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关于《王府本》“后四十回”渊源问题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关于《王府本》“后四十回”渊源问题  

作者:邱华东  收录时间:2010-06-22

    关键词:石头记、蒙古王府本、后四十回、版本渊源

一九六一年开春,北京图书馆入藏一旧抄本《石头记》。赵万里先生称收自一蒙古王府后人之手,且第七十一回后有“七爷王爷”字样,纸张为板印朱丝栏专用纸,书口印有《石头记》字样,故名之为《蒙古王府本石头记》(简称《王府本》),由书目文献出版社于一九八六年影印出版。此本比较引人注目,为黄绫装面,且有大量不见于其他《脂本》之批语,正文也有不少异文。
此本前八十回中,缺五十七至六十二回。据该本目录,可知分装十二卷,故可判断所缺六回分装三册。前八十回所缺六回及“后四十回”文字,以及扉页程伟元《序》等,根据比对,系以《程甲本》抄配。
《王府本》之“后四十回”系以《程甲本》抄配,早为定论。但“红楼艺苑”中有提出异议者,故此略抒愚见。

一、《王府本》“后四十回”之本子特征所显示的“真相”

《王府本》前八十回正文及目录,除所缺六回及所补抄“后四十回”目录之外,所用纸张皆为专用板印朱丝栏纸张,中缝也印有《石头记》字样。而抄配的部分,用的是普通白纸,且字迹也完全不同。
值得注意者,该本总目录自八十一回之后(即“后四十回”),也系抄配。其所用纸张与抄配部分包括“后四十回”相同,笔迹也与抄配部分包括“后四十回”有相同者。故此可判断八十一回以后之目录,也是与抄配部分包括“后四十回”同时、同人抄配。
扉页有用《王府本》专用纸张卷五的空白页抄写的《程伟元序》,其笔迹与抄配部分包括“后四十回”目录和正文有相同者。该《序》与《程甲本》相较,微有差异,但毫无疑问系抄自《程甲本》。至少,极而言之,是程伟元为刊印《程甲本》所写之《序》,殆无疑问。
据此,可判定:八十一回后目录、前八十回所缺六回抄配部分以及“后四十回”正文,皆系同时、同样人抄配。其抄配时间在《王府本》缺失前八十回中“五十七至六十二回六回”(三册)之后。

二、关于《王府本》“后四十回”与《程甲本》“同源”的问题

《王府本》“后四十回”是否与《程甲本》为“同源”而且“先”于《程甲本》呢?“同源”应该是毫无问题,应该皆是出自程、高二人付印时之稿本。严格来说,《王府本》“后四十回”实际上是《程甲本》之“流”,是《程甲本》刊印本“下游”之“流”。
有研究者发现《王府本》“后四十回”与《程甲本》有个别字、词之差异,由此推断《王府本》“后四十回”早于《程甲本》。这是值得商榷的。
程伟元在《程甲本红楼梦序》中说,他费数年之力断断续续零散收集来的“后四十回”的状况是“前后起伏,尚属接笋,然漶漫殆不可收拾。乃同友人细加厘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在程、高《程乙本引言》中又说:“书中后四十回系就历年所得,集腋成裘,更无他本可考。惟按其前后关照者,略为修辑,使其有应接而无矛盾。至其原文,未敢臆改”云云。
从《序》和《引言》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几点信息,并作这样的推断:
1、程伟元所“收集”的《程甲本》之“后四十回”,“漶漫”严重,有的地方甚至到了“殆不可收拾”的地步;
2、由于所收集到的“后四十回”有的地方“漶漫殆不可收拾”,根本无法正常阅读,更不可能送去刊印,必须加以“修辑,使其有应接而无矛盾”,程、高二人声称他们就是做了这项工作;
