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再论《金玉缘》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再论《金玉缘》  

作者:存真  收录时间:2010-03-23

    《金玉缘》的作者署名庄之梦,作者的用意非常明显,“庄之梦”是谐音“庄子梦”,对此,我想很少有人会提出异议。庄子曾经做个一个小官,不做官之后,过着清贫的生活,他的思想是强调清静无为,抵制和批判儒家的思想和理论。我曾经以为作者署名“庄之梦”来谐音“庄子梦”,主要是作者表明自己是个比较超脱的人,但我现在发现,我忽视了作者最重要的目的。按理说,作者就算直接署名庄子梦,别人也不容易知道他是谁,那他为什么不直接署“庄子梦”而要署“庄之梦”呢?他这么做的主要动机是什么呢?“庄之梦”的“之”谐音“子”,庄之梦是要谐音“庄子梦”,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认同我的看法,作者当然也是这个意思,但作者署名“庄之梦”而不直署“庄子梦”的最重要目的,却是要解决“史显之”的“之”的谐音问题,也就是说作者署名“庄之梦”是要间接地告诉读者,“史显之”的“之”是要谐音“子”。
  我说过“史显之”隐“李煦子”,“岳鼎”是谐音“曰鼎”,但我并不是说史显之和岳鼎是以作者李鼎为原型来塑造的,作者只是利用了小说中的人物来传达自己的身份和姓名等信息。作者用子虚、乌有、史显之、岳鼎、岳茗筠来暗透自己的身份信息,但小说人物本身是作者对程、高伪续《红楼梦》的后四十回略加改造之后接上三回“新头”而形成的新书中的人物,和作者本身并无太多直接的关联。
  在小说中,《金玉缘》的内容是子虛、乌有大展仙术镌在镜面石上的,“子虚、乌有”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认为是虛拟作者,作者当然也会利用这两个人物来传达自己的信息。我曾经说过,作者要史显之对子虚、乌有二位真人讲“吕、李二位道长”是略一暗点自己的姓“李”。把史显之和子虛、乌有二位真人联系起来是模仿伪续《红楼梦》里的情节,但作者确实模仿得非常巧妙。我说过“史显之”隐“李煦子”,但作者如果别无所图,则应该让史显之对子虚、乌有讲“二位真人”。作者借史显之之口对子虚、乌有讲“吕、李二位道长”,就别有所图了。作者写子虚、乌有二位真人是模仿、对应《红楼梦》里的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并不表示《金玉缘》的作者有二个人,《金玉缘》的作者署名庄之梦,而且写书的异名时,也是说庄之梦再题为《镜面石》,这说明《金玉缘》的作者是一个人而不是二个人。
  要解释作者借史显之之口讲“吕、李二位道长”的意图,首先必须搞清楚八仙的排位和子虚、乌有各是那个神仙的化身。八仙,是民间广为流传的道教的八位神仙。八仙之名,明代以前众说不一,有汉代八仙,唐代八仙,宋元八仙,所列神仙各不相同。至明吴元泰《东游记》始定为:铁拐李、钟离权(汉钟离)、吕洞宾、张果老、曹国舅、韩湘子、蓝釆和、何仙姑。在“八仙过海”的道教掌故中,八仙一般是指铁拐李、汉钟离、张果老、蓝采和、何仙姑、吕洞宾、韩湘子、曹国舅。包括《金玉缘》列写八仙时,都是铁拐李列八仙之首。
  在《金玉缘》中有这样一段:
