不想因为那“湘江水逝楚云飞”的悲凉之雾打湿了这颗易于伤感流泪的心,这样一个美丽自然而又才气横出的女子,被毁灭,被世界所抛弃,是多么的令人悲伤!但愿曹翁笔下最后湘云的结局是“毁其美丽的身体,毁其宝贵的贞洁,而未毁其高傲的灵魂”。毕竟红楼的悲剧性是无法逆转的,只希望曹翁能怜悯这颗豪爽、自尊的灵魂。
一直在想,《红楼梦》中如果没有了史湘云,没有了这株大观园里的长青草,那又该是怎么样的呢?总感到缺少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我想,缺少的是一个能作一手好诗的才女,整日让宝钗、黛玉争锋夺魁未免太单调;缺少了一个醉眠芍药裀、“割腥啖膳”食鹿肉的史湘云,就少了一场场精彩的欢声笑语;少了史湘云,也就少了一个文貌兼备的十二钗,就少了一个豪爽快乐的开心果……如果真的是这样,岂不是很可惜,很遗憾?
记得著名红学家、“拥湘派”大师周汝昌说过:“《红楼梦》的真正女主角是史湘云,宝钗、黛玉只不过是她的陪衬。”虽然言过其实,但我们从中足可以看出红学家和读者们对湘云的宠爱与重视。毫无疑问,这株长青草在大观园乃至《红楼梦》中的地位是无比重要的,是得到大家的认可与赞同的。
读罢湘云,才明白原来生命的意义并不是一种敷衍和感伤,而在于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上的升华和灵魂上的深化,是一种人性的光辉流露;湘云以其特殊时代背景下的特殊举动向我们证实了,生活应该是一种敢于向生命中不顺畅的大胆挑战和无畏征服,是一种面对一切困苦都不低头、不气馁、不妥协的豪放和顽强。此刻,我蓦然觉得有一缕来自大观园的春风,轻轻浮掠着那株摇晃的长青草,久久的在心底招摇。
爱黛玉,一生将为“情”而字心力憔悴,爱宝钗,一生将为“自由”而心力憔悴。何不爱湘云?愿大观园里的这株长青草长青,永久地屹立在我们的记忆深处,散发出醉人的清香。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