3、由于程伟元所得之“后四十回”“系就历年所得,集腋成裘,更无他本可考”,因此对“漶漫殆不可收拾”的部分进行“修辑”时,必然是根据自己的理解而用自己的文字写成,因而是“独有”的文字。因而,这些由程、高所“修辑”的文字,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程甲本》之前;
4、由于程伟元所零散收集来的“后四十回”是“漶漫殆不可收拾”,又无“他本可考”,因此他们所“修辑”的自己的文字,必然与“后四十回”“原作者”的“原稿”有很大差异。既然程伟元收集之本“漶漫殆不可收拾”,则经“修辑”之后的文字,与“后四十回原作者的原稿”之间的差异,就不仅是个别字、词之间的差异,而是整句、整段、整页,甚至是整回的差异;
5、程伟元《序》中说他和高鹗曾对收集到的“漶漫殆不可收拾”的“后四十回”“细加厘剔,截长补短”。由于古代文字基本上没有分段,《红楼梦》各清代抄本也是这样,因此所谓“截长补短”是指将文字较长的某“回”“截长”,来补某文字较“短”之“回”。这样,《程甲本》“后四十回”有些“回”之“分回”,必然与“后四十回原作者的原稿”有很大不同。
因此,我们回过头来考察《王府本》“后四十回”。《王府本》“后四十回”与《程甲本》相比,除了个别字、词的差异之外,根本就没有“整句、整段、整页”的差异,更没有“分回”之差异。那么,我们要问:程、高二人对“漶漫殆不可收拾”的底本进行“修辑”的、《程甲本》之前不可能出现的、独有的“整句、整段、整页”的大段差异文字及“截长补短”的独有的“分回”,为什么会出现在所谓“同源”且“早于”《程甲本》的《王府本》“后四十回”之中呢?
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王府本》“后四十回”文字“源自《程甲本》!《王府本》“后四十回”文字系以《程甲本》抄配。

三、《王府本》“后四十回”照抄《程甲本》“刊印错误”,说明其抄配自《程甲本》

程伟元和高鹗在《程乙本》的《引言》中说,他们刊印《程甲本》时“因急欲公诸同好,故初印时不及细校,间有纰谬”,因此刊印《程乙本》“复聚集各本详加校阅,改订无讹,惟识者谅之”。也就是说,《程甲本》刊印时因“不及细校”,而“间有纰谬”,这是他们自己也不讳言的,并解释了原因,请“识者谅之”而道歉。
由于我们今天不可能看不到程伟元付印时的“付印稿”,不可能以之校对来判断哪些是“刊印错误”。我们判断哪些是《程甲本》之“刊印错误”有两条:一者,有些“刊印错误”至为明显,能写出“后四十回”的作者,是不可能出现这些低级浅显的文字错误。程伟元出身“诗书门第”,能诗能画,且曾在盛京将军晋昌门下做过专管文牍的幕僚,文字水平自不会低。高鹗更是“两榜进士”,善诗词,文名颇著。经他们二人之手“修辑”的文字,是不会出现大量的低级浅显的文字错误。只能出自文化水平不高,又整日辛苦烦琐不停地排字的排字工人之手,所谓“手民之误”。而正式刊印时,又“不及细校”,因此为“刊印错误”;二者,程伟元、高鹗刊印《程乙本》时,“详加校阅,改订无讹”,对《程甲本》中的“刊印错误”做了“改订”。这些在《程乙本》“改订”的“明显错误”的字、词,必然是《程甲本》之“刊印错误”。实际上《程乙本》的“改订无讹”并不彻底,仍有相当数量的“刊印错误”没有“改订”,而且出现了不少新的“刊印错误”。
《程甲本》大量的“刊印错误”,有脱漏、有多衍、有颠倒、有别字、有讹误。由于是“刊印错误”而非“付印稿”的错误,这些《程甲本》“刊印错误”的文字,只能出现在我们今天尚能看到的《程甲本》“刊印”本中,而不可能出现在《程甲本》的“付印稿”,更不可能出现在《程甲本》之前的本子中。因此,《程甲本》中大量的“刊印错误”就成了《程甲本》独有的“版本特征”,如果有某一本子(包括抄本)也出现了大量的与《程甲本》独有的“刊印错误”相同的文字错误,那么,唯一的结论就是:该本“源自”《程甲本》!