  俗语道,好景不长。这一日,飘渺峰上镜面石前来了八位仙人。哪八位?他们是:铁拐李,汉钟离,张果老,吕洞宾,韩湘子,何仙姑,兰釆和,曹国舅。这八位仙人便在镜面石边,百花之畔,或饮酒谈笑,或品箫弄舞,或赏花观石,真个是不亦乐乎!内中却有个背负长剑手执拂尘者频频摇头长吁短叹。旁边一位瘸腿手抚铁拐者因问道:“诸位俱在闲中取乐,何独你抑郁攒眉不语?”那背负长剑者道:“今净心菩萨悲天悯人,怜世上万物皆苦,因而设立‘真如仙境’,下分:‘情’、‘贪’、‘恶’、‘凶’、‘邪’、‘善’六窟。令那起花仙树怪,闲云野鹤,陆上鬼魅,山中精灵,俱各于各窟中挂号标名,转世投胎,经历那红尘——瞬息富贵、展眼穷困之循环,于淫中悟情,于乐中悟悲,于色中悟空,于有中悟无,于恶中悟善,使那有缘者了悟,无知者轮回。净心菩萨此举实有无量功德。”手抚铁拐者点头称是,那背负长剑者又道:“如今‘真如仙境’之六窟,已有何仙始掌管了‘情窟’,曹国舅掌管了‘贪窟’,韩湘子掌管了‘恶窟’,汉钟离掌管了‘凶窟’,兰釆和掌管了‘邪窟’,张果老掌管了‘善窟’。惟有你我二人尚无职司,此系我揪心之憾也!兄以为然否?”手抚铁拐者道:“不妨。你我二人便做个引者,下界度脱一干情痴顽愚便了。”背负长剑者道:“正是。此举固为净心菩萨,二来也是一场功德。既如此,你我即便移形换影,你名‘子虛’,我名‘乌有’,可乎?”手抚铁拐者道:“甚善。”——《金玉缘》第一回
  从上面这段故事情节中,我们可以看出,‘子虚’是铁拐李的化身,‘乌有’是吕洞宾的化身。而八仙中,铁拐李位列首位,吕洞宾也称铁拐李为“兄”,按理说,史显之就算不对子虛、乌有讲“二位真人”,也应该是讲“李、吕二位道长”,而不应该讲“吕、李二位道长”。但子虚、乌有扮演了虚拟作者的角色,作者当然会借史显之之口来暗透自己的身份信息,我说过“史显之”的名字隐“李煦子”,而作者李鼎并非李煦长子,所以作者借史显之对子虚、乌有这虚拟作者的角色汫“吕、李二位道长”,作者故意把自己的真姓“李”放在后面,一方面说明自己姓李,另一方面是为了暗示自己非李煦长子。
  我前几天以为作者隐写自己的身份信息时缺乏连贯性和关联性,现在看来,我以前的观点也不对。作者隐写自己的身份和姓名等信息时,思路比较清晰,也有脉络可寻。在《金玉缘》中子虚、乌有二位真人虽然是模仿、对应《红楼梦》里的茫茫大士、渺渺真人而写的人物,但作者很巧妙地玩了新花样。在《红楼梦》里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并非《石头记》的作者,但在《金玉缘》里作者让子虛、乌有扮演了虚拟作者的角色,当然,这并不是说作者有二人。作者一方面用子虚、乌有来传达自己的一部分身份信息,“子虚”是铁拐李的化身,这当然是作者暗示自己姓李;另一方面,作者又用和子虚、乌有相关联的“史显之”来隐写自己的一部分身份信息,《金玉缘》主要是针对伪续的《红楼梦》而写的,在《红楼梦》里“史”姓隐“李”姓,在《金玉缘》当中“史”当然也隐“李”,作者又用署名“庄之梦”的方式来暗示读者,“史显之”的“之”要谐音“子”字,这样,对《红楼梦》和曹雪芹的家史有了解和研究的人自然就比较容易想到“显”要谐音“煦”,从而解开作者取“史显之”之名是要隐“李煦子”。作者又用和史显之相关联的黄傥甫来过渡,用和黃傥甫相关联的第二个重要人物“岳鼎”来说明自己是李煦的哪个儿子,“岳鼎”谐音“曰鼎”,也就是吿诉读者自己是李煦的儿子李鼎;作者又为岳鼎的女儿取名岳茗筠,岳茗筠谐音曰明君,是作者用来说明自己是光明磊落的君子,而不是小人。定公府的“定”,也是谐音“鼎”来取名,这也是作者见缝插针来传达自己的身份信息,当然,我并不是说定公府写李鼎的家事。作者又用史显之对子虚、乌有讲“吕、李二位道长”,故意把自己的真姓“李”放在虛陪的“吕”之后,来向读者暗示自己非李煦长子,从而让读者印证他确实是李鼎。
