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红楼品茗-> 红楼文库-> 我读红楼之十——尤氏其人
本站首页   红楼E书 ∣ 金陵十二钗 ∣ 红楼文库 ∣  古典图库  ∣ 我的推荐  ∣ 2002版 ∣  给我留言 ∣ 站长紫云
 

  原

  创

  作

  品

 
 

我读红楼之十——尤氏其人

作者: 李芹雪  收录时间:2010-04-08

尤氏给人的印象总是温和软弱,慈颜宽厚,其实尤氏的才干不在凤姐之下。
请看《死金丹独艳理亲丧》,贾敬死了,尤氏又是锁道士,又请太医验看死因,又飞马报信,“一面看视这
里地方窄狭,不能停放。”又把贾敬抬至铁槛寺。又天热不能相待,“遂自行主持”,作起道场来等贾珍。又
恐怕家里无人,请了母亲来看家,又派了两个小叔去沿途保护老太太。这一连串动作,连贾珍都“称赞不绝”

这才是尤氏的真面目!脂批云:“尤氏可谓有才矣,论有德,比阿凤高十倍,惜乎不能谏夫持家,所谓人各
有当也。”
尤氏之处世低调,与凤姐截然相反,其原因一方面因为自己没有凤姐那样的娘家势力作后盾,恐怕也另有
其因。
脂批云:“按尤氏犯七出之条,不过只是过于从夫四字,此世间妇之常情耳。其心术慈厚宽顺,竟可出于阿
凤之上……”
妇女从夫这是美德,岂有从夫而反有过者哉?那么尤氏犯了那一条?
焦大醉骂时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
,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
“养小叔子的”是谁?文中一直没有过明写,所以大家就猜。有的说凤姐和贾蓉。凤、蓉二人第一不是“叔嫂”
,而是“婶侄”。第二,凤、蓉二人似乎有些暧昧,却未曾发迹。不然,《讯家童》回中,凤姐就不会骂得那
么理直气壮。又有人说凤姐和宝玉,这可是冤枉死了宝玉了。宝玉一生用情处止于“体贴”二字,真刀实枪处
却止于袭人一人。碧痕系疑案,不知有无。更有说指孝庄和多尔衮,此说更是“瓜皮搭李皮。”焦大醉骂在于
宁府,不会牵扯上别人。养小叔子的只有两个嫌疑人,即尤氏和秦可卿。
秦可卿有小叔子贾蔷,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又都风流,不无可能。可卿既能与贾珍相通,贾蔷美貌、年青
皆胜过贾珍,为什么可卿看不上?贾蔷也不可能对秦氏的风流美貌无所动。即使秦、蔷之事被贾珍知道,
贾珍也必无可奈何,他自己做的也不是光彩好事!抑或秦氏竟以此相要挟,贾珍也是毫无法子的。正如虢
国夫人专养少年,唐明皇知道,也只付之一笑。或者竟是秦氏之养贾蔷在先,被贾珍知道,以此相挟,秦
不能拒,后来屡被贾珍相逼,也不是没有可能。或曰,秦可卿与贾珍之事,秦是被逼的。我看不然,可卿
是真风流!大家为秦氏抱屈,这是受了世俗小说的影响,一人好,则千好万好。一人坏,则千坏万坏。“石
头”执笔,却是人无完人。每个人总是“有了这个好处,没了那个好处。”情天情海幻出来的一个可卿,也不
是一个半老贾珍所能独占的。
另一个嫌疑便是尤氏,尤氏的不轨,第七十五回有写到。尤氏从荣国府回来,潜至窗下看那班子弟,听了
些脏话在耳内。此处作者虽然写道:“此间伏侍的小厮都是十五岁以下的孩子,若成丁的男子就到不了这里
了,故尤氏方潜至窗外偷看。”虽如此,但里头的那些人,包括邢大舅、薛蟠和那个说脏话的纨绔,哪一个
又不是成丁的男子呢?娇杏作为丫头,回首看了雨村两次,还附了一偈云:偶因一着错 便为人上人。尤氏
之偷窥,更是犯忌的事,良家妇女所耻为者,何况尤氏乃一堂堂命妇!
更可骇者,尤氏公然不避下人,公然带领着贾蓉之妻和众媳妇去看,而且还先去“知会众小厮”。只这一句,
带出宁国府主仆上下狼藉,通同作弊。由此,宁国府之滥可见一斑。连小丫头卐儿都敢和茗烟大白日在小
书房干那“警幻所训之事”,正是上不行,下不效。正如柳湘莲口中说:“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
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尤氏欲有所私,必先买通其婢。既有所私,更要结下人之欢心,以求缄口。难怪对下人如此宽纵!小丫头
炒豆儿捧洗脸水不跪下,尤氏也不去说他。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惜春的一番话,明是针对尤氏。惜春道:“……还有一句话,我不怕你恼,好歹自
有公论,又何必问人?古人说得好: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何况你我二人之间?”
正文又云:“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见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怒,只在惜春面上不好发作。”
尤氏心中的病,自然不是为别人的所为羞愧。后来尤氏恼羞成怒,着实抢白了惜春几句,并赌气叫人带走
入画。以尤氏四十岁左右的嫂子,对惜春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尤氏居然发了脾气,可见心内是真有病。
至此,尤氏的面目可谓元形毕露了。

声明:未经本站及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QQ:312110632   邮件:312110632@qq.com

IE5.0以上&800X600分辨率取得最佳浏览效果 本页文字版权归作者所有