而《王府本》“后四十回”有大量的与《程甲本》独有的“刊印错误”相同的错误,这种例子不胜枚举。这里说明一下我们用以比对的影印本。《程甲本》目录文献出版社曾经影印过,但其底本是经过“贴补挖改”的本子,且有不少地方为“烂板”。沈阳出版社2006年的影印本,将这些“贴补挖改”的地方全部予以替换,恢复了《程甲本》的原貌,包括原来的“刊印错误”。因此我们《程甲本》的例子就用的是沈阳出版社的影印本。每例后括号中的数码,前为《程甲本》沈阳出版社影印本的页码/行数,后为《王府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6年影印本的页码/行数,以便读者核对。有些例子我原来举过,但有人进行别样的解释,虽很勉强,比如“鳖”为“憋”之误,《王府本》照抄。按,《康熙字典》中有“憋”字,采自《广韵》、《集韵》、《韵会》、《列子》等。但为读者集中注意问题的本质,不拟争论,故加以抽换:
八一回
一觉刺心(2240/10),益觉刺心(3181/5)——“不觉”误为“一觉”,《王府本》改“一”为“益”,不通。
在蓼淑一带阑干上靠着(2241/9,3182/6)——“栏杆”误为“阑干”,《王府本》照抄。按,“阑干”形容之词,谓纵横交错、参差错落。宋词中有“银河阑干”之句。
潘三保更买嘱了这老东西(2248/9,3190/3)——“便”误为“更”,《王府本》照抄。
几匣子闹香(2249/10,3191/4)——“闷香”误为“闹香”,《王府本》照抄。
那老妖精向赵姨妈处来过几次,要向赵姨妈讨银子(2250/5,3191/9)——“赵姨娘”误为“赵姨妈”。“姨娘”者,“妾”之专称,除其亲生子女,其他主子是称为“姨妈”,凤姐尤其不可能。《王府本》照抄。
虽懂得几句诗词,也是胡诤乱道的(2257/3,3199/5)——“诤”为“诌”之误,《王府本》照抄。
昔时金蓉辈不见了几个(2258/8,3201/1~2)——“金蓉”为“金荣”之误,《王府本》照抄。
八二回
黛玉只粧没听见(2275/7,3219/1)——“粧”为“装”之误,《王府本》照抄(此类较多,不一一列举)。
八三回
你不记得赵姨妈和三姑娘拌嘴了(2303/7,3248/9)——“赵姨娘”误为“赵姨妈”,《王府本》照抄。
八五回
那北静郡王单着宝玉道(2351/4,3299/6)——“单看着”漏“看”,《王府本》照抄。
呈上谢宴并请午安的子来(2352/3,3301/2)——“片子”漏“片”字,《王府本》本不明其义,改为“禀折”,可笑。
北静王又说了些好话儿(2352/3,3301/6)——“好些话”误为“些好话”,《王府本》照抄。
这里袭人已掉转脸往里走了,贾芸只得快快而回(2359/9,3308/8)——“怏怏”误为“快快”,《王府本》照抄。
大约是他怕人多热闹,嬾待来罢(2370/10,3321/2)——“懒”误为“嬾”,《王府本》照抄。
八六回
大爷说自从家里闹的犄利害(2381/6,3329/5)——“特”误为“犄”,《王府本》先照抄,后将“犄”字描改为“特”字。“厉害”误为“利害”,《王府本》照抄。
他就冒了血,淌在地下(2382/5,3330/5)——从下文来看,“淌”为“躺”之误,《王府本》照抄。
书上说的,师旷教琴,能来风雷龙凤(2399/10,3349/7)——“鼓琴”误为“教琴”,《王府本》照抄。
八七回
也是星星惜星星的意思(2406/9,3357/1)——“惺惺”误为“星星”,《王府本》照抄。
一日嬛春正坐着(2427/7,3379/8)——“嬛春”实为“惜春”之误,《王府本》照抄。
八八回
慱庭欢宝玉赞孤儿(2431/2,3383/2)——“慱”音“团”,忧愁意,此处实为“博”字之误,《王府本》照抄。
越躺着越发起渗来(2453/3,3407/3)——“渗”正字为“瘮”,《红楼梦》抄本中又有写做“糁”的,《王府本》照抄。