  作者还刻意把史显之和张果老联系在一起,在第一回中有这么一段:
  这里显之收泪,命人买棺,为戚氏下葬。待诸事已毕,那显之想妻思女,病体每况愈下,又念及珂莲卖与董家,从此或可享福受用,倒也了却一桩心事。显之每日闷卧家中,只索等死。那日,偶拄了拐捱到外面,依门瞩望。忽听远处传来诵经之声,只见从那边来了一个老和尚,倒骑驴背,头垂于胸前昏昏欲睡,手中却捻着一串佛珠。来至显之面前,忽抬头说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这显之听了,犹如当头棒喝,醍醐灌顶,遂抛了拐棍,随了老和尚去了。街上人见了皆称奇,不题。
  从小说前后情节看,这个老和尚当然是张果老的化身。
  在第二回也有一段写史显之和张果老:
  净心菩萨道:“侍者果不记得这里了么?”麒麟道:“实是不知。更不知这里人等何以侍者相称。”净心菩萨一笑,正欲说话,侍女来报:“张果老和史显之先生来了。”菩萨命:“请进来。”那侍女出去,领张果老和史显之进来,大家见了礼。净心菩萨向史显之道:“恭贺先生得道成仙。”史显之道:“这位公子是谁?”张果老道:“这即是我和你说的‘护花侍者’。”史显之因道:“侍者那灵玉麒麟,可否借我一观?”麒麟便把灵玉双手捧上,史显之接过仔钿瞧了一遍,叹道:“果是一件精致奇异之物。”说着将灵玉还了麒麟,同了张果老辞了净心菩萨,下界云游去了。——《金玉缘》第二回
  作者把史显之和张果老搅在一起,其目的当然是向读者暗示,他已经很老了。从模仿《红楼梦》写作的角度看,作者本来没有必要很生硬地把史显之和张果老扯在一起,但作者显然是刻意把他们扯在一起。李鼎当然会想到,后世读者会怀疑他到底有没有那么长寿,所以他写作时刻意地把史显之和张果老联系在一起,果老的“果”,作者在这里刻意把显之和果老扯在一起看有暗指为“果然、确实”之意,暗示他自已确实很老了。张果老掌管着“善窟”,这也是李鼎说明自己长寿的秘诀之一是有善心。作者在书中写一个净心菩萨,自己署名庄之梦,也含有说明自己长寿的原因和秘诀的意图,即清心寡欲,与世无争。以前,我不知道李鼎出生于何时,但前几天在一篇文章中看到,说李鼎在1703年为10岁,那在程甲本于乾隆五十六年末面世时他已经98岁了,看来李鼎确实很长寿。李鼎写《金玉缘》应该是在乾隆五十六年之后。
  在第一回中,吕洞宾有一句话中说:“经历那红尘——瞬息富贵、展眼穷困之循环”,这句话不符合《金玉缘》中主人公之一麒麟的经历,但这是李鼎透露自己一部分身份信息的话,是他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李煦的母亲即李鼎的亲奶奶是康熙皇帝小时候的保母之一,李煦是康熙的亲信,在康熙朝,李家大富大贵,红得发紫,但雍正皇帝继位后,李家就被抄家,家产被没收抵亏空,李鼎确实经历了瞬息富贵,展眼穷困。
  我在这里想要强调的是,李鼎只是很巧妙地利用了一些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来隐写自己的身份和姓名等信息,并不表示那个人物是以他自己为原型来写的,他写《金玉缘》的目的不在于写他自己。