这两天都被我干出去了(2493/4,3450/9)——“赶”误为“干”,《王府本》照抄。
九十回
只盻(原字为“耳”旁,实无此字)着女婿能干(2494/1,3451/6)——“盻”音xi,为“怒目”;音pan,则为“美目貌”。这里为“盼”字之误,《王府本》照抄。
九一回
心中七上八下,竟不知如何是可(2503/7,3459/6)——“可”为“好”之误,《王府本》照抄。
也有得做状子的(2505/8,3461/9)——“得做”为“做得”之颠倒,《王府本》照抄。
心里倒没了主意,是怔怔的坐着(2508/4,3462/7)——衍“是”,《王府本》照抄。
但是他家乱忙(2516/1,3473/4)——“乱忙”这里不通,实“忙乱”之误,《王府本》照抄。
看见宝玉这样光景,也不採他(2519/6,3477/3)——“睬”误为“採”,《王府本》照抄。
抿是狠是(2520/4,3478/1)——“狠是”误为“抿是”,《王府本》先照抄作“抿”,后描改为“狠”。
九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从良(2523/2,3481/2)——“慕贤良”误为“慕从良”,“从良”为妓女改嫁,原误可笑,《王府本》照抄。
那些艳的,王嫱、西子、素、小蛮、绛仙等,姑的是秃妾发、怨洛神等类(2529/9,3488/6)——“素”为“樊素”,漏“樊”字;“姑”为“妒”之误,《王府本》不明其义,在“姑”前加一“仙”字成“仙姑的是秃亲发”,更可笑不通。
他表兄也奇,你们不用着急(2535/1,3494/4)——“你”前漏一“道”字,《王府本》照抄。
老伯结少,就便完了(2538/5,3498/1)——“结”为“劫”之误,“便完”为“便宜”之误,《王府本》照抄。
那些女孩子们年纪渐渐的大了,都有也个知觉(2563/4,3524/7)——“也有”颠倒为“有也”,《王府本》照抄。
九四回
两省城工估锁册子(2573/9,3535/9)——“锁”为“销”之误,《王府本》照抄。
贾母听见便说:“虽在这里混说”(2584/4,3547/4)——“谁”误为“虽”,《王府本》照抄。
一云旋复占先梅(2585/6,3548/7)——“一阳”误为“一云”,《王府本》照抄。
他着了急,反要毁坏了溆口(2597/7,3562/1)——“溆口”为“灭口”之误,《王府本》照抄。]
九五回
我比给他個瞧(2603/9,3569/9)——“他们”误为“他個”,《王府本》照抄。
岫烟便问,请是何仙(2608/2,3572/5)——“请”后漏“的”,《王府本》照抄。
起先道是我不着玉生气(2616/5,3583/7)——“找不着”误为“我不着”,《王府本》照抄。
及至问他那里不舒服,宝玉也不说出来(2616/7,3583/9)——宝玉失去心智,所以“说不出来”,这里“不说”为“说不”误倒,《王府本》照抄。
那个道:怎么儿得?92621/2,3588/9)——“儿得”为“见得”之误,《王府本》照抄。
袭人在旁看着未必是那一块,只是聘得的心盛(2624/8,3592/9)——“聘”为“盼”之误,《王府本》照抄。
九七回
只怕难好,他们也该替他预备预备(2657/10,3626/2)——“你们”误为“他们”,《王府本》照抄。
当晚,薛姨妈故然过来2661/10,3630/7)——“果然”误为“故然”,《王府本》照抄。
却是只有打頭的分儿,那里撕得动(2670/6,3640/1)——“打颤”误为“打头”,《王府本》照抄。
只得上前揭了,喜娘接盖去头(3685/4),《王府本》作:只得上前揭了,喜娘揭去盖头(3656/6)——这里《程甲本》过于错乱,应为“只得上前揭去盖头,喜娘接了”。《王府本》不明本义,想改通顺一些,结果改的更不通,成了“喜娘揭去盖头”。婚礼上,只有新郎官才可以揭“盖头”,否则视为违礼。
宝玉瞧瞧儿的拿手指着道……袭人握了自己的嘴,笑的说不出语来(2686/5,3657/8)——“瞧瞧”为“悄悄”之误,“说不出语”显然是“说不出话”之误,《王府本》照抄。
众人也都回顾头去(2686/7,3658/1)——“回顾头”为“回过头”之误,《王府本》照抄。
九八回
连饭也没吃,更昏沉睡去(2691/4,3663/4)——“更”为“便”之误,《王府本》照抄。
横竖林妹妹也是哭死的(2693/9,3666/1)——其时宝玉尚不知黛玉已死,“哭”实“要”之误,《王府本》照抄。
又不能撩开(2699/2,3672/9)——“撩”为“挑”之意,在此不通,实为“撂”之误,“撂”谓“仍在一旁”,《王府本》照抄。
愁绪三更入梦香(2702/4,3675/5)——黛玉逝去,故“入梦香”不通,实为“遥”之误,《王府本》照抄。
袭人可扶宝玉躺下(2706/3,3679/7)——“可”为“因”之误,《王府本》照抄。
不比的我那外孙女儿的脾气(2711/5,3685/6)——“我的”误为“的我”,《王府本》照抄。
九九回
守官箴恶奴同破刑(2713/2,3687/2)——“破刑”不通,《王府本》改“破”为“被”更不通,文中并无什么“恶奴被刑”之事。程乙本作“破例”,实为“恶奴”破坏了贾政的“规矩”之“例”。
衷怀歉仄,自叹无缘(2729/6,3705/2)——“歉仄”不通,实为“歉疚”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回
外头信息不早,难以打点(2735/10,3712/1)——“不早”为“不通”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回
你明儿道也问问他(2769/2,3746/2)——“道”为“倒”之误,《王府本》照抄。
省得带累别人受气,背地里罢我(2772/8,3750/1)——“罢”为“骂”之误,《王府本》照抄。
法师朱笔书符收,令人带回(2803/5,3782/9)——“收”为“收禁”缺“禁”字,《王府本》抄手看出缺字不通,但想不出“收”后作何字,故作“□”。这是抄自《程甲本》之明证。
一○三回
那婆子又说:“了不得,了不得”,王妇人哼道:“糊涂东西……”(2808/10,3789/2)——“哼道”不通,实为“啐”字之误,《王府本》照抄。
因近年消索(2815/3,3795/9)——“消索”为“萧索”之误,《王府本》照抄。
他心里原想看见女儿尸首,先闹了一个嵇烂(2819/5,3800/6)——“嵇烂”为“稀烂”之误,《王府本》照抄。
后来看见与香菱好了,我知道是香菱教他什么子(2825/3,3807/1)——“知道”为“只道”之误,《王府本》照抄。
奶奶却拦着我咧外头叫小子们雇车(2826/5,3808/3)——“咧”为“到”之误,《王府本》照抄。
便长揖请问道:“老从何处修来?……或欲庐缘,何不通衢”(2829/3,3811/4)——“老”后漏“道”字(老道),“庐缘”为“结庐”之颠倒讹误,《王府本》照抄。
忽然想起甄隐士(2829/8,3811/9)——“甄隐士”为“甄士隐”之误,《王府本》照抄。
那道人从从笑道(2829/10,3812/2)——“从从”为“从容”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四回
今儿蹦在贾大人手里(2835/7,3817/9)——“蹦”为“碰”之误,《王府本》照抄。
有了风声到了都老爷耳躲里(2840/9。3823/6)——“耳躲”为“耳朵”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五回
这些翻役都撩衣勒臂(2859/8,3844/1)——“翻役”应为“番役”,《王府本》照抄。
贾政跪了请安,不免含泪吃恩(2863/5,3848/2)——“吃恩”为“乞恩”之误,《王府本》照抄。
贾政在外心惊肉跳,擔须搓手(2872/1,3857/6)——“擔”为“担”的繁体字,这里为“拈”之误,《王府本》照抄。