  在《金玉缘》的结尾部分,要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就必须要知道《灵玉传》是虚指《金玉缘》,而实指《石头记》,传述《灵玉传》就是指篡改、伪续《石头记》;要用“皇党付”去谐音“黄傥甫”;要用“雀臣和尚”去谐音“却尘和尚”,“雀臣和尚”就是指“佩戴孔雀翎的大臣和珅尚书”。程小泉、高兰墅接受黄傥甫的言托,传述《灵玉传》,而《灵玉传》又是却尘和尚直接交给程小泉、高兰墅的,那作者李鼎想要传述的历史也就比较清楚了,就是说,皇帝的党羽把篡改、伪续《石头记》的任务交给了程小泉、高兰墅,而这个皇帝的党羽就是乾隆皇帝的宠臣和珅。当然,和珅肯定是直接从乾隆皇帝那儿领受篡改、伪续《石头记》(即《红楼梦》)的任务的,这一点作者并不需要用故事情节再作特别的说明。
  在伪续的《红楼梦》后四十回中有不少是乾隆的笔墨,例如:元春死时的年龄,伪续的“虎兔相逢大梦归”的构思,等等,都是乾隆的手笔。在篡改、伪续《红楼梦》时,曹雪芹的大姐死了都已经好几十年了,和珅、程伟元、高鹗对曹雪芹的大姐的事情根本不清楚,对元春的年龄他们不会特别在意,他们如果单纯地根据前八十回来伪续,肯定不会把元春死时的年龄设计得那么大,只有乾隆自己才会特别在意元春死时的年龄,伪续中元春死时“存年四十三岁”,所以说,元春“存年四十三岁”是乾隆的手笔。
  有人怀疑元春是隐写平郡王福彭的母亲,并怀疑她是不是只活了四十多岁?我说过元春根本不可能是隐指平郡王福彭的母亲,在这里不再多做解释。我只讲一下福彭的母亲的年纪问题,平郡王福彭的母亲是在康熙四十五年十一月嫁给镶红旗王子讷尔苏的,当时讷尔苏是十七岁,福彭的母亲不会小于十五岁。到乾隆十三年十一月福彭去死时,在福彭上给乾隆的遗折上,他还在请求乾隆恢复他母亲的诰命,也就是说,当时福彭的母亲还活着,那福彭的母亲的寿命肯定在五十七岁以上。
  对元春的判词“虎兔相逢大梦归”的设计,伪续本上是这样写的:“是年甲寅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如果是乾隆之外的伪续者,根据前八十回的故事情节来伪续“虎兔相逢大梦归”,肯定不会按照现在伪续本中的情节来构思,只有乾隆才会写这么荒唐的情节来蒙骗世人。不过,这倒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即乾隆看到的《红楼梦》的版本中,元春的判词没有写“虎兕相逢大梦归”的。如果乾隆看的版本中有“虎兕相逢大梦归”,他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决不会有兴趣去构思并伪续“虎兔相逢大梦归”。
  在篡改、伪续的《红楼梦》中有不少是乾隆的手笔,乾隆那么重视篡改、伪续《红楼梦》,擅长拍乾隆马屁的和珅不会不亲自参与篡改、伪续《红楼梦》的工作,只是我们现在已经无法区分出那些故事情节是他的手笔。
  《红楼梦》的是是非非,《金玉缘》的是是非非,《红楼梦》和《金玉缘》之间的是是非非,只有到我把《红楼梦》的主要秘密公布于世后,大家才会看得比较清楚。我初步打算到2028年农历8月份出来,替佛说法,代圣讲道,把《红楼梦》的主要秘密公布于众。当然,我还是会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戓提前,或延后。
  
   扫雪道人
   2010.3.22
【天涯博客】本文地址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2667631&PostID=22577973

声明:未经本站与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