贾政出外看时,见是蕉大(2872/3,3857/8)——“蕉大”为“焦大”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六回
我死之后,你扶养大了巧姐儿(2887/9,3872/8)——“扶养”为“抚养”之误,《王府本》照抄。
又有宝姐姐过来,未使时常悲切(2892/7,3878/1)——“未使”为“未便”之讹,《王府本》照抄。
我原想给他说个好女婿,又为他妹妹不在家,我又不便作主(2895/1,3880/7)——“妹妹”为“叔叔”之误,《王府本》照抄。
史妹妹这样一个人,又被他妹妹硬压着配了人(2896/3,3881/9)——“妹妹”为“叔叔”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七回
尤三姐之母愿给贾珍之弟为妾(2902/8,3888/9)——“尤三姐”为“尤二姐”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八回
这个令儿也不热闹,不如捐了罢(2941/5,3931/1)——“捐”实为同音字“蠲”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九回
宝玉若有动静再为出来(2953/7,3943/9)——“为”为衍文,《王府本》照抄。
也不当什么,便撩在箱子里……一撩便撩了六十多年(2971/7,(3963/8)——“撩”为“撂”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一回
这是东府里的奶奶大小蓉啊(3016/10,4009/4)——《程甲本》错乱不堪,《王府本》照抄。应为“东府里的小蓉大奶奶”。
你要哭就哭,别毙着气(3020/8,4013/5)——“毙”为“憋”之误,《王府本》照抄。
见一个稍长大汉子(3033/2,4027/2)——“稍”不通,形容包勇个子高大,实为“梢”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二回
都丢的东西(3039/7,4035/7)——“都”为“那”之误,《王府本》照抄。
姐凤那日发晕了几次(3061/6,4059/4)——“姐凤”为“凤姐”颠倒,《王府本》照抄。
一一三回
众人只顾贾环,谁料赵姨娘(3066/5,4064/6)——“料”为“料理”漏“理”字,《王府本》照抄。
凤姐一时苏甦……被平儿叫甦(3068/3,4066/6)——“甦”字即“苏”异体字,此处实“醒”之误,《王府本》照抄。
说着自己还笑,他说(3072/6,4071/4)——“他”为“便”之误,《王府本》照抄。
平儿恐刘老老话多,搅繁了凤姐(3073/4,4072/3)——“繁”为“烦”之误,《王府本》照抄。
叫我毙死了不成(3086/6,4086/8)——“毙”为“憋”之误,《王府本》照抄。
拿我们这些没要紧的垫喘儿呢(3086/10,4087/2)——“喘”为“踹”之误,“踹儿”为桌凳脚等在泥地上压的凹坑及骡马蹄印,所以需要“垫”。“喘儿”实误,《王府本》照抄。
巴巴儿的跪那里去闹(3088/3,4088/7)——“跪”为“跑”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五回
岂知家遭消索(3118/8,4121/7)——“消索”为“萧索”之误,《王府本》照抄。
真是不啻百备的了(3119/6,4122/6)——“百备”为“百倍”之误,《王府本》照抄。
未免哥哥回来,倒说他们不容我(3126/7,4130/4)——“他们”为“你们”之误,《王府本》照抄。
后来慢慢的得过手来(3131/3,4135/4)——“得过手来”为“回过手来”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六回
麝月一面哭一面打听主意(3137/5,4139/4)——“打听主意”为“打定主意”之误,《王府本》照抄。
回顾头来(3140/3,4142/6)——“回顾头”为“回过头”之误,《王府本》照抄。
如今能个亲身到此(3140/10,4143/4)——“能个”为“能干”之误,《王府本》照抄。
这必是元春妹妹了(3142/6,4145/2)——宝玉口中,“元春妹妹”应为“元春姐姐”,《王府本》照抄。
里面叫请神塻侍者(3146/4,4149/3)——“塻”本为“玉”旁,电脑中无此字,今以“塻”字代。《王府本》原抄为“塻”,后涂改为“瑛”。
只得跟跄而逃(3146/7,4149/7)——“跟跄”为“踉跄”之误,《王府本》照抄。
那时再求是,……必寔恕我冒失(3148/3,4151/5)——“再求是”为“再求他”之误,“必寔(实的异体字)”为“必定”之误,《王府本》照抄。
只得快快出来(3149/7,4152/9)——“快快”为“怏怏”之误,《王府本》照抄。
我今儿得了么不是(3150/4,4153/8)——“么”前漏“什”字,《王府本》照抄。
听见宝玉甦来(3152/1,4155/6)……果见宝玉甦来,便道没的痴儿(3152/7,4156/3)——“甦”为“醒”之误,“没的痴儿”中漏一“福”字,实为“没福的痴儿”,《王府本》照抄。
贾政道,自己老家人的事叫人家帮什么(3158/3,4162/3)——“自己老家人”实为“自己家老人(指贾母去世)”之误,《王府本》照抄。
你到底等宝玉的什么人哪(3161/1,4165/40)——“到底等”为“到底算”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七回
又说什么太虚境(3170/4,4175/1)——漏一“幻”字,《王府本》照抄。
直要是他,我才趁愿呢。众人道,抢的人他不少(3188/1,4194/5)——“直要是”为“真要是”之误,“不不少”为“也不少”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八回
见有两个宫人打的(93202/1,4209/2)——“打的”为“打扮”之误,《王府本》照抄。
伯夷、叔齐原是生在商末世(3209/9,4217/8)——“殷商”漏一“殷”字,《王府本》照抄。
叔叔这一成子(3212/1,4220/3)——“一成子”为“一程子”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一九回
这就难招着他了(3243/4,4253/8)——“招”为“找”之误,《王府本》照抄。
刘老老和他不忍(93249/,4260/5)——“和”为“知”之误,《王府本》照抄。
一二○回
那雨村犯了安索的案件(3272/3,4286/3)——“安索”为“婪索”之误,《王府本》照抄。
所以雀莺、苏小无非仙子尘心(3275/5,4289/8)——“雀莺”为“崔莺”之误,《王府本》照抄。
那结就不可问了(3275/6,4289/9)——“结局”漏一“局”字,《王府本》照抄。
为作者类起之言(3280/8,4295/6)——“缘起”误为“类起”,《王府本》照抄。
必须再说一次,由于《程甲本》这些“刊印错误”是排印过程中出现的,是排印工人出现的“手民之误”,因而是《程甲本》刊印本所独有,既不可能是程、改“付印稿”中的错误,更不可能在《程甲本》刊印本之前出现。《王府本》“后四十回”中出现如此大量的与《程甲本》“刊印错误”同样的错误,唯一的解释是:《王府本》“后四十回”抄自《程甲本》!
此中的道理,至为浅显,也不必在其他地方铙舌,仅在“艺苑”中发表供“同好”们参考可也。我已经尽我之责,我不想也不必再讨论这一问题,阿门……
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